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蕊什么都不在乎了,她只想让自己的母亲活过来。听到浅浅的脚步声,她转过头去,一个白影映入眼帘。

    她半眯着眼睛,想要把来人看清楚。可是泪水不停的滴落下来,她看不清来的人究竟是谁。

    穆繁城站在门口,冷冷的注视着里面人的动静。

    “你,你是,穆繁城?”抽抽噎噎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听母亲说穆繁城活着回来,她还有点不相信,现在她不相信也不行了。

    穆繁城什么都没说,她站在那里,清冷的目光直视着穆繁蕊。好一会儿,她慢慢抬起手指着前面的桌子。一根银针射穿了信封,里面的信射到君慕容的床头。

    穆繁蕊紧张的身体都快动不了了,她缓慢移动脖颈惊愕的望着从她眼前飞过的那封信。

    “看看吧,里面有你想要知道的答案。”清冷的声音如同冰冷的霜雪,“处理完君慕容的后事,来晨露楼找我。”决然的背影,如那傲然不屈的红梅。

    错愕之际,穆繁蕊急忙打开那封信。信上的笔迹她再熟悉不过了,字里行间的话语满满都是对女儿的爱。信上说明了始末,说清了穆繁城的身份、言明了君慕容的决心。

    “母亲,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以为这样,我就能活下去么?用你的命换我的命,真傻真傻真傻!”她本就活不了多少时间了,用命换命还有什么意思?值得么?为了一个快要死的人,真的值得么?

    说到底,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穆繁蕊在床边呆坐了一夜,柴菲端着水准备给君慕容洗脸,看到她那副样子,急忙放下手中的水去把穆繁蕊拉起来。

    穆繁蕊的身体已经冻僵了,脸冻得通红。一双没有焦距的瞳孔不知道看向了什么地方,等柴菲再去看君慕容吓得大叫起来。

    因为她叫声,引来了不少的下人。

    很快,君慕容的死轰动了整个穆府。君慕容的手中紧紧的拿着一个药瓶,还有她藏在身上的那封信都说明了她是自杀。至于她为什么自杀,没有人知道。

    穆府再出人命,穆长琴的脸面早丢的干干净净。

    以往大家多么羡慕穆府,多像走走,哪怕只要看看也愿意啊。可是现在的穆府已经被人当成了凶宅,这几个月频频死人,路人都不敢往穆府这边走了。

    处理完君慕容的后事,穆繁蕊被穆长琴调出了朝霞榭往后院腾去。

    白禾仪、穆繁芯确是开心的不得了。本来还想着她们会去求她们放过她,谁知道自己竟然忍受不住自杀死了。留下了一个病入膏肓的女儿,穆繁蕊现在那可真是孤立无援了。现在她,只能在穆府等死了。

    可是她们一想到还有更大的威胁存在,那喜悦的心情顿时去了一半。

    穆繁蕊在柴菲的搀扶下到了晨露楼,柴菲也算得上是她的心腹了。

    本来她不想来的,可是母亲遗书上说了让她一定要来找穆繁城。她想,肯定是母亲跟穆繁城做了什么交易,或许母亲的死跟穆繁城有什么关系。

    “你的脸色很不好,怎么没有按时服药?”穆繁城背对着穆繁蕊,不用看她也知道穆繁蕊现在的脸色有多么得凄惨。

    “那药是你给我娘开的?”穆繁蕊质问道。

    “你说的是哪一个?是你吃的,还是你母亲吃的?”穆繁城问。

    心中已经认定了穆繁城就是杀她母亲凶手,穆繁蕊的袖子里忽然出现了一把匕首要刺向穆繁城。不等她靠近穆繁城,采碧已经护在了她身前:“四小姐,请你自重!”

    “当时君慕容来找我,我给了她两个选择。第一个拿起桌子上一瓶药和一个药方,药方是你的,而那瓶药是她的。第二个选择就是让穆繁芯知道我还没死,让穆繁芯她们派人来杀我。

    如果当时她选择第二条路,或许现在我已经死了,而你也成了穆繁芯的妹妹。你们,就都能活下去。可是她偏偏选择了第一条路,你应该也知道她选择第二条路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吧?”

    穆繁城终于还是把那天君慕容找她商谈的条件说了出来,采碧有点惊讶。心想,火澜缠着她一整天她都没说,今天倒是说出来了。

    穆繁蕊满目哑然,没错,若是选择第二条路。穆繁城的行踪暴露,她一定会杀母亲灭口。就算穆繁芯她们能够找到穆繁城,却不一定能够杀了她。即使杀了她,穆繁芯她们也绝对不会放过她们母女。

    前后都是死,关键死的是一个还是两个。君慕容毅然的选择了前者,死一个总比死两个要好。

    “为什么你要给她这样的选择?这么说来,果真是我害死了她,我害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穆繁蕊一脸的绝望,母亲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真正害死你母亲的人并不是你,而是白禾仪、而是整个穆府。这段时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穆府对你们母女那么不公平,他们有谁想到了你的感受。

