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犹豫了半天穆繁城还是选择不与他们见面,亲人又怎么样?她根本一点都不了解水雪世家的人,水痕月表面温顺、说什么把水雪世家交给她很放心,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多一个人知道她的身份就多一分危险,水雪世家只有水痕月一个人知道她也能放心一点。如果水痕月出卖她,她也可以杀了他顺理成章的成为水雪世家的掌门人。

    如果水痕月没有背叛之心,那就算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火澜一蹦一跳的倒着走,他双手放在一块捧着从天上飘落的雪花。

    “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呢,师姐,我们一会儿去别的地方逛逛吧。”

    东牧国他来过也不止一次两次,只是每次都是来执行任务没有时间好好的逛逛。听说东牧是这正片大陆上最繁华的国家,一定有不少好玩的东西。

    穆繁城驻足,仰望着灰黑色的天空。

    “去什么地方呢?下着大雪,小贩们都回家了。酒店酒楼里也没什么好欣赏的,难不成小火澜想要去青楼逛逛?”穆繁城似笑非笑的,她把面具重新带到脸上。

    她之所以能够把面具拿掉,还干在东牧的大街上这么走着,就是因为路上没什么人。要是有人的话,她的身份早就被人识破了。

    “那些青楼女子哪有姐姐你好看啊,我只要欣赏姐姐就行了。师姐,你给我吹一曲吧,好长时间没有听你吹曲子了,不过千万别吹那些冻死人的曲子。”

    这冬天已经够冷的了,再听繁城师姐的那些伤春悲秋啊之类的曲子,指不定要冻成什么样儿。

    “你想听我还没有那个心情呢,快点回去吧。”

    路边散落着七零八落的小贩桌椅、各家各户的门紧紧地关着、屋顶上、台阶上、街道上一片雪白。街上除了穆繁城和火澜,一个人影都没有。静谧的,仿佛随时都有危机爆发。

    火澜揉揉酸疼的眼睛,总是看着这些白雪难受死了,早点回去也好。

    穆繁城提高了警惕,这里安静的不寻常。即使雪下得再大,也应该有几个行人或者小贩收拾东西。美眸转向街道尽头的那道斑驳的城门,城门紧闭,没道理就连守城的人都没有。

    除非,是有人刻意安排他们消失了。

    “火澜,小心一点!”

    火澜挠头,“师姐,你的意思是…”

    穆繁城点点头:“太不寻常了!”闭上眼睛,认真的听着周围的动静。

    一片雪花飘落眉前,从远处直射出一把利刃。银光一闪,不等穆繁城出手。两把飞镖已从火澜的手中飞出,瞬间,近在眼前的匕首已转了方向飞了回去。

    穆繁城双手放于身后,玉笛末端一把圆形的武器闪烁着。

    街道两边、屋顶四周、枯木树上,将近一百多个黑衣人腰上挂着弓弩、手上拿着长刀。

    不由分说,黑衣人在同一时间袭向穆繁城二人。

    火澜一个翻身,几十把飞镖同时飞出。他的身体在空中旋转着,速度非常之快。树上的黑衣人还没有来得及下来,就已经倒在了地上。脖子那儿,不约而同的多了一条血痕。

    身形停顿,火澜如同破弦之箭一般杀出与黑衣人打作一团。

    作为舞心宗的最强的杀手,这几个小喽啰他完全不放在眼里。火澜冷笑一声,脸上不复之前的可爱。娃娃脸冷肃着,飞镖好像无穷无尽一般,他所到之处都会有尸体横躺在地上。

    火红色身影一闪,玉笛末端插进了一人的胸口。穆繁城一掌打过去,那人立刻吐血身亡。

    十几个人围绕着穆繁城,穆繁城冷喝一声,玉笛抛出飞快旋转着的秒扫了那些人。

    白雪飘飘、只见那两道火红在黑色之间转过。他们的速度非常之快,快到几乎已经看不到了。

    玉笛与冷剑在雪中交织出死亡的乐章,为首的黑衣人眼神一凛、手腕轻轻一转,冷剑从穆繁城的脖颈边刺过。只要有一丝错位,穆繁城的喉咙恐怕就要给这把剑给斩断了。

    火澜见状,反身飞镖飞出。那黑衣人长剑一挡,飞镖绕着冷剑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哼,还有两下子嘛。不过,该结束了!”

    火澜站在原地双手汇合成一个类似于圆的形状,几十根细如牛毛银针扫射着。黑衣人顿时被一扫而尽,只剩下与穆繁城交手的那人。

    这人的实力有点眼熟,穆繁城仔细的在脑海中琢磨着他的武功套路。脑海中浮现了两个月前在东牧国抢墨莲花的场景,这个人…

    “恭夜珏,你的手段不过如此。”

    她的话顺利的让黑衣人的动作停了下来,“你果然是白溪魔女!”熟悉的声音响起,黑衣人扯掉了脸上的黑布。

    好看的脸顿时呈现在穆繁城、火澜的视线中。冷如寒霜的双眸写满了杀意,恭夜珏冷视着穆繁城。

    穆繁城收起玉笛,双手重新放到了袖子里。她横扫了一眼地上躺满的尸体,“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就是想要试探出我的身份么?人命在你眼里,果然是一钱不值。”

    “不,你错了。我今天的目的是,杀你!”绝情的话语从曾经心爱之人的口中说出,穆繁城的心着实的震撼了一下。

    “呵!要杀我用得着耗费这么大的功夫么?怎么,四皇子也是个喜欢小题大做的人?”

