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封沐汶盛气凌人的模样让那两个黑衣人蔑视着他,都已经是落了水的狗了,竟然还敢这么猖獗、嚣张跋扈。

    封沐汶丝毫不知道要收敛自己,一个劲的释放着本就已经不怎么闪耀的光芒,这样迟早会让冯秋已经将他最后的光芒也给掩盖住。

    “说吧,你们这次来找我的目的。”

    他才刚刚准备要对封仇影下手,庆丰就派人过来了。

    其中一名黑衣人扯掉脸上的黑布,他的脸非常的小,非常的瘦白。最让人过目不忘的是他的眼睛。他的双眼很大很黑,脸上虽然笑着,可是他的眼神异常阴冷,给人的感觉也不是那么的舒服。

    另一个好像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他安静的站在一边,什么话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封沐汶说:“说吧,你们想要怎么合作?”实际上,他已经猜到了,还有什么比东西比皇位更加吸引人呢?

    “跟我们走一趟,我们的大皇子想要见你。具体要谈什么合作,等到了你就知道了。”说话的人正是陆羽邪口中的淮越将军,他已经到达了晁南,目前晁南的时局已经非常清楚了。

    “你们让我跟你走就跟你走,那我成什么了?想要商谈合作,那就让你们的主子自己来。”庆丰只有一位皇子陆羽邪,既然是合作,那他绝对不能示弱。

    如果合作成功,他会是庆丰的皇帝,到时候,就连他陆羽邪也要向他俯首称臣。庆丰算个什么东西?

    当年那一战,两国虽以平局收场,但真正胜利的人依然是晁南。陆羽邪的父亲陆蓝羽就是在那一战中身亡,战神陆羽邪死了,庆丰溃不成军只好借口双方协议,这才有了今天的庆丰,否则庆丰早就被灭了。

    在淮越眼中封沐汶就是一只丧家之犬,现在的他还没有资格跟他们谈条件。既然大皇子要他们带他回去,他只要乖乖听令跟他们回去就好。

    看到淮越的手放到了腰间的刀柄上,封沐汶的表情更加从容:“你们以为你们能够顺利进来的原因是什么?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来,所以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如果我出什么事,你们也别想活着出去。”

    淮越大笑着:“带你去庆丰就是我们的任务,在你没有见到我们大皇子之前,我们什么都不会对你做。说吧,你要怎样才肯跟我们去庆丰?”

    封沐汶嗯了一声假装在思索,他大白天跟那些大臣们商量好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淮越。

    淮越眉头一蹙:“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帮你把他杀掉?这个我们做不了主,还得请示我们的大皇子。”

    封沐汶双手一摆:“没关系,我可以等,就是不知道你们的大皇子能不能等。”

    淮越说:“放心吧,明天晚上我会再来找你。”

    “不送!”

    他们二人再次从窗户飞了出去,封沐汶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了一丝算计的光芒。现在有了庆丰的帮助,想要杀封仇影那是易如反掌的事。

    只要再等几天,一定会有他想要的结果。

    “封仇影啊封仇影,就让你在皇位上再多逍遥几天吧。你一定不会想到,庆丰的人会提前来找我合作。”

    第二天晚上,淮越他们果真来了,带来的消息也是封沐汶想要的。他们商量好了对策之后,封沐汶联系了他在宫里安排的暗棋,准备对封仇影展开攻势。只是他们没想到,封沐汶的行动一直在封仇影的掌握中。

    晚上,夜空无星月,漆黑一片。

    傲然于城市中最高的那个建筑,如同顶天立地的巨人,支撑着一切!它的存在,又好像是保护着世人的守护神,神圣而不可侵犯。

    黑的好像不存在,好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触手,随时随地的伸出爪子撕裂那些侵犯着他领土的人。

    几道黑色的人影在那巨人的四周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飞快的闪过,他们潜藏在巨人的脚下,准备随时的发动攻击。

    推开那道门,御寒心朝里面看了看。床上有一个黑影,御寒心叫了一声,床上的人,只是翻了个身然后又继续睡了。御寒心确定床上的人不会醒来之后,这才蹑手蹑脚的把门关好。

    他站在门口思索着,脸上浮现出并不年少的表情。有些阴冷、更多的是恨意,年仅七八岁的孩子,在遭遇过那件事之后定然会有一些不一样。可是,御寒心的不一样,就是因为他的眼神太过成熟。

    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御寒心他们只是一个小村子里的人而已。为何这个御寒心会武功?除非,他根本就不是御寒心。

    思索完之后,御寒心急忙跑到了楼宇后面。听到了一声哨子响后,御寒心才从楼后消失。就在御寒心离开之后,门开了,本应该睡着的人现在正站在大门口。

    清秀的脸上写满了疑惑、痛心、以及不可置信,他不会愿意相信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弟弟。如果他不是,那真正的御寒心究竟在哪?