    繁蕊,从你一出生就有了这样一副病体,这是谁的责任?你们在穆府被人瞧不起,又是受到了谁的命令?这一切,都是这个穆府对我们的不负责任。是穆长琴,也是白禾仪。”

    不是她害死了君慕容,而是君慕容选择了自己的路。她选择死的人是她,保全了自己的女儿。君慕容是伟大的,也是愚蠢的。

    穆繁城说的对,若不是白禾仪她们一早的在母亲的药膳里下毒,她又怎么会从一出生就病怏怏的?若不是那些下人得到了白禾仪的命令,他们又怎么敢以下犯上,还逼死了她的母亲。

    都是穆府,都是白禾仪,都是穆长琴。穆长琴从来没有把她当女儿看过,在他眼里永远就只有一个穆繁芯。

    穆繁蕊说的咬牙切齿:“穆繁芯!”

    “既然你母亲把你托付给了我,我就会保护你。听君慕容说你喜欢的人是恭夜珏是么?”为什么每一个女人都要喜欢恭夜珏那种无情无义的男人?穆繁芯是,穆繁蕊是,曾经的自己…也是。

    “跟你有关系么?”她是喜欢恭夜珏,这一生她除了恭夜珏也不会再喜欢上别的男人了。然而,穆繁城接下来的话却让穆繁蕊退却了。

    “东牧国的皇帝不会是恭夜珏,他的结局将由我决定。而你,你的命运也在我手里。我也跟你母亲说过,你永远都不会嫁给恭夜珏。”

    穆繁蕊惊诧的问:“为,为什么?还有,你凭什么说恭夜珏的生死由你定?你以为你是神仙么?”

    “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我只是好心的提醒你一句。你最后的归属,是恭夜习明白了么?”穆繁城走到她面前,冰冷细长的手指抬起了穆繁蕊的下巴,看到穆繁蕊眼中闪过的那丝恐惧,穆繁城笑了。

    “恭…夜习?”不,不会,她喜欢的是恭夜珏,怎么能嫁给恭夜习呢?

    打开穆繁城的手,借助柴菲站起来:“我的路我自己走,不需要你来插手。同样,恭夜珏的生死由不得你。我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穆繁城,我们走着瞧。”

    “最后一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回去仔细想想吧,你母亲选择我合作的原因。聪明如你,应该会很快想出这个答案的。采碧,把药给她。”

    穆繁蕊还真是个死心眼,她的母亲都为她牺牲自己了,她还这么不知足。希望,君慕容不会白死。

    穆繁蕊也没有拒绝,毕竟她现在需要养好身体,找穆繁芯她们复仇。

    害死了她的母亲,谁都别想好过。

    穆繁蕊拿着药走了,采碧把门关好,回到了楼上。

    “小姐,四夫人真的是你杀死的么?”采碧有点胆怯的问,她只是一个下人,本来不应该问这些事的,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得想知道。

    “这个问题的答案有那么重要么?好像你早就应该知道,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吧?你这么不了解我,呆在我身边这么长时间岂不是都白呆了?”

    是也好,不是也罢了。君慕容已经死,再来纠结这些问题,还有什么意思么?只不过,是徒添伤悲而已。

    君慕容死了,最得意的就是穆繁芯她们母女。她们现在肯定躲在房间里偷着乐呢,下一步就是想方设法的除掉穆繁蕊。

    现在穆繁蕊是她的人了,她是不会让穆繁芯得逞的。

    对着窗外叫了一声:“柒瑛、沫瑛!”

    两道人影从窗外飞快闪进了屋里,两个偏翩翩少女立马站在她们面前。她们的容貌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从她们的名字就可以知道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这是采碧第三次见到舞心宗的人,这段时间她也从穆繁城的口中听说过这两个人。可是今天,还是头一次见呢。她们穿了一身黑色劲装,完全一副男人的打扮。

    可是她们那张清秀美丽的脸,却告诉采碧她们并不是男人。好看的眸子,似清水一半明亮透彻。她们腰间,同样的位置挂着同样款式的剑。

    二人异口同声的喊道:“参见少宗主,不知少宗主有何吩咐!”

    “从今天起,你们跟在穆繁蕊后面保护她的安全。若她死了,你们跟着陪葬。”

    采碧还是头一次听到穆繁城用这么命令人的语气说话,现在的她真的好像是一个强者。完全符合了‘少宗主’这三个字,心里对她的敬佩只多不少。

    “是!”虽然宗主说了让她们暗中保护少宗主,不曾想到少宗主早就知道她们的存在了。现在少宗主有命令,她们也不敢不遵从。

    说完后,柒瑛沫瑛二人就立马去了穆繁蕊的房间,暗中保护她。

    “穆繁蕊,这样我也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能不能考虑清楚,选择生存还是死亡,就看你自己的了。希望,你不要浪费你母亲的一番苦心。”

    采碧敬佩的的看着穆繁城,似乎她明白小姐为什么这么做了。只有经历了失去,才能成长,只是这失去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小姐,曾经应该也失去过什么,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