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另一边,东牧!

    火澜把最近晁南发生的事件一字不漏的告诉了穆繁城,穆繁城听完眼中满是敬佩。封仇影的实力,她从来都不会怀疑。

    一个能够忍辱负重这么多年的人,怎么能没有实力呢?相信,这个天下很快就会落到封仇影手里。

    “这个晁南新帝的本事倒是不小啊,这么短时间内就收复了晁南百姓的心了。那个封沐汶就够倒霉的,听说连胳膊都被砍掉了,现在生死未卜呢。”

    火澜蹲坐在火炉边,不停的搓着手。

    红霜说:“封沐汶那是自取灭亡,也不动动脑子就任意妄为,失败那是迟早的事情。”

    先是东牧太子恭夜幕倒台,然后又是晁南前太子生死不知。东牧晁南,这是在比谁的本事大?谁的皇子多么?晁南也就只剩下封仇影一个皇子,而且他现在又是晁南的皇帝。东牧怎么比,好像都是输啊。

    “小姐,你在想什么啊?”采碧奇怪的问,红霜姐和火澜正讨论的热火朝天呢,可是小姐好像都没怎么听啊。

    听到采碧的话,红霜、火澜停止了讨论,同时将目光放到了穆繁城身上。

    “我只是在想庆丰,庆丰这次会加入封沐汶的暗杀计划,这代表庆丰已经开始主动出击了。如果我的直觉没错,庆丰大皇子陆羽邪人就在晁南。”

    陆羽邪那个人阴晴不定,手段狠辣,表面温润如玉,实则内心比恶魔还要可怕。得罪他的人,都不会再见到第二天的太阳。而且,过一段时间那些人还会出现在别的地方。身体不是少了胳膊,就是少了腿,整个连原本的样子都见不到了。

    而且陆羽邪擅长机关阵法,要是他用这个来对付封仇影,那封仇影的胜算会减少许多。看来,有必要去帮封仇影一把。

    且不说封仇影那边究竟有多少能人异士,光是一个陆羽邪就能让镇守晁南边境的军队全军覆没。她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绝对不会。

    穆繁城又说道:“这下,倒是演变成三个国家之间的战争了。庆丰暗杀封仇影不成,一定会来找东牧寻求合作。还有那个封沐汶,折了翅膀的鸟定然会找一个比较稳定的大树筑巢安家。”

    “晁南与庆丰的战争,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么?”火澜不懂了,他们的敌人不就是恭夜珏和穆府么?师姐那么关系晁南做什么?

    “当然有关系,要彻底掀翻东牧,晁南庆丰的实力不可小看。”凭借舞心宗,当然也可能让东牧彻底的改朝换代,可是这代价太大了。

    现在正好晁南、庆丰有想法发动战争,也正好借助他们的手铲除东牧。有他们出面,她就能过坐享渔翁之利。

    她现在只要关注三件事就够了,第一是封仇影的动态,第二是晁南庆丰什么时候开始攻击东牧,第三就是预防庆丰对晁南下手。

    庆丰那边并没有舞心宗的什么人,她们对庆丰也不是很了解。能成为她盟军的人只有封仇影的晁南,在她的计划没有完成之前不能让晁南有一丝一毫的损失。

    红霜说:“现在晁南是封仇影的天下,很快东牧也要成为恭夜珏的天下了。听说恭夜珏现在特别受宠,恭尚易所有的奏折几乎全都交给了他处理。很多人都在猜测,恭夜珏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东牧皇!”

    火澜立刻反嘴:“才不可能,不能让恭夜珏成为东牧皇帝。”这个人口口声声说要杀掉师姐,等他坐上了皇位肯定会发动东牧的人对付师姐,那可就真糟了。

    “或许,可以让他成为东牧的皇帝。”穆繁城想到了另一个玩法,恭夜珏想要的,她可以给他。但是,等给他之后,也就是他们开始算总账的时候了。

    “师姐,你说什么呢?东牧皇这个位置怎么可以让给恭夜珏呢?”师姐又开始向着那个臭男人了么?真是搞不懂,师姐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啊。

    “我自然有的打算,火澜,从舞心宗调出三名擅长机关阵法的人送去晁南,交给封仇影。就说,这是白溪送给他的礼物。”聪明如封仇影,一定会想出其中的奥妙。

    “什么?送去晁南,师姐……”

    “火澜,这是命令!”这关系到东牧、晁南、庆丰三个国家的局势,她要帮的人一定会是未来的天下之主。

    封仇影,有那个能力。

    “是!”火澜不甘心的拿过一边的剑离开了晨露楼。

    红霜目送着火澜出门,小姐的心思谁都猜不透。火澜会心里不舒服也是正常的,莫不是小姐要借助封仇影分的手……原来是这样啊!

    “红霜,吹笙、绛潇、花落他们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穆繁城问。

    红霜如实的说着:“吹笙公子已经是恭夜珏身边最为信任的人之一了,花落绛潇那边还没有动静。”

    “让他们好好的监视着恭夜珏他们!”这个冬天过完,应该就是战火燎原的时刻了。

    “是!”

