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习被她这么一呛,顿时无语。

    门帘又动了起来,进来的人是一身狼狈的恭夜零。恭夜零看到白溪,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看到正站在门口的恭夜习,恭夜零沉声说到:“或许,我知道了一些情况,你们跟我过来。”

    恭夜零的一身伤,大家心里都明白那是怎么来的了。他,已经染上瘟疫了。

    穆繁城他们跟着恭夜零来到了村子外面的山洞口,“我们之所以找不到病因,是因为整个思绪都围绕着村里转,其实真正的原因就在这山洞里。”

    恭夜零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都一一道出,商洛、商飞雪二人即刻进去查看。穆繁城、恭夜习恭夜零几人在外面等候着。

    穆繁城把一粒红色药丸扔给了恭夜零,“暂时能压制你的痛苦,能不能活还要看商洛前辈他们。”

    “多谢!”恭夜零也不多做怀疑,直接将药丸吞了下去。

    “夜零,你怎么可以随便吃药呢?”恭夜习嗔怒的瞪着穆繁城,谁知道他们是真心的想要来帮忙还是来倒插一脚的。如果是毒药怎么办?恭夜零也的确是个书呆子,别人给什么他就吃什么。

    穆繁城轻蔑的哼了一声,也钻进了洞里。

    恭夜零嘴角上扬着,“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什么药重要么?五哥,你太过拘谨了。”

    “帮你说话,你还倒打一耙。得得得,既然这里已经有他们舞心宗的人插手了,我们回去等到消息吧。还有你,浑身上下脏死了这可不像是一个才子应该有的装扮。还不快点回去清洗清洗”

    恭夜零这幅邋遢的样子,他一点都看不惯。

    恭夜零耸耸肩,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么?偶尔随心所欲的去做自己,这才是真正的享受。

    “我在这里等消息,你要是累了先回去吧。”说完,恭夜零就要钻进去,又被恭夜习给拉了出来。

    “哥儿们,我说你还要不要命了?”

    “五哥,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是我们的责任没错,可是我们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疫病交给他们处理,我们去做我们的事情。”

    恭夜零疑惑了之际,已经被恭夜习给拉走了。

    瞅着石壁上的黑毛虫子,商洛骇然。

    “商洛前辈,这些是什么东西?”穆繁城也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也是异常的诧异。

    “这种东西叫做黑田翀,是一种很特殊的蛊虫。你别看他们的外表如此丑陋,实际上他们这是在交缠排卵。产下的卵为成长,以人的精血为食物。或许,那些人体内有的就是这种黑田翀的卵。”

    “爹爹,你的意思是这些虫子把人的身体当成寄居的地方?”商飞雪搓着自己的胳膊,心里一阵恶寒。

    “没错,他们潜伏在人的体内,因为这种虫子小的几乎看不到,自然而然的大家就会以为那是瘟疫。身体里有黑田翀的人,会觉得浑身不适、头晕呕吐、紧接着血液被吸食、遗留在体内的是黑田翀的排泄物也就是毒物。这毒物会让他们感到窒息,然后死亡。”

    黑田翀只有南方有,而且只能生存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东牧不应该有这种东西,再者,黑田翀又是怎么被运到这里的呢?运黑田翀来这里的人又是谁,他们有什么目的?

    “好残忍的杀人手段,只是有一点我想不通,为何要对这些无辜的百姓们下手?”穆繁城一脸的疑惑。

    “这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因为有仇吧。”商洛说。

    “既然已经找到病源了,那要怎么处理这些黑田翀?”

    “烧死他们,再以最精纯的血将那些黑田翀的卵给引出来。放血,是唯一的选择。”

    商飞雪咦了一声,“那岂不是要把人体内的血全都给放出来,这好像跟杀了他们没什么区别哎。”

    “飞雪,看来你的医术还有待进步啊。”穆繁城呵笑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山洞。

    “爹爹,白姐姐说的是什么意思啊?难道,白姐姐有对策了?”

    商洛但笑不语,也出去了,剩下商飞雪一个人对着满山洞的黑田翀。

    还是商洛在外面叫了她一声,商飞雪才回过神来离开山洞。

    穆繁城让人一把火烧了那山洞,里面传来烧焦的黑田翀味,那味道别提有多难闻了。

    商飞雪差点就吐了出来,一些定性不好的人已经吐了出来了。

    出了山洞没有发现恭夜习两兄弟,穆繁城也没什么意见,本来就没打算让他们来帮忙。到了草棚里,穆繁城吩咐那些太医上山去寻找一些至阳的烈性药草。

    碍于舞心宗这个名声,大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屁颠屁颠的去找。

    晚上,太医们下了山也找回了不少的药物。穆繁城连一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给他们,立刻让他们开始熬药。

    被抓伤的恭夜零体温也开始急速上升,脸色先是越来越红、紧接着变得煞白,还吐了不少的血。让恭夜习等人担心的不得了,恭夜零昏迷后烧一直退不下去。

    穆繁城也让商洛去给他看过,商洛暂时封住了恭夜零的几大穴道。

    药熬好之后,首先就给恭夜零服了下去。

    “这些药真的管用么?”恭夜习还是不敢相信,白溪他们只来了一天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是用这些不知名的草药拿恭夜零做实验?

