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居然会是白溪魔女?吹笙在江湖中行走也有不少年了,听闻白溪魔女是前几年刚出来的新人。年仅十四岁就能够打败武林中的强者,自从那次武林大会后白溪便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也有人传说白溪魔女是舞心宗的杀手,不过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不久前,听闻她出现在东牧取得了元女头魁。不曾想到,白溪居然就是穆繁城?可是,白溪为什么要借着穆繁城的身份来东牧呢?”

    吹笙说了一点穆繁城以前的事迹,要想取得恭夜珏的信任只能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恭夜珏摸着下巴:“十四岁参加武林大会,穆繁城竟然还有此能耐。”

    “四皇子,要想抓到穆繁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且不说她的身份是白溪魔女,就说她身边的高手数不胜数。隐藏在我们不知道角落里的,更是多如牛毛。”

    吹笙说的对,那个红衣服使用暗器的火澜就是一个例子。火澜的年龄看上去不是很大,年纪轻轻就能有此作为,光是一个他就足够让人头疼的了。

    “那依你的意思,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吹笙说道:“我们暂时按兵不动,我会让江湖中的朋友调查穆繁城的来历。但也只能悄悄的调查,不能让穆繁城发现。她在江湖中的实力,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那好,目前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当下最要紧的,就是把这些证据交给父皇,处死恭夜幕。恭夜幕一死,他的敌手就减少了一个。接下来,也可以把目标转到恭夜零身上。一个一个的除掉他们,等到恭夜零死了,就轮到恭夜习了。

    想要跟他抢夺皇位,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命坐上去。

    暂时好好的观察吹笙,若他是真心的投靠他重用他也未尝不可。吹笙在江湖中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可以借助这层关系除掉挡在他路上的绊脚石。

    若吹笙不是真心投靠他,那就等利用完他之后,再想个办法除掉他。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一向遵从这个宗旨。

    恭夜幕方面,吹笙帮了他不少的忙。有了这些证据,就算恭夜幕再怎么狡辩也是白费口舌,就算父皇再怎么包庇他,也不会留这样的人在身边。

    只是有一个问题,这些证据要怎么传到父皇手中呢?如果是他去送的话,他的心思就会一目了然,只是让父皇对他多了一层警惕。

    父皇本来就不待见他,他还要设计除掉他最宠爱的儿子,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合适。

    “四皇子眉目紧蹙,可是还有什么难决定的?”吹笙笑着问。

    “我在想,要怎么把这些东西交给父皇。”

    吹笙呵呵的笑了两声,恭夜珏疑惑的看向他:“你知道谁人最合适?”

    “当然,做这件事的人除了丞相穆长琴还能有谁?一来穆长琴本就不看好太子,二来借他的手东牧皇也不会有太多的不满。毕竟,穆长琴是他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人。一个宠爱却没用的儿子,一个公正廉洁又是心腹的丞相,四皇子觉得东牧皇会选择哪一个?”

    “呵!当然会选择对他的江山社稷有用的人,穆长琴对父皇还有很大的价值,而恭夜幕一个都没有。”

    “这不就是了,由丞相出面这件事必定水到渠来。”

    恭夜珏赞赏的目光放在吹笙身上,有了吹笙这个智囊,他的麻烦问题确实是减少了不少。希望,吹笙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心机吧。

    “一会儿,我就让人把这个送到穆府。”

    “是!”

    当天晚上,恭夜珏命令暗卫将这些证据全都送到了穆长琴的书房。隔天早上穆长琴起床穿上朝服,准备拿着奏折去上早朝的时候一眼就发现了。

    看完了那些东西,穆长琴说不吃惊是假的。

    同时也碍于这些东西来路不明不敢擅自做决定,太子怎么说也是皇上最喜爱的儿子、也是前皇后的遗骨,先不论皇上会不会相信他。要是把这些送上去,穆府的安危就受到了威胁。

    他穆长琴,是不会让对穆府不利的事情发生的。

    早朝的时候,他没有说有关于恭夜幕的事情。只说了最近东牧国的一些情况,还有晁南那边的动静。

    恭夜珏的眼神无数次的瞟向穆长琴那边,就疑惑着穆长琴怎么还没有说起这些。

    直到早朝结束了,穆长琴都没有说。恭夜珏也没有办法直接上前去问他,心想可能是他在害怕。又为穆长琴这种畏头畏尾的性格感到鄙夷,堂堂一个东牧的丞相竟然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回到自己的寝殿免不了要发一顿脾气,他都已经把所有的证据全都交给了他了,如果穆长琴毁掉证据的话,那做这些岂不是白搭了。

    “四皇子不必太过担心,穆长琴心中的东牧皇人选是恭夜零,怎么说他也不会去帮太子。就算近段时间穆长琴不会提起此事,那些证据也不会被毁掉的。”

    吹笙的话在耳边响起,没错,穆长琴同样不会放过除掉恭夜幕的机会。也或许,是他还在找证据吧。大不了,再等一段时间。

    吹笙等人把最近恭夜珏他们的动向全都告诉了穆繁城,穆繁城也没有什么准备,还是让他们继续监视着。

    又过了两天,穆长琴从宽运那里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这才敢把那些证据全都交给恭尚易。恭夜幕犯下的罪实在是数也数不过来,宽运竟然又找到了一些别的证据。这下恭夜幕是怎么也逃脱不掉死刑了!

