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晚上,夏老从噩梦中惊醒,醒来浑身发热、口渴难耐,她叫来长穗。喝完水,口渴的症状没有减轻,反而越来重。见夏老情况不对劲,长穗急忙去请来了穆长琴。

    穆长琴过来问候了几句,夏老说自己没事,又让他回去了。

    一整夜夏老都没有睡着,一方面是太过担心穆繁城、另一方面是身体着实是热得难受。浑身的血液都要被抽干了似的。直到天明,夏老才昏昏的睡了过去。

    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又被惊醒。

    长穗是又惊又急的,等她再去找穆长琴,穆长琴已经去上早朝了。没办法,只能等到穆长琴回来再说。

    白禾仪三人也是一夜没睡,他们不知道这样能不能除掉夏老。

    夏老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实在是等不下去了,长穗急忙差遣安儿去找大夫。到了半路,安儿被白禾仪的人带走。

    又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就连安儿也不知所踪了。

    “哇!”夏老呕了一口猩红,眼睛下面黑了一圈。

    “这个安儿究竟去了哪里啊,夏老,您怎么样了?”长穗着急的眼泪都下来了,怎么才一夜的功夫就这么严重了。

    “我,咳咳,繁城,繁城回来了没有?”夏老不停的咳嗽着,长穗坐在床边给夏老擦擦嘴角的血迹。

    “还没回来,夏老您要坚持住啊。二小姐马上就会回来了,您可千万不能有事。”

    “咳咳,咳咳…”

    夏老又咳出了一些血,床单被褥全都被染红了。

    “彩月快去看看安儿回来了没有,大夫呢大夫呢。”长穗焦急的大喊着。

    彩月立马就出府找来大夫,一大清早的整条街上非常的安静。这个时辰,连小贩们都没有出来。彩月找到了一家药铺,拼命的怕打着门。里面的人骂骂咧咧的出来了,彩月二话不说的就拉着大夫去了穆府。

    大夫给夏老把了脉之后,吓得立刻从凳子上跌了下去。

    “是,是疫病。”大夫惊恐的说道。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是疫病呢?”长穗吃惊的叫道。

    “的确是,对,对不起,我看不了,你们另请高明吧。”大夫找急忙慌的收拾着自己的医药箱,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夏老的房间。

    “夏老,你别听他胡说,怎么可能是疫病。我,我再去找别的大夫。”

    夏老怎么可能会得了疫病呢?

    “长,长穗,不,不用了,我,呕…”呕吐了一口血后,夏老昏死了过去。

    “老夫人,老夫人。”长穗心急如焚,立马差人去叫回穆长琴。

    白禾仪知晓后,也急忙赶来了阁楼。白禾仪面露惊恐担忧,实则内心兴奋翻涌。穆繁芯三姐妹跪在一边抽泣着,穆长琴得到消息,也立马从宫里回来,还带着两个太医。

    “太医,我母亲如何?”昨夜他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只不过才相差了几个时辰,怎么会病的这么严重过?

    “没错,的确是疫病啊,相爷下官觉得应该立即隔离夏老。”大夫颤抖着手。

    “什么?”穆长琴倒退了好几步,还是在白禾仪的搀扶下才停下了脚步。

    “听说东村那边的疫病死了不少的人,还没有一人从疫病下逃生的。前两天那封影,也是如此啊。”

    “是啊,而且夏老年纪已高,这抵抗力自然也就下降了。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得了疫病还能坚持个两三天的,可是夏老已经坚持不了了。”

    穆长琴似是受到了惊吓,大叫着让那些人滚开。他坐在夏老的床边,盯着夏老那满是皱纹的脸。他是个不孝子啊,自己的母亲病成了这样,他居然现在才知道。他是夏老一手拉扯大的,这么多年夏老是又当娘又当爹的教育着他。

    而如今,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夏老在受苦。

    恭夜习他们还没有回到宫里,恭夜零的身体承受不了长途跋涉,只能暂时在城外的一个客栈落脚。

    “咳,五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恭夜零虚弱的倚在床上。

    “你没事就好,这次还真是多亏了舞心宗那些人,否则你可能难逃死关。”

    他可不想说多谢白溪那个女魔头,那个女人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看了就让人非常的憎恶。尤其是她那双冷彻的双眸,在看着他的时候,他恨不得把那双眼睛给扣下来。

    “也不晓得宫里情况如何?”

