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御寒飞摇头!

    “殇漠、冷河,拿下!”冷风萦绕在封仇影周身,刚刚还穿着里衣的她已经换上了一身紫色的长袍。墨黑色的长发高高竖起,俊美的脸上不带有一丝表情。

    得到命令的两位白衣杀手,转眼间就从那人身侧穿了过去。两把长剑交叠在一起,架在了御寒心的脖子上。御寒心连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都还没有看清楚,就已经被抓住了。

    威严的话语从封仇影的口中缓缓流出:“你的脸确实天衣无缝!”

    “那你又是怎么识穿我的?”御寒心还是不甘心,他在江湖混了这么多年,到晁南皇宫还不到十天,竟然就被封仇影这小子给拆穿了。本来这次的计划是完美无缺的,先假扮御寒心卸下他们的戒心、再利用御寒飞下毒毒死封仇影,最后再帮太子殿下重新登基。

    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被识破。想要逃走,又被这两人拦了下来。他们的武功路数,他竟然一时间也分辨不出来。

    再者,他们两个脸上又都带着面具,也分不清楚谁是谁。

    “你的眼神太过犀利了,一个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殇漠,将他带下去好好的看管着。”封仇影走到他面前,用剑挑下了御寒心的脸。

    “寒心不过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你竟然也下得了手。皇上,请您给寒心主持公道。”御寒飞跪在地上,声音哽咽着。

    最后一个亲人,也不在了。他唯一的弟弟,竟然被人硬生生的撕下了脸皮。让他怎么能不恨?他一定要把这个人千刀万剐,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放心,朕会给你一个交代。”

    脸皮从那人脸上扯下来顿时失去了生气,那双空洞的眼神仿佛能够洞穿一切。那惨淡的脸上还沾有一点血肉,拿在手中赫然堪比千斤石重、雪山雪冷。

    封仇影的心颤抖着,他也有一个弟弟,很难想象如果他手上拿着的是他弟弟的脸皮,他的心情会是怎么样。御寒飞的心情他完全理解,他也不会让御寒心白死。

    把人皮面具轻轻的放到了冷河手上,封仇影闭目说道:“冰河,交给你了。”

    冰河不语点头,收回了自己的剑离开了御书房。

    殇漠把那人打昏了,也带了下去。

    封仇影叹口气:“寒飞,抱歉,还需要借用你弟弟一用。等到……”

    “寒飞明白,只要能为寒心报仇,不论付出多少代价我都能承受。寒心的脸既然能够帮我们,那,那就用吧。”

    相信,这也是寒心希望的。他死了,留下了一张有利用价值的脸皮。这张脸皮不仅能帮他报仇,还能为皇上多做一点事也算是值得了。

    希望寒心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息。他现在应该跟爹娘在一起了吧,他一定会好好的守护这个国家,为恩人多做一点奉献、为在这个人世间受苦受难的百姓创造一个太平盛世。

    御寒飞相信眼前这个穿着紫袍的俊美男子,他一定能给天下人一个真正的太平。他,等着看他胜利的那一天。

    痕易、天悦也跟着走了出来,两人的视线全都放在了御寒飞身上。一个同情,一个敬佩。痕易心肠本就软,看到如此伤心难过,却还要强撑着的御寒飞,同情占据了一大半的情愫。而天悦,眼中满是钦仰,能够舍小我完成大我,有这种精神的人已经很少了,他御寒飞就是一个。

    “如今凶手已被逮捕归案,只要等着那条大鱼落网了。”痕易说道。

    天气,真的好冷!

    封仇影仰视黑暗苍穹,幽静的夜、清风佛过。宫殿旁边光秃秃的小树摇来摇去,树边的灯笼也跟着摇摆着。

    树影投在地上好像张牙舞爪的怪物,灯笼摇晃着,给整个晁南宫增添了一抹黑暗幽深、恐惧骇人的色彩。

    没有关好的窗户被风吹的呼呼作响,冷风刮得人的脸生疼。

    痕易三人静站在那里,四个人、四条人影,交错在一起,与树影重叠。更像是给那树影添上了几只手臂,冷、骇、惧!

    封仇影最先回过神来,将痕易三人叫进了御书房。四人又将计划重新的说了一遍,御寒飞总是心不在焉,封仇影也没有多责怪他,毕竟他刚刚经历了丧亲之痛。

    痕易、天悦二人对此事也是闭口不语,他们坚信着御寒飞这个人是不需要别人的安慰的。安慰,反而是瞧不起他的表现。

    御寒飞说:“那好,我立刻就去找陈岩陈太医商定。”

    痕易及时的将他拦了下来:“寒飞,你才刚进宫,陈太医恐怕不会听你的。交给我吧,天悦,传递消息这块儿就麻烦你了。”

