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入夜,封仇影带着四大侍卫冰柯、殇漠、冷河、泽兴秘密潜入晁南皇宫。皇宫内外戒备森严,封沐汶为了防止他口中的贼人进入,给皇宫增加了不少巡逻的侍卫。

    通过皇宫密道、在痕易的带领下,封仇影顺利的进入了晁南皇封蓝均的寝殿。一名锦衣华服的女子正坐在床边,温柔的给床上的人擦拭着手臂。

    他们两个在床边轻声细语着,女人的声音沙哑、男人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虚弱不堪。在外殿,还能听到男人浅浅的笑声。

    封仇影站在门外,久久没有进去。

    黄色的珠帘来回的晃动着,那香炉里的熏香慢慢的上升,升的越高烟越稀薄。龙涎香可以平心静气,让人烦躁的心得到片刻的宁静。

    里面的画面太过美好了,美得他不想去打搅。

    封蓝均转头看到地上的影子,咳嗽了两声:“是影儿么?”

    听到声音,封仇影猛地一颤。还是被发现了啊,封仇影走出来撩开那黄色的珠帘,走了进去。

    一身白衣的他,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

    封仇影一步步的走向床边,走向那十年未见的父母。他知道,他的父亲母亲在等着他,而他也在等候着他们。

    看到来人,原先坐在床边的女人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她的容貌与封仇影的又几分相似,眼泪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

    她便是晁南的静端皇妃,一个在冷宫中住了十年的皇妃、一个与自己心爱的男人心爱的孩子离别了十年的静端皇妃。

    尽管封蓝均病的不轻,可是他的眼睛还是炯炯有神、眉目间还是有一股王者风范。他强撑着身体坐起来,眼神闪烁的看着来人。

    封仇影站在静端面前,看着与自己相似的脸庞,倏尔跪在地上。“不孝子封仇影,参见父皇母妃!这些年,让父皇母妃担心了。”

    “影儿,快,快起来。”忍不住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静端一把抱住封仇影。心心念念的儿子终于回来了,她的影儿终于回来了。

    “母妃,孩儿回来了!”

    “影儿,过来让父皇看看。”如此情景,让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皇也忍不住热泪盈眶。

    封仇影走过去跪坐在床边,十年不见,封蓝均老了许多、两鬓的发已经白了。眉间的愁容也多了不少,这样的他不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帝,反而像是一个历经风霜的玈人。

    “影儿长大了,父皇也老了。”封蓝均叹息着,“转眼十年过去了,这些年你在东牧受苦了。”

    封仇影在东牧的这十年,他时刻派人保护着,生怕他会受到什么伤害。在得知风清婉死了之后,封蓝均每天连睡觉都是提醒吊胆的。

    今天传来的是风清婉的死,那下次传来的会不会是他儿子的死讯?

    他每一天、每一个时辰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如今他的孩子回来,他也总算是放心了。

    “不苦,一点都不苦。父皇,我带来了大夫,让他们给你看一下吧。”封仇影站起来,冷声的叫了句:“殇漠,进来!”

    黑影闪过,再看殇漠已经站在了病床前。黑色的丝线缠绕在封蓝均的脉搏上,好一会儿,殇漠收回黑丝。跪在地上说:“皇上体内的毒素压抑已久,能捱这么多年实属不易。殇漠,无解!”

    闻言,封仇影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早已是预料之事,封蓝均淡然一笑:“那朕,还能活多久!”

    “最多还能坚持一个月”殇漠如实的说。

    “你下去吧,看守门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封蓝均说。

    殇漠说了声是,就退下了。

    “父皇!”

    “蓝均!”封仇影、静端同时叫道。

    “无妨,朕在临死之前还能再看影儿一眼已经很开心了。上天待我不薄啊,现在我最爱的两个人都陪在我身边。刚刚殇漠不是说了,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么?这一个月,朕希望静端、影儿你们能够陪在朕身边。”

    封蓝均张开手,想要拥抱他的此生挚爱。

    静端扑进封蓝均的怀里,玉手攥紧了封蓝均的衣服。

    封仇影也握住封蓝均的另一只手,坐在他身边。

    “影儿,你有恨过为父么?为父狠心将你丢在东牧不管不问这么多年,让你的母妃一人独守冷宫这么多年。你,可有怨恨过父皇。”

    封仇影说:“有过,在东牧的第一年我确实恨过父皇武断的将儿臣送到东牧,让儿臣在东牧受尽屈辱。尤其,是在清婉姐死后。”

    听他这么说,封蓝均眼中的愧色越来越重。

    封仇影又说道:“但是随着儿臣一天天的长大,儿臣明白了父皇的苦心。不再怨恨父皇,反而很感谢父皇。若是没有在东牧的这些年,说不定儿臣早就已经被害死了、今天也不会好好的站在父皇母妃面前。”

    “孩子,苦了你了。”封蓝均的眼中噙着泪花,他就知道这么多年封仇影在东牧一定能得到磨炼。如今看来,当时的决定是对的。

    “影儿,琴鹤现在怎么样了。”静端拉着封仇影的手问道。

    “十九弟安好,母妃放心。”

