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啊?那这些百姓们呢?”王权指着那些人问。

    恭夜习哼了一声:“他们既然不相信本皇子是来帮他们的,那就让他们被大水冲走好了。早知道他们的态度是这个样子,本皇子也就不来这趟了,让他们死了算了。”

    “什么?他是皇子?”

    “皇子怎么会来我们这里呢?”

    “难不成,他真的是来帮我们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在质疑着。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堂堂皇子会来他们这里。

    东村村长何也急忙站出来说道:“是真的,这位是五皇子。之前我们东村出了瘟疫,也是他带人去解决的。五皇子,是一个亲民爱民的好人啊。大家千万不要再质疑了,按照五皇子说的去做吧。”

    本来何也不想掺合南部事情的,他们又不认识恭夜习,还是听他说了自己的身份才答应过来帮忙。他们万万没有猜到,五皇子九皇子能够舍身来东村、冒着被感染的危险来救他们。

    五皇子还带了很多的粮食种子,他可以说是他们的救星。

    做好事大家自然是乐此不疲的,当即东村就有不少的人愿意出手帮忙。他身为一村之长又怎么能不打头阵呢?

    几乎整个东村的男人都过来帮忙了,五皇子被人丢石头还能不发火,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皇子了。

    听完何也的话,南部灾民们也是半信半疑。

    “轰隆!”一道惊雷惊醒了众人,天气越来越阴霾了。

    “快,大家快去山上。”时间紧迫,由不得他们再怀疑了,说再多都是废话,还不如做点实际的。恭夜习见一浑身伤痕的小孩儿趴在一边无人问津,他急忙抱起了那孩子。

    “王权何也,立刻带人上山。紫陌,你去堵住粮食,千万不能让他们过来。等到水灾过去,我再让人去通知你。没时间了,快走!”

    暴雨一下,山下一定会变成一片汪洋,再想跑也来不及了。

    紫陌、王权、何也立即各自行动,恭夜习抱着孩子急忙疏散人群。

    那些人也不再迟疑,全都跟在恭夜习后面。被雷电劈死也是死、被大水淹死也是死,倒不如先相信他一次。走着走着,恭夜习绕到了最后面。

    南部可以说有上万,他们逃命的速度哪里快的上那暴风雨的来临之势。雷声作作后,便是大雨倾盆。

    恭夜习一身狼狈,他把孩子交给了一个壮汉,自己跑到人群后疏散。这里的人太多,若想都到山上躲灾恐怕不容易。

    他沿途找了一些破裂的水缸、木板,让一些人抱着,防止被水冲走。

    大雨磅礴,吞噬这一万多人的性命好似势在必得。恭夜习浑身湿透、头发沾在脸上,手背、胳膊上都被沿途的树枝划伤了。

    忽然,一人叫到:“大水,大水来了!”

    闻言,恭夜习转身,滔滔大水好像是夺命而来的地狱之鬼,气势汹汹的要取这些人的性命。

    半山腰,一老妇跌倒,恭夜习见状飞了下去将老妇背在背上。山路湿滑本就不好走,又多了一个人,恭夜习的速度慢了许多。

    大水,可不会等他。

    还有一些在山脚下的人来不及爬上来被大水冲走,恭夜习心急如焚,将老妇安置在半山腰的一块石头后。恭夜习跳了下去,不少人在后面叫着他。

    王权叫的最大声,那可是皇子啊,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让他们这些人怎么跟东牧皇交代啊。王权绕过人群准备下山,却被何也拉住。

    “快,快去救五皇子。”王权的声音被大雨声淹没,何也只能看到他的嘴巴不停的动着却一句话都听不清楚。

    眼看着一人被水冲走了,恭夜习踢起一块大石头挡住了大水。水从中间分开,恭夜习趁机将那人拖了上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越来越多的人被冲走了,要是被冲走命可就都没了。

    看到自己手上拽着的人,恭夜习大叫着:“大家用力的手拉手,谁都不要放开。”能坚持一会儿是一会儿,不能看着这些人丧命。

    他的嗓子都要喊哑了,终于有人听到他的声音。距离他最近的人都开始手拉着手,远处的也如此。恭夜习紧拽着前面的树,他身后已经是一条长龙。

    这棵树坚持不了多久了,树根已经被拔起,恭夜习焦急之际,一根绳索从上面扔了下来。一抬头,正是半山腰的那个老妇。

    恭夜习将绳子反手绕在身上,尾端扔到了最上方的一块石头上。现在的他可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老夫怎么会有这么长的绳子,呼救声不绝于耳。

    “你过来拉住,千万别松手。这么多人的命,都在你手里。”恭夜习拎过一人,把他绑在石头上。

    雨下得越来越大,洪水从上方奔泻而下。

    恭夜习跳下水,去救落单的人。他一个个的将人放在木板上、水缸里、临近山的直接把他们扔到山上,也不管他们会不会受伤。

    受伤,总比没了命的好。

    “五皇子,五皇子!”