    尽管御寒飞强撑着,可这件事很重要,要是一个不小心那所有的努力就有可能全废了。他也不是不相信御寒飞,只是情绪能够影响人的做事程度。

    陈岩太医是个老古董,他不会去理睬朝堂上的事儿,但他也不会任由着奸佞之人来迫害君王。

    现在坐在龙椅上的人,是先帝亲封的晁南皇。谁也不能妄下断定,皇上的皇位不明不白。那些反叛皇上的人,全都是封沐汶那边的人。

    试问,陈岩怎么会容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好吧!”御寒飞心里明白痕易在担心什么,也对,他也不认识那个陈岩太医,到时候要是有人冒充那这个计划就真的失败了。不能因为他一个人的失误,让这么多人的努力付之东流。

    “寒飞,你只要关注冷河那边的情况就可以了,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封仇影说。

    “我,没事!”

    “那我们就各自行动了!”天悦一只手搭在痕易肩上,一只搭在御寒飞肩上。

    此生能有他们两人共事,也算得上是他的福分了。若不是因为那个王全一,说不定御寒飞早就入朝为官,他们也能够相识的早一点了。

    不过,现在相识也不算是太晚。日后,还有很多一起做事的机会。天悦非常看好御寒飞的才华,只可惜这么优秀完美的人,他的腿竟然被……

    如果他的左腿也是好的话,那他一定是完美的人。当然他不能算得上最完美,真正最完美的人是他们的主子。

    封仇影确实是一个好主子,他的聪明才智、武功智谋无人能及。相信,也就只有传说中的白溪魔女才有能跟他们主子相提并论的资格了。

    要说起白溪魔女天悦也不是一无所知,之前他就想要借助江湖中的朋友打听一下白溪魔女。可惜,江湖中很少有人知道。

    五年前的那场武林决赛他也有到场,十四岁的白溪魔女能够技压群雄,让人刮目相看。他也是看好她的,如果她能够为皇上所用,那晁南就是如虎添翼了。

    可惜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白溪魔女究竟在什么地方。还有必要,暗中调查一下。

    御寒飞、痕易、天悦三人离开御书房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封仇影坐在御书房的窗口看着漆黑的天空。思绪,再次飞到了千里之外的东牧。

    他只能把对她的思念化作一腔热血,去完成所有使命。晁南是他的使命,穆繁城也是他的使命。只有先让晁南安定下来,没有阴谋算计、没有嗜血杀戮,才能将她接回来。

    他要给穆繁城的是一个干干净净的晁南、是一个人人都向往迷恋的晁南。

    “城儿,等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太平盛世,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到时,我定会去东牧找你。你的仇,我来报。所有是伤害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上次在月桥相见,她给他的感觉好像变了很多。曾经的天真被冷酷所替代、她比以前更加成熟、更加不易近人了。

    每次,跟那个傻傻的穆繁城在一起,他总是很开心、很快乐。身上的担子,也因为她减少了不少。每次要分离的时候,他也总是不舍,总是期盼着,期盼着下一次能与她见面。

    然而,他心里又不希望与她见面。因为每次见到她,总是她被欺负的样子。小小的身躯,青一块紫一块的到处都是伤痕,让他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发誓一定要保护好穆繁城。得知穆繁城得了瘟疫,他可以衣不解带的照顾她好几天。得知她被丢出穆府的时候,他也会抱着她的衣服不吃不喝、想念着她。

    小时候,穆繁城就是他的一切。如今,亦然!

    第二天,整个晁南都在传着封仇影遇刺、命悬一线的消息。以前是大街小巷的都在穿着封仇影的丰功伟绩,如今却是在商谈着若是没有了这位帝王,他们晁南该怎么办?

    也是在这一天,城里开始传着封沐汶才是真正晁南皇的消息。也有很多百姓被煽动,但更多的是对封仇影的赞同。

    那些在宣扬着封沐汶的人只是把消息散播出去,下一秒他们人影全然消失不见。再想找,也找不到了。

    “你确定封仇影现在连床都不能下?”封沐汶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他眼前站着的赫然是有着御寒心面孔的小孩。

    这张脸简直完美至极,不愧是人的脸做成的。就连封沐汶也没有分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当时派进晁南皇宫的人。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封仇影已经中了毒了。那毒是从庆丰带过来的,如果没有庆丰的解药那封仇影必死无疑了。

    不行,现在还不能太开心,他必须要亲自入宫砍下封仇影的人头。这样一来,他才能真正的高枕无忧。

    “宏信,立刻叫人准备今夜杀进昭荷宫,取封仇影项上人头。”

    封沐汶左边的侍卫说了声是,立刻下去准备。

    “察崖,你去通知淮越将军,该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有了好庆丰淮越的帮忙,这次定能万无一失。

    皇位,他思慕已久的东西,今天终于能够物归原主了。管他别人怎么说他,封仇影一死,整个晁南只有他有资格成为晁南皇。

    他要证明给那些信仰封仇影的人看,他封沐汶丝毫不输给封仇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