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第二天穆繁城就回到了穆府,穆府那些小厮们一看到来人有几个急忙去给白禾仪汇报。

    另外一些人都像是看鬼似的看着穆繁城,穆繁城走一步他们跟着移动一步,眼神也带着恐惧和警告。

    穆繁城大摇大摆的走着,丝毫不在意他们的目光。

    采碧拿着行李,见到他们也是一阵同情。做丫头做成他们这样,不同情还能有什么情绪?

    一听到穆繁城回来的消息,白禾仪穆繁芯二人急忙跑了出来。

    站在大厅门口目睹着穆繁城那么嚣张的回来,她们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白禾仪快步走到穆繁城面前,笑着问:“繁城啊,你怎么回来了呢?”

    穆繁城轻蔑的瞅了他一眼:“二娘,我不回来还能去哪啊?”

    “当然是在寺庙里了,不是说要在那边呆三年的么?这还不到半个月呢,你怎么就回来了?若是让你父亲知道了,他该要生气的。”

    这个该死的穆繁城居然真的回来了,而且还这么狂妄。碍于那些下人在场,白禾仪也不好直接把穆繁城丢出去。

    穆繁芯讽刺的说:“肯定是繁城姐姐觉得寺庙生活太过清苦,所以早早的回来享清福。哎,可惜啊我们穆府的福祉也断送了。”

    穆繁城心里恶狠狠地想着,再过几个月穆府的命也葬送了。

    “啊呀,繁芯妹妹这么关系我们穆府的福祉啊。父亲呢?正好我有点事情要找他说呢,哎呀,去寺庙的这一路那可真是丰富多彩,我还遇到大哥了呢?怎么,大哥没有跟你们说么?”

    穆繁芯暗暗心惊,以为穆繁城是要去告状。“哦,是么?我怎么不记得大哥有出去过啊,这几天大哥一直陪我在院子里下棋呢。繁城姐姐,莫不是你看错了。”

    “是么?也有可能啊,毕竟那人穿着马夫之类的衣服,还戴着斗笠。”穆繁城想了想又说:“哎,大哥是什么时候学会的下棋啊。有空,我也去找大哥下下棋。我找父亲还有事,就先不陪二娘和三妹了。”

    穆繁城特地将‘二娘’和‘三妹’两个字咬得很重,白禾仪是穆府当家女主人有怎么样?穆繁芯是穆长琴最宠爱的女儿又怎么样?

    在这个长幼尊卑的国家中,嫡位甚至比她们的地位还要高。准确来说,穆繁城的地位比白禾仪、穆繁芯来的都要高。因为她是穆府的嫡长女,她所在的位置是穆繁芯追求了很久都没有得到的。

    “父亲不在府里,他还没有回来。”穆繁芯急急地冲着穆繁城的背影喊了一句。

    “那我就等父亲回来好了!”穆繁城连转个身都觉得麻烦,带着采碧就往穆长琴的房间走去。

    “你们几个,给我拦住她。”白禾仪厉声喝道,不能让穆繁城到相爷面前胡说八道。她居然知道车夫是樊涛,可见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去寺庙是有阴谋的。既然这样,她又何必要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她是故意的么?

    若这件事传到相爷那里,恐怕繁芯樊涛都要受到牵连。反正现在相爷不在府里,这些下人也不敢胡说八道。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穆繁城赶出去。

    几个家丁立马拿着棍子将穆繁城采碧围在了一起,不让她们再继续往前走。

    穆繁城转身阴冷冷的注视着白禾仪:“二娘,你这是要做什么呢?”

    “繁城,你父亲已经说过了让你在寺庙里好好呆着。二娘我当然是让人把你给送回去了,若是相爷回来看到你,会不高兴的。”

    “哦,你这意思是父亲不想我回来了?不,应该说是父亲要把我赶出去吧?那么请问二娘,我穆繁城是犯了什么错了,要被赶出去呢?”

    “错就错在你大姐,怎么会错在你身上呢?哎,你大姐托梦过来要让人去念经超度一下她。没办法,只好让你去了。”白禾仪说。

    穆繁城嘴角微扬:“大姐怎么没有给我拖梦呢?而且,不应该是梦到大姐的人去给她超度么?我有问过那个大师,他说若是死人给活人托梦通常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死人生前与活人关系非常密切,另一个就是害死他的人,就是她的仇人。

    大姐给繁芯妹妹托梦,就说大姐非常想念繁芯啊。”穆繁城对穆繁芯说到:“繁芯,大姐这么喜爱你想跟你聊聊天,你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我,我…”穆繁芯看向白禾仪。

    “繁芯她年纪小,当然不能去那些地方。你是姐姐,又是穆府的嫡长女,有你去就足够了。你们几个,把二小姐给送回去。”白禾仪冲着那几个人点点下巴,几个小厮慢慢靠近穆繁城。

    采碧叫到:“她是穆府嫡长女穆繁城,谁敢动他,不想要脑袋了么?”

    “这这…”

    “二小姐,我们也是…”

    最左边的小厮还没有说完,就被采碧一巴掌打了过去。“放肆!”

