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这可是我们出击的最好机会了!”朝霞榭内,白禾仪与穆繁芯兄妹两商议着。

    “哼,果然只要跟穆繁城有关系的人下场都会很惨。那个封影死了,穆繁城在穆府只剩下夏老这一个靠山了。假如连夏老也出事了,我倒看看还有谁能够帮助穆繁城。”

    他早就看穆繁城不爽了,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可是他们下手的好机会。穆樊涛恶毒的想着,能够除掉夏老。

    “那大哥的意思是…”

    “繁芯,我们必须要这么做。一来除了夏老穆府就再也没有人敢跟我叫嚣,我就是穆府唯一的女主人。二来,穆繁城正是仗着有夏老这个靠山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嚣张跋扈。”

    上一次在枫叶林没能除掉夏老,这次可不一样了。穆繁城他们全都不在夏老身边,是他们下手的绝佳机会。

    “母亲,封影不就是无端的得了疫病死了的么?那如果夏老,也得了疫病呢?”夏老对她的惩罚,穆繁芯依旧铭记在心。她又怎么会放过能报复夏老的时机呢?夏老是她唯一成功路上的绊脚石,必须要把这块石头给连根拔起。

    “没错,樊涛你去想办法找一些得了疫病人用的碗筷。繁芯,我们去做点好吃的孝敬孝敬你奶奶。当了她这么久的儿媳妇儿,你娘我还没有亲自给她端过茶倒过水呢。”

    “是,我这就去办。”

    穆繁芯与白禾仪二人非常有默契的看了看对方,白禾仪吩咐着人去给夏老做膳食,她们母女两个则先去夏老那边看看情况。

    另一边,东村!

    天气异常的阴沉,乌黑的云彩覆盖着整个东村的上空,那云彩里面又好像有着成千上万的死亡阴影使者,正等着夺魂勾魄。而穆繁城她们就要争分夺秒的跟这些死神抢夺着生命。

    恭夜习怎么也没料到白溪居然是舞心宗的少宗主,舞心宗是江湖第一大门派亦正亦邪,谁也不清楚这个帮派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曾经,他无数次的打探舞心宗那边的情况,消息有真有假谁又能知道?

    怪不得他总是查不到白溪魔女的踪迹,原来白溪正潜藏在舞心宗。

    舞心宗宗主舞飞胥的传奇,在场的除了这些无知的百姓之外,机会没有一个不清楚的。

    也正是因为对舞心宗有所了解,所以要他们对舞心宗除了敬佩还有一丝敌意。舞心宗的立场,他们还有待查明。

    让恭夜习感兴趣的是一身白衣、带着面纱的白溪魔女。从元女节那天见了她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今天再次相见,总觉得她身上好像有股其他的味道,这种味道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

    商飞雪将东村情况大概的全都告诉了穆繁城,穆繁城边走边想着如何应对。

    现在的东村可谓是惨不忍睹,这里的人一个个的都已经瘦成了皮包骨。沿途,还有一个老人在挖着泥土,昭徽他们上去问过,那老人是在挖虫子要给他的孙子吃。不吃,就会被饿死。

    “哼,这就是你们东牧的爱国爱民。”讥讽的话语,丝毫掩不住穆繁城心中的愤怒和不满。

    这样的东牧,要他何用。

    恭夜习知道穆繁城在说他们,心中纵然不爽快却也没说什么,这是事实还有什么好争辩的?

    “我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在发生!”让百姓民不聊生的是现在的东牧皇恭尚易,而不是他恭夜习。一个皇子的能力又有多少?他想帮,但是能帮的人又有多少?

    天下百姓千千万,不可能每一个人他都能顾得到。

    天灾、人祸,他能帮便帮,不能帮也只能唏嘘人世的苦楚与悲怆。

    “嘴上说的好听,心里指不定怎么想呢。”看到身为皇子的恭夜习竟然这么狼狈,脸色也不好,还亲自来这边看望村民。不管是恭尚易授命也好,还是他自己愿意过来的。

    穆繁城都觉得他们的能力不足,只能来送死。

    “昭徽,你带几个人去将所有得了疫病的人全都带过来。飞雪,把你的药分给没有得疫病的人暂时抵御一下。

    记住,让那些人尽量不要被抓伤传染。乘风,你带人去寻找一些干净的水源和粮食,如果不够,从分舵运过来。桓路、商洛前辈,我们去商讨一下如何解决这次灾祸。”

    穆繁城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他们去做事,在穆繁城她们到来之前飞雪已经将抵御的药丸分给了恭夜习他们。舞心宗来的人,自身也都带有一些防范的药,不需要她去多做准备。自然而然的,飞雪也跟着穆繁城她们一起去商讨了。

    恭夜习站在原地气得要死,她这是直接把他给无视了啊,怎么说他也是皇子啊。

    哎,也对,他们这些皇子在白溪心里跟这些百姓差不多。

    索性的,还是自己跟上去的好。

    走了几步,穆繁城转身看向恭夜习:“你跟过来做什么?”

