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青错愕之际又是一巴掌,她捂着脸愤恨的瞪着穆繁城,恨不得在她的脸上瞪出击个洞来。何玉琦从后面抱着她,哭声不止。

    红霜采碧也不知该如何是好,采碧在穆繁城耳边说了点什么,穆繁城的态度还是那么的强硬冷漠。红霜拉开采碧,不让她去掺合穆繁城的事情。

    穆繁城扬手戳了戳穆繁青的上肩,冷声开口:“你最大的失败就是轻信别人、暴躁激动、不思进取、手段幼稚。知道为何我能拆穿你的把戏么?这是穆繁芯告诉我的啊,哼,你想联合穆繁芯一起来扳倒我,可是你选择的合作伙伴好像在背后捅了你一刀呢。”

    “你,你说什么?”

    “怎么?不相信么?别忘了,那些人可是穆樊涛找来的,他们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你呢?既然在认识你的情况下,又为何还要对你作出那种事情呢?在你离开穆府的时候,穆繁芯她们应该说会帮你们说情、回来看你们的吧?”

    穆繁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们,满是鄙视和嘲讽:“你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多么的狼狈不堪啊。这里的一条狗过的都比你们好,这就是你相信的结果啊。怎么,是不是很愤恨啊?穆繁青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还能怪谁。”

    穆繁青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她的脸本来就非常的脏乱,两道泪痕冲掉了脸上的黑灰,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了。

    她笑着,撕心裂肺的笑着、后悔的笑着:“没错,没错,是我太相信她们了。好一个穆繁芯、好一个穆繁城啊,哈哈哈,你们好样的。”

    原来,这一切都是穆繁芯的阴谋。亏她那么的信任她,到头来却被她们摆了一道。这还能怨得了谁,怨得了谁。

    “繁青啊,你别这样别这样,娘会心疼的。”

    穆繁青像是失了魂似的推开何玉琦一步步的往回走着,那两个乞丐追上去棍子又要打在穆繁青身上。

    穆繁城冲着采碧扬了扬下巴,采碧把身上的钱全都塞到了何玉琦怀里,还追到那两个乞丐那儿好好的教训了他们一顿。

    乞丐被打走了,采碧跟在了穆繁青后面。

    何玉琦跪下给穆繁城磕了一个头,什么都没说的就去追穆繁青了。

    “哎,这就是身在穆府的悲哀。红霜,你看到了么?”

    四周的人散去,穆繁城往往穆府走去。

    红霜盯着穆繁城的背影,其实小姐并不想这样对何玉琦她们的。她不会去想什么如果假如,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如果。

    红霜跟在穆繁城身后,时不时的瞥一眼她。看着她这么孤单落寞的背影,她也跟着难受起来。

    走着走着,穆繁城停下来看向周围。

    闹市喧哗、小摊上的东西玲琅满目、行人来来往往、各家的千金小姐贵公子在街道上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几个登徒子调戏着人家小姑娘,被小姑娘的侍女赶走。

    乞丐在路边乞讨,乞讨的时候会被一些仗势欺人的人拳打脚踢。小狗野猫躲在客栈的门口,等着店家把那些搜了的饭菜拿出来充饥。

    秋天气凉、处处都透着寒冷死亡的味道。

    没来由的,她开始想念封影。这个时候她好想见见他,还有奶奶。

    以前她是一个人,现在还是一个人,以后呢?她的人生之路又该怎么走?又该要走向何方?

    今天见到了穆繁青母女,在她们身上她看到了前世的自己。前世的她,整天被人抽打吃不饱穿不暖,连吃嗖饭的机会都没有。

    忽然觉得好冷,穆繁城抱紧了自己的肩膀。看着近在眼前的穆府,她没有再继续往前走,转身去了别的地方。

    西楼,这是她在东牧的根据点。

    今天的西楼客满无座,喧闹声不绝于耳。穆繁城上了三楼,她坐在西楼的屋顶上,俯视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行人。

    红霜跟掌柜的谈论着什么,穆繁城也没有兴趣知道。

    她展开收心,手腕那儿有几道很深的伤疤。脸上的伤疤是假的,手腕上的却是真的。这伤疤是她用来警示自己的,看着这伤疤她就能时时刻刻的记着自己活在这个世上的目的。

    她的母亲、奶奶、封影、还有她的一双儿女,这么多条人命她要讨回来。

    本来,也是为了复仇来回来东牧的。

    回来了都快两个月了,她什么都没有做好。穆繁芯没死、恭夜珏还活的好好的,尽管他不受宠。

    上次夜闯东牧宫与他交手之际,她的心还会酸痛、除了恨她还剩下什么?人家都说爱的越深恨得越深,她对恭夜珏还是有情的。毕竟前世,她爱他爱的那么深,甚至连自己的命她都不在乎了。

    爱一个人不容易,不爱一个人更加不容易。

    “小姐,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红霜附在穆繁城耳边小声地说着。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红霜摇头,“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来找我们的。”

    “我知道了,只要不妨碍到我们随他去吧。”

    她不止一次两次的怀疑他的身份了,在舞心宗从来没有听他谈起过自己的过去、他的家里还有什么人。只知道他的家乡也在东牧,名义上他还是她的师兄呢。

    她曾经问过义父吹笙的过去,义父苦涩的笑了两声就不再多言。

    “舞心宗最近有什么动静么?”上次与商洛他们在东村一别,又是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

    “没有,一切正常!”

