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还大摇大摆,没把你丢出去就不错了。穆繁城,你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成的啊,怎么可以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啊。”穆繁芯双手抱胸。

    一看到她这张脸,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想上去给她几巴掌,再给她右边的脸也添上一道蜈蚣伤疤。两边对称,岂不更好。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你的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啊。你自视为东牧第一美人儿,嘴巴怎么可以这么毒啊。

    被那些爱慕你的人知道,会不会孙了你的好名声啊。啧啧,瞧瞧你现在还有一点像是大家闺秀东牧第一才女的样子么?现在的你,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吃不到猎物的母老虎。”

    她今天的心情好,反正闲着也没事跟她说几句也不错。穆繁芯这张牙舞爪的模样,真的非常欠揍啊。

    “你说什么?你胆敢骂我,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告诉父亲,让他把你赶出去。”

    穆繁城大笑两声:“你是小孩子么?一遇到什么难题就要找父亲找母亲的,你认为穆长琴现在有空理我么?”

    “你叫父亲什么?”她的翅膀硬了,连父亲都不放在眼里了。

    穆繁城好笑的看向红霜问了句:“红霜,你刚刚有听到我说了什么么?”

    红霜点点头,“听到了!”

    穆繁城又问采碧同样的问题,采碧的回答也是一样。

    “原来,东牧第一美女还是个聋子啊。”穆繁城笑着。

    “你你你…”

    “啧啧!还是个结巴呢,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多优点啊。”

    本来是她来找穆繁城的麻烦的怎么变成穆繁城找她的麻烦了,穆繁芯不甘心的回嘴:“你这种丑女人,也就是靠着耍嘴皮了。

    你还有什么本事啊,想要勾引四皇子也不看看你长得那个样子。一脸的蜈蚣,我真替娶你的那个人担心。

    半夜醒来,忽然看到一个女鬼睡在自己身边会不会被吓得晕死过去。哦不对,应该说,还会有几个男人愿意娶你这样的丑八怪。”

    穆繁城耸耸肩,她本来也没有打算要嫁人啊。只要报了仇了,她就回舞心宗继续过她的逍遥日子了。嫁不嫁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呵!你喜欢四皇子啊?恭夜珏那种窝囊废、没用的男人白送给我我都不要。也就只有你,才会喜欢他。”

    “四皇子的大名岂是你这种人可以叫的,你最好立刻跪在地上给我磕几个响头。说不定,我一高兴了就放过你,当成什么都没有听到。”

    穆繁城哼哼着:“我叫他的名字那是看得起他,你给我磕头认错还差不多,说不定我一开心了还赏你几口糖吃。”

    红霜在一边忍着笑意,忍了半天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穆繁芯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你这个贱丫头,笑什么笑,小心笑死你。”

    红霜嘴角抽搐了几下,脸上笑意退去。眼中杀意顿现,她急忙别过头去假装做自己的事情,以免她真的忍不住一巴掌扇死她。

    穆繁芯还以为红霜怕了她了,下巴扬的更高了。

    采碧略微替穆繁芯感到有点忧心了,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小气的红霜姐啊。她端着茶递给了穆繁城一杯,又给了红霜一杯。

    红霜还生气呢,说了声谢谢,依然背对着穆繁芯。

    穆繁城把茶水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恩,真香味!采碧,你泡茶的功夫又进步了。”

    “多谢小姐夸赞!”其实她很想说,这只是普通的白茶。

    穆繁城扬了扬手中的茶杯:“穆繁芯,嚷了这么久你就不渴么?”

    “哼,穆繁城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道歉!”

    穆繁城与一脸无奈啊,“哎呀,怎么你们这些人都喜欢说最后啊?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就把挡在我面前的人给杀了。”

    “你长得这么丑一定非常想嫁人吧,只要你跪下来求我,给我舔鞋子我就让父亲给你找一门好亲事。不然,可真就没有人愿意娶你了。”

    不等穆繁城开口,一道洪亮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若是繁城小姐不介意的话,夜习倒是愿意娶你为妃。”

    话音刚落,两道人影从门外踏了进来。

    恭夜习一身黑色紧身长袍,脚似乎还没有恢复,双手扶着恭夜习。他的脸色白的跟鬼似的,走路踉踉跄跄。好看的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一双好看狭长的丹凤眼看了看穆繁芯,最后将目光投到穆繁城身上。

    恭夜零穿着一袭月牙白,与恭夜习的恰好相反。他的眉头皱着,脸色也比较难看。不知道是因为刚刚恭夜习的那两句话,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五皇子、九皇子,你,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先是四皇子,再来又是他们。穆繁城的本事真不小啊,一天之内就勾引了三个。

    “当然是来看我的救命恩人了!”恭夜习不看穆繁城,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穆繁城。“繁城小姐,这次多谢你出手相助了。”

    穆繁城连连摆手:“我什么都没做,是五皇子吉人自有天相。红霜,五皇子还有伤在身,去给五皇子九皇子端把椅子。采碧,泡茶去。”

    红霜采碧异口同声的说了声:“是!”

