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与恭夜习也不知道在里面讨论了什么,恭夜习直到半夜才出来。

    恭夜零一个人站在外面仰望着漆黑如墨的夜空,星点雪花落在他的脸上传来丝丝凉意。

    “九弟,今天的你有点不正常,是不是你母妃她又……”

    恭夜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黑夜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听到一声叹息,恭夜零说了句:“走吧,该回宫了。”

    “我也不想为难你,只是皇位我势在必得。九弟如果你日后怨恨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我向你保证不会伤害你与你母妃。”

    恭夜习站在原地,对着恭夜零的背影轻声说了一句。

    恭夜零的脚步停了下来,他没有回头:“五哥,在你眼里亲情是什么?”

    恭夜习想都没想就回答:“亲情,是斩不断的血缘。我可以把全天下的人都当成我的孩子,可是对于父皇、恭夜珏我对他们没有任何的情感。”

    看到恭夜零的肩膀颤抖了一下,恭夜习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你不同,从小我们的关系就是众兄弟中最好的。我希望你能够陪在我身边,就当是监视我。”

    “监视你?”恭夜零转头看向他,眼中写满了不解。

    恭夜习点头:“是啊,监视我是不是好皇帝啊。若是有什么错误的地方,你也可以指点指点我嘛。”

    他的手搭在恭夜习的肩膀上,二人一边离开穆府一边聊着天。

    “你就这么肯定你以后会成为东牧的皇帝,五哥,你是不是太自信了点啊。”

    “自信一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从你刚刚的话我就能猜到你不会跟我争抢皇位的,好弟弟!”

    恭夜零浅笑一声:“你怎么知道?”

    恭夜习的表情忽然变得非常的严肃,“因为我希望到时候能有一个好兄弟,而不是一个敌人!一个人坐在那冰冷的高位上,太寂寞了!”

    “可是,等你成为东牧的皇帝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放我离开。”

    恭夜零的脚步放快了,他只希望能够自由自在的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皇宫,不适合他。他也相信恭夜习能成为一个好皇帝,他等着那一天。

    叹了口气,恭夜习连忙追了上去。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晨露楼的范围内,穆繁城才打开窗户目视着他们离开。他们刚刚说的话她已经全都听到了,恭夜习还算得上是个重感情的人。

    的确,没必要将恭尚易恭夜珏他们那种无情之人当成亲人。尽管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可是有一处不同,有些人的血是热的有些人的血是冷的。

    他们的情况跟自己的差不多,对他们的赞同又多了一点。

    前生,她最看不起的人就是恭夜习,这一世,他似乎变了许多。

    要说变化最大的还是恭夜珏,以前的他是那么的果断决绝、他的手段非常的残忍嗜血。杀恭夜习恭夜珏,他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脑海里浮现出了当时恭夜习嘲笑着恭夜珏的画面,恭夜习的血溅一地、他的龙袍都被鲜血染红,然而他的脸上却什么表情都没有。这就是恭夜珏,那一刻她对恭夜珏曾经产生过恐惧。

    但她相信恭夜珏是爱她们的,那种恐惧才慢慢的消失掉。

    除掉恭夜习,再来就是恭夜零。那么优秀美好的一个人,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施以烙刑。她现在还记得恭夜零的表情是多么的淡然,血肉被烧的通红,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烧烤的味道。直到他最后闭上眼睛,都没有求饶、都没有惨叫。

    恭夜珏成为东牧皇,恭夜习恭夜珏的下场是惨淡的。

    这一生,她不会再让这样的悲剧发生。

    既然上天重新给了她一次生命,那她就要逆天改运。让整个东牧的形式来个天翻地覆,让那些对不起她、伤害她的人全都得到报应。

    红霜忧虑的叫了一声:“小姐!”

    穆繁城从回忆中醒过来,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湿润了,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水:“红霜,通知吹笙、蓝秋、绛潇、花落,明天西楼等我!”

    “让他们全都过来么?那柒瑛沫瑛她们姐妹呢?”小姐这是要做什么?他们可全都是舞心宗的王牌杀手,王牌杀手齐聚西楼,这场面……

    “我们出手的时机到了,义父既然让她们暗中保护我,那就别让她们出现。”暗棋怎么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呢,柒瑛沫瑛她们的实力远远没有蓝秋绛潇花落三人厉害,让她们掺合进来不是一件好事。

    “是!”

