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白禾仪派出去的那些人很快就回来了,他们带来的消息让白禾仪三人顿时面如死灰。

    “我就知道穆繁城不会这么轻易就死的,山崖下没有穆繁城的尸体,她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可就都完蛋了。”穆繁芯的语气里满是绝望,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对穆繁城下手,穆繁城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白禾仪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就希望你大哥能够在穆繁城回府的路上截杀她,让她不能活着回来。”

    那个穆繁城到底是什么妖怪变得,从山崖下面摔下去都能安然无恙。

    “母亲,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她相信哥哥一定能把穆繁城杀死的,穆繁城身边只有采碧一个丫头,光凭采碧一个人能做什么?

    只是为什么,她的心还是跳个不停呢?她的心还没从来没有跳得这么不安过呢,穆繁城就是扫把星、就是一块烂石头。

    脸都已经毁成那样了,还一天到晚的想着要勾引男人。她这种贱人,就应该被浸猪笼、应该被五马分尸才对。

    这个世上根本就不应该有她的存在,反正在选太子之前不能让穆繁城还留着。

    只要阻碍她脚步的人,她要一个一个的把他们除掉。

    夏老死了,白禾仪理所应当的成为了穆府真正的女主人。家里的事,只要不牵扯到穆繁芯,穆长琴一般都不会插手。整个穆府,就是白禾仪的天下。

    “趁着穆繁城没有回到府上,除掉穆繁蕊。”

    穆府,只需要一位小姐就行了。

    “穆繁蕊?要对付那个病秧子还不简单么,只要在她的药材里动点手脚,她的那条命还不是要落到阎王手里。”

    她一直都知道穆繁蕊是个怎样的人,因为身体不好处处隐藏在后面。先前穆繁青对她的那些动作,有一大部分是被穆繁蕊撺掇着的。既然是个病鬼就应该好好的养病,还来掺合这些事情做什么。

    她也明白穆繁蕊一直把她当成竞争对手,只可惜她从来就不觉得穆繁蕊有跟她斗的资本。

    就算她没有生病,凭她那张脸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她要死了,才让人觉得可疑。你也不想想,先是穆繁青不明不白的死了,然后是穆繁城被赶出了穆府。如果穆繁蕊再出什么事儿,那你觉得谁更让人怀疑?”

    “她们三个都完蛋了,那只剩下我了。她们肯定会以为是我害死了她们,这样不论是对我的名声,还是穆府的声誉都不是一件好事。”

    被白禾仪这么一提点,她才反应过来。四位小姐,最后只剩下一位,这代表什么?而且,她们三个出事的时间又这么的接近。

    元女头魁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抢走,她已经成为了东牧的笑话。若是这件事再传出去,恐怕她会变成东牧第一恶妇。

    “所以啊,我们要等着她们亲自来求我们放过她。让她自己离开穆府,这样不是省了我们不少的事么?”她这个女儿,就是缺一根筋。只要遇到一点好事,就忘了东西南北了。

    “母亲说得对,就让她们自己来求一条生路吧。”

    最主要的,还是穆繁城那边。小时候她就非常不喜欢穆繁城,那个傻子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还敢偷她的衣服穿。

    最让穆繁芯憎恨的就是小时候,白禾仪的朋友来府上,竟然误将穆繁城当成了她。原因,当然是穆繁城长得更加可爱漂亮、更加惹人怜爱了。

    她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说她长得不如穆繁城那个傻子,现在她的脸毁掉了,可她的脑袋又好了。

    对面的墨水山涧,就算是白天里面都能听到笙箫乐曲,漂亮的姑娘们在门口拉着客人、一些好色之徒揽着姑娘们那纤细的腰肢,一边调笑着一边进入墨水山涧。

    一身妖艳红妆、貌可倾城的娇娘拿着毛羽扇,半掩着脸站在二楼看着下面姑娘们拉客。

    穆繁城趴在窗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来来去去。

    火澜的性子也是喜动不喜静的,在西楼呆了一天,穆繁城盯着对面那个青楼。不晓得那里有什么好看的,要是师姐把脸上的东西祛掉,整个墨水山涧的人加起来都比不上她漂亮。

    想看漂亮姑娘,只要拿着镜子看自己的脸不就可以了嘛。

    “师姐,你要是羡慕别人,我可以去帮你买点胭脂水粉打扮打扮的。”火澜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道。

    “去你的,你师姐我天生丽质,用得着那些东西么?”

    “那你还盯着人家做什么?怎么,是嫌自己的身材不够好么?”火澜绕着穆繁城走了一圈,他的漂亮师姐身材前凸后翘的,没看出开有哪里不好啊。

    穆繁城这才收回目光,狠狠的打了一下火澜的脑袋:“一天到晚的,你脑袋里装着什么东西。你今天练功了么?还不快去练功,若是让义父知道了你又要蜕了一层皮。”

    “哇,师姐你是不是跟红霜姐姐呆的时间久了,怎么你也变得这么暴力了。”

    红霜握成拳头的手捣上了火澜的肩膀:“臭小子,你说谁暴力啊。”

    火澜指着她:“你你你你,当然是你了。哼,我去练功。”

    红霜不发火还好,发起火来一发不可收拾。得罪了红霜还想溜,先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再走吧。

    红霜去抓火澜,为了不殃及到自己,穆繁城拉着采碧进了密室。

    她们再出来,已经换了一身男装,再看她们已经到了墨水山涧楼下了。

    采碧:“小姐,我们这样不管他们真的好么?”

