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很多百姓们都为有这位新晁南皇感到荣幸,本来他们还担心封仇影上位,晁南会变成一个怎么落后的国家呢。现在看来这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煮鸭子的人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呢?就算得不到这只已经濒临死亡的鸭子,也一定要让他再也飞不起来。

    皇位明明是唾手可得的东西,中间突然杀出了一个封仇影,封沐汶又怎么会甘心?他才是晁南的太子、才应该是真正的晁南皇。

    就因为封蓝均死前的那几句话,就打断了他所有的美好幻想。这一切,都是拜封仇影所赐,封沐汶怎么能不恨呢?

    “太子殿下,我们都愿意跟随你。刘元大人已经被收押,过几天就要被发配到天门关。说不定,下一个就会轮到我们。与其这样坐以待毙,倒不如杀了他。”

    一年迈老者跪在封沐汶面前。

    王府内,百花凋谢、冷风瑟瑟,封沐汶站在花园里。目光死死的盯着一只快要死的云雀,小雀鸟趴在石头上,浑身都是雪。

    它的翅膀湿了,再也飞不上高空、只能慢慢的等死。

    封沐汶捡起那只云雀,用力的捏住云雀的脖子。手指只稍微一用力,云雀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它那卑微又可怜的性命,就这样葬送了。

    老者颤颤巍巍的看着地上的那只死了的云雀:“太,太子殿下!”

    “你说得对,我怎么能像这只没用的鸟一样等死呢?就算我不出手,他也不会容我。”倒不如放手一搏,除之而后快。等到封仇影找他的麻烦,那这只鸟的下场就即将是他的下场。

    “可是,现在朝中的人都被封仇影换成了他的人,我们很难再下手。我们之前的人保不住,也有被封仇影收买的。我们的行动,必须要多加小心才行。”

    “太子可以完全放心,我们的人对封仇影那是恨得咬牙切齿的。”

    “就是,只要找到机会就一定要除掉封仇影。”另一个穿着蓝色官服的大臣说道。

    “几位大人,你们有什么高招,既能除掉封仇影,又能让别人怀疑不到我们身上呢?”封仇影现在正得势,如果他忽然就死了难免会惹人怀疑。

    “既然我们能在先帝的膳食里下毒,就能在封仇影的饭菜里藏刀。晁南的事情已经够让封仇影忙活一阵,他定然不会想到我们会对先对他下手。”

    “没错,就趁着他忙得焦头烂额之际暗中下手!”

    封沐汶摸着下巴来回的走了走,他们说的方法固然可行,可是封仇影警惕性那么高的人会这么轻易的就上当么?若是失败了,这些个贪生怕死的老狐狸还不把他给供出来。

    封蓝均没死之前,他曾经派人去刺杀封仇影,可恨的是那些人全都是有进无出。到现在,他们的尸体都还没有找到。

    封仇影的实力究竟有多少?也好,趁着这个机会去打听打听封仇影的潜藏实力。

    “既然各位大人都不怕死了,我封沐汶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为了保全你们的性命,只好把那个残害忠良的畜生给…”封沐汶做了一个咔嚓的动作。

    几个大臣们同时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太子殿下圣明!”

    封沐汶冷笑着,怎么能让晁南皇这么闲着呢?还是,找点事情给他做做的好,以免别人说他不勤政,那损毁的可是晁南的面子呢。

    晁南皇宫,御书房。

    天悦、痕易、御寒飞站在一边,封仇影抬头看着墙上的地图。

    “尽管晁南现在的兵力没有东牧的多,但是我们的人各个骁勇善战,能够以一敌百。朕打算等到明年春天,就去攻打东牧,将东牧这个潜在威胁给一举平定。”

    封仇影指着东牧的位置,只有将东牧解决了,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若是东牧与庆丰联手,晁南固然不会落败,但也会损失惨重。

    痕易想了想说:“如果是我们无端挑起战争的话,难免东牧会找上庆丰。”

    封仇影点头:“这也是我所担心的,东牧国晁南东边、庆丰在晁南西边,而我们晁南位于中间位置,很容易被双重夹击。”

    御寒飞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指着庆丰:“等我们晁南出兵攻打东牧,庆丰一定会趁虚而入攻打我们的大本营。晁南被攻打,到时候在东牧的兵力自然要返回晁南,这样一来一回对我们的兵力又是一大损耗。”

    天悦说:“寒飞说的有道理,除非我们能跟庆丰达成共识。先一步的抢到与庆丰的合作契机,联合庆丰一起攻打东牧,拿下东牧之后我们再处理庆丰。”

    御寒飞:“恐怕这样不行,若是庆丰忽然反咬我们一口,我们依然是腹背受敌。”

