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我们也是接到附近乞丐报案才赶来的,哎,没想到繁青小二最后竟然是这个下场,真是让人痛心啊。”好好的一个大小姐被赶出来也就算了,还被这些乞丐们侮辱打骂,最后还只能自杀。

    “大小姐!”采碧在穆府呆了这么久,虽然穆繁青对她不怎么样,可毕竟她还是穆府的小姐、还是小姐的姐姐。

    “采碧,你,你去找小姐把这个消息告诉她吧。我,我留下处理大小姐的后事。”红霜声音哽咽着,小姐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姐姐的不然也不会让采碧给她们钱、也不会让采碧亲自送穆繁青回来了。

    采碧眼眶红红的,相比于处理这边的事情,将这个消息告诉小姐才是最难办的。可是能怎么办?小姐迟早还是要知道的,真替小姐感到伤心。

    江流影还以为红霜是真的不害怕呢,原来……

    只是她们一向与穆繁青不合,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呢?而且穆繁城不是非常讨厌这个姐姐的么?听说还是穆繁城设计穆繁青,她才会被赶出来的。

    穆繁城这么做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么?不管真相到底如何,他都要留下来好好的调查一下。顺便,也看看穆繁城怎么处理。

    晨露楼没有、水亭榭没有、东厢房没有,采碧几乎要将整个穆府翻遍了,可还是没有找到穆繁城的下落。听红霜说小姐最后是出现在西楼,可是她已经去西楼找过了,西楼的老板也说没有看到小姐。

    采碧心急如焚,找来找去就是不知道穆繁城在哪里。

    无奈,她只好再回破庙。

    正好路上遇到了回来的穆繁城,将穆繁青的事情告诉穆繁城之后,她们两个火速赶往了破庙。

    破庙外江流影带人留守在那里,倚在墙上的江流影见穆繁城来了,他缓慢地走向他还没开口就被穆繁城推过去了。

    站在门口,看着红霜跪在那边收拾着穆繁青的尸首。她旁边放着两套干净的衣服,穆繁青那脏乱不堪的头发已经被清洗干净,梳成了一个好看的发髻。何玉琦的衣服也换成了她平常在家里穿的那些,只是她的额头还在流着血。

    红霜哽着嗓子叫了一声:“小姐!”

    看到穆繁青,穆繁城没有任何的表情。她走到穆繁青的尸体旁边,低头盯着她的脸。“呵!”她轻笑出声,心里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难过。

    江流影听到她笑,瞥了她一眼。

    之前把她赶出来是因为她想要设计陷害她,后来仔细想过之后觉得离开穆府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最后她不用看着穆府灭亡、不会被送上断头台,在外面平平静的过日子有一个快乐的人生。

    不曾想到今天再见到她,她会变成这个样子。而这一见,竟然是断送了她的性命,是她们最后一次相见。

    尽管穆繁青是个暴躁善妒的人,她的心也很坏很黑,小时候就属她欺负自己欺负的最厉害了。她总是变着法儿的整她整封影,她也最凶完全没有一个女儿家的样子。

    每次她欺负完自己了她就会仰天长笑,冬天总是把她推到冰冷的河水里、夏天也总是把她的饭菜扔到地上,不然就是把那些馊饭馊菜给她吃。最可恶的一次,就是她把她好不容易偷来的馒头扔给了一条狗。

    她跟穆繁芯、穆繁蕊三人站在一边,看着她跟狗抢馒头。最后她被小狗咬的到处都是伤,还是封影贴心的照顾着她,把他本来就不多的饭菜分给他,他还因此受到了那个大汉的抽打。

    现在想起来,原来她们有这么多的回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心里。

    小时候的她就是那么的讨人厌,长大后的她依然是嚣张跋扈、爱摆大小姐的架子、总是爱欺负人,还两次三番的来陷害她。

    见穆繁城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红霜放下了手中的帕子站起来,心疼的问:“小姐,你,你没事吧?”

    穆繁城不作回应,还是直直的盯着穆繁青的脸。好一会儿,她拿过红霜手中的帕子亲自蹲下身子帮穆繁青擦拭着。江流影、红霜、采碧皆是一愣。

    “你活着就那么爱漂亮,死了变得真够丑的,还是以前的样子看着顺眼。”穆繁城低喃了一句。

    洁白细嫩的手沾上了刺目的红色,穆繁城的衣衫上也被地上的那摊血给染红了,碧色的长裙变成了暗紫色。她的右侧脸对着门口,站在门口看过去,她的皮肤非常的白、嘴角微微养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浓密的睫毛好似一把小扇子眨巴眨巴的,露在外面的脖子纤白如玉。

    江流影一时竟看的呆了,这张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哪里见过?

    “红霜、采碧,你们去准备两副上好的棺材。”

    帮穆繁青、何玉琦整理好着装之后,穆繁城才将视线放到了江流影身上:“江大人,可否麻烦你一会儿让人将这两幅棺材搬到河边?”

