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先前太子救了我我就为他卖命,现在太子已经死了,肯定是要找一个能够保住我性命的人了。四皇子,这个人会是你么?”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我会放你出去。”

    本以为江流影会想方设法的刁难他,没想到一切进行的这么顺利。可是,就是因为太顺利了反而让人起疑心。他可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他就是因为贪生怕死才会答应他。

    太子对他的恩德他会这么轻易放下?

    不管怎么样,先把他弄出去。到时候能不能收服他,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他一向对自己收服人心感到自信,吹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次若不是吹笙,恐怕也不会进行得这么顺利。

    穆繁城、恭夜珏全都离开了,江流影一个人坐在地上想着要怎么为恭夜幕报仇。

    果真,才一天的功夫恭夜珏就想到了方法把江流影从牢房里弄了出去。他捏造恭夜幕的事情与江流影无关的证据,正巧东牧现在又那么的缺人才,江流影也是恭尚易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人,恭尚易还为难着要怎么给江流影判罪呢。

    现在由恭夜珏出面,恭尚易自然而然的就应了恭夜珏的请求放过了江流影。

    太子被扳倒五马分尸,恭夜珏也因为江流影的这件事得到了恭尚易的重用,顺利的进入了内宫。在此事没有发生之前,恭夜珏是恭尚易最不待见的儿子,现在则是恭尚易最信任的儿子了。

    恭夜珏成为恭尚易身边的第一皇子,恭夜习肯定是不会屈服的。也因为他早就知道恭夜珏会想方设法的设计太子,为了防止恭夜珏再反过来设计他们,他一早的就让人做好了准备。

    不过最近恭夜习也没什么行动,安安分分的捉摸着自己的计划。

    江流影被放出牢房回到府里清洗了一下,又随机去晨露楼找穆繁城。

    穆繁城已经备好了茶水等着他来,江流影来了也不坐只是让穆繁城告诉他方法,穆繁城什么都没说给了他一封信。让他拿着这封信去找恭夜习,到了恭夜习那里他自然就知道怎么做。

    江流影被连罪,只有恭夜习出面帮了他,对于恭夜习他还是感激的。

    恭夜习卧在软榻上,怀里躺着的是妖媚迷人的花落。花落正拿着一颗水晶葡萄放在恭夜习的嘴边,恭夜习张开嘴要吃葡萄,花落坏心的笑笑把葡萄塞进了自己嘴里。

    “调皮!”恭夜习捏了捏花落的鼻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江流影站在下面嘴角抽搐的看着他们,他来这里已经两个多时辰了,光看他们亲亲我我了。信都被他扯得皱在一块儿,他真有点担心穆繁城的眼光。

    花落白了江流影一眼,好像在说:‘你怎么还在这里?’

    恭夜习也顺着花落的视线看过去,“哎哟!这不是江大人么,怎么江大人今日有空来我的寝宫了?来人呐,还不快赐座?”

    两个小太监端着一把桃木椅放到了江流影身后,江流影说了声不用了。

    “江大人今日来我这里,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找本皇子商量。除了花落,你们都下去吧。”说着,恭夜习特地的亲了一口花落,花落害羞的往他怀里一蹭。

    花落在心里狠狠的想着:“等到小城儿的计划成功了,看老娘不阉了你。敢动老娘,简直是嫌命太长了你。”

    她守了这么多年的身体竟然白白的送给了恭夜习,她见过花心的男人可没见过像恭夜习这么花心的人。他后宫的小妾侧妃都赶上皇帝的三宫六院了,就连那些小宫女也全都是恭夜习的女人。

    她就没见过像恭夜习这么如饥似渴的男人,恶心!不过,他长得可真是俊俏。若不是他们训练了那么多年,说不定她还真的会对恭夜习动心呢。

    江流影上前把信交给了恭夜习:“这是穆繁城让我交给你,你看完就知道了。”

    这房里到处都是胭脂香粉味儿,也不晓得恭夜习是怎么在这里待下去的。换成是他,一颗都呆不下,亏得他还在这里站了两个多时辰。

    “穆繁城?”恭夜习推开花落,坐起来拿过信仔细的阅读着。

    花落不满瞪了他一眼,小样儿敢推她,活的不耐烦了。

    “原来是这样,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恭夜习的人。我会保护你的安全,也会帮你完成你的心愿。不过,帮了你之后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什么?我可没说要……”

    恭夜习扬了扬手里的信封:“当你从穆繁城那里得到这封信的时候你的命就已经不是你的了,你对本皇子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要好好的考虑。

    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你能用计从恭夜珏手上逃脱,相信你也答应了恭夜珏什么要求。”

    “跟你目的一样!”还不都是想要得到第一丞司的帮助,掺合到皇家的斗争中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还有那个该死的穆繁城,竟然用一封信就把他卖给了恭夜习。

    江流影嫌恶的打量着恭夜习的寝宫,墙上的画儿都是美人图,他怀里现在还抱着一个呢。这么一个贪图美色的男人,真的能帮他报仇么?

