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夜里,穆繁城坐在西楼最靠窗户的位置品着茶。门口一阵骚动,三个人影从窗外闪过、屋顶又是一阵响动。嘴角弧度上扬,心中默念着‘来了!’

    ‘唰!’三个影子倒影在地板上被拉的很长,三人面向着穆繁城跪下。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参见少宗主!”

    “起来吧!”穆繁城倒了三杯茶扔给他们,三人立马接住。

    “这次让你们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薄唇启,吐出了淡淡的两个字:“卧底!”

    白衣煞神绛潇、百花裙侠花落、枫叶落红火澜!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象征,有着不同的本领、听着同一人的话。

    绛潇双手抱拳,冷酷的眼神、冷酷的容颜、冷酷的话语:“卧底?谁的卧底?”

    花落掩嘴媚笑:“少宗主,你这话说一半的坏习惯还没有改呢。这样,可不会有男人喜欢你的哦。”

    花落是三人中唯一的女子,她的媚术只要是男人都会中招。不能说她很厉害,但绝对不能小看她。很多就连绛潇、火澜等人处理不了的人,都是由她灭掉的。

    她的杀人手法很特别,人死之后不会有一丝痛苦,而她自己也不会有一点损失。别看她是以色事人,其实她的身体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

    “花落姐姐,你这招对我可没用。”

    “啧啧!很长时间没有听你叫我姐姐,我都有点不习惯了。”花落还想说,被绛潇一个冷眼扫过去立马闭嘴改口:“小城儿啊,你到底要我们去做谁的卧底啊。”

    可恶的绛潇,不就是仗着自己长得俊美、武功高强、眼神杀人么,他还有什么好嘚瑟的啊。还是火澜弟弟好,不敢用眼神杀她。

    想着,她的手已经圈住了火澜的脖子。

    火澜的年龄算是小的,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丝毫看不出他会是一个杀手。

    “绛潇,你潜伏在恭夜零身边。花落姐姐,你要潜伏的对象是东牧第一花心美男恭夜习,怎样能招架的住吧。”

    花落媚笑着:“我还以为是谁呢,好吧,他就交给我了。”凭她的绝世容颜,还能解决不了一个花心皇子?尽管她没有穆繁城的高冷,至少她有天下男人为之心动的绝容。

    穆繁城的心思就是不让恭夜珏成为皇帝,既然东牧绝不可能落入他的手中,就只有从恭夜习与恭夜零之间选择一个。而这个人,必须要听她的要成为她的奴隶。

    虽然恭夜零说了不愿与恭夜习成为敌人,对东牧皇位也不在乎。人心,谁有能真正的看得透?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还是有个防备的好。

    火澜蹙蹙眉,“少宗主,那我呢?”

    “你,当然是跟在我身边了。”火澜今年才十六岁,年龄太小跟在她身边就行了。

    “啊?我,我什么都不做啊。”嘟着小嘴,火澜一脸的不满。

    “谁说你什么都不做的,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吩咐你。红霜采碧她们忙不过来,需要人手。”

    火澜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这样啊,那好吧!”

    门又被推开,一身白袍的吹笙踏了进来。他把披风给了小二,抬头看到楼上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他身上,抱歉的笑了笑。

    “他们的任务都分配好了,我呢?”

    “最有本事的人当然要去监视最难缠的人了,你的任务还用得着我说么?”穆繁城挑挑眉,给吹笙倒了杯茶。

    吹笙摇头:“恭夜珏可不是个容易相信人的主儿,聪明的城儿,你要怎么给我出谋划策呢?”

    “吹笙公子!”绛潇三人行了礼!

    吹笙扬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这里真正的主人是穆繁城,只要听从她的吩咐就行了。

    “这就是靠你们的智慧了,我不多说!”本来可以直接写信让他们执行任务的,但是她太想念舞心宗的人这才让他们在西楼会面。

    怎么说,他们也是一起长大、一起习武、一起执行任务的家人。除了一个年龄最小的火澜来的晚之外,他们可都是她的师兄师姐呢。名义上,她也只有火澜一个师弟,偏偏她又是最宠爱这个小火澜的。

    之所以把他也叫来,就是怕他孤单一个人的在舞心宗。

    绛潇等人坐在一边,听着穆繁城的布局。

    穆繁城跟他们说自己在东牧的事情,而他们就把舞心宗的现状以及舞飞胥的情况告诉她。

    因为穆繁城离开舞心宗回东牧复仇,他们几人的任务也减少了许多。这段时间舞心宗特别的安静,不知道还真的以为舞心宗已经退隐江湖,不问江湖事了呢。

    另一方面,封仇影等人也在天明到达了东牧。到东牧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穆繁城,穆府后院,他翻越过无数次的城墙,今天他怯步了。

    穆繁城见到他这样,会不会以为是自己骗了他,所以不愿意见他不愿意承认他?

