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早上煎药,君慕容才发现药材已经没了。她苦笑着,有谁家的小姐夫人当的比她们还要可悲么?马上,她们连饭都要吃不上了。

    幸好君慕容有一些银两首饰,不然她们母女两个只有饿死的份了。

    她拿着自己的月俸打算去给穆繁蕊买点药、顺便再给她买点吃的。穆府那些饭菜,已经不是人吃的了。

    走着走着,竟然走到墨水山涧门口了。

    君慕容叹口气,一转身恰好看到采碧出门倒水。

    “采碧?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君慕容吃惊的指着采碧,不是说她们已经死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采碧看向君慕容,诧异了一会儿:“四夫人,您怎么会在这儿?”

    君慕容想,现在穆繁芯把矛头指向她们,正是因为她以为穆繁城已经死了。如果她能够把穆繁城她们的藏身之地告诉她,她是不是就不会再对她们母女下手了?

    可是转念一想,穆繁青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若是她帮她们除掉了穆繁城,她们还是不会放过繁蕊。倒不如去寻求穆繁城的帮助,穆繁芯她们狠毒到要杀了她。

    这么说来,她们有着同样的敌人,相信穆繁城应该会帮她的吧。

    “采碧,繁城在么?”既然采碧没事,那穆繁城应该也没事。

    只是为什么穆繁城没死,又不回穆府呢?

    “我们小姐她,她……”

    小姐说过,若是穆府有人来找她,就让他们上去。可是来人是君慕容,她找小姐又有什么事情?

    “怎么?她不在么?”君慕容有点急了。

    “不不,小姐现在就在楼上。你要是找小姐有事,就上去找她吧。”

    “哦,多谢!”

    太好了,只要穆繁城愿意帮她们,不管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穆繁城早就知道君慕容她们会过来求她,当然她也有了那个心想去帮她们。她不会平白无故的就去帮她,当然还是要有点代价的。

    君慕容上楼后,穆繁城屏退了红霜火澜。单独与君慕容商讨着,红霜她们坐在楼下猜测着穆繁城会提出怎样的条件。

    反正西楼没开张,也没客人。楼下就是她们玩闹的地方了,火澜上蹿下跳的。一会儿去厨房找吃的、一会儿去柜台那儿搬酒喝。

    酒一搬来,就嚷嚷着要跟红霜比酒量。红霜当仁不让,两人又开始掐起来了。

    采碧坐在一边直摇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两个上辈子是仇人呢。这辈子这么拼,看她们这样更让采碧羡慕起舞心宗来了。

    为嘛同样是杀手,她们的生活就这么好呢?

    采碧瞅了瞅地上那三个空酒瓶,他们还真能喝啊,都已经喝了这么多了还是脸部红心不跳的。若是她的话,早就已经醉的趴桌子上了。

    “红霜姐,你们别再喝了。”采碧劝说着。

    红霜火澜没有听到,还在那边拼酒量。

    他们的酒喝完了,君慕容的事情也谈完了。只见君慕容拉着一张脸下来,脸上一片死气沉沉,看来事情谈论的结果不是让人很满意。

    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君慕容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空步,她差点摔出去。扶了扶门框,君慕容唉声叹气着。惆怅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楼上,想起了刚刚穆繁城说的话。

    “让我帮她可以,但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做。穆繁芯一定要嫁给恭夜珏,而穆繁蕊一定要嫁给恭夜习。放心,最后的结果一定会是你们满意的。”

    她这算是在报复她们么?恭夜习整日花天酒地不误正事,若是繁蕊嫁给了他,那还有好日子过么?还有穆繁城最后提出的那个条件,似乎她不答应也不行。

    如果穆繁城真的能够保护穆繁蕊,那她也认了。

    紧攥着手中那个瓷瓶,君慕容离开了西楼。买了点吃的用的,按照穆繁城给她的那个药方抓了点药就急忙回了穆府。

    穆府的下人见到她,无不是白眼伺候。

    君慕容急急地去厨房给穆繁蕊煎了药,如果穆繁城说的是真的,那繁蕊的病就有治好的希望。先观察一段时间,再按照穆繁城说的去做。

    晚上,穆繁蕊喝完药后就休息了。君慕容在门外踌躇着要不要进去看看成效,为了女儿的性命,她还是忍不住的推开门去一看穆繁蕊。

    穆繁蕊睡得很香味,以前只要有一点动静,她就会醒来。每天担心的是睡也睡不安稳,今天的她睡得却非常安稳。好像还梦到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脸上溢出了淡淡的笑容。

    “没想到穆繁城药这么管用!”