    “担心什么啊?宫里还有父皇和太子、穆长琴、江流影那些重臣呢。再说了,晁南现在还没有对东牧发动攻击,或许是我们太小题大做了吧。”

    “晁南不是没有发动攻击,只是还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机会而已。我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还是快点回宫,顺便看一下城里的情况。因为这次疫病,弄得人心惶惶的,得快点回去安抚一下人心。”

    “就你忧国忧民,你在休息一晚,明早我们动身。”

    如果不是恭夜零不喜欢皇位,他真的差点将他也当成自己的敌人。索性,只是因为恭夜零的善良在作祟。他,还不想失去他这个兄弟。

    吩咐夏燕、紫陌照顾好恭夜零,他去打探一下了城内的情况。

    是白溪救了他,恭夜零嘴角微扬露出了一个惬意的笑容。有缘的话,他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下次见面,他一定要掀开白溪的面纱,看着白纱下的她有的是一张怎样的脸。

    手抚摸着放在床头的笛子,脑海中浮现白溪吹奏着悲离殇的那个夜晚。那晚的她,白衣飘飘仿若是真正的九天仙女。什么白溪魔女,应该是白溪仙女吧。

    她的心是善良的,她能够亲涉陷阱去救那些与自己不相干的人。真希望,能够快一点再见到她、再听她吹奏那一曲悲离殇。

    “公子,您在想什么呢?”夏燕端着药过来,就见恭夜零在一边傻笑着。

    “没什么!”把笛子收起来,恭夜零接过药喝了起来。喝完药,在夏燕的伺候下,恭夜零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三匹马飞快的穿过人群,那些差点被撞到人都在骂着骑马的人是不是有病、会不会骑马。

    马背上的人,正是穆繁城、红霜与采碧三人。

    她们连夜赶回了东牧,一路上都没有下马休息。

    穆府近在眼前,穆繁城用力的抽了一鞭子,马儿吃疼跑的更快。幸运的是,穆府门口没有多少人,她这一路还算顺畅。

    下马,将马儿交给看门的人。

    刚停下,就听说夏老病了,也顾不得封影那边了,穆繁城率先跑去了夏老的阁楼。

    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听说就连白禾仪他们也都过来了。穆繁城顿感疑惑,心系着夏老安危,径直的跑到了楼上。

    穆长琴坐在床上,白禾仪、何玉琦、君慕容三人则站在床边,地上也跪了一排。

    “怎么…回事?”穆繁城惊愕了。

    听到穆繁城的声音,夏老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她还以为是自己将死了所以出现幻觉了。只有在穆繁城跪在她床边,她才反应过来是真的穆繁城。

    “繁城,你,你回来了。”夏老颤抖着的手伸向穆繁城。

    “奶奶!”穆繁城抓住夏老的手放到脸上蹭着,夏老的手异常的冰冷。穆繁城趁机按住夏老的脉搏,夏老体内怎么会有黑田翀?因为这黑田翀引发了夏老体内的毒素,夏老已经…无力回天了…

    纵然是华佗再世,也不可能救回夏老的性命了。

    “你们都,都出去,我要跟繁城说几句话。”

    夏老心知自己时间不多了,有些话必须要告诉穆繁城。

    穆长琴对穆繁城的怨恨增加了不少,这个时候陪在母亲身边的人应该是他,而不是穆繁城。这个穆繁城果真是个惹祸精,自她回来之后穆府就再也没有平静的日子。

    左右的人全都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穆繁城、长穗和夏老三人。长穗是夏老的心腹,先前她是背叛了夏老一次不过也已经改正过来了。

    “奶奶,您有什么话就说吧,繁城在这儿。”

    “繁城,你附耳过来。”

    穆繁城趴在夏老身上,听着夏老的话瞳孔猛地扩张。原来,原来她…

    “奶奶,这…”

    “这些都是真的,是奶奶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母亲。咳,繁城,奶奶不能留在你身边保护你了。你,你…咳…”

    “奶奶,我也有些事情要跟你说呢。”穆繁城附在夏老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白溪是我,我是白溪!”

    夏老忽然笑了起来,她拍着穆繁城的头:“如此,奶奶,也就不用担心你了。孩子,你的路还很长,活着,走,走下去…”

    疲惫的双眸慢慢的合上,夏老的手从穆繁城的手心滑落在床上。

    穆繁城心如刀绞,她还没有带夏老去尘存溪山、还没有让夏老去享天伦之乐,夏老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多可笑啊,她这一趟门出的,回来她身边的两个重要的人竟然都不在了。

    黑田翀只在东村发现,一定是有人将黑田翀的卵带回来的,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夏老。

    一旁的长穗早已经是泣不成声、听到长穗的痛哭声,白禾仪他们也从门外闯了进来。夏老的生命在此终止,她的人生有了一个不完美的结束。

    穆繁城吸吸鼻子,擦擦眼泪站起来,冷冷的看着来人。房间里的人,全都是她的仇人。白禾仪、穆繁芯、穆樊涛,穆长琴,全都是。

    她们害死了封影、害死了夏老,这些人她统统都不会放过。

    冷漠的气息萦绕着穆繁城的周边,利刃般的双眸泛着寒光与恨意。脸上的伤疤此刻显得更加的狰狞骇人,穆繁城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划破了她的手心,血顺着手指滴落在地上。

    淡蓝色的罗裙似乎也收到了主人的冷漠气息,想要逃离,黑发张扬狂舞,似是要将穆繁城整个人都吞没。丑陋的脸,冰冷的眼神。

    穆长琴才不会去管穆繁城,夏老离世了,他也非常的难过。

    倒是白禾仪她们三人在目睹着穆繁城如此绝冷的气息反而是吓了一跳,穆繁城看他们的眼神带着杀意。

    穆繁城拼命的压抑着自己想要杀了他们的心情,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话便离开。“不想死,就把尸体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