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红霜见穆繁城一脸失落的坐在那边,轻轻的笑了一声:“小姐,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她是这么觉得,只要东牧的人倒霉了,小姐应该就会高兴了。

    她所有在乎的人都已经离开她了,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还有什么消息对她来说是好的。一切,都只是假的,现在的她需要的就是仇恨。只有借助仇恨的力量,她才能坚持下去。

    穆繁城没有说话,而是用眼神在询问着红霜。

    红霜说:“恭尚易病重已经服下了我们先前安排好的那个假的墨莲花,恭夜珏与恭夜零他们也各自开始行动了。”

    “你说的是真的?”穆繁城听完,激动的站了起来。

    “是,而且舞心宗那边传来消息恭夜珏正在暗中调查我们。”

    “舞心宗岂是他想要调查就能调查的?我们现在静观其变,看看他们到底玩的什么把戏。”也顺便让恭夜珏的计划全都失败,“你先下去,不要打草惊蛇。”

    “是,红霜告退!”小姐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来了精神了,果然只有这些消息对他来说才是好的呢。

    现在的东牧是越乱越好,看着他们兄弟相争,穆繁城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乌云盘旋在东牧国的上方,宛如是在宣告着东牧的即将失败。穆繁城抬头仰望着头顶这片阴霾,冷厉的眼中写满了仇恨。

    东牧的灭亡,指日可待!她的心愿,也即将达成。

    三天后,东牧朝堂上。

    “先是东部瘟疫,再是南部叛乱。这,这是我希望听到的消息么?”他的身体才刚刚好一点,就又传来这样的消息。这些人,是存心的想要气死他是么?

    “怎么了?一个个的都跟哑巴似的,怎么不说话了?啊?平常,你们不是挺能说的么?”这些个没用的废物,他真的是白养他们了。

    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站出来开口。

    恭夜习咂了咂舌,站出来:“父皇,这次叛乱的主要原因是南部发水,百姓们吃不饱穿不暖,所以才激起民愤。只要平息了这些人的愤怒,叛乱自然可解。”

    恭尚易挑了挑眉头:“哦?那你的意思是,只要东牧派发粮食,就能解决他们的需要了?”

    “这只是治标不治本,若想彻底的解决,恐怕还得要从治水开始。”

    “治水?连水部的王权都治不了这次的水患,你觉得还有谁能够治得了呢?难不成,你想要去那边试试?”

    恭夜珏冷眼看了一眼恭夜零,心中暗自嘲讽着他的愚昧无知。让一个整天窝在酒缸里的人去治疗大水开什么玩笑,他不要丢了自己的性命就差不多了。

    “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呢?如果这是父皇的命令,那儿臣愿意一试。”人再怎么尊贵,还是要由百姓支撑着。在恭夜习的名句中:“民,大于天!”

    “你亲自请命父皇又怎么会不答应呢?好吧,封五皇子恭夜习为平南王以解决南部水患为首要任务。再调一千担的粮食以资助灾民,平定南部。”恭尚易站在高位上,赞赏的目光放在了恭夜习身上,大声地说着。

    “儿臣遵旨!”恭夜习上前谢了恩。

    “夜习,在你离开之前先去穆府找丞相商量一下。丞相见多识广,你们可以好好的讨论一下。后日,再出发去南部。”

    因为三大世家的事情,他惩罚穆长琴未得宣召不得擅自如朝的命令。谁想到,才几天的功夫又出现了南部事。

    这次就交给恭夜习来处理,若是他不幸被那些灾民们怎样、亦或者是被大水给淹死了,也只能算是他的运气不好。若是他能够顺利的解决这次灾祸,他也不会吝啬的分给他一个王爷。

    只是恭尚易没有料想到,恭夜习的这次平乱倒为他以后的路做好了铺垫。自古以来,皆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恭夜习离开了朝堂往穆府奔去,在院子门口遇到了穆长琴与白禾仪、穆繁芯三人。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要去什么地方,穆长琴见到恭夜习也是愣了一下。

    得知事情原委后,穆长琴便让白禾仪先带穆繁芯出门,他跟恭夜习回了穆府。

    “照五皇子这么说,南部现在的情势已是刻不容缓了。”穆长琴蹙眉,脸上尽是忧虑之色。

    “是,父皇这次遣我去南部,就是为了解决这次的灾祸。父皇让我在临行前找丞相商议一下。”

    “最主要的就是粮食问题,只要这方面解决了就没问题。五皇子,你可有什么对策?”

    “粮食这边父皇已经帮我解决了!”

