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府此刻也出了点事,听闻封影可能感染了瘟疫,穆长琴急忙带人过去查看。坐在床上的封影脸色苍白、身上也冒充了很多的红疹。

    封影咳嗽了几声,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口黑血。不能说话的他,只能难受的在床上打着滚。穆长琴见状,命令那些太医迅速给封影检查。

    太医们捂着口鼻过去,一位太医还没到床边就大叫着:“是疫病是疫病,他已经没救了。”

    “你说什么?”穆长琴感觉是晴天霹雳一下,疫病不是还在东村那里么?怎么这么快就传播过来了?

    难道,城里已经出现在了疫病患者么?

    “丞相大人还是快点把他送出府吧,再这样下去整个穆府都会被传染上的。”太医急得满头大汗。

    “这若是让晁南知道了,情况不就更加的恶劣了么?”

    封仇影早不染上疫病晚不染上,偏偏在两国快要开战这个关卡出事。要怎么办才行?不把封影丢出去穆府定是难逃一死,丢出去的话,那两国之间的关系就会更加的恶化。

    “可是如果继续让他留在这里,这里的情况只会更加的糟糕。相爷,您可得快点做决定啊。”

    “宽运,立即将这件事通报皇上,这不是我能下决定的事。”

    兹事体大,还是先告诉皇上的好。封影是在他穆府出事的,若是不经过皇上那边就直接把封影丢出去,到头来死的不光是他,还有整个穆府。

    封仇影虽然是晁南放在东牧的质子,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们对封仇影不管不问,说不定早就把他这个十七皇子给遗忘了,都已经被抛弃了,那他的生死还会重要么?

    宽运立即进宫,而封影已经彻底的昏了过去。

    太医们也不敢上前,就怕这疫病感染了他们。宫里比较好的太医们都被恭夜习两位皇子带去了共存,说不定现在他们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穆长琴着急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就等着宽运把消息带回来。

    在夏老身边伺候的采碧得知此消息,心急得不得了,想要立刻出府去找告知穆繁城这件事,可是穆府现在戒备森严只能进不能出。听说城门那儿,也有不少的重兵把守,不给进出。

    凭她的这儿点本事,根本连们都出不去。再加上,她并不知道舞心宗在东牧的根据点,这就更没有办法离开了。

    现在疫病盛行,穆繁城与红霜二人却选择在这个时候去那个什么村子去祭拜那位死去的人。虽说是情有可原,但也要注意是什么时候啊。

    夏老非常的忧心她们,担心她们会染上瘟疫。这封影在府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都能染上,何况是她们再外行走的人。

    “采碧,繁城她们要出去,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啊。现在情况这么紧张,这不是给我这个老人家添堵么?”

    夏老拍着自己的胸口,她的心跳的非常的快,似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老夫人,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都是采碧的错,请老夫人责罚。”

    采碧急忙跪在地上,磕着头。

    长穗过去将她拉起来,“孩子,没人怪罪你。老夫人也是因为太担心二小姐和红霜了,你不必太过自责。还是,先下去休息休息吧。”

    “对了,繁城与那封影不是好朋友么?采碧你快想办法去看看封影,可不能让丞相就这么把人丢出去了,繁城回来肯定要伤心的。”

    想了想,还是自己亲自去的好。“不行,我也得过去看看,封影对繁城有救命之恩,我不能……”

    “老夫人,不用去了,我早就已经去过了。东厢房已经被围起来了,谁都不能进去。”

    她又何尝没有想到这一层,也去了好几次了,都是被拒之门外,不可上前。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也不晓得长琴那边要怎么处理封影,你说这封影好好地怎么会染上瘟疫了呢。”

    “这种事情谁能知道了呢,每个人都每个人的命运,或许封影的命运就是如此。”长穗慨叹着。

    夏老长叹一口气,“希望这孩子能够坚持过去,至少也要等到繁城回来才好啊。”

    希望如此吧,采碧在心里说着。依照小姐对封影的那种关心,封影对小姐又是那么的重要。真不知道封影能不能坚持到小姐回来!

