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繁城如此丑陋的容貌怕是污染了皇家的空气,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我晨露楼的好。”恭夜习真是好样的,居然想到要用恭尚易来威胁她。

    他以为这样的威胁会有用么?整个东牧她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一个恭尚易。

    “我看上的是你的人不是的你脸,这一点你无须担心。繁城,我是真心的想要娶你为妃。你…”恭夜习拉起穆繁城的手,她的手很纤细、也很凉。

    恭夜习注视着穆繁城的脸,左脸上那道伤疤很明显将整张脸的美感都破坏掉了,墨色的双眸炯炯有神、还有一丝不明意味的光芒。她的眼睛很深邃,让人捉摸不透。

    除去了左脸上的那道伤疤,她右边的侧脸很漂亮。可以说她一边的脸丑陋、一边脸堪比仙女。一瞬间,恭夜习似乎在她身上看到了别人的影子。

    穆繁城急忙抽回自己的转身背对着恭夜习,“五皇子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时间不早了,您该离开了。”

    穆繁城的话,让恭夜习瞬间清醒了过来。恭夜习冷笑一声:“让你成为我的妃子那是看得起你,你别不识抬举。”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穆繁城给搞到手。这次她能够顺利解决南部水患,下次她定能够轻易的解决东牧之战。如果她站在他这边,那他的胜算会大很多。

    “那就不要看得起我好了,被您看得起不见得是一件好事。”穆繁城语气凌厉,丝毫没有为自己留有半点余地。

    “穆繁城,你是不想要你的项上人头了么?得罪了我,也不见的是一件好事。”穆繁城嚣张的态度着实让恭夜习恼火,他什么时候被一个女人这么拒绝过?

    有多少女人巴不得赶紧脱了衣服往他床上钻,他舍掉面子来找她,她竟然…竟然…这也就算了,她还敢背对着她。难道她不知道藐视皇家威严,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么?

    “您的意思是若我不答应嫁给你,你就会杀了我是么?”

    “没错,从来没有人能够挑战我的权威。你得罪了我,就只有死路一条。”听她的语气有点松动,恭夜习继续威胁着。

    “我真的是怕得要死了?我这条命好不容捡回来的呢,要是就这么丢了,岂不是太冤枉了。可是怎么办呢?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一点都想要嫁给你的意思都没有呢?五皇子,人家真的好怕,你就放过我好么?”

    穆繁城嘴上说着求饶的话,但是她的表情却非常的冷漠、语气也极其的冷淡。

    恭夜习好看的眉头拧在了一块儿!

    “你别自以为是了,五皇子很了不起么?平南王很伟大么?你以为恭尚易真的宠爱你么?你以为有了这个身份就能无法无天么?

    恭夜习,你也不过是个可怜的人。我不会去同情你,因为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让我多看你一眼。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间屋子,那就让给你好了。红霜采碧,我们出去溜溜。”

    穆繁城冷冷的说完,带着红霜采碧离开。

    红霜一脸沉着,采碧却是担心的要死。小姐怎么能对五皇子说那些话呢,要是五皇子真的怪罪下来,那小姐岂不是要因为这些话丢了小命了。

    偷偷瞄了一眼穆繁城,见她背挺得笔直,周围的空气全是冷的,采碧也不敢多多说话。

    被留在晨露楼的恭夜习气得要死,桌子上的点心茶水全都被他扫到了地上。他何曾受到过这种气,穆繁城说那话的时候他心里的伤口像是被狠狠的拉开了。

    以往的伤心事一件件的涌进脑海,母妃惨死、风清婉惨死,父皇的暗杀,冰冷的皇宫,这些就像是他不可触及的梦魇,却被穆繁城硬生生的给撕开了。

    他从窗户跳下去,拦在了穆繁城等人面前,一把拽起穆繁城的胳膊冷声呵斥着:“你这种人说出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放在心上,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娶你么?没错,就是要让你送命,你活在这个世上只是浪费粮食,就算不被穆府的人害死,也会被你张毒蛇给害得丢命。

    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给你脸你不要,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穆繁城甩开他,“我记得,你好像从来没有对我客气过吧?以前我还是傻子的时候,您可就一直在找我的麻烦。”

    “那你也要让人有看得起的资本,你长得这么丑又是那么愚蠢,不找你的麻烦找谁的麻烦?”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哼!”