    御寒飞望了一眼夜空,心中期盼着他的弟弟能够没事。惆怅完之后,他开始实行一开始就准备好的计划。

    黑暗的城堡中,有几处亮着灯。那暗红色的光芒,好似勾魂夺命的鬼火。

    御寒心手上拿着一个碗,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他抬头看向不远处还亮着灯的宫殿,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他轻轻的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中的杀意尽然褪去。

    “叩叩叩!”

    “进来!”封仇影只穿了一件单衣站在地图面前,好看的眼睛紧锁着面前的地图。

    他站了一会儿,却见来人迟迟不语,封仇影这才转身:“寒心,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休息?”

    御寒心低着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举着手中的碗纤白的小手还在不停的发着抖:“这是,这是哥哥让我,让我来送给皇上的,说是感谢,感谢皇上对我们的恩德。”

    封仇影瞄了他一眼,没有在他脸上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看了一夜了,朕还真是有点饿了。”封仇影就过去,端过御寒心手中的碗:“都这么晚了还劳你跑这一趟,辛苦你了!”

    “不,不辛苦,都是我应该做的。若不是没有皇上,我们兄弟两个早就已经被奸人害死了,是我门应该感谢皇上才对。”

    “呵!”封仇影仰头将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用袖子擦了擦嘴巴。“好了,我也喝完了你可以下去休息了。”

    等了半天,见御寒心什么动作都没有。封仇影奇怪的问:“怎么?还有什么别的事?”

    御寒心的表情忽然变得非常的阴冷,他拿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笔直的刺向了封仇影。封仇影来不及说话,便出招去挡。

    “哼,你果然不是御寒心,你到底是谁?”封仇影挡下了那致命的一招,一脚踢开了御寒心。

    御寒心表情冷素,他的身体非常敏捷、快速,刚被踢开下一轮攻势已至。他的个头小倒是方便了他的动作。

    “封仇影,去死吧!”御寒心大喝一声,招数逼向封仇影。

    “就凭你!”御寒心的招数几乎都被封仇影挡了下来,封仇影的脚步一直停在原地没动,御寒心来回的跑体力已经有点透支。

    “你已经中了我的毒,就算我杀不了你,你也活不过十二个时辰。封仇影,你的死期到了。”

    封仇影的表情僵硬了,御寒心得意的看向他:“封仇影,这是我的专门为你准备的,你的那些庸医是不可能解得了的。”

    “你,你到底,噗…”一句话没说完,封仇影已经吐了红。白色里衣,全都被血染红。封仇影单膝跪地,左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嘴角那儿,还留有一点猩红。

    俊美的面容扭曲在了一起,他的表情非常的痛苦。“哇!”又是一口猩红,封仇影的脸色惨白了几分。

    假的御寒心张狂的面容彻底的扯在了一块儿,杀意弥漫在他周身。

    看着封仇影渐渐失去行动能力,御寒心脸上的笑容更盛:“没想到吧?假扮这小子果然是个明智的选择啊,瞧瞧你现在的模样。怎么?很痛苦么?没关系,一会儿你就不会痛苦了。”

    御寒心捡起了被封仇影踢开的匕首,一步步的朝着封仇影走过去。他抬起封仇影的脸,匕首在他脸上晃了晃:“你的脸很美,一会儿下刀的时候一定会很疼的。你要坚持住哦,这样我才能把这张脸完美的切下来。以后,这张脸就属于我了。”

    眼看着匕首就要切开封仇影的脸,下刀子的同时,假的御寒心瞳孔慢慢的扩大。手中的匕首‘叮’的一声被打开,再看御寒心那纤细的脖子已经被封仇影抓在手中。

    封仇影站起身体,吐了吐口中还残留着的红色液体:“这东西真是太腥了!”

    “你,你怎么…”

    “朕早就看穿了你的把戏,你想要朕死,朕不会让你死。”封仇影吹了个口哨,御书房的门悄悄的打开。

    进来的人正是御寒飞,御寒飞恶狠狠的盯着假的御寒心:“你把我弟弟弄到哪里去了,把他还给我。”

    “原来如此!”他一直说了三个原来如此,趁封仇影不注意,他飞快踢开他。

    本以为从窗户可以跳出去的,再看窗户那儿已经守着两个白衣面具男子了。他们手中的剑直至跳出窗户的他,从他们拿剑的姿势来看他们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硬碰硬对他不利,还是要想办法脱身才行。

    御寒飞快步走过去:“把我弟弟还给我,我还能请皇上放你一条生路。”

    他只有御寒心一个亲人了,不能再失去他了。

    “这张脸就是你弟弟的,你觉得你弟弟还有生还的可能么?”令人绝望的话语从那淡淡的薄唇中吐了出来,御寒飞直直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封仇影一把拉住了他,“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