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冬天的天色总是黑的很快,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陆羽邪将羊皮卷收起来回了草屋,草屋里亮着油灯。

    床上,一个少了个胳膊的人正在昏睡着。那紧蹙的眉头,指出了他现在的有多么的难受。他的脸惨白的就跟鬼似的,他的左手死死的拽着被子。这个人,正是五天前夜袭封仇影的前太子。

    陆羽邪倒了杯酒喝了半杯,剩余的半杯直接洒在了封沐汶那还在流血的胳膊上。

    “啊~”封沐汶吃痛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豆大的汗滴滴落在床上,融进了被子里。

    “哟!醒了?本皇子还以为你就这样睡死过去了,那可就真不值我救你了。”扔掉酒杯,陆羽邪倚在床边。

    封沐汶顺着声源发出的方向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蓝衣的俊美男子。男子脸上笑着,眼中却是寒光涌动。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简单。

    “你,你是谁?”

    陆羽邪吹了吹刘海,“你的救命恩人,对救了你命的人,你就不应该说声谢谢么?”

    封沐汶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他记得那天晚上他的人、淮越的人与封仇影他们打在了一起。到处都是火光、人的肢体、还有那喷洒在空中的鲜血。

    胳膊被砍掉,他疼的昏了过去。后来,淮越为了掩护他出去被封仇影抓住了,他那些忠心的手下也几乎被封仇影全数歼灭,只剩下一小部分的人。

    他们从密道逃出了晁南宫,却在密道出口看到了风尘仆仆赶来的人。淮越的人一见到他立马下跪,叫:‘大皇子!’

    记忆到这里停止了,封沐汶抬头:“你是庆丰的大皇子陆羽邪?”

    “这么直呼你恩人的名字,真的好么?”被一只丧家之犬叫名字,陆羽邪明显的不高兴起来。

    封沐汶想,现在他肯定成晁南通缉的对象。刺杀任务失败,封仇影一定不会放过他。倒不如先从庆丰那边下手,借庆丰的手重新夺回晁南。

    封仇影在东牧国的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做了什么也有必要好好的调查一下。他总感觉封仇影身后隐藏的秘密不少,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封仇影已经死了,并没有去东牧做详细的调查。

    “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知道。”封沐汶捂着自己的左手,他的手被砍断得快点治疗才行。

    “有用的消息你应该会自己藏着才对,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告诉我呢?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他还能有什么消息?五天前的暗杀计划失败,晁南宫的守卫增加了十几倍。还有那些暗卫,整个晁南宫就像被保护网保护着的雏鸟。

    谁说雏鸟就不会伤人了?只要逼急了他,他的喙还是会毫不留情的啄伤伤害他的人。

    封仇影就像这只雏鸟,尽管他坐上皇位不久,但是他的能力的确是有目共睹。现在的晁南,很强!

    “我听说封仇影曾经暗中回了一趟东牧,说是要去接一个人。这个人,对他非常重要。你就不想知道这个能让封仇影暗中潜回东牧的人是谁么?”

    陆羽邪琢磨了一下,开口道:“东牧还能有让封仇影这么在意的人么?有点意思,这个人是谁?”

    “听说是东牧第一丞相穆长琴府上的一位小姐,具体这个人是谁我暂时不知道。”

    “穆府千金么?穆府有三位千金,穆繁芯的美那是公认的。还有穆繁青穆繁蕊,她们两个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封仇影应该不会被她们吸引。难不成,是那个东牧第一美女穆繁芯?”

    穆繁芯的名声早已传遍了正片大陆,听说穆长琴有意在四皇子、五皇子、九皇子三人中找一个成为他的乘龙快婿。

    穆繁芯是穆府最受宠爱的小姐,娶了她就相当于是得到了穆长琴的肯定,他就有机会成为下一个东牧皇。

    封沐汶听他的分析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不,是四个。几个月前的元女节,我在东牧也呆了几天。听说穆府又有一个什么嫡长女,这个人是在外面养病才归来。”

    “她是个怎么样的人?”传闻中的穆府只有三个小姐,好像是没有说哪个是嫡长女。难不成,这个嫡长女是穆府的另一颗棋子?

