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长琴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穆府,在水亭榭看到穆繁城心中更是一阵烦闷。他还没有从夏老离世的悲伤中走出来,又要想办法去对付三大世家。

    那三大世家又岂是那么好应付的,若是毁掉了三大世家那就相当于是断了东牧的一条经济命脉。可能是因为这次密谋失败,让恭尚易悲愤难耐,这才想到要将内奸铲除吧。

    也不晓得晁南究竟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他们明明已经这么保密了。之前在御书房会议,也就是三大世家的三大掌门人与他在。

    身为东牧的第一丞相,他自然是不可能出卖东牧。唯一能够出卖东牧的就只有那些商人,只要有利益,管你是哪个国家。如果晁南给三大世家更好的待遇,难保他们不会心动反过来对付东牧国。

    恭尚易这么做也是有理由的,这么想想他似乎能够理解恭尚易的做法了。

    只是让他来做这件事,毕竟还是有点困难哪。他跟水雪世家的掌门人水痕月怎么说也算的上是朋友,是站在朋友的立场,还是要以国家为首要呢?

    孰轻孰重啊,就算是要背负着不义的骂名也还是要做。忠义,终究还是难两全。

    穆长琴走后,穆繁城才将目光转到了他那边。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为什么穆长琴会这么生气。

    想必,是东牧的阴谋败露,失去了好机会了呗。

    看到穆长琴如此,穆繁城心中顿时畅快许多。她就是要让穆长琴尝受这种为难痛心的感觉,穆长琴对她无情无义,她也不必热脸贴他的冷屁股。

    上一世,他不顾她的哀求、不顾父女情份,一心想着穆繁芯成为皇后,一心想着将她从皇后的位置上拽下来。最后,还任由着穆繁芯害死了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也是他穆长琴的外孙外孙女啊。

    “穆长琴,你不喜欢高位么?你不喜欢喜欢被人敬仰着么?我就要将你的这些敬仰,全都化为灰烬。”

    东牧皇势必会以为东牧出现了奸细,那他们怀疑的对象无疑就是那么几个人。密谋的事情知道除了穆长琴就是三大世家,那么,东牧皇的毒手一定会伸向三大世家。

    “红霜,你分别送三封信到三大世家那里。将东牧皇要对付他们的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提早做好准备。”

    三大世家与东牧皇的战争,有趣!

    “是!”

    这次红霜没有多问,小姐每做一件事自然有她的道理。

    这次,她可是帮了三大世家一把呢,往后这笔好处也得捞回来。正如普通的商人一样,她可不做赔本的买卖。

    而且,水雪世家那边还有她的秘密。这潜藏着的秘密,她也要一点一点的扒出来。

    当晚,穆长琴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

    宽运出现在他背后:“相爷,将士们已经点完了,明天一早就能立刻抓捕三大世家的人。”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对月当空,穆长琴回忆起与那水痕月商量国事的场景。水痕月虽然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然而他的独到见解确实让人感到钦佩。他的思想成熟、眼界宽阔、懂的东西也不少,一点也不像个二十岁的人,反而更像是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子。

    水痕月要是能够入朝为官,那他的地位甚至有可能比他还要高。东牧有第一丞相穆长琴、第一丞司江流影,还有一个神秘的果实上官阙。

    想到上官阙,穆长琴眉头不由得拧到了一块儿。这个神秘的国师,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东牧皇要这么保护他?

    “算了,想再多也无用,还是想想明天怎么面对三大世家吧。”

    穆长琴转身回房后,穆繁城从一边的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我果然猜得没错,他们已经打算处理三大世家了。”

    恭尚易这如意算盘打的还真是叮呤当啷想,用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处置三大世家。这样一来,三大世家所隐藏着的财富就全都归于东牧国库。

    等到来日东牧再次出兵攻打晁南的时候,有足够的资金招兵买马、买兵器、占城池。这样一来,东牧不用靠着原本的财产就能够攻下晁南。

    若是输了,还有三大世家那数之不尽的财产作为投降的筹码。

    不过,她又怎么会让恭尚易的算盘算的成功呢?至少,也要把上面的串珠给拆掉几个才行。

    第二天天还没亮,穆长琴就带着一大堆的将士们去三大世家捉拿他们归案。

    “启禀丞相,水雪世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里面的东西,也全都不翼而飞了。”

    “启禀丞相,雷木世家也是一样。”

    “启禀丞相,火绒世家同样是人走楼空。”

    那三大世家又怎么会这么好惹呢?在他们同时收到信的瞬间,他们就立刻让人整理东西离开了。一夕之间,这三大世家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穆长琴面露忧愁,三大世家的不告而别不正是做贼心虚的表现么?看来,这件事曝露的原因真的是因为三大世家。

    穆长琴带着这样的消息回到皇宫复命,殿堂里静悄悄的、静的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够听到。穆长琴也不敢抬头看向恭尚易,这件事又没有办法,指不定恭尚易要怎么惩罚他呢。

    “三大世家竟然全都不见了,一定是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真没想到,我东牧的奸细竟然这么多?如果不把这些人揪出来,我东牧还有什么称霸天下可言。穆丞相,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相信,你不会让朕失望的是吧?”

