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红霜看完手中的信后,立刻将它烧掉了。

    穆繁城回来了,采碧拿过她的披风,掸掉上面的雪。

    “小姐,水雪世家已经重新回东牧了。情报上,东牧皇已经接见了水雪世家的掌门人水痕月。得知他们离开东牧的原因,水痕月拿出证据,东牧皇已经原谅了水雪世家。”

    在晁南动乱的的那段时间,水雪世家根本就没有人留在东牧。水雪世家,也只有一部分下人留守本宅,很多人都去执行一个仪式去了。

    人家能够拿得出证据,恭尚易放过了他们。

    穆繁城冷笑着,这水痕月真是不怕死,居然又回来了。也正好是便宜她了,找了他们这么久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从她知道自己身份后,她就不断让舞心宗的人暗中寻找水雪世家。奈何从水雪世家离开东牧之后,他们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怎么着也找不到。

    “我知道了,火澜明天你跟我去水雪世家,我要见见这个水痕月!”

    火澜还在嗑瓜子,一听到有任务立马站起来:“是!”

    穆繁城宠溺的摸了摸火澜的头,“师弟,不好意思委屈你了。”

    “哪有的事,师姐这几个月你就住在这里啊?”

    这里的环境也太差了,这个小楼还没有她原来房间的三分之一大呢。而且里面的东西太少了,火炉也不够热。他们尘存溪山才是冬暖夏凉了,不用这火炉都不会觉得冷。

    “是啊,怎么你嫌弃啊。”

    穆府嫡长女只能住在这种偏院了,哪里能比得上东牧第一美人儿的兰荷苑啊。那里,可是占据了整个穆府的四分之一呢。

    院子加上宅楼、再加上小厨房、下人住的地方,都快能赶上另一个穆府了。

    “没有,就是觉得降低了你的身份。师姐你还是变回以前的样子吧,这样我看着好别扭。还有红霜姐,你的脸也太臭了,还没有采碧姐姐的好看呢。”

    火澜吐了一个瓜子壳儿。

    红霜瞪了他一眼:“小子,让你来这里不是享清福的,还真把自个儿当成少爷了你。”

    火澜嘟着嘴,跑到穆繁城身后:“果然还是那么凶,一点都没变。”

    红霜气结,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了一边。

    采碧在一边偷笑着,穆繁城坐在床上看着他们两人斗嘴。

    一夜,就在红霜火澜的斗嘴中流逝了。

    第二天天一亮,穆繁城就带着火澜去了水雪世家。

    水雪世家不愧是三大世家之首,宅院简直比皇宫还要奢华。大多都是主水蓝色调调,就连门匾都是一圈水蓝色的。

    火澜过去敲敲门,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这一道早的,谁呀!”门开了,门卫只看到了两个火红色的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等他再回过神来,门口一个人都没有。

    “奇了怪了,大早上了撞鬼了不成。嘶~太冷了,还是回被窝暖暖吧。”那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把门又重新关上。

    穆繁城、火澜已经到了水雪世家的内院了,府内假山环绕、绿池水波、院子里的冰蓝花开的非常茂盛。

    冰蓝花这种只有在冬天才绽放的花朵,它的坚韧胜过红梅。雪下的越大,它绽放的越是美丽。冰蓝花,也成了水雪世家的一个标志。

    正如同‘水雪世家’这四个字,他们崇尚的是万物之水和纯洁之雪。他们,就好似是光明的传递者。

    明明是第一次来这里,穆繁城就好像是走在自己家里一样。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水痕月的书房,书房亮着灯。

    “师姐,你什么时候偷偷来这里玩的?”火澜贴着穆繁城问了一句,盯着穆繁城的绝颜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还是这样更让人喜欢,她的白的没有一点瑕疵,还是那么的美丽惑人。

    “小屁孩儿,你姐姐我是那种喜欢擅闯民宅的人么?”至于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可能是因为她身体里流着的也是水雪世家的血吧。

    义父的信上写的清清楚楚,她的生母并不是乐雯晴,而是水雪世家大小姐枫硕岩。对于这一点,她不是很清楚。

    “芹恒,你又调皮了!”书房内传来的声音温润好听,很难想象有这样动听嗓音的人会是怎样的一个男子。

    许久,那书房内没有传来另一人的声音。

    穆繁城看了看自己,又瞅向火澜,看来他是把他们当成了水芹恒了。

    ‘吱呀!’门开了,站在门口的男子惊异的看着眼前穿着火红色棉袄的人。

    男子一头奇怪的蓝色长发,他的眼睛也有一点蓝。果然,他的容貌就连穆繁城自己都有自愧不如了。削瘦如他,就好像是真正的水精灵一样。

    男子眼中的诧异被冷肃的杀意替代:“你们是何人?”

    这女子长得如此妖娆美丽,一看就不是凡人。而那个个头比她还要矮一点的少年,一脸的纯真倒是跟水芹恒有点一样。

    “你就是水痕月!”不是疑问,而是非常的肯定。

    水雪世家的人真是奇怪,就这么喜欢水和雪么?就连眼睛头发都是蓝色的,要是他跟恭夜零、吹笙站在一块儿的话,三个一样喜爱白色的人站在雪里恐怕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水痕月没有回答,冷冷的盯着穆繁城。

    “堂堂水雪世家掌门人,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么?”火澜缩缩脖子,哼哼了一句。

    水痕月说:“对于两个不速之客,在下想不出有什么别的待客之道招呼二位。”

    他们私自闯了进来,还说是客。

    穆繁城打量了水痕月许久,微微一笑:“舞飞胥!”

