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芯跑出了穆府,跑着跑着竟然撞到了人,她抬头一看竟是恭夜珏。

    恭夜珏见她哭的这么伤心,这又是在大街上,急忙拉过她的手走到了一边。柔声问道:“繁芯小姐,你怎么了?”

    穆繁芯一见到恭夜珏,立刻扑进了他的怀里痛哭着。“父亲,父亲他怎么可以这样。呜呜,不,我死也不会进宫的。”

    况且,她已经心有所属了,她喜欢的人是恭夜珏,不是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身份地位,她都不在乎,只要能够跟恭夜珏在一起就行了。

    现在的东牧皇是有皇后的,等到她进宫了,最高的地位也是贵妃绝对不会是皇后。倒不如嫁给恭夜珏,等到来日恭夜珏成为皇帝了,那她就是名副其实的皇后了。

    “进宫?繁芯,你在说什么?”恭夜珏拧着眉头问。

    穆繁芯将事情的原委全都告诉了恭夜珏,恭夜珏一把拉过她的手腕将她带回了穆府。

    恰好穆长琴白禾仪他们二人都还没有离开,见恭夜珏冷着脸来,又瞧见自己的掌上明珠哭得这么伤心,穆长琴心里也不好受。

    “穆丞相,您当真要把繁芯小姐送到宫里?”

    “我,这…”

    穆繁芯猛地一下跪在地上恳求着:“父亲,芯儿求你不要将芯儿送到宫里好么?芯儿会乖乖的,不会给父亲你惹麻烦。”

    “相爷,既然芯儿不愿意进宫,您还是别逼她了。”白禾仪的眼眶也红了一圈,她可不想让穆繁芯在宫里孤独终老。

    “哎,算了算了,就当我没有说过这件事。不好意思了四公子,让你看笑话了。”穆长琴拉起穆繁芯,拍了拍她的肩膀:“是父亲考虑的不周到,孩子,别怪父亲。”

    “不会,只要父亲不把芯儿送到宫里,芯儿什么都依父亲的。”

    穆长琴帮她把眼泪擦掉,“四公子,你跟芯儿两人好好说说话吧,本相就不打搅你们了。”

    给白禾仪使了个眼色,穆长琴二人先走了。

    花园里,变成了恭夜珏与穆繁芯两人独处了。

    “多谢四公子,这次若不是四公子帮忙,或许我的命运就要改变了。让公子看到这样的繁芯,真的很过意不去。”穆繁芯一脸羞愧。

    “没什么,这下你就不用担心了。只是,为何丞相要将你送进宫呢?”恭夜珏好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只是父亲回来之后脸色就很不好。”

    “或许是因为政事太让人烦心了吧!”

    “公子坐下喝杯茶吧,这茶还烧着呢。”穆繁芯的脸红了红。

    被东牧第一美人邀请,恭夜珏又怎么好拒绝呢?

    穆繁芯给恭夜珏倒茶递到他面前,“公子,请用!”

    恭夜珏见茶端起来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喝了一口说道:“这茶味道香浓、水泽却非常通透。入口甘爽,隐隐还有一股甜味。敢问小姐,这可是上好的云丽香。”

    “不曾想到公子竟然还是个爱茶之人,这的确是云丽香,也是繁芯最喜欢喝的茶。”

    “原来如此!”

    这云丽香的另一层意味相信穆繁芯并不知道,云丽香只有身份尊贵的人才配喝。后宫的女人里,也就只有皇后那里有云丽香。

    没想到,穆繁芯也有。

    穆繁城带着采碧路过花园,远远的就看到穆繁芯与恭夜珏二人在那品着茶。一看到恭夜珏,穆繁城就一肚子的火。平静的心,好似又被前尘往事给勾起来了。

    “采碧,我们走那边。”穆繁城故意绕远,从恭夜珏、穆繁芯二人身边走过。

    冷漠的眼神蔑视的看了一眼恭夜珏,穆繁城带着采碧离开了那儿。穆繁芯的眼睛红肿着,想必是因为恭夜珏说了什么感动她的话吧。哼,这一对狗男女,既然他们这么想要在一起,那她就成全他们这一对‘恋人’。

    采碧知道穆繁城恨穆繁芯,却不知道为什么她也要恨恭夜珏。

    被穆繁城这么无视着,恭夜珏心里觉得闷闷地,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因为穆繁城的态度?也对,穆繁城这么目中无人,的确是欠教训。

    另一方面,晁南御书房内。

    封仇影看着手中的信,知道穆繁城暂时无忧之后,也算是放了不少的心。这样,他也能转心的处理晁南这边的事。

    “主人,封沐汶要见您。”

    “让他在宫门外候着!”他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可没有时间浪费在他身上。

    看着手中这份贪官的奏折,封仇影眉目一拧。“冷河,去将这个王全一给我带过啦。”

    “属下遵命!”