    穆繁城接过商飞雪碗里的药转身一口饮尽,如此,恭夜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床上的恭夜零似是非常难受,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脸色白的下人,刚刚体温还那么高眨眼间整个人都变冷了。

    恭夜习、夏燕、紫陌等人再怎么着急,也只能等着看药效。

    “熬好的药,给那些人服下去。三天之后,他们的病就会好了。”喝完药,商飞雪直接把碗摔在了地上。这药是她喝过的最苦的了,越苦说明越有药效。

    昭徽端着药走到恭夜习面前,恭夜习盯着那药良久,还是端起来喝了。

    “作为东牧的皇子,居然还怕喝药。”

    恭夜习的眉头紧皱着,俊脸冷着,也不理睬白溪的挑衅自顾自的去做自己的事情。

    不一会儿,恭夜零开始呕吐着、呕出的血都是黑色的,还能看到那白色的虫子。虫子一见到光,立刻消失在了空气中。

    呕了一会儿,恭夜零的起色开始好转。

    恭夜零觉得自己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急窜的流动着,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着。呕吐完了之后,才觉得舒服了很多。脸上伤口周围的黑色也慢慢的褪尽,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外面的那些村名同样如此,服下药的时候是浑身难受,呕吐完了才觉得舒服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有不少的村名们都围在草棚那儿。大家跪在地上感谢着白溪魔女的再生之恩,对他们来说白溪魔女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她他们这些人说不定早就死了。

    “多谢白溪姑娘相救,老头子我在这里替大家道谢了。”

    “小事一桩,不必客气!”

    “救了人还一脸的冷漠,不知道你的心是冷的还是热的。”恭夜习嘲讽着。

    真想看看面纱下的她,有着一张怎么样倾国倾城的脸。只可惜,他想看也看不到。昨夜,他也试着扯掉白溪脸上的面纱,结果当然是以失败告终。

    他都还没有碰到白溪,就被那几个手下给拦住了。

    “你们,有人送粮食来了。”其中一个百姓叫道。

    众人的目光随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三辆马车上堆满了麻袋,由一些穿着官府的人押送着。

    恭夜习笑了笑走过去,用腰间的匕首划开了麻袋。“并不是粮食,是一些种子。这些都是给你们的,一会儿自己过来领吧。”

    “啊?只是种子啊,那在种子长成之前我们要怎么办?”

    “还得要去吃那些草皮树根么,唉!”

    恭夜习摇摇头,指着后面那十几辆的车:“这段时间你们只要吃那些就行了,相信这些粮食足够你们过到种子开花的。”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真是大好人那!”

    ……大家纷纷的对恭夜习表示感谢!

    治好了这疫病,没有粮食他们还是难逃一死。那些黑毛虫子已经全都被烧死了,也不会再有人得疫病了。既然问题解决了,也是时候该回宫了。

    恭夜习回到草棚里,让夏燕、紫陌带着恭夜零出来,恭夜零还没有苏醒。

    “这次多谢你们舞心宗仗义相助,百姓们能逃过一劫都是你们的功劳。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告辞!”

    “本来也没你们什么事,就是多管闲事而已。”商飞雪说。

    恭夜习瞪了她一眼,带着恭夜零离开了东村。

    等到她们离开之后,红霜才出来、连带着刚赶到的采碧。

    “采碧,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府里呆着的么?”对于采碧的到来,穆繁城显然很不开心。

    采碧抽噎着,“是老夫人让我来赵小姐的,小姐,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只是你听了千万别激动。”

    “什么事?”

    “封影,封影他得了瘟疫已经死了。”

    穆繁城的脑袋‘轰’的一下,“你,你说什么?封,封影死了?”

    “是,就在前两天,尸体已经被相爷给丢了。”

    “商洛前辈,你们快回舞心宗吧。红霜,我们立刻启程回穆府。”

    封影怎么会死呢?怎么可能得了瘟疫?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瘟疫啊,一定,一定是有人在陷害封影。必须快点回去查清楚事情的原委,必须快点。

    白禾仪端着鸡汤进了夏老的房里,夏老正跟长穗说着穆繁城的事情。

    “母亲,这是厨房给您吨的鸡汤,您喝点吧。”

    “你放那儿吧!”夏老冷冷的说。

    “冷了就不好喝了啊,母亲最近您的起色不是很好,还是喝点吧。”

    看了一眼长穗,长穗点头。晾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夏老下毒,这鸡汤是她亲自端过来的,夏老出事她也逃不掉。

    反倒是夏老这边,要是不喝的话,反而落了别人的口舌。

    夏老只喝了一点,就喝不下去,让长穗拿着放到了一边。

    只要夏老喝了,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也就不必留下了。白禾仪借口还有事,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