    已经是正午了,宽运回来了,带来的消息是将封影丢出去。

    穆长琴愣了愣,也对,本来就是晁南那边对东牧发起挑衅。按照恭尚易的性格,怎么会轻易的就放过这个机会。他指不定有多希望封影能够死去呢,这样对他们东牧来说也是少了一个威胁。

    封影迷迷糊糊间,觉得有人在动自己。微微张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了乱葬岗。周围,全都是死人。有死去的宫女太监、也有一些动物的残骸。

    嘴角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将自己的衣服迅速与其中一个跟他身材差不多的人调换。前一刻还虚弱不堪。脸白如纸、浑身水泡的人在下一刻已经精神抖擞、神采奕奕了。

    把衣服换好之后,封影又放了把火,将这里的尸体全数的烧光。这样就能为他多争取一些回到晁南的机会,等回到了晁南一切也已经成了定局。

    “从这一刻开始,封影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留下的只有封仇影。”

    冷芒直射向穆府的方向,黑色的气息萦绕在封影,哦不,封仇影身边。墨色凌乱的长发无风自在飘扬着,连带着那一身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

    尽管衣服破烂、样子狼狈,却还是丝毫遮盖不住那如王者临世的感觉。冰冷,除了冰冷就只剩下冰冷。

    软弱无能的封影死了,活着的是冷面煞神封仇影。

    东牧的尽头,很快就能看到了。

    只一眨眼的功夫,封影已经消失在了乱葬岗,只有那团火还在燃烧着。汹汹的烈火,散发着死亡哀悯的气息。那早已干枯如柴的尸体,只在一瞬间的功夫已经烧成了黑炭。

    树叶飘零在火海上,也被祸及变成了灰烬。

    小道里,封仇影急速的飞驰着。一封信从空中直射到他这里,封仇影一个转身接住了信封一边疾驰着一边打开书信。

    书信上只有简单的两个字:“速回!”

    晁南那边已经不容耽搁了,封仇影迅速的赶到了墨水山涧,整理好戎装又立即从暗道离开东牧赶回晁南。

    娇娘站在密道门口,将密道封起来。

    “十七皇子回归晁南,看来晁南很快就会发生异常重大变故,我也要快做准备才行。”

    一切,竟然来的这么快,快到让人猝不及防。

    吩咐人照顾好墨水山涧,娇娘也急匆匆的离开了墨水山涧去办她的事情。

    采碧一个人呆在晨露楼,眼泪不停的掉下来,看着桌子上还在冒着热气的饭菜,心中一阵酸楚。她刚才去看望封影,想要送点吃的给他,得到的消息却是封影已经身亡离开了丞相府。

    小姐在临走之前要她照顾好封影,可现在她连封影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又不能离开穆府。小姐回来知道了,她要怎么跟小姐解释呢?

    封影死的太突然了,小姐一定会伤心死的。

    “我到底要怎么才能跟小姐取得联系啊?怎么办?我要怎么做?小姐,我,我对不起你。”采碧趴在桌子上痛哭着。

    封影那么好的一个人,不该有这样的下场的。封影不光是小姐的朋友,也是她们的朋友。看着自己的好朋友活生生的死去,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这种痛真的太难受了。

    好像又回到了几年前任务失败的那个时候,她也是亲眼看着朋友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她却只能顾着自己逃命。

    深吸一口气,采碧擦了擦脸上的泪珠,毅然的决定去东村找穆繁城。

    不过这还要得到夏老的允许才行,只要有夏老的命令,那她就可不用担心了。

    夏老也正担心着穆繁城,想着要怎么去把她找回来。采碧亲自请缨,她自然是开心的。“可是采碧,你知道那个村庄在哪里么?”

    别到时候没有把小村子找到,自己倒是走丢了。

    夏老还以为穆繁城真的去了她们以前住的地方,其实穆繁城根本就是去了东村。东村,她自然是找到的。

    “我知道,小姐跟我说过,老夫人只有得到您的允许我才能去找小姐,请老夫人帮采碧这一次。”

    采碧恳求着,封影病故的消息必须要立刻通知小姐。

    “那好,长穗你把我的令牌给采碧,这样谁都不敢拦她的路,她也好放心去的找繁城,把她带回来。”

    封影的死,她也很伤心难过,现下首要的就是把穆繁城给带回来。

    “多谢老夫人,老夫人采碧离开之后请老夫人务必照顾好自己。”

    “我你就不用担心了,快点去把繁城她们带回来。”

    穆府有这么多人呢,她好好地,能出什么事情。

    “那采碧就先去了,老夫人等我回来!”采碧拿过令牌,立即行动去找穆繁城。

    夏老咳嗽了两声,长穗担忧道:“老夫人,您…”

    “我没事,就是太担心繁城了。”繁城绝对不能出事,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夏老也做了决定,等到穆繁城回来了,就把一切都告诉她。

    她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有权利知道自己真正的人生。

    之所以瞒着她,是因为她的脑袋不正常知道了反而对她是一种伤害。现在她脑子也清醒了、人也长大成熟了,她也没有理由再瞒下去了。

    长穗见夏老心事重重的样子,帮夏老倒了杯茶让她静静心。

    采碧也不会知晓,等她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追悔莫及。一切,都在追随着命运的脚步往前推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