    看到女儿睡得这么香味,君慕容从心坎儿里赶集穆繁城。

    一想到缠绕了穆繁蕊这么多年的旧疾就要彻底被根治了,君慕容别提有多高兴了。为女儿掖了掖被子,君慕容才离开。

    一早君慕容就早早起来去了西楼,她答应了穆繁城要求,穆繁城也承诺只要她活着穆繁蕊就不会死。君慕容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跟穆繁城道了谢后又离开了西楼。

    采碧红霜等人见君慕容来去匆匆,昨天还一片忧愁今天又喜笑颜开,都不知道穆繁城到底提出了什么要求。昨天火澜追问了一天,穆繁城一个字都没说。闹得火澜气呼呼的跑到楼下,又跟红霜拼酒去了。

    冬天天黑的总是很快,雪也停了、天气放晴了不少。

    穆繁城最喜欢的就是站在窗口看着外面,月光反射着对面屋子上的雪花。光影漂亮的很,水滴滴在地上的声音被人群掩盖,但只要用心听还是能够听得到的。

    滴滴滴的,非常清澈。

    她从来都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君慕容以前也没少欺负她。她提出的条件对君慕容穆繁蕊来说是很残酷,可是这个乱世本身就是残酷的。

    要想寻求仇人的帮助,只有报了仇。

    人死了,也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爱、更加不会有仇。

    君慕容的时间不多了……

    如今三大世家中水雪世家已经是舞心宗的附属,至于雷木世家、火绒世家,也是时候该把他们收到舞心宗门下了。

    掌握了东牧三大世家,就相当于是掌握了整个东牧的经济命脉,也可以从根本上断了东牧的生路。等到开春,晁南对付东牧也比较方便一点。

    每一场战争都需要流血流泪,每一场战争都会让人家破人亡。战争是不可避免,唯一能做的就是减少战争带来得危害。

    战争时间长短,恰好也是减少危害的途径之一。

    红霜火澜乖乖的站在一边,眼光不停的瞄着穆繁城。

    “红霜,给我调查雷木和火绒的下落,越快越好!”穆繁城突然来了一句。

    “啊?哦,好!”

    终于又可以出任务了,在西楼呆的都快要发霉了。

    “采碧,你收拾一下明天我们回穆府。”

    “师姐,干什么又要回那个破地方啊?就在这里住不好么?”回去,他又要躲藏起来,行动也受到了限制。

    采碧也疑惑地问:“小姐,回去我们恐怕就不自由了哎。”

    “我知道,可是不回去在这里穆府的具体情况我们不清楚,我向谁报仇?”

    她的仇人就在穆府哎,让她在这里呆着,还怎么报仇?穆繁芯的一举一动,她都要清清楚楚的掌握在手心。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她已经非常了解穆繁芯了。

    况且,再有一个月就是恭夜珏十九岁生日。

    记得,恭夜珏过完生辰后就开始选妃了。那穆繁芯那么喜欢他,她也要帮帮他们这对鸳鸯才行。以后,他们会不会变成苦命鸳鸯,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好像,也有点道理啊。”

    “这样啊,那我立刻去收拾。”

    也让穆繁芯他们在穆府逍遥了一段时间了,他们肯定日夜忧愁着为何山崖下面没人、又为何穆樊涛没有截住她。也可能她们在想,她被害了一次就怕了然后偷偷的溜走了。

    如此的话,还是回去给他们一个惊喜的好。

    红霜去出任务、采碧去收拾东西,就剩下一个火澜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师姐,你怎么不让我去调查两大世家的下落啊。”说心里话,他实在是不想回那个穆府。

    人人都说穆府比皇宫还要漂亮、生活的比皇宫还要好。

    也没错,穆府的景色确实可以跟皇宫相提并论。可是那里面的人真的是太古板了,从早上到晚上都是一片死气,就跟鬼屋似的。里面的人也是一副无精打采、奄奄一息的模样,好像马上就要死似的。

    总之穆府,就不是人儿呆的地方。

    两大世家具体情况她都不知道,若是有什么危险怎么办?火澜做事没什么头脑,就算打不过也还是硬拼,让他去会有风险。红霜的武功也不差,她做事比较有分寸,让她去穆繁城比较放心。

    穆繁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跟他说了别的:“如果你不想去穆府,那就去水雪府上住几天吧。”

    “不行,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穆府呢。”火澜立马拒绝。

    “穆府没几个会功夫的,我和采碧都会武功,穆府还有几个人能伤到我们?”穆繁城拍着火澜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况且让你去水雪世家又不是享福,是让你去监视水痕月,防止他忽然变卦。”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行吧,师姐你自己要小心啊。”

    “真正要小心的是你才对,水雪世家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水深不可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那我就改行去挖图,把这池子水给填平了。”火澜俏皮的说着。

    穆繁城轻笑出声:“好了,你快点去吧。”

    火澜走了,穆繁城静静的坐在那里,想起了封仇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