    穆长琴提议:“皇上,对付三大世家这件事已经宣扬出去,想必那些奸细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有多少作为。不如多关心晁南那边的动态,封仇影刚登上皇位,我们可以从他们的内部破坏。不费一兵一足的将晁南拿下来,不是更好么?”

    恭尚易摸着下巴说道:“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可是要怎么不费一兵一卒的就拿下晁南呢?”

    “皇上可还记得那晁南前太子封沐汶?”

    “记得,怎么?”

    “本来天下人都以为坐上晁南皇位的人会是封沐汶,谁曾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封仇影。若是我们能够帮助封沐汶重新获得皇位,他势必会跟我们合作。”

    从他见封沐汶的第一面,就觉得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的野心,恐怕还不只是晁南。

    “若是封沐汶能为我们所用,那的确是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来人呐,传江流影。”

    穆长琴松了口气,幸好这次用别的理由搪塞过去了。东牧的奸细当然不会少,但若是要将那些奸细全都揪出来,这事儿只能慢慢来以免打草惊蛇。

    奸细的事,他也会暗中调查。

    江流影很快就来了,他奇怪的瞅了一眼一边的穆长琴。

    “江承司,朕有一个秘密任务要交给你。”

    “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朕要你秘密潜入晁南,与晁南前太子封沐汶取得合作。”

    等到控制了封沐汶,还怕控制不了晁南么?等到晁南被他收到囊中,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庆丰。庆丰表面上不理睬两边国家真斗,实则他才是真正的狐狸。想要坐享渔翁之利,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皇上的意思是…”

    “我们助他登上皇位,不过他要臣服在我东牧的脚下。这件事除了你我、穆丞相三人之外,无人知晓,你们务必要保密。江承司,顺便再去打探一下那个封仇影为何还没死,为何登上帝位的人会是他、他的能力又有多少。”

    “下官遵命!”

    江流影得到了命令,立马就去执行。

    “穆丞相,先前瘟疫爆发的时候你确定那封仇影是真的得了瘟疫了么?如果确定,为何现在他会出现在晁南,而且还成了晁南的皇帝。”

    “这件事,长琴一定会查清楚的。”

    “哼,你说说朕交代给你的事情你有哪一件是做好了的。这一次,若不是你提到封沐汶,朕定要重重罚你。好了,这里已经没你的事情了,下去吧。没有朕的宣召,不得入宫。”

    他已经开始对穆长琴失去信心了,他手底下可不需要一个没有用的丞相。穆长琴与他父亲比起来,果真是天差地别。只可惜,老城厢死的早,不然说不定现在他已经拿下晁南了。

    “是,下官告退!”

    出了大殿,穆长琴用袖子擦掉了额头的汗,叹了叹气将官帽拿下老放到腋下夹着。

    后花园,穆繁芯与白禾仪正坐在那边赏着花,两人有说有笑的。

    白禾仪看到穆长琴像是失了魂一样,急忙过去,担心的问:“相爷您脸色不好,出什么事情了?”很少在府里,能够看到丞相这么烦躁不安的表情。

    “没什么!”穆长琴瞥到站在那边的穆繁芯,想了想或许把繁芯送到宫里,能够解皇上的气。

    他走过去拉住穆繁芯的手说:“繁芯,父亲有意见是需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父亲这个忙。”

    穆繁芯笑了笑:“当然了,只要是父亲要繁芯做的繁芯都会去做。”

    “很好,那父亲想让你进宫伺候皇上,你可愿意?”

    “什么?相爷,您在说什么呢?”别说穆繁芯不会答应了,白禾仪就第一个反对。

    “我这也没事没办法,繁芯你…”

    “不,我不答应。父亲,皇,皇上已经…”已经半截身入土了,他居然还牺牲她去伺候那个死老头?不可能,就算让她去死,她也不会答应。

    “繁芯,只是去让你当皇上的宫女,不是让你当皇妃。在这期间,你可以…”

    “不,父亲您说别的条件我都会答应,唯独这一件事我绝不答应。父亲,难道你忍心女儿到时候随着皇上一起陪葬么?”

    古往今来,有多少帝皇在临死之际还要他的妃子陪葬。他说只是当宫女,可是这天下有哪个男人是不喜欢漂亮女人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这三千佳丽中又有多少的宫女。

    让她去当皇上的妃子,这根让她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眼泪,从穆繁芯的眼中滑落。穆繁芯甩开穆长琴的手跑了出去……

    “繁芯!”

    “繁芯!”穆长琴、白禾仪同时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