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大水退了下去,山路全都被堵、紫陌他们一时半会儿的过不来。恭夜习将人群分散,一部人男人上山实行浣水潜用计划,一部人去打通山道、女人孩子妇人照顾受伤的人。

    恭夜习也不顾不得自己头晕眼花、身体酸痛,不停王权何也等人劝阻硬是要一起上山。南部地势比较高耸,山峰山脉也不少。

    这些水都是从最高峰上冲刷下来,山下的人无法躲避才造成了这么大的水灾。平穷、饥饿,是造成这次叛乱的最主要原因。

    根据穆繁城分析的情势,恭夜习直接带人上了最高的山峰彩云峰。周遭的树木全都被冲毁、歪七扭八的立在那里。山上的血腥味儿很重,动物的残骸、内脏到处都是,恭夜习强忍胃里的酸涩。

    有些人已经忍不住的吐了起来,恭夜习扶着石头慢慢上去。

    他们已经在彩云峰的山腰了,低头看下去下面的城镇渺小的几乎看不到。站在这里已经如此,那站在天下的最顶峰呢?俯视天下,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他活着的目的,就是要爬到天下最顶峰,用他的双眸冷视着曾经看不起他的人、曾经伤害过他的人。

    恭尚易、恭夜珏、穆长琴,在他们眼中,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白活在这世上的人。他要证明给他们看,他与是最有本事站在天下之顶的人。

    后面有人催促着,恭夜习不在看下面转心的往上面走去。

    山上最不缺的就是石头和泥土,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密集的大石头分散在山的各个角落,形成一个人造的分散瀑布。把水全都引到别的地方,让这里成为真正的鱼米之乡。

    既然穆繁城提出了这个建议,相信她也是希望这里的百姓们能够生活的幸福快乐吧。没看出来这个穆繁城还是个忧国忧民的女子,她很不错。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可以……

    难得的,恭夜习脸上露出了笑容。

    跟随在他身边的人看到他笑了,一脸的茫然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一直到天黑,他们才到山顶上。天色很不好,漆黑的夜空给毫无生气的山顶增添了恐怖的色彩。很多人已经累得站不起来靠在一起睡着了,因为在上来之前众人已经吃了饭也带了一些干粮上来。

    恭夜习喝了口水站在山边注视着下方,远处的星星点点的亮起了灯光。那些星点灯光正如同天上的那些星星,那么的微小那么的微不足道。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些微不足道的光亮,在黑夜中指引着迷途的人回到家里。

    东牧国,是他的家乡、也是他最不喜欢的地方。他所有爱的人都葬身在这个地方,也可以说他是憎恨这个地方的。

    “五皇子,奔波了一天了您先休息休息吧。”王权不晓得恭夜习到底有什么能帮他们的办法,看他的表情好像也很是烦恼呢。

    王权问:“五皇子,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解决这次的水灾呢?”

    恭夜习还没有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得不到答案,王权只好悻悻的离开。一边走着还一边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恭夜习。

    夜深了,入秋的山峰非常的冷冽。很多人打着寒战、抱怨着太冷。恭夜习湿衣服都还没有换,头发上都有点结冰了,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恭夜习坐在山边,回忆着与风清婉的一切。

    想着想着,他慢慢地闭上眼睛、疲倦,还是让他进入了寒冷的梦乡。

    天还没亮,恭夜习就醒来一个人去考察地形。左边的山峰较高,只要把左边的山移到右边就能使这两边平衡。那么这里的水势就会变成两股顺流,成为一道天然屏障。

    他非常满意这个地方,考量好了之后就回了山顶。很多人都是被冻醒饿醒的,恭夜习回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吃干粮了。

    恭夜习叫来王权、何也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村名们第一次听说这种办法唏嘘一片,他们认为这种办法不可行。一不小心,就会有人丢命、或者造成山崩之类的灾害,那对下面村子里的人是一种潜在威胁。

    恭夜习劝说了他们很久,才有几个人愿意一试。

    王权同样认为不可行,想学愚公移山也要人力,就凭他们这些人就像完成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怎么想,怎么觉得是天方夜谭。

    但这是恭夜习的决定谁都更改不了,村民们再怎么闹腾也还是要听命于东牧的人。且不说他们的处境,就说粮食吧,粮食在恭夜习手里,若是不乖乖听话只要挨饿的份儿。

    “你们带人去搬石头!”恭夜习指着左边一群人,又指向右边一群人:“你们去将所有的泥沙全都迁移到右边,只要完成了,那么以后你们再也不会担心会发水灾了。你们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若是你们不相信我那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你们依然还是要就面临着死亡的危险。

    现在,你们只有相信我,才能够生存下去。”

    这种办法看上去不可行,可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他也很期待,看到这里完工的样子、看到两道天然瀑布形成的水乡。