    “五皇子!”

    山上、山下的人都在为恭夜习加油,恭夜习潜入水、再出来怀里总是会多一个人。如此反复了十几次,恭夜习也有点筋疲力竭了。他是人,不是神,力气也总有用光的时候。

    猛地,恭夜习撞到了一块石头上,他被撞的昏昏沉沉。抹了把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血色。

    他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等着他去救,天下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他去救,不能在这里倒下。

    眼前,似乎出现了母妃的身影、耳边,似乎出现了清婉的叫声。恭夜习用力的咬了下自己的胳膊,强迫着自己清醒。

    “救命,救命!”

    前方,还有那么多落难的人,他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

    恭夜习再次潜入水里,将呼救的人救了上去。

    王权、何也等人也是为恭夜习捏了把冷汗,刚刚被撞上掉入水里他们全都看到了。东村那些年轻力壮的男人也不畏危险,纷纷绕道下山学着恭夜习救人。

    被水冲远的那些人,也不放弃的开始自救。

    遇到这些危险,人们第一个反应就是害怕。不会去考虑要怎么活着,总是把希望寄往在别人身上忘却了自身的优势本领。

    现在有人做出了示范,他们打架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学着自救。

    这个乱世中,只有自己才能救得了自己。若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别人身上,总是依赖着别人,那距离死亡也只是半步之遥。

    洪水肆意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民居,能冲走的都被冲走了。

    山上的危险也不少,最高的地方最容易被雷劈到。好几个人都被劈成了黑炭,大家又开始纷纷的往下面跑。幸好王权、何也及时组织,才没有造成更大的动乱。

    王权指挥着那些人那石头遮挡避难、或者直接躲到石头后面。

    此刻,恭夜习恨不得自己能够多有几个分身一些去救人,一些在山上帮忙。

    水中有不少的蛇,很多人能逃掉被大水冲走却不能躲避被蛇撕咬。蛇很小,也没有毒,只是咬在人身上很痛。

    山脚下的人被蛇咬到,好几个都要松手。后面的人,也掉进了水里。

    山上真的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山顶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半山腰还有两条长龙从山腰一直延伸到山下。那些人也有聪明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山上走,然后后面的人又替上。

    若是在平时,恭夜习肯定要为这些人拍手叫好了。这么壮观的场面,让他看到了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只有齐心,才能创造出更大的力量。”恭夜习自言自语道。

    大雨连续下了一个多时辰,恭夜习在水里也泡了一个多时辰。

    冰凉的秋雨丝毫没有打退恭夜习的决心,雨停了,水依然从上往下流淌着。至少,安全了不少。

    从山上看下去,下面已经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浑浊泛黄的水,冲刷着大地的尘埃。天空慢慢的放晴,乌云也渐渐的散去。

    水面上还是有不少蛇在游荡着,偶尔会传来几声惨叫声,不用言说肯定又是被蛇咬到了。

    恭夜习松了口气,刚来就遇到这么刺激的事情,刺激的他差点丢了自己的命。

    等了一会儿,等到水流完全降下去,恭夜习才往山上走去,开始清点受伤的人数。

    索性这次逃的及时,没有多少人伤亡。最倒霉的,也就只有四个站在山崖边,被雷电击中的人。被水冲走的人几乎都被救上来了,恭夜习让王权派人去给紫陌带消息。

    浑身脱力的他就这一块石头躺了下去,恐怕他这辈子所有的力气都花在这里面了。刚刚没有想到,现在再想想恭夜习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猛地坐起来看向半山腰,那里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一根绳子还系在石头上。他记得,那名妇人的腿是残疾的,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消失了呢?

    这个妇人,究竟是什么人?

    “五皇子,紫陌侍卫他们被堵在了外面。”

    “什么?”恭夜习站起来,头一阵眩晕。

    “五皇子,您没事吧?”王权担忧的问。

    “我没事,就是太累了。你带人去把路挖通,让紫陌他们先别过来。”

    天气虽然已经转好,免不得还有别的地方有大水再来一次。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紫陌他们呆在那里做后援。

    “那粮食怎么办?大家都又饿又累的,这…”

    “按照之前的安排,男人们跟我去上面解决水患,女人孩子去前方拿粮食。”

    “是,我这就去吩咐。”王权屁颠屁颠的带人解决堵路的事情。

    何也过来说:“五皇子,落水的人全都救回来了。”

    “何也,这次麻烦你们跟着受难了。”恭夜习抱歉的说。

    “没有没有,都是大伙心甘情愿的。若是没有五皇子,我们这些人早就已经死了,哪里还能活到现在啊。”

    恭夜习听着,非常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