    恭夜习被她那种冷漠的态度气得要死,他冷冷的看着穆繁城离开。

    穆繁城,这是你自找的。得罪我的人,从来不会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既然不能用,那你就没有必要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当天晚上,就有一群黑衣人来刺杀穆繁城。不巧的是,刚好穆繁城不在穆府,而是去了西楼。那些刺客怎么会知道穆繁城会在西楼呢?任务失败,只好无功而返。

    第三天,整个东牧都传着穆繁城是东牧第一丑女、第一浪荡女。她的画像被贴的到处都是,脸上的伤疤也被刻意的化大了。

    白禾仪、穆繁芯等人得知这件事,小的嘴巴都合不拢了。整个面子都被丢光了,穆长琴气得要死。罚穆繁城去庵堂闭门思过。

    穆繁城知道这是恭夜习的手段,对于恭夜习的挑衅她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她没有去庵堂,反而带着红霜、采碧在东牧的大街上大摇大摆的走着,每路过一个摊子都会停下来看看,然后把摊子弄得一团乱,再顺便抢几个东西,让他们去穆府要钱。

    反正她的名声已经非常臭了,也不介意再臭一点。

    穆繁城像个女霸王似的在酒楼里蹭吃蹭喝还不付钱,把吃剩下的东西全都扔在地上,整个客栈被她弄的鸡犬不宁。

    “什么?这个女人,倒是真的有点手段。”恭夜习听说了气的直跺脚,她的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都已经被人损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还要在自己身上泼脏水,她到底在想什么。

    紫陌站在一边咽了口口水,“主子,这招似乎没什么用。”

    “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贞洁和名声,这两样她都没有了。可以说她在东牧,已经是臭名昭彰了。”他可真是佩服穆繁城,恐怕东牧没有比她还要出名的女人了。

    “这招不行,那就再换一招。”

    另一边,穆繁城双手抱胸的看着远处那两个乞讨的人。看着她们的惨样,她心里确实有点不忍了。

    “小姐,要不我们去别的地方吧。”采碧捂着脸,也不忍心到她们了。

    那两个乞讨的人,正是穆府的大小姐、三夫人。穆繁青一身褴褛,头发乱糟糟的、浑身脏兮兮的,到处都是伤口。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个穆府大小姐的模样了,三夫人何玉琦同样如此,甚至比穆繁青还要惨。

    她们身后是一群抖着腿嚣张的乞丐,乞丐们用棍子狠狠的打在穆繁青何玉琦身上。

    “你们快点给我要,要不到钱今天你们就别想吃饭了。”一个乞丐踢了穆繁青一脚。

    穆繁青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与何玉琦抱在一块儿。

    “要钱啊,快点。”另一个乞丐将穆繁青与何玉琦拉开。

    见她们两个还不动,两个乞丐对着穆繁青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何玉琦大哭着求饶:“呜呜,别打了别打了。”

    穆繁青一动不动的跪坐在那边,手上的破碗里只有一文钱。

    采碧拉了拉穆繁城的胳膊:“小姐!”

    “采碧,你去给她们一点钱吧。”看她们的样子,也着实是可怜。

    “是!”

    一个金元宝丢进了碗里,穆繁青抬头看过去,看到熟悉的人之后她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她慢慢的站起来,透过采碧看向不远处的穆繁城。

    何玉琦也注意到了,她停止哭泣擦擦脸。

    两个乞丐急忙抢走了穆繁青碗里的金元宝,拽着穆繁青的头发又要打被采碧喝住:“你们给我住手,想死了是么?”

    乞丐拽着穆繁青嚣张的说:“她已经是我们的女人了,你哪来的哪呆着去。”

    “就是,让我们的老婆在讨钱养家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采碧瞪大眼睛,“大小姐,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何玉琦刚要开口,穆繁青就狠狠地打了采碧一巴掌,她上前抓住采碧的脖领:“还不是因为你们,滚开!”又打了一巴掌,穆繁青疯了般的冲到穆繁城面前,刚扬起手,穆繁城的巴掌就落在了她脸上。

    “你,你居然,居然敢打我。”穆繁青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穆繁城。

    “你打了我的人,我为什么不敢打你?”穆繁城用极其冰冷的语气说道。

    “穆繁城,你这个贱人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这个祸害,你还有脸站在我面前。”穆繁青要动手打穆繁城,红霜护在了穆繁城身前。

    一时间,附近的人都走过来看热闹。

    穆繁城从容淡定,一脸与我无关的样子。她就站在那边看穆繁青一个人在那里发疯,穆繁青想要推开红霜,可是推了半天红霜一步都没有动。

    “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你走开,放开我,我要杀了你们。”

    推不开红霜,穆繁青干脆掐住了红霜的脖子想要将红霜掐死,采碧见状急忙过来拉住她。何玉琦在一边痛哭流涕的让穆繁青放开红霜,她求着穆繁城放过她们。

    穆繁城冷冷的说:“你们有今天这个下场,都是你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她人。今日是可怜你,才给你钱。没想到,你们不但不知恩图报,还打我的人杀我的人。穆繁青,你知道你最失败的地方是什么么?”

    穆繁城一把打开穆繁青的手,拉开红霜,与穆繁青面对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