    众人不再迟疑,为了生存下去只好听恭夜习的分头去做自己的事情。

    恭夜习也没有闲着,他站在最危险的山峰上拿着棍子的另一头,将绳子套在石头上。后方的人拉着有几十个人重的石头去右边。

    中间,有几个人差点掉下去,恭夜习轻功一闪将人又救了上来。恭夜习的本事,让所有人臣服,大家干起活儿来也更加的卖力。

    下午,王权带着粮食上山分给大家吃。大家吃完了,休息够了继续干活儿。天也在为他们呐喊着,一连几天天气都非常的好。

    几天过去了,左山上的石头已经被搬的差不多了,很多人的肩膀上都被磨出了一道血痕。然而大家没有一个抱怨的,他们一边吃着干粮就着水一边围坐一团开起了玩笑。

    恭夜习身上的伤口最多,手掌心都是血泡、衣服也好几天没有换了、身上没有处理的伤口严重的都已经烂了。他丝毫没有觉得一点疼痛,反而觉得很开心。跟这些人一起干活儿,还蛮有力量的。以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本事呢。

    不用照镜子他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跟个乞丐差不多。

    “好了,吃完了大家继续干活儿吧。”其中一个壮汉叫着,一有人叫众人放下了手中的水和干粮开始干活儿。

    恭夜习擦擦脸上的污渍,加入了干活儿的队伍中。

    终于,左边的石头已经全都处理好了。恭夜习又带着那些人去右边把移来的石头固定在一起,先前准备好的那些泥土正好用来固定。

    村民们最擅长的就是砌砖砌墙这些事儿,对于他们来说砌石头也是一样。这关系到整个村子的安全,他们也不敢懈怠,一个比一个干的卖力。

    半个月后,两边的山脉终于平稳了。恭夜习也累倒被王权派人带下了山,等到上面完全没有问题之后村民们也跟着下山了。

    他们开始重新的整理自己的家园,恭夜习带来的那些粮食分给了大家,还有那些蔬菜粮食的种子。村民们拿到这些补寄的时候,一个个感动的落下了眼泪。

    对于他们来说,恭夜习就是他们再造恩人。很多人跪下给恭夜习磕头,都被紫陌等人拉了起来。

    恭夜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他也没有要回东牧的打算。

    紫陌端着药给恭夜习服用,他奇怪的问:“主子,这边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为什么还不回宫?您的身体……”

    恭夜习说:“我没事,等到下一场雨到来了,确定没问题之后我们再离开。”

    两瀑卸下这种壮观的场面,怎么能少得了他呢?他要亲自看看穆繁城的这个办法,有多大的成效。

    “东牧那边来人问这边情况,我们还要保密么?”

    “在没有看到成效之前先别告诉他们,若是失败的话那岂不是让他们看了笑话了。”

    “是!”

    “一会儿陪我去外面走走,在房里呆了几天都快发霉了。”也正好看看村民的房子建的怎么样了,好好的家园被大水给冲刷了,想要再重新建立起来那可要不少的功夫。

    喝完药,恭夜习就离开房间去外面了。

    村民们正在建造着房屋,小孩子们手上拿着棍子跑来跑去的。男人在上面搭建着屋顶、女人们在下面递着木棍材料、老人则在下面给他们煮饭带孩子。

    这种温馨的感觉,他好久都没有体会过了。

    “五皇子,您出来啦!”

    “您的身体好点了没有啊?”

    一看到恭夜习来了,大家全都停下了手上的活儿围在恭夜习身边嘘寒问暖。

    “若不是有您啊,我们这些人早就死了。”

    “五皇子真是好人呢!”

    “五皇子!”

    “五皇子”

    恭夜习点头笑着,一小孩儿站在他面前将手中的馒头送给恭夜习。恭夜习认出他就是被自己救下的那个孩子,馒头已经脏了可是恭夜习一点都不在意,接过来就咬了一口。

    “谢谢!”挥了挥手中的馒头,恭夜习绕过孩子继续往前走着。

    王权何也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恭夜习走过去问了问。

    “你的意思是这两天就会下雨?”恭夜习有点惊异。

    “是啊,我们担心再发一次大水。”

    “若是再发一次的话,那大家这次恐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先前那一次是因为及时逃到了山上,可是现在山已经平了,他们想爬上去就会立刻被冲下来。

    花才说完,豆大的雨滴就滴在了人脸上。王权何也同时叫了一声:“不好!”

    大家停下手头的活儿,担忧的看向彩云峰。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雨水就开始加大,等了许久彩云峰那边都没有动静。恭夜习金蹙着眉头,心不由得揪了起来。他拼命的在心里喊着:“一定不能失败!”

    水声传来,大家害怕的要躲起来,恭夜习站在原地目光紧紧的锁着上方。

    刹那间,两道水流奔泻而下。那地方,正是恭夜习带人整顿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