    他很担心,也很忧虑。

    美眸转了一圈,决定先去锐狱找封琴鹤。几个月不见,他应该也有所进步了。

    锐狱分舵,封琴鹤得知封仇影来东牧,早早就带着人在那边等他了。两兄弟相见,少不了要寒暄一阵。

    封琴鹤恭祝封仇影终于做到了,也惋惜没能回去看封蓝均最后一眼。

    “十九弟,父皇知道你有这个心已经很开心了。只要你活的好好的,父皇在天之灵也会安慰。”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总是受不了打击,几个月没见,封琴鹤长高了、也成熟了不少。与在清心阁那一次见他,他脸上的笑容少了、多了一丝愁容。

    “我没事,十七哥,你怎么会想起要来东牧呢?”

    “来找人的,找到她我就要立刻回晁南。你在锐狱好好的呆着,要听尺非他们的话。皇兄的伟业,还需要你来守护。”

    “十七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跟几位师傅好好学习。晁南现在还好么?封沐汶没有坐上皇帝的宝座肯定心有不甘,皇兄你要多多小心他才好。”

    十七皇兄离开晁南这么多年,对于那边的情况肯定不甚了解。封沐汶就是一只老虎,现在他是安稳的呆在自己的窝里。保不准哪一天他的食物吃完了,就要开始对外猎食。

    封仇影根本不把封沐汶放在眼里,说了一些让封琴鹤放心的话。

    下午,穆繁城才从西楼离开准备回穆府。

    回到穆府,红霜拿着信告诉她有人要见她。才回去,她又往半月桥走去。

    桥下一片冰霜,船只全都被冰冻在那里。因为天气的缘故,路上的行人少之又少。十个手指头就能数出来了,很多小贩们也不出来摆摊了。

    地上的雪还没有融化,雪都被踩成黑色、脚印歪歪扭扭混杂在一块儿。

    又开始飘雪了,上一场大雪昨天晚上才停下。还没有让人喘口气,另一场大雪又来临了。穆繁城双手捧在一起,雪花飘落在她的手掌心。

    身后传来了浅浅的脚步声,来人脚步很稳又好像很急促。

    封仇影静静的盯着距离他不到五步的佳人,胸口的心跳越来越快。站在白雪中的她,正如同一株傲立着的红梅。红梅如血,她却似火。

    二人伫立在那儿,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封仇影脱下自己的披风,给穆繁城穿上。

    穆繁城的身体轻轻的颤了一下,她转身。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其俊秀陌生的脸,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庞、冷峻中带着一丝柔情。如墨般的黑色双眸有一股慑人心神的明光。嘴角好看的上扬着,淡淡的薄唇沾着一片雪花。

    银白色长袍下包裹着的是一具削瘦然而又坚韧的身体,一身雪白的他好似与这里的雪融为了一体。

    一雪一红梅,陌生又熟悉的对视着。

    伤疤在她脸上变成了装饰品,傲人的美眸带着一丝疑惑,更多的是如这寒冰一样的温度。没有梳成发髻的长发披散在双肩上,她的头发很长,一直拖到腰间。

    她双手所在披风里,好像特别害怕冷。

    “城儿,我来带你离开东牧。”最后,还是封仇影先开口了。

    穆繁城垂下眼帘,过了一会儿又抬了起来。丑陋的脸上浮现了一个笑容:“这位公子,我们认识么?”

    封仇影就知道他会这么说的,“我,我是……”

    我是封影,这短短的四个字卡在喉咙那儿怎么也说不出口。

    穆繁城冷冷的看着这张俊俏的脸,“请问,那封信是你写的?”

    封仇影点头!

    “你为什么要让我来这里?还有,你到底是谁?”穆繁城的语气变得很冷!

    “我…我是来带你离开的,你跟我走吧。这里,不适合你。”封仇影拉起穆繁城的手,她的手好冷。这样单薄的她,好像立刻将她拥入怀中。

    穆繁城抽回自己的手,“对不起,我跟你不是很熟。而且有些事没有完成我是不会离开了,就算要离开,我也不会跟一个陌生人走。”

    转身回头,冷然的走下了小桥。

    封仇影很想告诉她自己就是封影,话到了嘴边又停了下来。他只能看着她离开,却不能阻挠。

    青色的小蛇沿着他的腿一直爬到他的肩膀上,它伸出猩红的信子,上面绑着一张纸条。

    “是痕易,晁南出事了。”他必须要立刻赶回去,只好,下次再来带她离开东牧了。

    封仇影一闪身,身影已然不见。

    在他离开后,躲在一边的穆繁城又从另一头缓慢的走了上来。

    “我早就知道你是封影了,我们肩膀上的担子还没有完成。或许到了那天,我会去找你。知晓了彼此的身份,只是将对方陷入危机而已。封仇影,我等着你下次来接我。”

    穆繁城难得露出了一个惬意的笑容,她就知道封影不会忘了她的。

    这,才是封影的真正面目么?这,才是真正的封仇影么?原来,他们两个都有秘密在瞒着对方。

    穆繁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终有一天,她会让封仇影看到她真正的容貌。

    “封仇影,我很期待成为你的皇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