    兰荷苑内,穆繁芯总觉得心里堵得慌。穆繁城的病好了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手段也变得那么凌厉阴狠。穆繁青的死,肯定也跟她脱不了关系。

    但是,她要怎么样才能除掉穆繁城呢?穆繁城占据着这个嫡长女的位置,对她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白禾仪怎么能不懂自己女儿的心思呢,从她那里听说三位皇子在同一天来找穆繁城。五皇子九皇子还在晨露楼坐了好一会儿,穆繁城与他们三个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母亲,眼看着穆繁城越来越嚣张了,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么?”穆繁芯跑到桌子那儿,愤愤不满的对白禾仪说。

    “你看看你都被穆繁城给绕进去了,她只是说了你几句你就耐不住性子。瞧瞧你现在因为穆繁城的事情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哪里还有一个东牧第一美女的样子。”

    白禾仪略微对穆繁芯有点失望,即使穆繁城有点小聪明,但她一个人又能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相爷还是站在他们这边,他一心想的都是要将繁芯送到宫里。

    只要相爷还在他们这里,那她们的胜算就比穆繁城多一分。

    “母亲,你是没有听到恭夜习说的那什么话。他,他说他愿意娶穆繁城那个丑八怪啊。”

    “恭夜习的嗜好的确很特别啊,都说他爱好美人,可是没想到就连穆繁城这样的人她也喜欢。”恭夜习果然不靠谱,他居然会站在穆繁城那边。

    “要是穆繁城真的成了恭夜习的妃子,那我们见到她还不得点头哈腰的叫她王妃啊。她怎么可以比我高呢?母亲,我们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

    她现在就恨不得穆繁城死掉,只要穆繁城死了,她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你以为我不想让穆繁城死么?只是找不到机会而已,现在东牧情势越来越急促,要是我们还找不到一个足以保护我们的人,那我们可能真的要被穆繁城踩在脚底下。”

    白禾仪说的咬牙切齿,要被那个丑八怪踩在脚下,她怎么能甘心?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从相爷那边下手。让相爷亲自,将穆繁城赶出去。穆繁城离开穆府,再对付她就好办多了。”白禾仪说。

    “要怎样让父亲把穆繁城赶出去呢?”

    “我们可以这样…”白禾仪附在穆繁芯的耳畔说着,说完,穆繁芯笑了笑:“还是母亲您有办法!”

    穆繁青死去的时候只有穆繁城一个人在场,那她这个不祥人父亲是不会把她留在府里的。父亲一定会找借口让穆繁城离开穆府,有父亲插手她就放心多了。

    “芯儿,去看看你父亲下朝了没有。我们一家三口好长时间没一起吃饭了,该聚聚了。”白禾仪挑着眉头。

    “是,女儿这就去!”穆繁芯喜滋滋的跑去了穆长琴的房间。

    找了一圈,在穆长琴的书房找了他,穆长琴一看到穆繁芯紧蹙的眉头就舒展开来了。他最宠爱的女儿要给他做饭吃,他怎么能不开心呢?

    穆繁芯拉着穆长琴去了兰荷苑,路上被采碧看到。采碧见状,悄悄的跟在了他们后面。看到穆长琴进了兰荷苑之后,她才回去晨露楼。

    采碧将此事告诉了穆繁城,穆繁城不以为然。

    穆繁芯早就想对她下手了,今天的事情根本就不足为奇。白禾仪、穆繁芯她们玩来玩去,也就只有那点把戏。而她的目标,可要比穆繁芯高远的多了。

    采碧正帮穆繁城磨墨,穆繁城拿过毛笔沾了点红色的墨汁。白色的画纸上,很快就被那红色的小梅花沾满了。穆繁城是最后才用黑墨画出了红梅的树枝,红梅上有很多地方是白色,看上去就好像是落在红梅上的雪花一样。

    “小姐,人家都是先画树才画花瓣的。为什么你要先画花瓣,再画树呢?”采碧将砚台从画纸上拿下去,她站在穆繁城身后看着穆繁城手上的那幅红梅图。

    “红梅傲然风雪,她的生命比一般人来的短暂、虽然短暂但她却是所有花卉中最坚韧顽强的。人家都是落叶归根,红梅落下、根在何处?”

    “小姐好像很喜欢红梅花啊?”听小姐这么说,红梅顽强的让人心疼。

    红梅只有在寒雪之天才能绽放,才有机会绽放出最美丽的姿态。然而等到冬天一过,红梅花就会落败。还要再等上一年的时间才能再次绽放。

    时间虽短,留给人的意义却异常重大。

    “是啊,以前我不喜欢的,现在却非常喜欢红梅!”

    以前,她是比较喜欢白莲的。白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它是真正的花中君子,然而现在她却非常讨厌白莲,或许就是因为那‘君子’二字吧。

    穆繁城从来都不是什么君子,她只是一个小人而已。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是不配喜欢这样神圣高洁的白莲的。

    红梅,只有红梅最适合她。

    想着,穆繁城已经站在窗口看着下面的被冰雪掩盖着的小草。

    “红梅辍雪,冰冷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