    “你才放肆,你不就是一个贱丫头、同样是狗,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人。”穆繁芯抓到了采碧的把柄,刚刚采碧给那小厮一巴掌,穆繁芯随手也给了她一巴掌。

    穆繁城冷冷的看着她们,厉眼扫向了穆繁芯。“打狗也要看主人,你是不是太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了。”

    穆繁城扬手就要打穆繁芯,穆繁芯仰着脸要送给她打:“你打啊,父亲可是最疼这张脸的,要是留下了像你这样的疤痕,我看你怎么跟父亲交代。”

    她不就是仗着这张脸么,穆繁城冷笑着。她一把抓过穆繁芯,凑在她耳边说到:“繁芯妹妹可还记得白溪?是白溪漂亮还是你漂亮?白溪得了元女头魁,还是你得到了?”

    穆繁芯的瞳孔猛地扩大,霎时间,她的身体紧绷的像一块石头。

    “父亲需要的不过是一张脸,若是比你还要美丽的脸出现,你觉得父亲会钟爱哪一方?或许以前是个傻子,父亲不在乎,可是现在呢?”

    一把推开穆繁芯,穆繁城瞄了白禾仪一眼。

    白禾仪不知道穆繁城给穆繁芯说了什么,让穆繁芯这么震惊。

    “繁芯妹妹,你还要拦着我么?”穆繁城双手抱胸,得意的看向穆繁芯。

    穆繁芯转过身去,对着那些人挥了挥手:“既然繁城姐姐回来,就让她先休息休息吧。”

    白禾仪的嘴巴已经张开了,话都快到了喉咙那儿,被穆繁芯那眼神一望,硬生生的给吞了下去。等到穆繁城走了以后,白禾仪一把上前抓住了穆繁芯的手问:“繁芯,她跟你说什么了?”

    “白,白溪,她,她是白溪。”断断续续的字眼从穆繁芯的薄唇间吐露出来,这话一出口白禾仪吓得倒退了一步。穆繁城,是,是白溪魔女?这,这怎么可能?

    元女节后,她们也曾怀疑过穆繁城,可是她已经拿了药丸去试探她了啊。什么都没有,穆繁城还是那副痴傻的模样。难不成,这一切,一开始就在穆繁城的算计中?

    那她回来,是为了…报仇……

    离开了半个月的晨露楼也不算太脏了,门前的水还没有完全蒸发掉。两道不缓不慢的脚步声响起,打破了原本宁静的地方。

    “晨露楼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也是我母,养母死去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恨乐雯晴还是应该感激她,她从枫硕岩身边把她抢走了,让她的亲生母亲郁郁而终,就连死都在想念着她的女儿。

    可是在乐雯晴身边呆的那几年,乐雯晴把她当做她的亲生女儿照顾着,从来没有伤害虐待过她。乐雯晴在临死的时候,都在叫她要好好的保护自己,尽量不要让自己太锋芒毕露,以免惹来杀人身之祸。

    因为她临死前的一句话,让她装疯卖傻了这么多年。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

    前世,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并不是乐雯晴的亲生女儿。

    “小姐,我进去打扫打扫,顺便把东西放下。”她不想看到这样伤心难过的小姐,她的小姐应该是精明能干、不拘泥于小节的女英雄。

    晨露楼的回忆还真不少,乐雯晴的、夏老的,还有,封仇影的。

    “封仇影,你,还好么?”

    明明知道不会有人回答她,她还是情不自禁的问出声。远处,好像响起了封仇影的声音:“我很好!”

    穆繁城快速转身,然而看到的也不过是一颗已经枯死了的小树、树上还有一个已经没了小鸟的鸟窝。穆繁城飞过去,端下了那个鸟窝。

    “居然还有鸟蛋?”

    拿起鸟蛋,已经结了冰了。鸟蛋都冻成冰蛋了,这下,再也敷不出小鸟了吧。“连你母亲都不要你了,你还活着做什么?”

    就是啊,连我自己的父亲都不要我,我还回来做什么?

    都只有被抛弃的份,穆繁城啊穆繁城,你还真是可悲。

    君慕容得知穆繁城回来了,急忙来找她,正好在门口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她。走了两步,她又停了下来。这才发现穆繁城竟然比穆繁蕊还要瘦,她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是在看什么人。

    想起自己以前对穆繁城做的那些事情,一肚子的懊悔,有些话哽咽在喉咙不知该从何说起。

    “既然来了,又何必站在那边惺惺作态?”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尤其是穆府的人。现在真正让人同情的人应该是她们母女吧?她倒好,不去陪她的女儿,还要在这里乱发同情心浪费时间。

    “繁城,我,我,我对不起你。”从小自己那么对穆繁城,现在她还要过来求她。呵,多么嘲讽可笑。穆繁城做的对,她拿的也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她能不去记恨繁蕊,已经很难得了,自己还能多奢望什么呢?

    “没什么对不对得起的,找我有事?”

    “我是听说白禾仪她们为难你,不让你回来,担心所以过来看看。”

    嘲笑的话语从耳边响起,君慕容羞愧的地下了头:“是因为担心我照顾不了你的穆繁蕊么?哼,你们都是一样的自私自利。我们可是好盟友啊,答应你的我会做到,你答应我的也要做到才行。时间不多了,你还是回去吧。”

    “我,我知道了!”

    时间,确实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