    穆繁城说:“没事,让她们锻炼锻炼筋骨吧。”

    采碧说:“可是,要是打出问题来了怎么办啊?”红霜姐和火澜的武功都那么厉害,她真担心会不会把西楼给拆了。

    “以前他们在舞心宗也是这样,别管她们,我们进去看看吧。”

    元女节那天她只是站在墨水山涧外面,还没有看过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呢。今天来,要好好的观赏观赏,赶明儿他们舞心宗也来建立一个墨水山涧。

    墨水山涧里金碧辉煌,绫罗纱絮全都是金色的。牡丹菊花荷花等多种多样的花儿刻满了整个金色雕梁,什么蝴蝶蜜蜂蜻蜓鸟儿白兔梅花鹿,也是各种各样。

    随处可见露着香肩坐在客人怀里的女子,楼上更是激情一片。这些人也不管白天黑夜了、更加不懂得什么叫礼义廉耻。

    香醇的美酒、糜香的胭脂、令人耳红心跳的娇喘……

    采碧还是头一次来到这种地方,越往里面走她的脸越红。她拉着穆繁城的衣服,想要叫她回去,奈何这里的人太多。她的声音有比较小,很快就被掩盖了过去。

    一根金色彩带飘到了穆繁城面前,穆繁城随手一扬,上面的香粉味儿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左边的长刘海把她的左脸完完全全的遮了起来,只留出了那倾国倾城的右脸。她的身材比较娇小,一身银白色的男装更显得她温文尔雅。

    姑娘们的媚眼不停的抛向穆繁城,一个女人从半道儿出来拦住了穆繁城她们的路。

    “哟!这位公子很面生啊,是不是第一次来我们山涧啊。来嘛来嘛,让奴家好好地伺候伺候你。”

    女人顺势的躺倒了穆繁城的怀里,酥胸不停的蹭着穆繁城。那可人儿的小嘴努向穆繁城。

    穆繁城扇子一挡,挑起她的下巴:“你是你们这里最美的姑娘么?”

    好一个淫荡无耻的女人,她还想这墨水山涧肯定是像他的名字一样儒雅。谁曾想到这里竟然奢华糜烂到这个地步,那个娇娘看似是个正正经经的人,她调教出来的姑娘可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一只手探到了穆繁城的腰上,穆繁城扇子一打:“这么心急可不好哦!”

    “哎哟,瞧爷说的。人家,还不是想让你高兴高兴啊。”小美人儿佯装着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生气了?”穆繁城挑着她的脸。

    “哼,奴家不理你了。”小美人嘴上这么说着,她的动作可不是要离开的样子。

    穆繁城从采碧那儿拿了几张银票,放在小美人的手上:“就当是本公子给你赔罪了!”

    “既然爷这么有诚意,奴家也不好推辞。这银票就算了,来来来,兰儿带爷上去快活。”说完,兰儿还冲着穆繁城抛了个媚眼儿。

    采碧在后面拼命的打着颤,这女人也太……

    三楼的人相对要少一点,十五间房,有六间有人。

    “我们安插在晁南的人几乎已经全被封仇影揪出来了,短时间内想要再派人去晁南恐怕会惹人怀疑。”

    “奇怪,那些人是很早以前都埋伏在晁南的,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找出来呢?”

    “我们也纳闷呢,他们都是混在人群里的,也都是普通百姓的装束。我实在是想不出,为何还会如此。”

    听到有人在说晁南,穆繁城停下了脚步。

    走在前面的兰儿见她不走了,回来绕在她身上:“公子怎么不走了?”

    “小兰儿,你先去给本公子准备一些水酒,本公子还想再继续逛逛。”穆繁城把银票塞到她手上,兰儿急忙把钱藏到了胸口。

    见穆繁城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兰儿立马用胸顶了一下穆繁城:“哎呀,公子好不正经,奴家都被你看光了。”

    穆繁城嘴角抽搐了几下,反正她也是女人,她身上有的她也有,没有的也不会多出来。

    幸好兰儿走的快,不然她真担心她会一掌劈了她。

    同样为女人,为什么区别这么大呢?额,她可不是在说自己的身材,只是在说魅惑男人的手段罢了。

    现在想想,若是前世她能像兰儿一样妖娆性感,那恭夜珏是不是就不会被穆繁芯那只狐狸精给勾走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恭夜珏压根儿就没有喜欢过她。

    心中小小的失望一下,她推开旁边的门走进去。

    青楼的每个房间都会有一条暗道,当然是为了方便那些男人逃走设置的。但也有一部分是为了刺探情况设置的,穆繁城在墙上找了一下,还真让她在墙上找到了一个小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