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汉白玉砌成的十三根柱子巍峨的仿佛顶着天地的巨人,刺眼的阳光照射在那晶莹的玉璧上,闪烁着异样迷人的七色光彩。

    十三根汉白玉柱子前方,是一座气魄雄伟的宫殿。那宫殿与太阳的色彩呼应着,如同是太阳下的王国。它的金碧辉煌、它的巍峨耸立,无不在宣布着它的历史悠久。

    那屋檐上雕着龙刻着凤凰,龙凤飞翔九天、栩栩如生。而在那面,却是一个足以容纳千万人的广场。广场又分为前段和后段。

    官员们整齐的排成了一个队伍缓慢的往广场的最前方赶去。前面一排人穿着紫色朝服、后面一排人穿着红色、再往后又是其他的颜色。

    每个颜色层层递减,象征着官位的高低大小。

    晁南剩余的五位皇子站在最前方,等待着今日的朝会。

    百官汇聚、皇子齐聚朝堂!

    一炷香过后,一身明黄色龙炮的封蓝均走向了那高坐上。金色的龙椅,左右各有九颗血红色的宝石,金龙的眼睛也是血色的宝石。

    “(儿)臣参见(父皇)皇上,皇上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一齐跪下,高呼着,整个大殿似乎都要被震翻了。

    “众爱卿平身吧!”

    谢完恩,官员们整齐的站了起来。

    “启禀皇上,臣有事要奏!”一名官员走了出来,手上拿着奏折。

    封蓝均瞅了一眼身边总管太监刘河,刘河下去将奏折拿到上面递到了他手里。封蓝均看了看,咳嗽两声说道:“没错,这的确是朕的旨意。目前出兵,只是为了要打探一下东牧的虚实。东牧兵强马盛,若想短时间内将他们打下来,恐怕不容易。你们大家,有什么看法?”

    “启奏皇上,臣以为东牧只是个空壳子,这军队恐怕只是他们的障眼法。这场战争,应该继续下去。”

    “臣也觉得东牧不足为惧!”

    “请皇上立刻出兵攻打东牧!”

    大臣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道。

    痕易也站了出来,不过他的要求却是与这些人完全的相反:“臣认为不应该出兵,正如同李大人所说或许东牧是个空壳子,如果这才是真正的障眼法,那上当的绝对是我晁南。东牧隐藏兵力不容小觑,再加上恭夜珏、恭夜习两位武艺高强的皇子。

    几个月前在签订和平条约之时,臣就觉得那恭夜珏野心十足、是个难缠的对手。还有那恭夜习深藏不露,更是不能小看。”

    “宰相说的有理,在场的众位大臣们口口声声的说着应该要出兵攻打东牧。那朕问你们,谁愿意挂帅出兵征讨那实力未知的东牧?只要有人站出来,朕就答应你们。输了的就要接受惩罚,赢了自然也少不了要奖励。”

    封蓝均尽管病的不轻,但是说话还是那么的有力、有威严性。

    他这话一出,刚刚提出意见的那些人全都悻悻的站回了自己的位置。他们都是文官,行兵打仗可不是他们擅长的事情。

    封沐汶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风头,他厌恶的看了一眼痕易,又转过头去。

    “咳咳,诸位还有什么事情启奏么?”

    等了一会儿,见他们都没什么问题了。封蓝均挑了挑眉头:“既然诸位爱卿都没什么要说的了,那今天朕就给你宣布一个好消息。”

    封蓝均站起来,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我晁南十七皇子封仇影昨日,已经正式回归晁南。”

    “什么?十七皇子?”

    “十七皇子不是死了么?”

    “怎么会这么突然呢?”

    封沐汶一愣,上前道:“父皇,您在说什么呢?十七皇弟不是在东牧么?听说,他已经得了瘟疫病死他乡了,您说十七皇弟回来了,那他人呢?”

    封仇影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看父皇的样子,好像他们已经见过面了,见了面他们又说了些什么?

    “宣十七皇子封仇影进殿!”封蓝均对刘河说。

    刘河扯着尖细的嗓子喊了一句,随后殿堂外一身白色朝服的封仇影,带着四位侍卫缓步而来。

    众人在看到他的容貌之后无不为之一惊,说他美丽可他却是个男人,一个男人有着让女人还要嫉妒的容颜。那紫色的狐狸毛看上去就跟真的一样,那双黑眼珠看上去竟然那么的骇人。

    回旋在封仇影身边的,是那绝冷肃杀的气息。他的双眸高傲的不可一世、让人臣服。冰冷的气息不断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周围的气场也迅速的上升。

    不怒自威的他,仿佛天生就是一位王者。

    而他身后的那四个带刀侍卫的气息跟他一样,都冷漠的使人忍不住哈气取暖。

    封沐汶一脸的惊愕,封仇影他当真还活着,还回来了晁南。

    封仇影无视身边那些质疑、错愕、惊恐的目光,笔直的往前面走去。走到封沐汶身边,也只是甩了一个冷漠的眼神给他。

    “儿臣参见父皇!”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这才让众人从惊愕中苏醒过来。

    “皇儿,这些年你在外辛苦了!”封蓝均冲着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起来。

    封仇影站起来后,“这是儿臣应该做的,谈不上辛苦。”