    “如此甚好,这么多年若不是琴鹤陪在母亲身边,母亲一定熬不过来。影儿,你回来了真好。母妃再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夜不能寐了。”

    封蓝均擦擦脸,“影儿啊,你这么匆匆的回来定还没有吃饭吧。我,我这就让人传膳,我们一家三口好好的吃顿饭。”

    封仇影本想拒绝,但看到封蓝均、静端眼中的渴望,点点头。

    封仇影的归来,让封蓝均的起色瞬间好了许多。

    膳食很快就传了上来,封仇影、静端二人扶着封蓝均坐在桌子前。桌子上摆了许许多多好吃的东西,这些都是封仇影以前喜欢吃的。

    封蓝均夹了一个虾子给封仇影,封仇影笑着说了声谢谢,便准备动手剥虾。却被静端接了过去,静端将剥好的虾子重新的放到封仇影的碗里。

    以前他们吃饭的时候,都是她帮封仇影剥虾子的呢。

    暖流自封仇影的心间滑过,封仇影也拿了两个虾子给他们二人剥开。

    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在一起吃饭。封仇影将自己在东牧的一部分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们,包括穆繁城的存在。

    “听你这么说,母妃还真想去看看那个孩子。想必,她一定是个美丽贤惠的女子。”静端笑着说。

    “是啊,她真的很美。日后,等儿臣将她带来了,再给父皇母后看。”说起穆繁城,封仇影脸上的笑容更加幸福。

    封蓝均也非常的欣慰,不曾想过在东牧竟然还有人敢对晁南的皇子好。这个穆繁城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子,看影儿的样子似是非常的喜欢那女子。这样也好,影儿以后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只是希望日后,影儿不要走他与静端的这条路才好啊。

    “好啊,影儿真的长大了。”封蓝均笑着。

    他们一家三口聊了几乎一夜,封蓝均睡着后,封仇影亲自将他抱到了床上,帮他把被子盖好后。

    静端站在窗户那儿,看着夜空流下了两行清泪。

    “母妃,你怎么了?”

    “没事,母妃高兴。影儿,母妃盼了你这么多年,可算是把你盼回来了。如今我们一家三口终于聚在一起,可惜你父皇他……”

    说到这里,静端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着。

    封仇影抱着静端,安慰道:“不管父皇还有多少时日,只要我们在一块儿那就足够了。”

    “是,足够了。影儿,答应母妃以后都不要再离开了好么?”她没有多少个十年再来等他的孩子了。

    “不会的!”封仇影的眼眶通红。

    天明了,静端在封仇影的怀中哭着哭着睡着了,封仇影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到封蓝均身边。看着床上熟睡着的至亲,封仇影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曾想过,再次回来面对的却是不到一个月的父子亲情。

    封仇影是冷漠的、也是温柔的,他的温柔只给他最爱的人。细数着一生他的挚爱,却也只有那么四个人。一个是已经死了的风清婉,一个是他此生挚爱穆繁城,另外两个无疑就是他的父母了。

    风清婉表面上是他的侍女,实则是他的表姐,也是他的亲人。

    离开了寝宫,封仇影坐在外面的石阶上,想着这么多年的经历。

    此刻的他,是多么的想念穆繁城啊。也不晓得,她现在怎么样了。这样跟她不告而别,她定是很伤心吧。

    “主人,东牧有消息传来!”殇漠将信递给封仇影。

    接着路灯,封仇影看到了上面的字。

    夏老死了么?这对穆繁城来说,又是一个打击。封仇影冷着脸,将信扔到了旁边的火炉里。

    穆繁城一个人在穆府孤立无援,他不放心。得快点将她接过来,只有她在自己身边了,他才会放心。

    隔天一早,封蓝均醒来就要上朝。封仇影劝说他,他却怎么都不愿意听,还让封仇影一起上朝。

    封仇影知道,他这是要对外宣布自己的身份了。

    无奈,他的身份迟早会让人知道。换上了静端亲手为他缝的朝服,跟他昨日穿的颜色一样。不一样的只是上面绣着的东西而已,朝服的袖口、领口都是紫色的。头顶的头冠也变成了紫色,上面镶嵌着三颗代表着身份的紫色水晶。

    紫色的腰带上绣着一些好看的图纹,腰上左右两边各挂着一块白玉佩。

    看封仇影进宫穿的那件衣服上有白色的狐皮,静端连夜让人去准备了各色各样的毛尾。今天封仇影穿的,便是这紫色的狐狸。

    狐狸看似是一种狡猾、奸诈的动物,它所代表的是一种坏的角色。可也正是因为它的狡猾,又是真正的霸主、还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害怕呢。

    这也是封仇影为何喜欢狐狸的原因,相比于那些喜欢龙凤、喜欢高贵的假象,他更喜欢这实实在在的东西,

    今天,便是他上朝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