    舞心宗没事就好,她也就不用担心了。本来舞心宗有那么多高手,还有义父坐镇,她也只是瞎操心而已。“你去看看采碧吧,然后你们就回府中,我想一个人走走。”

    “是!”红霜看了她一眼,离开了西楼。

    西楼对面隔两家就是墨水山涧了,穆繁城看到穆长琴与娇娘坐在那边喝酒聊天。二人也不知道在聊什么,穆长琴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娇娘站起来走到穆长琴身边,倚在他怀里,纤纤玉手端着酒杯送到了穆长琴的嘴边。

    穆长琴刮了刮娇娘的鼻子一口饮尽,还亲了娇娘一口。

    在家,穆长琴永远都是板着一张脸,整天就跟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似的。他什么时候笑得这么开心了,见到自己的姘头就高兴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还说别人丢了穆府的面子,若是让别人知道穆丞相也来这些烟柳之地,不知道他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不想再看下去了,坐在这边看着他们简直是脏了她的眼睛。

    穆繁城飞跃下楼,往清心阁。

    清心阁都是一些文人雅客,精致的点心、醇香的茶水。有些在一边讨论着诗词歌赋、有些一边喝茶一边下棋、有些卖弄着自己的书画文风。

    穆繁城对这些完全是没有兴趣,来这里纯属是为了后院的竹子。

    秋末凉风,竹叶飘零、稀稀落落。

    冷风起,竹身摇晃。穆繁城捡起地上的一片落叶,“落叶归根,你们的根在这里。我的根呢?”

    “寂寥无人残静默,落叶纷飞离人殇;泪尽愁言谁人问,空留一片伤心人。”

    两三个人在那边对着竹子指指点点,吟诗作对、伤秋悲春。他们的出现破坏了这里的宁静和美感,穆繁城脸上出现了不满的神情。她招呼着店家,出钱包下了整个后院。

    采碧与红霜回到穆府,免不了要被穆繁芯刁难一阵。

    她们在晨露楼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等到穆繁城回来,二人焦急的又出府去找。她们还以为穆繁城会去找穆繁青径直的往穆繁青住着的破庙找去,破庙在城门外一个偏僻的地方。

    密黑的夜晚,空气中多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红霜发现周边形势不对,小声说道:“采碧,小心!”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警惕性最重要。她也发现了,这里好像与白天有点不一样了。她们小心翼翼的过去,走到破庙那儿,破庙前方有一群穿着官服的人。

    他们手上拿着火把、拿着刀剑,红霜注意到为首的人正是江流影。

    纳闷之际,一个侍卫叫道:“什么人?”

    红霜采碧走出来,红霜说到:“我们是穆府的丫头,来看繁青小姐的。”

    江流影哦了一声,绕开那些侍卫看到来人是红霜采碧,眉头一挑:“你们不是穆繁城身边的丫头么?我可不记得你们与大小姐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红霜采碧对视了一眼,采碧笑着:“原来是江大人,我们的确是来看繁青小姐的。”

    红霜问:“这么晚了江大人怎么这种地方呢?”

    江流影侧目注视着红霜二人,想从她们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她们的表情轻淡从容,她们好像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红霜采碧已经走到了门口,采碧欲往庙里走去,被江流影拦了下来:“你们,还是别进去的好。”

    “江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采碧奇怪的问。

    江流影垂头叹了口气:“繁青小姐与三夫人已经…死了,里面非常的惨。我怕你们…”再一抬头,哪里还有红霜她们的影子。

    “哎,你们至少要听我把话说完啊。”

    看到里面情景的时候红霜采碧二人同时捂住口鼻,采碧惊呼:“不,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

    破庙里共有四具尸体,两具是那两个乞丐,另外两具是穆繁青与何玉琦。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血、那两个乞丐的丝状极其惨烈。一人的眼睛、胳膊都被砍下丢在一边,另一个乞丐肠穿肚烂、死不瞑目、胳膊和腿被分开了。那些伤口参差不齐,一看就是被人一点一点的割下来的。两个乞丐应该是被绑住,不能动了。

    穆繁青手上还拿着带血的匕首,她的身上脸上都是血、嘴角还挂着一抹绝望的笑。脖颈那儿有一天鲜红的伤痕,她衣衫褴褛一看就是被人撕开的。

    她是为了要抱住自己的贞洁才这么做的么?

    何玉琦撞死在穆繁青旁边那破烂的佛像那,她的手紧紧抓着穆繁青的手。穆繁青死了,她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真没想到白天还张牙舞爪嚷着要杀她们的人,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场面太悲惨,几个侍卫站在一边捂着鼻子一动不动。

    江流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红霜身边,他打量了一下红霜。红霜的眼中除了一丝错愕之外别的什么情绪都没有,按理来说普通女子在捡到这样的场面应该被吓得昏了过去才对,红霜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