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瀑布奔流而下,沿着被挖空的山脉流泻下来。水流顺着恭夜习先前让人挖好的渠道流淌着,绕着整个南部一圈,雨水很大很大、水声很大很大,大家的欢呼声很大很大。

    这一刻,恭夜习才是真正的震惊了。这两道瀑布,真的能够解救整个南部。现在,水绕着南部一圈,以后这里再也不用缺水缺粮食,大家再也不会挨饿受冻了。

    只要渐渐习惯这里的地势环境,这里将成为真正不受制约的过度。

    很快,这里就会变得富裕起来。百姓们的好日子,也来临了。

    百姓们欢呼过后,继续去盖房子。恭夜习也觉得累了回去休息了,紫陌回去禀告这里的情况。

    大雨下了一天,第二天恭夜习被人急急忙忙的叫起来去看瀑布。

    一到那边,恭夜习吓了一大跳。这里,还是先前那破败的水乡么?

    尽管房屋都还没建好,地上也是一片狼藉、木材稻草遍地都是。但是那瀑布上方,架起了一架七彩的彩虹。彩虹很美,在彩虹后方是影片澄净的天空。

    这天空才是真正被雨水冲刷过的,蔚蓝蔚蓝的、干净的没有一丝尘垢。恭夜习看的有点呆了,这样的吗美景世间罕见啊。

    真的很难想象等到有朝一日山上的树木恢复从前、这里的房屋恢复从前,这里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天堂乐园。

    “我们得到了重生,就应该有一个新的名字。五皇子,您给我们十几个村庄重新取个名字吧。”一人叫到。

    “是啊是啊!”

    “五皇子才华横溢,想出来的名字一定会万古流芳的。”

    恭夜习挠挠头,这个还真是有点难到他了。他抬头仰望着彩云峰上的两个瀑布,再看向那已经开始退散的彩虹。这水就像是从天上流淌下来的天水一样,瀑布奔流而下、一泻千里,气势壮大、颇有要吞食整个彩云峰的冲动。

    这里已经不能说是山村了,南部的繁华肯定会比得上东牧皇城。

    “那,就叫天泄水乡吧。”希望这里不要遭受战火的延绵、这里的百姓的人生不会再有灾难。

    得到了新的名字,大家开心的欢呼雀跃起来。看着他们高兴,恭夜习也觉得非常的开心。

    “以后大家就能够靠山靠水生活,再也不用担心饥饿贫穷了。相信你们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这里的问题已经解决我也是时候该回去复命了。”

    他都有点舍不得这里了,若是能够在远离尘世喧嚣的地方生活,似乎也不错。想到这里,他甚至都有点羡慕起这些百姓来了。

    生在帝王家不如生在平常百姓家,过着平凡的日子。但是他的身份,注定了他的不平凡。

    恭夜习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还需要天泄水乡的人来帮助他。可能,这就是冥冥之中就已经注定好的事情吧。

    让恭夜习介怀的是那个消失了的妇人,他为什么要帮自己?又为什么要忽然消失?这个,有必要回去好好查查。

    在天泄水乡又住了两天之后,恭夜习才动身回东牧。

    在他离开东牧的这半个月,东牧国城也发生了一些事情。恭夜零出宫遇袭幸好被及时救了回去,紧接着恭尚易又发现恭夜零贪污受贿,将恭夜零关进牢里调查着。

    调查的人恰好就是恭夜幕,恭夜幕拟造了许多对恭夜零不利的证据。恭夜零一时百口莫辩,还是穆长琴出面推翻了恭夜零那所谓的证据。

    穆长琴最看好的皇子就是恭夜零,他怎么会容许别人去诬赖他呢?

    他的这一举动,无疑的让恭夜珏产生了排除。

    穆繁城那边的行动也不少,穆长琴这边的证据几乎全都是她让红霜搜集来送给他的。

    恭尚易对自己的九儿子从来没有什么感情,他的生死他更是不在乎。谁的证据有用他就听谁的,最后恭夜幕还是败在了穆长琴的证据手里,恭夜零被无罪释放。

    只是死罪可免活罪就难逃了,恭夜零被禁足不准出宫,还被打了五十大板。

    恭夜习的归来倒是让恭尚易等人吃了一惊,尤其是恭夜幕与恭夜珏,他们都不相信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处理完南部叛乱。

    恭夜习将自己处理办法告诉他们之后,他们也只能干瞪眼。恭夜习还的了一个王爷的封号,在东牧他可是第一个被封为王爷的皇子。

    上门道贺的人自然不少,不过都被他拒绝了。

    恭夜习去探望了恭夜零,他最疼爱的兄弟被冤枉、还受了伤他怎么能坐得下呢?

