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东牧国二十三年,恭夜珏授命裁南大元帅攻打晁南。三十五万将士,行军至华陵城!遇天门关万法之阵阻碍不得前进,军师吹笙带领一千五百人前去破阵,三日未归!

    战火燃起,华陵城百姓足不出户,街上寂寥无人。

    穆长琴为后备军,护送粮草及一些军器药品。

    华陵城主大厅内!

    恭夜珏一身蓝色铠甲着身,犀利的眸子紧锁着桌子上的地图。双手放在身后,白皙的手背上多了两道血痕。狰狞的血痕,宣告着之前那一场战争有多么的血腥厉害。

    之前在朝堂上商议是在七天后出兵晁南,谁想到恭尚易忽然又下旨提前三天出兵。让他们根本就毫无思想准备,很多将士们都是硬生生地被拽出来。

    路上,天气极其寒冷,也是走走停停,直到半个月后才到达华陵城。

    谁想到华陵城的百姓们一听说要打仗,全都收拾东西回家。其中一部分贪生怕死的人,在打仗的消息传出之前就逃出了华陵。

    百姓们渴望的是安居乐业的生活,东牧无端挑起战争引得多人口舌争辩,都在说着东牧不守信用,私自毁掉和平条约。

    距离和平条约签订至今还不到半年,东牧便出尔反尔。

    晁南百姓对东牧颇有怨言,听说他们攻打自己的国家,他们斗志昂扬、蓄势待发。准备跟东牧不守信用的人决一生死,更重要的是要让自己的家园不受到别人的侵略。

    对天门关阵法无计可施,庆丰那边又毫无半点消息。恭夜珏不是第一次带兵打仗,可直觉告诉他这次的战争不是那么简单。从他接下命令开始,就一直在思考着要如何打赢这场仗。

    要想前进,必破万法之阵。

    到达华陵之时,就已经派江流影带人去打探万法之阵。至今已经三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就算破不了阵法,也不可能会没人传信回来。

    在此之前,他们准备强行攻下天门关。果不其然,天门关两边山隘上布满了晁南的伏兵。只要他们已接近,那成千万上万支羽箭就会立刻变成漫天箭雨。

    不得前进又不得后退,一时间恭夜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天门关地图他都翻遍了,还是不知该何从入手。若要破阵,就要进入阵中找到阵眼。以一小点,破以万计。

    穿着白狐裘的吹笙站在旁边,手上拿着一份竹简。好看的眉头紧紧皱着,俊秀的脸上写满了愁容,腰间笛子上的长穗无风自摆。

    “江流影他们还没有消息传回来么?”恭夜珏担忧的问。

    “还没有,不如先修书回去让皇上打消提前攻打晁南的念头吧。将士们受不住这样的严寒,恐怕…”

    “不行!这个时候怎么能退却?若是我们退兵,那封仇影定是以为我们怕了他。若是他反过来攻打我们,那我岂不是成了亡国之人了?”

    仗都还没打就说要回去,回去让他怎么跟恭尚易交代,岂不是要被恭夜习恭夜零嘲笑死了?他学过不少字,就是没学过认输这两个字。

    封仇影定是认为他们破不了万法之阵,今日他就偏要破了它。

    “可是,打仗并不是那么简单。这次皇上给我们时间实在是太过仓促了,将士们叫苦连天。刚刚穆丞相派人送来了消息,粮草堵在半路过不来。他正在想办法,把粮食送过来。一没粮草二没斗志,这样下去我们只有送死的份。”

    虽然早就知道恭夜珏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没想到他能自私到让几十万的将士陪他一起送死。如今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打道回府。

    恭尚易怕是知道自己活不久了,才让恭夜珏尽快攻打晁南。可能他对东牧也没什么情感了吧,恭尚易要死了,身上流着他的血的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伤心难过。所谓的父子亲情,也不过如此。

    “吹笙,一会儿带三千人去天门阵继续查探情况。”他就不信自己破不了这个阵法。

    “江流影他们还没有回来,是不是有点太操之过急了?”