    好看的蓝色瞳孔猛地缩了一下,他瞄了瞄四周:“二位,进来说话吧!”

    这个女子怎么会知道舞飞胥?难不成,是他回来了?

    书房内暖炉冒着袅袅香烟,四周的墙壁上挂着的都是名画诗词。跟外面一样,水蓝色的帘子把书房一分为,前面是书房,后面有一用来休息的软榻。

    书桌上摆放着还没有干的冰蓝花,还有一把琴放在旁边!

    看得出来,水痕月是个非常文雅的人。

    “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知晓舞飞胥?又为何要来我府上?”有现成的茶水,水痕月谦逊有礼的为他们斟茶。

    火澜哼了一声说道:“他是我们舞心宗的宗主,这位是我们的少宗主,这次我们来找你就是要接替你的掌门之位。”

    闻言,水痕月没有过多的惊讶,反而非常从容:“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只是为何叔叔没有亲自过来?姑娘,你是叔叔的女儿?”

    穆繁城摇摇头:“我的母亲叫枫硕岩!”

    “什么?你是,你是…”

    “没错,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舞心宗长大!”

    水痕月若有所思的望了穆繁城一眼,低头喝茶。

    “你似乎不太相信,不过这是事实!”起初夏老告诉她的时候,她也不太相信,可是义父的话她永远都不会怀疑。

    当年,乐雯晴嫁给穆长琴之前,穆长琴就已经爱上了枫硕岩。但是乐雯晴是太后赐婚,他根本拒绝不了。

    相爱的他们只能被迫分开,谁知道一次穆长琴被暗杀,乐雯晴为了救他丧失了一个女人的幸福。她不能生育,恰好这时候枫硕岩怀孕了。

    乐雯晴卑鄙的请求太后抢走了枫硕岩的女儿,枫硕岩生完孩子后就一病不起,最终抑郁而亡。而乐雯晴便将枫硕岩的孩子据为己有,取名为穆繁城。

    枫硕岩是舞飞胥的小师妹,也是舞飞胥爱了一辈子的人。舞飞胥虽然不是水雪世家的人,但他作为大师兄本就应该接管水雪世家。

    他却为了枫硕岩舍弃了水雪世家掌门人的位置,带着蓝水石离开了水雪世家另立门户。也在暗中保护着穆繁城,得知穆繁城得了瘟疫被抛弃在乱葬岗,舞飞胥急忙过去救下了穆繁城。

    夏老也是知情人之一,她在临终前说的话跟舞飞胥的信中写的一样。

    “你有证据么?”

    枫硕岩是水痕月的亲姨娘,当年的事情他也知道。按辈分,他还是穆繁城的表哥!

    穆繁城拿掉围脖,取出了脖子上挂着的蓝水石。她现在明白了义父说她用得着这个是什么意思了,得到了水雪世家帮助,她的胜算能大不少。

    水痕月接过去,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没错,这的确是蓝水石。”把蓝水石还给了穆繁城,水痕月单膝下跪:“水痕月,参加掌门人!”

    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穆繁城错愕了一下让火澜把水痕月扶了起来。

    “你,认同我了?”穆繁城问。

    水痕月点头:“这蓝水石是我们水雪掌门人的信物,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舞叔叔让他回来主持水雪世家。奈何,一直都没有找到。后来舞心宗在江湖上崛起,我曾怀疑过宗主是叔叔,可一直没有机会去找他。

    你是舞叔叔的义女、也是硕姨的女儿,蓝水石又在你手上。现在,我可以把水雪世家交给你了,我的任务也总算是结束了。”

    水痕月淡笑了声,“一会儿就召开家族大会,把你正式介绍给族人认识。”

    “那你呢?以后有什么打算?”怎么感觉他要死了似的,这算是在交代后事么?

    “我?呵呵,我当然是要偷懒了,水雪世家交给你我很放心。”

    穆繁城急忙说着:“不行,我的身份暂时还不能公布。水痕月,想要出去游历江湖也要等我报完仇再说。”

    “报仇?”水痕月疑惑的问:“你要向谁报仇?难道,是穆长琴?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亲生父亲?你认为他有把我当成他的女儿么?哼,可笑!”

    火澜舔了舔嘴唇,“师姐,那我去把那个老头一刀砍了!”

    “暂时不用!”一刀砍了岂不是便宜他了,而且她最终的复仇对象也不只是穆长琴。

    “那…”不杀他,那要怎么复仇啊?火澜挠挠头,闭上了嘴巴。

    穆繁城说:“有什么计划我会告诉你的,我来找你的事情别让任何知道。”

    “那玉溪和芹桓你不要见见么?他们,也是你的亲人。”水痕月提议道,“不如,我现在去他们叫过来,你们见见面吧。”

    亲人,见面,穆繁城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