    江流影啊了一声,“当,当然可以!”他冲着身边几个人挥挥手:“还不快跟红霜姑娘采碧姑娘过去!”

    “是,大人!”

    四个侍卫跟红霜她们走了,江流影也走进了庙里。

    “繁城小姐很抱歉在我的地盘上发生这种事情,繁青小姐已经去了,您,还请节哀。”江流影嘴上这么说着心理却不这么想,他们穆府的事情真是又多又麻烦。人命一条接着一条的,怎么都处理不完。

    “江大人何须自责,你是人又不是神怎么会算到会有今天这场悲剧呢?”穆繁城的视线转移到了穆繁青身上,“本来今天打算让红霜她们过来看看的,不曾想到看的…呵,真是报应啊。”

    “啊?”江流影吃了一惊。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本就是天理循环。生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活着的人。”穆繁城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无视了石化在一边的江流影。

    她在想,如果今天没有遇到穆繁青,没有说谎骗她,她是不是还很坚强的活着呢?虽然说这样活着也是生不如死,至少之前她是活的好好的。

    一条命,就这么葬送在她手里。她不会哭,她不会为任何一个人流眼泪。

    等红霜、采碧她们回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冷清的旭日从东方升起,周边的云彩被影城成了暗暗的幽蓝色。在江流影的帮助下,她们将穆繁青何玉琦的尸体放到了棺材里。由江流影手下的四个人抬着走向河边,这是在城郊,城郊一般都会有一条小溪流顺流而下的。

    两具棺材被放在木堆上,穆繁城手上拿着火把。

    江流影已经将穆繁青的死讯送到了穆府,穆长琴不在穆府自然收不到这个消息。穆府一个人都没有来,穆繁芯穆繁蕊得到消息甚至连丫头都没有派来。

    穆府,只有穆繁城一个人在。

    穆繁城把头上的发簪拿下来插在穆繁青的头上,“大姐,这个送给你,就当是我送你最后礼物。以前的事情我不会再计较,希望来世你能够投胎在一户平常百姓家,过平淡的日子。”

    红霜把油泼在了木堆上,叹了口气走开了。

    火把仍在了木堆上很快燃起了一把火,火蛇迅速的蔓延着,一点点蚕食着两具棺材。棺材里面放着上好的桐油纸,能够将她们的骨灰完好的保存下来。

    这场火,迎来了秋日的朝阳、送走了两个悲哀的人。

    江流影的双眸中倒映着火蛇,在他眼前燃烧着的不是穆繁青她们的尸体,而是枫林苑那几十口人的生命。那一天,他也是这样一把火将那里烧了个干净。从此世上,再无枫林苑。

    他为了自己的私欲,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他死了以后,一定会下地狱的吧。也好,等他死了再好好的向那些人道歉吧。

    大火烧了好几个时辰才熄灭,红霜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骨灰盒将她们的骨灰存好。

    秋风萧瑟、徒留满地伤悲!

    穆繁青是自杀的,不能立案。也没有江流影什么事儿了,江流影带着他的人走了。

    穆繁青母女两的坟墓就建在夏老的旁边,处理完她们的后事穆繁城才赶回穆府。穆长琴终于知道穆繁青死的消息了,可是他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哼了一声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穆繁城也只是耸耸肩,作为父亲的她对自己女儿如此狠心、死了都不去看,她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她绑着穆长琴去吧。

    恭夜习、恭夜珏二人正斗得热火朝天,穆繁城也没那个心思去管他们。

    恭夜习这段时间也是不断的找穆繁城的麻烦,上次在街上遇到他们了,他故意说穆繁城手脚不干净。穆繁城的臭名恐怕都传到晁南和庆丰了,她还会介意么?

    穆繁城对恭夜习的无视和挑衅,气的恭夜习差点吐血身亡。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她让人在恭夜习的酒中下药,将他丢在荒郊野外,还让一大堆的人去看他一丝不挂的模样。

    恭夜习整整被恭尚易关在牢里关了十几天才被放出来,他被放出来第一个就去找穆繁城算账。穆繁城也是兵来将挡,又设计穆繁芯在他面前跳脱衣舞,还说是他色迷心窍的勾搭穆繁芯。

    这下,穆繁城的敌人又多了一个。哦不,是多了两个,穆繁芯与穆繁蕊已经连成一气共同对付她。好几次,穆繁城被设计,都被暗中保护她的沫瑛柒瑛二人解决。

    这些事,穆繁城自然也是知道的。

    转眼秋天过去了,冬天来临了。

    穆繁城站在院子里看着空中飘落着的洁白雪花,雪花飞舞。房屋上、树梢上,到处洁白一片。她穿着一身火红色皮袄,站在那雪中异常的醒目。

    她的脸上有伤疤,可是她的脸很白,穿着这种血色一样的衣服更加显得她的皮肤晶莹雪白。她抬头仰望着头顶的这片天空,伸手撩开挡着眼睛的刘海。

    红霜端着火盆过来,“小姐,外面很冷的还是进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