    “我知道你在怀疑我,放心就连我自己也在怀疑我自己呢?哈哈~江大人快坐下吧,咱们的长久大计可是要谈好久的呢。”

    他一直想要将江流影拉到他这边来,没想到因为恭夜幕的倒台,穆繁城竟然会在第一时间找到江流影,并且说服他臣服于他这边。

    穆繁城真有那么神机妙算么?

    得到了江流影的帮助,就相当于是在恭尚易身边安插了一颗自己的棋子。这样一来,恭尚易的所有行动他就能了如指掌。

    江流影是被恭夜珏放出来的,他肯定也答应了恭夜珏什么。就算如此他也会重用江流影,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是穆繁城推荐的人,穆繁城的眼光从来不会错。

    既然江流影能从穆繁城那里得到这封推荐信,那就说明江流影是非常信任穆繁城的。那他,还有什么忧虑的呢?

    花落完全不晓得穆繁城为什么还要让一个江流影过来恭夜习这边,她肯定不会以为穆繁城是看不起她。或许,只是让江流影过来辅佐一下恭夜习吧。她卧底在恭夜习身边,不能多为他出谋划策,否则会让他起疑。

    一个明棋一个暗棋,穆繁城真是走的一手好棋啊,不愧是舞心宗未来的宗主。

    “既然你也对自己怀疑,那就让时间来见证吧。恭夜珏那边,我会好好的看守。放心吧,既然我已经选择了你,我就会用命来跟你作战。”

    “得到江大人的肯定是夜习的荣幸,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你们几个,去把九皇子也给叫来。这么值得庆祝的事,怎么能少的了他呢?”

    江流影疑惑的问:“九皇子?”

    “是啊,九弟可是我们的好联军呢。放心吧,谁都会出卖我,九弟不会。”他当然不会,因为只有他才能完了恭夜零的梦。这个世界上女儿能杀父亲、父亲能杀儿子,兄弟姐妹亦成为仇敌,唯独只有想做梦的人不会杀能给他梦的人。

    晁南!

    封仇影站在城楼上眺望着东方,那里有他牵肠挂肚的人。本来上次是要把她接到晁南的,可是穆繁城选择了拒绝他。她说自己留在那里还有重要的事,他也明白。

    无非,就是替夏老报仇。的确,夏老死的很冤枉。

    痕易慢慢走了上来:“皇上!”

    封仇影:“恩?怎么了?”

    “刘元大人已经被关进了牢里,连带着他的几位好友也被抓起来了。接下来,要怎么处置他们?”

    封仇影沉默了一会儿:“杀一儆百!”

    “是!”

    杀刘元的目的没有其他,只因为他是封沐汶的人。

    封仇影初登皇位,有很多的大臣不服气、拉帮结派意图将封仇影拉下来扶持封沐汶。还有一些人怀疑他的皇位,是用不法手段得到的。被封沐汶那边的人煽动,也跟着一起反叛封仇影。

    只有将封沐汶的人全都从朝堂上清扫出去,晁南内部才能得到稳定。

    先是御寒飞顶替了王全一的左相之位,再者是封仇影的手下顶替别的官位。

    如今的晁南朝堂中有一半的是封仇影的人、有一半是封沐汶的人,偏偏这些人又是朝中重臣。就拿刚刚的刘元来说,他身居要职却是第一个反叛封仇影的人。

    封仇影不会用这些对自己不利的人,就只好想办法一个个的把他们除掉。将一切不臣服于自己的逆臣全都打压下去。

    已经有一半的官员发配的发配、罢官的罢官……

    这样一来,更有不少旧臣对他有了怨言。

    事实证明,封仇影想的没错,御寒飞是个非常聪敏的人。他的聪明程度甚至都能闭上痕易天悦,先前他科考之时,因为王全一的阻挠才会落榜。也因为王全一,他才能找到这么好的一个人才。

    皇位,又岂是那么好做的?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要担心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吃饭也要非常的小心不然别人一个毒药就能送你上西天。

    以前,父皇过的是不是也是这样提醒吊胆的呢?

    从他登基到今天已经整整三个月了,封仇影将晁南到造成了一个最强盛的国家。以往大家眼中只有一个东牧,如今的晁南也是让人不容小觑。

    大街小巷全都流传着封仇影的事迹,三个月前的晁南还不敢正面对东牧叫嚣、三个月后的晁南已经可以跟整个大陆的国家张牙舞爪了。

    这就是封仇影的功劳,因为有了他才有了更加强盛的晁南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