    “哦,那你将东牧的情况给大家说说吧。”封蓝均笑着说。

    “东牧前有骑兵甲军队三十五万人,后有秘密防守军将近三百万人。骑兵、兵甲,都是我晁南的三倍之多。大将军慕容行骁勇善战、有勇有谋,可谓是我晁南第一劲敌

    。太子恭夜幕贪婪、荒淫,只有一个空头衔。倒是四皇子恭夜珏、五皇子恭夜习让人刮目相看,他们二人来日定会成为劲敌之一。

    再者,东牧还有第一丞相穆长琴、第一丞司江流影、隐藏被后的国师上官阙。还有三大世家在背后供给帮助,若是在此刻出兵攻打东牧,实为下策!”

    封仇影将东牧的情势一说出来众人唏嘘,尤其是刚刚那几个说要攻打东牧的那几个官员,更是一头的冷汗。东牧国兵强马盛,现在的晁南要是去攻打无疑是螳臂当车、鸡蛋碰石头。

    他们也只是外臣,对于晁南的具体情况他们自然也不晓得。有一部分机密,连封沐汶都不一定知道。

    封仇影的说辞,让封蓝均频频点头。“那皇儿觉得我晁南现下应该如何是好才对,若是东牧犯我晁南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想必东牧此刻正忙于瘟疫一事,据我所知,东牧皇恭尚易全力将锋头指向我晁南,却忽略了国内之危。东牧的百姓们对他,也是颇有怨言。

    我晁南又刚刚撤兵,给东牧来了个下马威,他们颜面尽失短时间内是不会攻打晁南的。若是他们赶来,儿臣定让他们有来无回、命丧天门关。”

    封沐汶冷笑一声走到封仇影面前:“好大的口气啊,有来无回、命丧天门关。请问我这位离家已久的十七皇弟,你要如何让他们命丧天门关呢?”

    “天门关地势险要适合埋伏,只要东牧军队触及天门关,我所设下的阵法就会立刻启动。届时,他们只能进不能出。”

    “阵法?什么阵法?你确定你的阵法对付那东牧的百万雄师有用么?可不能只是纸上谈兵,到头来功亏一篑我,损失的是我晁南。”区区一个小小的阵法,开什么玩笑。

    封仇影冷然一笑,拍了拍手。随后有十个人搬着一个小型战场进来,封仇影站在小战场面前。手中拿着一根木棍,那上面有千百颗小黄豆。

    封仇影用棍子把黄豆全都放到了天门关里,眨眼功夫,天门关那儿又是火烧、又是水淹,顿时黄豆们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这还没有结束,在他们进入阵法之后阵法两边立刻被石头堵上。几百只豺狼虎豹从山上奔跑下来,对着将那些黄豆啃食殆尽。

    这些凶猛的动物们也都跟越好了似的,在同一时间离开了天门关。天门关下方的石头颤抖着,很快那些黄豆的残渣全都被砂石掩埋。

    看完,众人更是赞不绝口、频频夸好。

    “这些食肉动物是我在东牧秘密训练出来的,他们只听驯兽师的话。天门关的阵法一天一变,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变法而已。”

    手上的棍子正好扔在了阵法上,阵法立刻把棍子搅成了碎渣。

    很难想象,若是这些黄豆是真人的话,那下场会如何。

    “你,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普通的百姓经过那里,岂不是也要命丧黄泉了。”封仇影的手段也太残忍了吧,只要一不小心碰到了这个肯定是必死无疑啊。

    “这么重要的关卡怎么会没有人看守呢?皇兄,你的思想太过拘束。”封仇影冷冷的说了一句,目光投向了封蓝均。

    “我儿真是才智过人,影儿你上来。”封蓝均把手伸向封仇影。

    封仇影大摇大摆的走上去把手放到他的手心,他能感觉到封蓝均握着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着、他的手很冷也很粗糙。一个帝皇,整日批写着公文,手上的茧子却那么多。

    封蓝均高高的举起封仇影的手宣布:“十七皇子封仇影机智聪明、胆识过人,是我晁南皇子的表率。当卧底、设阵法、训军队,对我晁南可谓是功不可没。即日起,封十七皇子会晋贤王,地位与太子无异。”

    “父皇,儿臣不服!”凭什么他封仇影一回来就跟他平起平坐?凭什么他一回来,他所有的风头都给他给抢光了,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阵法,他就不信有多厉害。不过是演示,都还没有进行实战谁能知道他是不是在故弄玄虚。

    “沐汶,你有什么异议?”对于封沐汶突然说的话,封蓝均很不高兴。

    封沐汶乃是前皇后的遗腹子,若不是看在他是嫡长子的份儿上,他早就废了他这个太子了。前皇后密谋造反,想要将封沐汶推上皇位,那个时候封蓝均就已经看封沐汶不顺眼。

    这些年让他坐着太子之位,就是为了要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为的就是将来能让他最宠爱的孩子封仇影能成为新一代的晁南皇。

    “他凭什么封王拜爵,父皇说不定他只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呢?毕竟,真正的封仇影已经死在了东牧不是么?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如何成为晋贤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