    天悦的话被反驳,他没有一点的不满反而笑得很开心。晁南就是应该有御寒飞这样不怕死直言直语的人,若是晁南的人都像他一样,那他们晁南还用得着怕谁。

    他们三人现在都是封仇影最信任的人,他们的话都有道理。攻打东牧已经是大势所趋,目前还不能动用锐狱的人,锐狱是他们最后一道防护伞。

    封仇影仔细的端详着,“除了庆丰,还有其他的国家。”他指着地图说:“像是墨荷、承源、贺羽等,他们的实力虽然小,但要是团聚在一块儿的话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天悦琢磨了一会儿:“那我们就先把这些小国给打下来,只是没有理由就出兵还是有些欠妥。皇上您才刚刚登基就没来由的去攻打那些人的国家,别人肯定会说您是个嗜战的暴君。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样一来您就会失去民心,很容易对您造成威胁。”

    痕易笑了:“既然我们不能主动出兵,那就让他们来找我们的麻烦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要别人侵犯了我们,我们就没有理由不出兵了。到时候,也可以借口除掉整个东牧。”

    御寒飞、痕易天悦三人彼此看了看对方,点点头。

    “好,那就让他们主动出击。”封仇影大笑两声,“得到你们这些人才,真是我封仇影的福气。”

    痕易三人说道:“能为皇上效力,才是下官的福气!”

    御书房的门动了动,封仇影警惕的看过去,手中的毛笔立刻扔了过去:“谁在那儿,出来!”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一边窜了出来,他低着头一脸做错事儿的样子。

    “寒心,你怎么在这儿?”御寒飞急忙过去,他的腿脚不便,走起路来很不方便。

    御寒心:“我,我来找你,他们说哥哥在这儿,所以我就过来了。”

    御寒飞拉着御寒心跪在地上:“皇上,寒心不懂事冲撞了您,下官在这里向您赔罪了。还请……”

    “哎,寒心不过八岁孩童,我,朕不会跟他计较的。让他过来吧!”寒心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年纪这么小就要遭受着这样的事情。

    想到当时把他从王全一的府上救出来的时候,那副样子简直让人疼到骨子里了。浑身都是被虐待的伤痕,整个人已经没了意识了。

    若不是御寒飞悉心照料,说不定这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就要死于王全一的玩弄了。

    “多谢皇上,寒心,还不快谢谢皇上!”他只有寒心这一个亲人了,对他非常的爱惜。

    “寒,寒心谢,谢皇上!”御寒心偷偷的看了看封仇影,见封仇影一脸冷霜害怕的躲进了御寒飞的怀里。

    “寒飞你弟弟来找你应该有事,反正我们的事情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你带他下去吧。”

    “是,下官告退!”

    封仇影刚要转身却发现了御寒心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光芒,等到御寒飞二人完全消失在了御书房附近,封仇影才缓缓开口:“监视御寒心!”

    天悦、痕易二人刚要问,就听封仇影说:“这个御寒心不简单,我担心他是奸细。”

    痕易不解的问“可是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

    天悦说:“就因为他是小孩子,所以才更可疑。皇上刚刚扔的那只毛笔足可以从御寒心的脑袋穿过去,御寒心却躲了过去。一个普通的孩子,怎么会武功?”

    痕易猛地看向门口的那只毛笔,的确如此!

    两道白色身影闪过,等到天悦痕易二人回过神来,两个白衣人已经跪在了封仇影面前。

    “主上,封沐汶拉上昔日旧臣,准备叛朝!”殇漠说道。

    “哦,他们想要怎么个叛法?”封沐汶,你终于还是做不下去了么?

    这些天他对付封沐汶的那些人,一方面是真的要清理朝堂,另一方面就是要逼迫封沐汶出手。封沐汶是绝对不会甘心一辈子这么平静无波,他一定会想法设法的抢夺皇位。

    既然他有这个心,那他又怎么能不帮他一把?

    晁南大部分的人都是他的,封沐汶又能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封仇影压根儿就没有把封沐汶当成一回事儿,要是他陪着一个跳梁小丑一块儿玩闹,那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了。

    “封沐汶的胆子还是那么大,先皇在世封他为王爷就是想要保全他一命,既然他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的命那也怨不得我了。”平淡的话语,却带着一股冷然的气息。俊美得不似凡人的脸,被一层冰冷寒霜掩盖着。

    天悦道:“皇上,要不要把他……”

    “不必,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把戏。”封仇影冷小着,继续端详着这片大陆的地图。

    午夜时分,封沐汶府邸。

    封沐汶坐在书房看着文章,门口几个人影闪过很快消失不见。他放下书本双手放在腿上:“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呢?这样躲躲藏藏的,我们要怎么谈交易呢?”

    他的声音才刚刚落下,窗户‘轰’的一声碎裂,两道黑影从窗外飞了进来。

    “啧啧!这么大的动静,是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来了么?”封沐汶起身走到他们面前,他们都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太子就是太子,我们的行动都瞒不过你。”

    “哼,怎么会!你们可都是庆丰的厉害人物,我要是说错话了,你们腰间的刀恐怕就会立刻把我的脑袋砍下来吧。”

    他早就预料到东牧、晁南会派人来找他,他们都想要庆丰这块肉,能跟他们合作的,恰恰只有刚刚落马的前太子。

    “太子殿下说笑了,我们哪敢。”

    封沐汶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