    穆繁芯是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她的一直红到耳根。刚刚她说的话,不会都被他们听到了吧。该死的,都是穆繁城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惹出来的。

    “五皇子、九皇子,刚刚我…”

    恭夜习侧目瞥向她:“哎,繁芯小姐你也在啊。”

    穆繁芯额头划过三条黑线,刚才还跟他打过招呼聊过天的,转眼就不认人了。“是,繁芯见过四皇子、九皇子!”

    “平身吧!”恭夜习调笑着,“繁芯小姐,我们还有点话想跟繁城小姐单独说说,你看…”

    这是变相的下逐客令么?“那,我就不打搅你们了。”穆繁芯恶眼瞪着楼上的穆繁城,好像在说‘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穆繁芯走到门口,还没有踏出去,穆繁城手中的茶杯猛地落在了她的脚边。差点,穆繁芯就要踩下去了。

    “穆繁城,你…”

    “不好意思,手滑!”

    碍于恭夜习二人在场,穆繁芯不好发作,只好气鼓鼓的走了。

    “哈哈哈,手滑,也亏得你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恭夜习捂着肚子一阵狂笑。

    恭夜零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别过头去不愿再看。

    “怎么?五皇子对于我的言论有什么指教?”

    红霜已经下楼将晨露楼的门关上,也给恭夜习二人拿了椅子。采碧端着泡好的茶、还有点心楼,将点心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与红霜退到了一边。

    穆繁城双手放在身后,一步步的走下楼梯。

    “尝尝吧,本来这是给恭夜珏准备的。不过他好像看不上,就走了。”穆繁城说。

    恭夜习、恭夜零看了看对方,恭夜习问:“恭夜珏?哼,他来这里做什么?”这次若不是他设计陷害,他怎么会有牢狱之灾。

    来日,要跟他好好的算算这笔账。

    “当然是来找我问罪的,五皇子帮你可是得罪了四皇子呢。若是四皇子要我的命,你可得要保护我才行。”穆繁城捂着胸口装作很怕的样子。

    恭夜习白了她一眼:“堂堂舞心宗少宗主、江湖上鼎鼎大名的白溪魔女,还需要我来保护你么?应该,是我们来寻求白溪姑娘的庇护才对吧。”

    穆繁城呵笑:“五皇子倒是把我的底细查的清清楚楚嘛,说吧,今天来我这里有什么事。”

    这种被人窥探秘密的感觉真的非常不好,穆繁城忍着要赶走他们的冲动,坐到恭夜习对面端起茶。用茶杯撩开水面上的茶叶,却迟迟没有入口。

    “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我是特地来感谢你的。”

    穆繁城看了看恭夜习、又瞅了瞅恭夜零,双手一摆:“你们就是两手空空来感谢我的么?我可是救了你的命了,怎么着也得带点宫里的宝贝来送给我吧。”

    “哈哈!皇宫里的东西你怎么会看得上呢?就连恭夜珏你都看不上了,我实在想不出要送什么东西给你。”恭夜习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这样,把东牧江山送给你如何?”

    就怕他送得起,穆繁城拿不起。

    “五皇子你也太小看我了,东牧算什么?也就只有你们才会去争来争去,兄弟相残。”

    恭夜习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到现在他还没有放弃要她成为他的妃子啊。想让她嫁给他,简直白日做梦,哦不,现在都是晚上了,应该是他梦游还没醒。

    恭夜习好笑的盯着她:“你看,连东牧你都看不上,还要送什么呢?”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恩,茶不错!”

    穆繁城斜眼看向他,“恐怕你们今天来除了要答谢之外,还有别的话要说吧。”

    恭夜零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玉笛,好似有什么话想说又说不出口。他低着头,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上失去了一点生气。

    穆繁城早就注意到了恭夜零的不对劲只是没说,恭夜零的路要他自己走才行。

    “我先出去透透气,你们说吧!”恭夜零拿着笛子出去了。

    走在雪上,每走一步就会有一个黑色的脚印。冷瑟的夜晚,只有鞋子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声音。恭夜零望向晨露楼,站在外面看晨露楼还是挺高的。

    里面灯光耀眼,照亮了前面的雪。可惜,却照亮不了他的心。

    有些话他只能藏在心里,想起来穆府之前母妃对他说的话,恭夜零陷入了两难。

    “你若是不争皇位,就等着看母妃的尸体吧。”

    “等到恭夜珏恭夜习成为皇帝,就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

    “夜零,就当是母妃求你了,成为东牧的皇上吧。想办法娶穆繁芯,得到丞相的帮助!”

    母妃的话一字一句的在心中回响着,恭夜零心中一阵苦涩。

    要是娶了穆繁芯的确能够得到穆长琴的辅佐,可是他不喜欢她,他喜欢的是眼前这座楼里的女子,是那个吹奏着悲离殇的女子……

    这段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要走向终结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