    恭夜零坐在床头,脸色极其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接过恭夜习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想去那个天泄水乡看看。”

    没想到他的五哥这么有本事,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创造出了一个天泄水乡。彩虹瀑布、银光瀑布,说的他都有点心动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其实这次最大的功臣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恭夜习倚在窗边,摸着下巴说。

    “另一个人?”恭夜零问。

    “是,不过现在我不能告诉你这个人是谁。放心吧,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你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好好养伤,至于陷害你的人我会把他们揪出来。”

    居然趁着他不在对恭夜零下手,他绝对不能姑息他们。恭夜零做错什么了,他一不争二不抢的,对皇位一点兴趣都没有。对这样的兄弟,他们都能下得了手。

    “五哥,算了吧,我没事。你刚回来,舟车劳顿的,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对了,我还没有恭喜你成为平南王,恭喜你!”

    成了东牧第一位王爷,预示着他将成为所有皇子针对的对象。要想在这场阴谋算计中生存下去,她需要的是更加坚强的后盾和让人胆战心惊的能力。

    恭夜零不晓得恭夜习隐藏着的实力究竟有多少,也没怎么为他担心。

    “都是空头,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他能告诉恭夜零他们的好父皇还打算让他命归黄泉么?他能告诉他,他差点就回不来了么?在去南部的路上,他曾经遭人暗算追杀,只是一直都闭口不说而已。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离开东牧宫之后,恭夜习直奔向穆府。

    晨露楼内,穆繁城听完红霜的汇报之后冷笑着:“看来恭夜习也不算是太笨么,还知道要在周围挖渠道。”这一点,她可没有说过。

    “现在那里的百姓们对他可是感恩戴德的,把他都当成神了。”红霜不满的说。

    “就是,这方法明明是我们小姐想出来的。”采碧也非常的不满意,要不是碍于她们现在还在丞相府,这个功劳一定会是小姐的。

    采碧不解的问:“小姐,若是让别人知道这是你做的,说不定你就能离开丞相府了,为什么你要阻止五皇子说起你呢?”

    “想要离开丞相府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你以为这小小东牧能够困得住我?”

    穆繁城傲然的态度,让采碧咂舌。她们小姐,真的好自信。

    “当然不能了!”采碧尴尬的笑了笑。

    红霜指着窗外叫道:“小姐,恭夜习来了。”

    采碧扒着窗户看下去,穆繁城侧目瞥了一眼,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

    “红霜,贵客来了还不快备茶备点心?”

    红霜说了声是,急忙下楼。

    恭夜习在门口就听到穆繁城的声音了,嘴角扬了扬有礼貌的敲着门:“繁城小姐,我可以进来么?”

    门开了,采碧站在门前。

    穆繁城一点不客气的说道:“为何五皇子总是喜欢说一些多余的话呢?”

    恭夜习知道她暗指什么,踏步走了进去。穆繁城坐在桌子边喝茶,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站在穆繁城面前,拱手说:“多谢你的计策,这次平乱治水很成功。若不是你,那些人恐怕都死光了。”

    穆繁城急忙摆手:“五皇子说笑了,这些都是您的功劳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相信就算没有我的方法,五皇子也一定能够解决。五皇子在朝堂上那信誓旦旦的模样,就是很好的证明,不是么?”

    “穆繁城,你的聪慧让我刮目相看。”恭夜习脸上挂着笑容。

    “能让五皇子刮目相看,我是应该开心呢还是为自己担忧呢?”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已经说了,我会保护你在穆府的安危。”

    穆繁城哼了一声,“五皇子能够随时随地的保护我么?说不定你下一步刚离开穆府,我就被人杀了灭口呢。我人都已经死了,您再回来保护我还有用么?”

    她说的有道理,他总不能随时随地的保护在她身边。唯一能够保护她的方法,就是让她时刻的呆在他身边,而这也是他这次来的目的。

    本来,他还在担心要怎么跟她说,现在她既然自己提出来了那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跟她说出来。

    “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不知道你答不答应?这样,我既不会食言也能够保全你的安危。”

    穆繁城眉头一挑,好奇心来了:“哦,还有这样的办法,五皇子说来听听。”

    “很简单,就是你嫁我为妃。成为平南王的王妃,穆府的人伤不到你。见到你,她们还要对你点头哈腰、下跪问安。你觉得,这个方法如何?”

    穆繁城嘴角抽搐着,恭夜习的心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他一下,鄙视归鄙视,脸上还是要挂着笑容的:“五皇子真会说笑,逃得掉穆府的追杀,岂不是又要跌进皇家的争斗漩涡了?五皇子,您这不是在救我,而是在要我的命啊。那么你觉得,我会答应么?”

    可笑,让她成为他的妃子,简直是白日做梦。

    “明天,我就会上奏父皇,将你嫁给我。皇命难违,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他早就决定要将穆繁城收到自己这边,她的聪明才智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这么好的人才,他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