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早上,商洛给舞飞胥送药,发现舞飞胥吐血倒在床边。他立马放下药碗给舞飞胥治疗,风荷在一边急的眼泪直流。

    好一会儿,舞飞胥终于醒过来了。睁开疲惫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两张关切的脸。舞飞胥哇的吐出了一口黑血,没想到这半命散的毒竟然这么厉害。

    “宗主!”

    “宗主!”两道关切的声音同时响起!

    “咳,咳咳咳,我,没事。”脸色发黑、双眼已快无神,却还在拼命的与死神争夺着那最后一点生命。

    只要他的眼睛没闭上,他就会战斗到最后一秒钟,哪怕,直到最后!

    “商,商洛,若是我死了,就把我安葬在硕研身边。我,咳,咳咳,我答应过她要永远陪着她。尽,尽管她爱的人不是我,呵,只要能陪在她身边也就足够了。咳咳…”

    生不能在一起,死就让他守在她身边吧。小时候他们就曾发过誓,不管以后是娶妻还是嫁人都要生活在一起。中途的变调,让人来不及准备。

    他把枫硕岩仍在这里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去陪陪她了。

    “宗主,属下,遵命!”

    银针续命、以毒攻毒,商洛用尽了各种办法,始终还是没能找到解毒之法。难不成,真是天命如此?天命不可违?、

    已经不能用敬佩感动这些心情来形容对舞飞胥的感觉,风荷无声抽泣着。宗主与小姐,终于能在一起了么?

    “繁,繁城那边,暂时别告诉她,以免她分心。待日后,她来到这里,自然知晓了!”

    到死的那一刻,他都不希望穆繁城因为他的的死仇恨加深。穆繁城对他来说意义非凡,而他对穆繁城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穆府发生所有的事情又怎么会逃得过他的眼睛,他都知道,穆繁城在外一举一动甚至说的每一句话他都知道。夏老的死,封仇影的欺瞒,都是穆繁城的伤心事。

    如今,有了水雪世家的帮忙,繁城的胜算只多不少。

    舞飞胥遣走了商洛风荷,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一夕之间,本就憔悴苍白的脸更加显得干瘦枯瘠。眉宇间的忧愁,似乎随着房间中不断替换的冷风一起离去了。

    夜深人静,只有外面的冷风呼呼做响。

    房间摇曳着的烛火,似乎是死神附身的媒介。

    舞飞胥起身穿衣,费力的穿上鞋子随即打开房门往枫硕岩的坟墓那儿走去。

    夜色下的坟墓,更显得凄凉孤寂。

    白天还那么好看的梨花,在这寂静的夜晚竟显得如此恐怖可怕。树影投射在地上,宛若长牙五爪、索命勾魂的魔鬼。

    舞飞胥蹲坐在枫硕岩坟墓前,无力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那冷碑上凸出的字体。“硕研,我爱了你一辈子,希望你来世千万不要再爱上别人了。不然,师兄真的会很生气的。”

    抬头看了看夜空,舞飞胥笑着说:“你的女儿真的很棒,你也看到了是不是?呵!穆长琴不把她当女儿看,是他没那个福气。你们的美好,穆长琴这种贪名夺利的小人又怎么会体会到呢?”

    舞飞胥拿出一把形状似匕首一样的兵器,它的匕身晶莹剔透的非常好看。上面雕刻着一只断了翅膀的金凤,金凤的喙半张着,好像是在召唤着什么。它的泪,化作了整个匕身。

    “硕研,这把凤凰壁是当年你亲手送给我的。你说他们本身是一对,可是后来被迫分开了,我觉得它们跟我们好像。金凤是爱银凰的是不是?这把匕首,以后就交给繁城好了,以繁城的本事她一定会让金凤银凰重新相聚。”

    擦擦嘴角渗出的黑血,舞飞胥大笑着,笑的那么安闲自得、随意尽兴,背上的包袱也跟随着几声大笑卸了下来。

    金色光一闪,喉咙鲜血顿时如喷泉喷涌而出。

    喷洒出的温热液体,染红了冰冷的石碑。滴在那三个字上,正如那三个字也在随着他一起哭泣……

    血色的花朵,在雪地中悄悄盛开着。带着深深的思念,去寻找他等了那么多年的爱人。他死的时候是笑着的,他是开心的,因为能解脱了,因为能团聚了……

    舞飞胥已经一点武功都没有了,他一生博闻强识、武功高强,让他像一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等死,那还不如直接给他一刀痛快的。

    商洛风荷二人因担心舞飞胥的病情,走到了一半又急忙返回。敲了敲门,发现里面没有一丁点声音。他们即刻破门而入,床褥还有温度。

    忆泽谷,舞飞胥只会去一个地方。

    等他们赶到之时,那具凉透了的身躯已经被梨花遮盖……

    舞飞胥死了,却也活着。他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活在了整个舞心宗。只要舞心宗不灭,舞飞胥永远都在。

    三日后,孤坟不再孤独、梨花不再悲伤。

    风荷摘下一枝梨花插在墓碑前,还是一座坟,然而墓碑已不是先前的墓碑,上面多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既然生不能在一起,那就死后再相聚吧。

    “小姐,你的在天之灵,可有看到宗主对你的一片痴心?为了你,他受了这么多年的寂寞孤独。舍弃了荣华富贵,只为与你相守。什么是爱?这才是真爱?”