    “这里出事,我自然有责任。”恭夜习双手抱肩,挑衅的望着穆繁城。

    穆繁城冷哼一声,也不管他,任由着他跟着。这个时候,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这份白来的力气不要亏的人还是她呢。

    恭夜习便走着边看向村口的方向,桀骜的神情变成了担忧,轻叹了一口气,还是跟在穆繁城他们身后过去了。他刚刚的神情全都落在了穆繁城的眼中,穆繁城也纳闷为何恭夜习会有如此悲伤的表情。

    仔细的想了想,这才发现恭夜习身边没有恭夜零的影子。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恭夜习与恭夜零二人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一起的,他们的兄弟感情很好。即使在恭夜珏登上皇位,针对恭夜零的时候也是恭夜习率先挡在他面前。

    恭夜习对这个弟弟也是挺呵护的,虽然恭夜零并不是他一母同胞的兄弟。或许,在他们皇家人身上亲情本来就是一个奢侈品。有一个不跟自己争夺皇位、一个能站在他身边的亲人,就会莫名的想要去珍惜这份兄弟情吧。

    奇怪的是,为何恭夜零没有在恭夜习身边?他们兄弟做事向来都是形影不离的,这次恭夜习来了,恭夜零那么心系百姓的人又怎么会不来呢?难不成,是恭夜零出事?

    恭夜习如此急切的想要解决瘟疫的办法,难道恭夜零他也……

    不过他可死不了,他要死了,以后还有谁能给恭夜珏欺压呢?

    山洞里,恭夜零惊异的看着洞壁上爬着的那些黑色的东西。看不清他们的形状,恭夜零撕掉衣服包裹成了一个火把,火折子掉落在地上,恭夜零弯身捡起来点亮火把。再一看,那些东西浑身上下长着黑毛,这种东西他从来都没有见过。

    墙壁上,黑毛虫爬来爬去的看上去恶心极了。

    莫名的,脸上被抓伤的地方痒痒的,恭夜零伸手去抓,越抓越痒、伤口也隐隐的作痛着。

    “难道这次的疫病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这些虫子,怎么看不像是东牧有的。现在想想,好像只有东村这边的人染上了疫病,其他的地方并没有传来相关的消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恭夜零不善医,对于这些东西也是无迹可寻。

    沿着石壁往里面走,能听到上面哗哗的水流声。不管是什么病,只要找到源头就一定能够治好。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出去将此事告知外面的那些人。

    水源,恐怕就是这次疫病的原因、而这些黑毛虫子绝对是造成一切原因的罪魁祸首。

    用棍子挑了一只黑毛虫子,就出了山洞,一出山洞,那黑毛虫子竟然蒸发在了空气中。还一会儿,恭夜零才从震惊中走了出来。

    这些虫子不能见光,一见光就会被燃烧。恭夜零捂着鼻子,这虫子燃烧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恭夜零快步的往村里跑去,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些疫病之人,心中顿然伤感起来。这些人的命运,原来都被操纵在别人的手里。可是,他的命运何尝又不是呢?

    夏燕看到恭夜零,急忙放下手中的那人跑到了他面前。“公子,你没事吧?”

    白色的衣服早就被染黑了,脸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白皙俊俏的脸上也多了几道抓痕,看来是伤口太痒了。头上的发冠也不知掉在了那里,头发凌乱的披在身后。此刻的恭夜零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我没事,五哥他人呢?”

    “五公子在前面跟舞心宗的少宗主谈事情。公子,你的脸色很不好,还是让夏燕带您回去休息吧?”

    恭夜零摆摆手,“你继续做你的事,我去找五哥。”

    看到恭夜零跑走之后,夏燕叹了口气。

    “不可能没有原因就会发生疫病啊,飞雪,你确定已经查得清清楚楚了么?”

    凡事有因必有果,有病源才有病因。如今他们连病原都不知道,要如何下手去治疗这些人?

    “不会有错的,整个村子我都翻遍了,什么奇怪的地方都没有。河水都是山上流下来的清泉,食物方面,恩,这里食物短缺村民们也只能吃一些草皮树根、虫子之类的。而那些东西,都是再寻常不过了,也没什么奇怪的。”

    飞雪一五一十的说着。

    “那会不会是环境造成的因素?”桓路问。

    “不会,如果是的话我都在这里好几天怎么没事?我的那些药,也只暂时性的。”

    商洛从外面走了进来,眉头紧蹙着。

    穆繁城看向他,他却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所获。

    商洛是舞心宗的神医,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的。连他都查不出病因,这可如何是好。

    商洛说道:“我只能暂时开一些药方,减少那些人的痛处。”

    语音落下,昭徽也回来了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昭徽,那些人安顿好了么?”穆繁城问。

    “已经全都安置好了,又死了三个人,也已经让人把尸体给处理了。”

    闻言,众人的心情都跟着沉重起来了。

    “我去看看!”

    穆繁城看着要走到门口的恭夜习,冷然道:“你去又能做什么?丢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