    封沐汶说:“听那些人说嫡长女穆繁城不仅是个傻子,而且长相极其丑陋。就是因为长得太丑了,所以才被穆长琴送到了别的地方。一直到几个月前才回来,封仇影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了行动。”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让封仇影不顾性命去接的人就是这个穆繁城了?”一个从未听过的名字,会是让封仇影朝思暮想的人么?啧啧,没想到封仇影还是一个多情种子啊。

    作为一个帝皇,是不能有情的。封仇影在这一块,着着实实的输了。因为有了情,就有了牵绊。有了牵绊,他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这个我不清楚,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倘若真是那个穆繁城,那封仇影的目光是有多么令人唏嘘啊。连穆长琴都不待见的女儿,能好成什么样子。

    “的确是个有用的消息,你先休息吧,我会让人去调查。”

    封沐汶对他还有用,就算是少了一只胳膊的废物脑袋上还挂着一个晁南的前太子称号呢。只要这个称号在,封沐汶就还有用。陆羽邪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嘴里叼着一根稻草离开的茅草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他养好了伤、搜罗到人才之后,再给封仇影搅一个天翻地覆。

    “封仇影,你给我等着。这断臂之仇,来日定要你血债血偿。”他也要让封仇影尝尝这种被国家抛弃、被断手断脚的疼痛。今天的狼狈,日后他要让封仇影比他还要疼上千倍万倍。

    不管是穆繁城还是穆繁芯,穆长琴都不会让她们晁南的皇帝有关系。穆长琴可没有那个胆子,但上一个卖国求荣的罪名。

    陆羽邪仔细的想了想封沐汶说的话,如果封仇影真的有一个相好的在东牧国,那他正好可以将那个人抓过来威胁封仇影放弃皇位。

    但如果封仇影去东牧是有别的目的的话,那他岂不是白费了一番功夫了?

    封沐汶的话不可尽信,也不可不信。是真是假,还是一探究竟的好。

    “陈越,我们在东牧的暗棋有什么动静没有?”

    话语才落,陈越已经出现在了陆羽邪身后:“东牧太子恭夜幕因贪污受贿、中饱私囊、残害百姓已经被五马分尸,四皇子恭夜珏成为内宫第一皇子,现在是恭尚易身边最得宠的人。”

    “恭夜幕那个废物被扳倒那是迟早的事,倒是恭夜珏挺让我意外的。一直都说恭尚易不怎么宠爱他,现在他又这么信任他。恭尚易那只老狐狸,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是想让恭夜珏成为众矢之的、成为其他皇子的眼中钉肉中刺么?如果是,那恭尚易真正看好的皇子会是谁?是五皇子恭夜习,还是九皇子恭夜零?

    听闻恭夜零只爱乐曲,不喜政事。恭夜习贪图美色美酒,也不是个能靠得住的人。其余的皇子那就更不堪一击,这样想东牧好像就没有什么能够继承皇位的人了?

    难不成,恭尚易真的有心栽培恭夜珏?恭夜珏他们了解不深,只知道他是个宫女生的孩子,从小母亲就病逝也不被恭尚易待见。

    他的实力有多少,几乎没人知道。

    看来以后庆丰要对付东牧,首先就要对付这个恭夜珏了。

    “陈越,调查一个人。”

    陈越问:“什么人?”

    “穆府嫡长女穆繁城!”

    “穆府有这个人么?”陈越一脸迷惑,穆府从来不都是只有三个小姐的么?怎么又冒出个嫡长女了?穆繁城,这个名字听都没有听过。

    让陆羽邪、陈越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个他们听都没有听过的人,将来,会成为整个天下的决策人。穆繁城的出现,就已经预示着天下之势出现了分岔路口。

    封仇影的路,也是从穆繁城回来的那一天,开始有了另一条分叉。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更可疑,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刚走到门口的陈越又回过头来,面色凝重的说道:“大皇子,皇上那边已经知道了你来晁南了,皇上让您火速赶回庆丰。”

    “知道了,我的事办完就会回去。”他早就知道皇爷爷不会让他一个人出来,所以特地在宫里安排了一些能够牵制住皇爷爷的人了。

    东牧最值得关注的就是东牧宫和穆府了,穆府很多消息不用打听就能知道。

    然而其他地方都没有听说过穆繁城这个人,想必真的是因为穆繁城长得太惊世骇俗了,所以穆长琴才蓄意隐藏不说罢。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穆繁城才是真正决定穆府的人,穆长琴不将她公布出来实际上是为了保护她。

    陈越已经去调查穆繁城,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过来了。

    陆羽邪拿出地图开始分析东牧、晁南、庆丰三方的具体情况,恭尚易最信任的无非就那几个。丞相穆长琴、丞司江流影、还有一个只听名不见人的神秘国师,现在又多了一个不知情况深浅的恭夜珏。

    再观看晁南那边,宰相痕易、右相天悦、还有一个刚刚上任的左相御寒飞。这个御寒飞的实力与痕易天悦二人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还有封仇影身边的那四个神秘侍卫,殇漠、冷河、冰柯、泽兴,这四个人守护在封仇影身边,不管是刺杀还是偷袭,都不可能绕过他们四个围成的保护圈。

    再加上那些江湖中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是封仇影那边的人,可见晁南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若再让晁南的实力壮大,那不仅是对庆丰有威胁,恐怕整个天下都会是封仇影的。

    封仇影的野心,昭然若揭。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把天门关的那个阵法破掉。让东牧主动出击攻打晁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