    恭尚易知道恭夜幕的恶行后怒气腾腾的将恭夜幕抓了起来,查收了太子府。

    还在太子府内找到了一些失踪少女,那些少女们一个个都被折腾得不成人样了。又在太子府库房发现了一大笔受贿买卖官职妇女的赃款。

    恭夜幕的宝贝,简直都是东牧国库的一半了。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恭尚易在身边养这么长时间的贼,终于还是被穆长琴揪了出来。江流影也因为包庇的罪责被牵连入狱,很多官员都在等着江流影倒霉呢。

    江流影作为东牧掌管刑法的丞司,做事雷厉风行、有了罪犯必抓不可得罪了不少的人。也没几个出来帮他说话,倒是恭夜习出奇的站出来帮江流影说了几句,不过照样还是被驳回。

    恭尚易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恭夜珏出面帮他解决了很多难题,他对恭夜珏的看法也改变了许多。至少态度,没有之前的冷淡了。

    马上恭夜幕就要被审判,恭夜珏心里说不出的兴奋。恭夜幕一直是他的难题,因为他是长子也是前皇后所生的孩子,身份地位都很特别。他没什么本事,却还要霸占着太子的位置。

    太子,一直是恭夜珏想要得到的头衔。本来这个位置也是能者居之,恭夜幕他什么本事都没有又凭什么在上面坐了那么多年?

    穆长琴也因为此被恭尚易又提了官位,他的官位本就不低,现在更是众人拍马屁的对象了。

    会到穆府,穆长琴的心情也格外的好。本来以为恭尚易会心慈手软,甚至有可能让他毁掉那些证据,但到头来还是自己想多了。

    御书房内的气氛非常的诡秘,恭尚易坐在椅子上,面前摆放着的赫然就是穆长琴给他的那些奏折。而站在他对面的是穿着一身白裳的蒙面男子,这个人当然就是东牧最神秘的国师,但他更是吹笙。

    吹笙早就知道恭尚易一定会来找他,寻求意见。呆了这么久,他却一个字都不说:“如果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看你发呆,那就没必要呆下去了。”

    “哎,没想到我最宠爱的孩子竟然会这么对我。你觉得,我应该要怎么惩罚太子呢?”

    恭夜幕是前皇后的孩子,他对前皇后多多少少是有点感情的。而且前皇后的功劳不小,而且夜幕也是他喜欢的孩子。在他身上,总是能够看到前皇后的影子。

    但是,他的这个孩子实在是太不济了,总是让他失望。作为太子,没有为国家做一点贡献,反而整天想着女人、整天想着要挖空他的国家。

    “死罪!”吹笙想都没想,对于恭夜幕这种人,活在世上也只是浪费粮食。

    “可是,他是你的兄长,也是……”

    “您搞错了,我从来都是无父无母。我连父母都没有,何来的兄长?”吹笙毫不留情的说着让人伤心的话,这也是事实。

    扇燕族被灭、母亲被杀,一个个的亲人死在他手里。他不报仇就算不错了,还要承认他是父亲怎么可能?

    “夜翼你,你当真就这么恨朕么?”

    “这里没有什么夜翼,只有吹笙。你的事情谈完了么?谈完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就不陪你了。”

    吹笙打开了墙壁上的几关,那面墙立刻多了一条秘密通道。

    “夜,吹笙,真的没有办法解救夜幕么?”

    吹笙冷笑着:“要么舍弃你的国家保全你那不成材的儿子,要么舍弃你不成材的儿子保全你的国家。自古以来,鱼与熊掌不可得兼。”

    吹笙走进黑暗通道,墙壁慢慢合上。

    恭尚易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究竟要做成什么样子,你才肯原谅朕?朕已经坐到这个地步,你还不满意么?你可知道朕本来就没有打算要把皇位交给夜幕,朕真正看好的继承人,是你啊孩子。可是你却这么的恨朕,你要朕如何是好?”

    恭尚易拿起画卷篮中的一幅画,画上是一个穿着奇服的女子。女子笑颜如花、美若天仙,女子正在翩翩起舞着。

    “你的儿子不肯原谅朕,你呢,你愿意原谅朕么?朕知道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族人、也对不起夜翼,可是为了东牧的江山朕别无选择。既然夜翼不愿意原谅我,那就别怪朕心狠了。”

    就让恭夜翼这个名字彻底的消失吧,本来恭夜翼这个人也应该在十五年前消失。既然上天让他命不该绝,就让他继续以吹笙的身份活着吧。

    恭夜翼也好、吹笙也罢,只要他不做出对东牧不利的事情,他不会去动他。

    那,究竟要培养谁成为他的棋子呢?

    恭夜珏?恭夜习?亦或者,是恭夜零?

    恭尚易的眼中布满了算计,只要是为了东牧好,不管手段如何都一定会做到。

    “来人呐,传朕圣旨太子恭夜幕贪赃枉法、藐视国威,处以五马分尸极刑!”恭尚易的语气极其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