    阴冷的眸子紧盯着奏折上‘王全一’这三个字,还有奏折里叠放着的那万民书,那上面的字居然都是用血写着的。这个王全一,还真是十恶不赦。

    王全一只是一个地方的小官,居然这么张狂。可见,现在的晁南对于管制官员这一块儿还是很松懈的啊。

    王全一被带来了,身上还有一股胭脂和酒的味道。不难猜测,冷河是在哪里将王全一带过来的。

    “你,你是谁,居然敢绑我。你知道我是谁么?”王全一怒火中烧的看着眼前一身白衣的封仇影。

    “哦,你是谁呢?”封仇影冷笑着问。

    “我可是晁南左相王贺西的表弟,你知道得罪了我下场是怎么样的么?哼,不想死的,就把我放开。”王全一非常的嚣张的扬起下巴。

    封仇影冷哼了一声,“原来,你是左相的表弟啊,看来,还真是亏待了你。”

    封仇影冲着冷河一扬下巴,冷河一巴掌扇了过去:“放肆,居然敢对晁南皇如此不敬。”

    “什,什么?晁、晁南皇,皇上?”王全一揉揉眼睛仔细的看着封仇影,这张脸他倒是不认得,可是他还是认得封仇影那一身白衣上几乎透明的龙纹。

    “王全一,知道今日为何要带你来这里么?”封仇影刻意让人将王全一带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他的衣服全都白色,只有那白狐狸的眼睛是黑色的。上面的龙也是用特殊的银白线绣出来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下官,下官不知道。”王全一只是个小官,平时见到大官都不容易,更别说高高在上的皇帝了。

    封仇影将万民书扔在他头上,声音冷的能够冻死人:“这下,知道了么?”

    “皇上明鉴,这都是别人在陷害下官啊。王全一一看到那万民书吓得魂儿都没有了,表哥不是说了这万民书是绝对不可能递到皇上手里的么?怎,怎么会这样。

    “陷害你?谁敢陷害你呢?你可是当今左相的表弟啊,就连朕也要给你几分薄面呢。”封仇影一脚踩向王全一的头,将他的头按在地上。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这,这…”

    “冷河,将他给我关进天牢,明天上朝朕要亲自审问他。”

    这人罪大恶极,他绝对不姑息此人。

    “是!”

    “皇上,皇上饶命,皇上…”

    封仇影揉了揉眉心,这奏折是之前封蓝均没有处理完的。他顺手拿过来看看,没想到居然让他发现这种事情。

    “冰柯,你去将组织写万民书的人带来,我要见他。”此人胆量过人,竟不畏惧高官拼死写这万民书,看来是个人才。

    封仇影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又想到之前冷河说封沐汶还在宫门口等他。封仇影转身,往宫门走去。

    一身蓝衣的封沐汶背对着封仇影,封仇影在距离他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手抱胸冷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呵!你居然没有用‘朕’来形容自己。看来,你也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么?封仇影,你以为我会服你么?”蓦地,封沐汶转身带着恨意的双眸直射向封仇影。

    “不会!”

    “这皇位明明是我的,你这强盗想要夺走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就这么让你得逞的。”封沐汶忿忿地说。

    “想要这皇位,拿出真本事来。不是像你这样,没用的在这里喊叫。”

    “哼,今天,我只是来告诉你,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杀了你。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

    封仇影冷哼一声,“那你的下场,一定很悲惨。”

    “到时候,我会亲手砍了你。”他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封沐汶。

    嘴角微扬,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意:“如果我是你现在应该想着怎么讨好我,取得我的信任然后将我从皇位上一脚踹下去。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的在这里跟主宰你命运的人摊牌,你的智商决定了你的后路。如果你今天只是来跟我说这些,那么很抱歉你的话并没有让我有杀你的兴趣。

    至于你说你要砍下我的脑袋,那就要看看你的本事如何了。现在,你应该回去好好的训练一下自己的智商,劝说着自己不要再做出这愚蠢的事情。”

    果然跟他谈话完全是浪费时间,封仇影不再理睬他。

    走了几步,封仇影又说道:“听说左相与你的关系很不错,明天有一场戏,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兴趣。”

    “你什么意思!”

    “明天早朝!”丢下这四个字,封仇影回了宫。

    封沐汶的周身布满了杀意,“封仇影,就让你在这个位置上逍遥几天。我要让你从最高的九天,摔到最低的地狱。”

    他从太子变成了一个徒有虚名的王爷,这种一夜之间从高位掉落的滋味儿,他迟早也要让封仇影尝尝。

    翌日,朝堂上。

    封仇影站在上面注视着臣服在他脚下的这些百官,他们表面上附和着他这个皇帝,心里对他却是一点不服。他知道,这里面有一大半的人都是封沐汶的人。

    他能够相信的,只有天悦和痕易。

    “在早朝之前,朕要处理一件小事。冷河,带上来!”

    随着他话语落下,王全一被冷河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拎了上来。

    左相王贺西脸色倏地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