    “本来一个人就够了,没想到你还有帮手。”更没想到,竟然会因此试探出她的真实身份。穆繁城掩藏的可真好,这么长时间竟然都没有人发现。

    还有这个红衣少年,他的暗器简直完美的无懈可击。穆繁城身边,究竟还有多少帮手?“难不成,你是舞心宗的人?”

    火澜食指中指间夹着一根银针,趁着恭夜珏与穆繁城在说话的空隙,他立即将银针射向了恭夜珏。

    穆繁城俯身抓了一把雪,迅速抛向了银针,将银针打落在地。

    火澜叫了一声:“师姐!”

    “原来舞心宗的人只会偷袭!”恭夜珏冷冷的嘲讽着。

    “嘁!暗器暗器,不暗还能叫暗器么?要不是刚刚师姐阻止我,你的命早就已经归阎王管辖了。”说着,火澜不甚满意的瞥了穆繁城一眼。

    “四皇子,你觉得你今天杀的了我么?”

    他竟然绝情到如此地步,就因为她帮了恭夜习,他就想要她的命么?恭夜珏,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今天杀不了还有明天总有机会的,不过现在,我不想杀你了。”她身上充满了谜团,他要将这些谜团一个个的全都解开。

    舞心宗的秘密,他也要一个个的把他们扒开。舞心宗在江湖中的地位不小,黑白两道几乎全都有他们人的。人。说不定就连东牧内部,也有不少他们的暗棋。

    穆繁城能够一个人夜闯东牧宫,抢走墨莲花、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墨莲花归还。她的武功他早已领教过了,不得不承认她的能力有多强。

    这段时间他勤加练武,竟然也只能跟她打个平手。而且她潜藏的实力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很难想象她的武功究竟有多高。

    一个女人,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强悍的功夫与后盾?

    留着她一条命,以后再慢慢巡查。

    恭夜珏丢掉长剑,转身欲走,火澜及时的拦住了他:“留着你杀师姐,我现在就了解了你。”

    刚要动手,就被穆繁城喝退了。

    “繁城师姐,为什么要放他走?你没听他说,以后还要杀你么?”火澜忍不住的叫了出来,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浪费了。

    他虽然不懂恭夜珏的武功路数,但要杀他也是绰绰有余的。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恭夜珏的态度超级让人不爽。

    “要杀他以后多的是机会,我们先回去。”

    竟然这么快就让恭夜珏知道了她的身份,以后行事还是要小心一点。恐怕恭夜珏从离开穆府就一直派人跟着他,但愿与封仇影、水痕月的见面他不知情。

    恭夜珏的手段还是那么高超,在穆府她果然还是小觑了他。

    火澜踢开挡在面前的尸体,气呼呼的跟在穆繁城身后。

    地上那横七竖八躺着的几十具尸体,悄然无声的被人处理掉了。

    杀戮已经开始,想要停止恐怕早已不易。

    穆繁城清楚的知道,从她踏进东牧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命就已经成了俎上鱼肉、若不挣扎只能任人宰割。而她偏偏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所以她更要奋起反抗。

    红霜从火澜口中知道了恭夜珏行次他们的事情,同样对穆繁城的作风感到疑惑。往日,小姐看到恭夜珏就好像是看到隔世仇人。有了能杀恭夜珏的机会,她竟然会白白放过。

    穆繁城没有向他们解释什么,她也不要向他们解释什么。

    采碧把午膳准备好去叫穆繁城过来吃饭,穆繁城的心情很糟糕,只让他们先自己吃不必管他。

    本来得到水雪世家的这一势力,她的心情是格外的好的,因为半路上杀出的恭夜珏,好心情也全都变成窗外飘着的白雪。

    她在想什么呢?明明已经决定不再爱恭夜珏了、明明是要杀了他的,为何在火澜抛出银针的同时会那么紧张?紧张到要出手去救他?看到恭夜珏对她仇恨的目光,她的心竟然还会狠狠的抽痛。

    难道爱,真的不能够放下么?

    鼻腔里猛地被封仇影的味道充满,想起昨天他给她披上披风、拉着她的手,穆繁城的心乱了。

    封仇影那么找急忙慌的离开,一定是晁南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穆繁城急忙叫来红霜,让她去打探晁南的动向,有什么一举一动的都要向她汇报。红霜终于明白了莫名其妙的意思了,她们主子的想法真是一会儿一个的。

    先是奇怪的水雪世家,再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的晁南。小姐,究竟在想什么呢。

    穆繁城一个人在房间呆了一整天,打开窗户,冷风霎时灌了进来。

    雪花,给东牧披上一层银装。这个冬天,格外的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