    既然这方面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那为何恭夜习眉间的忧愁却多不少呢?穆长琴没有问,现在的情势对她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恭夜习并不是他看好的对象,他总是觉得恭夜习是浪荡子。

    有些时候、有些人,印象一旦添上了,就很难在改变。穆长琴对恭夜习的印象已经定了格,也不会再改了。

    恭夜习忧愁的是人手方面,尽管恭尚易让他来担当这次的钦差大臣,可是却没有给他实权。钦差大臣的名头,也只是也虚名而已。有粮草没有人马,这才是最大的难题。

    难保路上还会遇到那些强盗流寇,这些问题恭尚易都没有帮他考虑过。蓦然,恭夜习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明白了,恭尚易这次名为让他去赈灾,实际上是让他去送死。

    不管是死在路上、还是死在灾祸里,对恭尚易来说都只是少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少了一个觊觎他皇位的人。恭夜习暗暗的为恭尚易的心机感到胆颤,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只是他还有一点不明白,既然他已经决定让他去送死了,为何又让他来找穆长琴?

    瞅了一眼穆长琴,心中顿时明了,穆长琴向来对恭尚易马首是瞻。说不定他们是想要套出他的方法,趁机打探他的实力。

    幸好他刚刚没有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否则这次恐怕真的会……

    “算了,心里可真是烦的要紧。丞相,不介意我到处走走吧?穆府的风景优美,可是个让人舒心的好地方呢。”恭夜习笑着说。

    穆长琴说:“当然可以,五皇子请自便。正好本相也还有一点别的事情要处理,就先不陪五皇子了。”

    目送着穆长琴走了,恭夜习冷嗤了一声。肯定是急着去向恭尚易邀功请赏吧,果真是一丘之貉。想让他送命,也不看看对手。

    他恭夜习是那么容易就会认输的人么,当然不是。

    穆繁城、红霜、采碧三人坐在另一边,红霜故意大声问:“哇,小姐你真的是这么觉得的啊?”

    采碧附和着:“小姐你的方法虽然挺稀奇的,可是真的能够解决南部水灾的问题么?”

    “那当然了,小姐的智商可不是吹牛吹出来的。”红霜继续说着。

    穆繁城喝着茶,悠然的听着她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

    本来恭夜习打算离开的,半路听到她们的谈话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盯着穆繁城那边,恭夜习双手抱胸好笑的看着她们。

    穆繁城喝完茶,把茶杯放到了桌子上。桌子的四个角落各自摆放了四杯子,杯子里都装满了水。

    红霜问:“小姐,那要怎样才能将这水全都聚集在一起呢?难不成,像大禹治水那样挖坑排道?”

    “这样耗时又费人力,这种蠢方法也就只有那些古人才会想到。现在,当然是要选择又简单又轻便的办法了。”穆繁城说。

    “那到底是什么嘛,小姐你就告诉我们吧。”采碧忍不住的问。

    “四个字‘浣衣潜用’,你们看到这桌子上的十六杯水了么?南部之所以会发生这么严重的水灾,完全是掌水的人不懂分析地势造成的。南部地势偏高,那些百姓们偏偏又住在地势较低的地方。

    这样一来南部的雨水只要稍微多一点,就会造成水灾。若是少了,又会造成旱灾。只要将这一池子的水分散到不同的地方,让那些百姓搬到水中央,四周的水还会对他们产生一种保护。

    久而久之,那里就会变成真正的鱼米之乡。也不会担心没有粮食还会有水灾了,这下,你们明白了么?”

    穆繁城才刚说完,那边的掌声就响了起来。

    恭夜习缓步走来,笑着说:“上次见到你,还是个痴傻的小女儿。这次,倒是让人耳目一新、刮目相看了。外面的流言我本不相信的,这次亲眼所见可不能说是我不相信就不相信的了。”

    红霜采碧要行礼,恭夜习挥了挥手。

    “繁城小姐介意我坐下么?”赞赏的目光流转在穆繁城身上,她刚刚说的方法的确是一劳永逸,再好不过了。

    在没有听到她的想法之前,他本打算将那些水引入江河,然后让人把那些土地重新整顿一下,像东村那样给他们整一些稻米之类的种子让他们重新耕地生活。

    现在听到穆繁城的方法,着实让他吃了一惊。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办法,还有她的能力。没想到,一个足不出户的女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见识,让人不得不对她竖起拇指。

    “就算我说介意,五皇子就不坐下了么?既然已经知道了答案,又何必要多此一问呢?只不过,是浪费口水罢了。”穆繁城讽刺的说。

    对于穆繁城的轻蔑,恭夜习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新奇。以前她可从来不敢对他这样,这脑袋好了,性格倒也变了不少。

    她眼中的那一份淡漠疏离、冷漠仇视,让恭夜习是百思不得其解。除了上次玩弄了她一次,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她。

    “你刚刚说的方法,我很有兴趣。不知道你,可不可以说的仔细一点。”恭夜习不耻下问着。

    穆繁城看了他一眼:“只是女儿家随口说说的罢了,五皇子莫要放在心上。”

    “你的随口说说可能能拯救上千万的人,繁城小姐,如果以前有得罪的地方恭夜习在此向道歉。只是希望,你能拯救那无辜的千万百姓。”

    恭夜习站起来拱手道歉。

    红霜、采碧惊诧的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