    采碧诧异的注视着他们,小姐刚刚说的那些人她是没有见过。不过红霜姐那一脸凝重的样子,那些人一定是个狠角色吧。

    蓝秋、绛潇、花落、红霜、柒瑛、沫瑛,舞心宗除了穆繁城之外的六大杀手齐聚东牧,又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夜,到了尽头。黎明的曙光渗透着那白皑皑的雾雪。红桐木窗户上那些漂亮的窗花,沾满了白雪。

    红袄加身的穆繁城独自走在游廊上,那些已经褪了色的红灯笼从头排到尾。红白色看上去好像特别的不吉利,荷花早已枯败、遗留下那一摊发黄的枯根。池面上一片死寂沉沉,水亭榭的紫罗曼被冷风吹的呼呼作响。

    不久之前,她还跟夏老一起坐在这边谈论着百合啜泣;不久之前,她还跟封影在这里开心的聊着天。封影在她手心写着字,他的温度好像还残留在掌心。

    穆繁城俯身抓起亭子上的雪,冰冷的雪花很快融化成水,从指缝间流落。

    雾霭霭的天空,使得心情变得更加的沉重惆怅。

    太阳,已经好几天没有露面了。它也在畏惧着寒冷,躲在家中不肯出来么?略微悲伤的笑容从嘴角溢开,穆繁城坐在游廊边。

    红白灯笼在头顶摇晃着,好似是在她的耳边诉说着这冬日的悲凉。

    远处一抹绿色的身影小跑着过来,采碧拿着披风跑了过来。气喘呼呼的、小脸被冻得通红。“小姐,一大早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很冷的!”

    采碧为穆繁城披上披风,她的手碰触到穆繁城的脸不由得愣了一下。穆繁城的脸非常的冷,采碧刚端完热水手很热,不到一刻钟就变得冰冷如雪了。

    穆繁城的目光透过采碧一直放在结了冰的荷花池上,也不晓得她到底在看什么。

    采碧没有打搅她,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

    天气实在是太冷了,她忍不住的对这手哈气。

    坐了一上午,穆繁城才开口:“这冬天才刚刚开始就已经冷成这样了,再过半个月指不定人都冻死了。”

    注意到采碧不停的哈着手,穆繁城脱下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还说我,瞧把你冻的。嫌冷怎么不先回屋?”

    “小姐,我不冷,你穿着就好。”手脚虽然很冷,可是她的心很暖和。小姐也不是真的那么冷酷,她也知道疼人的。

    “我习惯了!走吧,红霜应该回来了,我们去找她。”

    冷么?她一点都觉得不,以前比这更加寒冷的冬天她都经历过还怕这么一点温度?

    任何一年的冬天,都比不上孩子死在她怀里的那年冬天冷。那年冬天,才是真正的冻绝人心。

    采碧没懂穆繁城话语中的意思,紧了紧衣服小跑跟在穆繁城后面。

    路上遇到穆繁蕊,穆繁蕊不住的咳嗽,看上去非常不好。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还要留在外面吹冷风,简直是找死的节奏。

    穆繁城无视了她,自顾自的往晨露楼走去。

    对于她的冷淡,穆繁蕊冷笑置之。

    正如穆繁城所说的那样红霜已经回来,怀里正抱着一个暖袋。

    “小姐,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到了。”这破天气冻死人了,来回跑了一趟鞋子衣服全都结了冰。

    “辛苦你了,晚上我自己一个人过去就行了,你们好好的休息吧。”

    “小姐,我要跟你一起去。”红霜、采碧同时道。

    “你以为我让你们休息是心疼你么?怎么可能会让你们闲着,一场硬仗就要来了,你们给我养精蓄锐,我身边可不需要没用的人。”

    知晓了穆繁城的意思,她们二人这才没有强硬的要跟着去。

    尽管采碧想要见见传说中的六大杀手,应该是五大杀手,红霜她已经见过了。来日方长,总有机会见面的。对于舞心宗,她可是越来越向往了。

    同样是杀手组织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还好当时的山庄已经彻底毁灭,她才能得到自由。

    隐河山庄,一个存在于黑暗中的帝国。

    到现在想起隐河山庄她还是心有余悸呢,那里太残忍了,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幸好,幸好已经毁灭了。

    舞心宗这个温暖的杀手集结地,她很想去看看。还有小姐说的那个尘存溪山,也一定非常的美!

    中午吃完午膳,红霜二人就先下去休息了。穆繁城坐在小亭子里看着一边的草坪,想着当年封影是怎么过冬天的。

    小时候,冬天对她跟封影来说就是一种折磨。他们眼前晃着的不是白雪,而是死神。死神无处不在,就等着他们两个被冻死,然后再勾走他们的魂魄。

    封影会脱下他的衣服来给她取暖,自己的身体被冻的紫红紫红的。为此,他差点就命归黄泉了。

    “封影,你,还好么!”

    手掌心的雪团掉在地上,碎裂开来!

    眼前,浮现了封影的笑脸。

    “什么时候,你已经在我心里深深地扎根了呢?你可知道,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你。你呢,是不是也在想我?冬天的晁南,会不会很冷?面对着阴谋算计、大臣们的质疑,你是否能够在血海中夺得生机呢?”

    在东牧潜伏了这么多年,也真是难为他了。

    穆繁城不知道的是,在远处的一条满是霜雪的路上。一个蓑衣上都是雪的人正快马加鞭的往这边赶来,他的马跑的最快,将一群暗卫全都甩在了身后。

    这个人,便是她心心念念的封影,更是晁南的新帝皇封仇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