    穆长琴看上的不过是小姐的家室和容貌,而宗主爱上的却是小姐这个人。

    “这把金凤,还是留在这里吧。”商洛展开收心,询问风荷的意见。

    风荷擦擦眼泪说道:“银凰已经不知下落,只有金凤又有何用?”

    商洛叹叹气:“那就让金凤留在这里吧!”

    直到商洛要把金凤匕首埋到土里,风荷又急忙出言阻止:“还是把她交给繁城小姐吧,这是宗主小姐唯一能送给繁城小姐的东西呢。日后,若是日后能让金凤银凰重聚,那再好不好了。”

    小姐和宗主,应该也是这么希望的。

    “金凤银凰两不分,一分一离不自体。伤心凡事凤啜泣,铲除邪恶凤凰璧!这两把神刃,若是丢了也着实是可惜。”

    金凤银凰重聚,到时候的天下又会是怎样的呢?

    能手持金凤银凰的人,又会是谁呢?

    穆繁城忧心忡忡的坐在窗口,这两天她的的右眼一直跳个不停,胸口也总是闷闷的。采碧问了她好几次,她都说没什么问题。

    红霜去调查其余两大世家,至今还没有消息。

    水痕月那边的动作倒是挺快的,才几天的功夫,东牧就有好几位官员落马。

    而且矛头都是指向恭夜珏,恭夜珏是个有手段的人,自己没做的事情怎愿意为别人背黑锅?他也不甘示弱,不管那些官员怎么冤枉他,他都会找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无罪。

    没有足够的证据,恭尚易断然不可能轻易给恭夜珏加罪。反而是那些污蔑恭夜珏的人得到了惩罚,东牧不需要像他们这样善妒的官员。

    恭夜珏也帮恭尚易解决了几次难题,还有那些暗地对恭尚易心怀鬼胎的人,也一一被恭夜珏揪出。如此一来,恭尚易更加的宠爱他。

    水痕月又怎么甘心呢?这可是穆繁城给他的第一个任务,说什么也不能失败了。

    只是水痕月没有了解穆繁城真正的用意,跟恭夜珏对着干,反而去帮助恭夜习。恭夜珏对水痕月的看法也有不少,吹笙知道水痕月是他们那边的人,就是不懂为何水痕月要这么干涉恭夜珏的事情。

    后来他去找穆繁城问过才晓得,原来穆繁城是想借机让恭夜珏更加信任他,等到恭夜珏成为东牧皇帝,再给他致命一击。

    恭夜习那边的小动作都是暗中进行,就是恭夜珏也没有抓到他的把柄。当然,他还是继续假装过着沉沦美色的生活了。

    恭夜零倒是经常去他的寝宫窜门子,美其名曰是恭夜习那里有了绝色美女,邀他一起欣赏。实际上,两人一见面就开始商讨着东牧的未来,他们商讨又怎么能少了江流影这个东牧第一丞司呢?

    江流影会把恭尚易恭夜珏的动作告诉他们,他现在充当的就是奸细这个职位。

    恭夜珏对吹笙、江流影的信任程度已经足够,现在他们两个正是他的左膀右臂。

    “小姐,红霜姐回来了!”采碧叫道。

    穆繁城转过头,看向窗外。

    “怎么样?找到了没有?”

    红霜跪在地上:“没有,雷木与火绒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到处都找不到。所有与他们两大世家有关系的是商铺剑行也已经改头换面,他们的速度比我们预料的还要快。”

    “意料之中,恭尚易意图将三大世家据为己有。为了保全自己的家族,他们肯定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算了,他们那边的事情暂且放放。你先下去休息,等待新的任务吧。”

    “是!”

    采碧跟着红霜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穆繁城一个人。

    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窗台,流转的双眸写满了未知的情绪。“就算雷木世家和火绒世家没有找到,只凭借着水雪世家也一样能够搞垮东牧。”

    就算她得不到其他两大世家,依照之前恭尚易对他们的态度,他们也不会再给东牧提供经费。如此一来,也相当于是断了东牧的一条财路。

    接下来,就是晁南和庆丰那两边的矛盾。

    要怎么让庆丰暂时放下对晁南的仇视,跟封仇影一起合作打下东牧呢?晁南与庆丰的矛盾已经这么多年了,可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陆羽邪出现在晁南,也说明了他们准备对晁南有动作。

    现在封仇影是腹背受敌,怎样才能让逆势变为顺势呢?天门关万法之阵的破法要素,她已经告诉了恭夜习,她也坚信恭夜习不会用这个消息去讨好恭尚易。

    但是恭夜珏那边,肯定也会想法设法的破除万法之阵。孟河家族是决计不会帮他们的,那他们还会去求助谁呢?

    穆繁城一一的思考着这些问题,没一个问题的诞生都是要人去解答,她相信谜底很快就能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