    恭夜珏说:“不,要是他们回来了,我们就不不必去了。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回来,所以才要趁这个机会找出万法之阵阵眼!”

    江流影他们没回来,晁南的军队肯定以为他们正在为江流影担心着、正在为这个阵法想的头昏脑涨的。趁着他们防备力较低的时候,先除去他们。

    “是!”吹笙放下竹简,出去点兵去了。

    恭夜珏走到主位那儿坐下,拖着下巴仔细的想着要如何解决天门关的伏兵。

    恭夜珏叫到:“长河!”

    门被打开,长河提着剑走了进来。“四皇子有何吩咐?”

    “一会儿我会带军去试探天门阵,我会尽量吸引华云的注意力。今天晚上,你趁着华云不在山内夜袭晁南军。”除掉晁南伏兵,这样对破掉万法之阵也有帮助。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长河走后,两名穿着战甲的人走了进来。一人个子较高体型偏瘦,另一个比较壮硕,一脸的络腮胡子,横眉竖目的。他们便是此次裁南大军的左右前锋,付息、赵磊。

    两人问了安,付息说道:“启禀大元帅,军队已经整顿完毕!”

    “人马可都有安排好?”恭夜珏双目紧闭。

    “已经全都安排好了,可是我们的粮草只能维系十天。穆丞相的粮草若是还没有运到,恐怕将士们就无心作战了。”付息一脸担忧。

    “不要紧,这十天穆丞相一定会把粮草运过来的。”

    穆长琴这次亲自请缨要运输粮草,不知道有什么目的。若是他想利用粮草来牵绊住他,那穆长琴的算盘可就算错了。

    这段时间对穆长琴的观察,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就是老奸巨猾。他以为自己的心思就没有人知道是么?穆长琴再想什么,恭夜珏一目了然。

    至于吹笙和江流影,他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暗中跟踪他们两人的人汇报,他们也没去什么奇怪的地方。

    江流影他也不是太过担心,真正让他担心的是身在江湖中的吹笙。

    吹笙有那么多江湖朋友,没道理没人能认识孟河家族的人,只要随随便便请一个孟河家的人来破阵,那万法之阵说不定早就被破,他们也不必纠结于这么难缠的阵法。

    封仇影在东牧受的那些委屈,现在他没有向东牧报复,是因为晁南国内未稳定。小时候他们在穆府也没少欺负他,看守他的人整日鞭打凌辱他。这些仇,他不可能放得下。

    “是,那属下这就去吩咐人去迎迎穆丞相。”

    “不急,不是还有几天时间么?你们两个今天晚上跟长河一起夜习晁南军,务必要把这两座山拿下。晁南军在这里潜伏了这么久肯定有不少的粮食,先从他们这里补给。顺便,再找出另一条通往晁南的路。”

    恭夜珏猜想,晁南军队在这里驻扎了那么久,或多或少都会有另一条小路能够传递消息。要是找到这条路,那天门关阵法破不破都无所谓了。

    “夜袭么?可是我军对那两座山不甚了解啊。冒昧的夜袭,会不会给我们造成损失啊?”

    这没到晁南就要损失这么将士,恐怕不好吧?

    “你们只要听从长河的命令就好,有他带着你们无须担心。”长河是他精挑细选、又经过特殊训练的人。能对一切陌生环境迅速作出裁定,不管是这两座大山,还是汪洋大海、盆地瀑布,都是一样。

    每位皇子成年那天,恭尚易都会让他们各自挑选一个贴身护卫。恭夜珏选的人就是长河,恭夜习的选择是紫陌、恭夜零选的人是夏燕。

    长河、紫陌、夏燕三人都是从精良的死士中挑选出来的优等杀手,每位杀手一生中只能有一个主人。长河,才算得上是恭夜珏最信任的人。

    “那,属下遵命!”

    赵磊拿着两板斧:“四皇子放心,我们兄弟一定打他们个屁股尿流。”

    恭夜珏被这么大嗓门的声音震得睁开眼睛,这一路上这个胖大汉就一直叫嚣个不停,都要烦死他了。心里对他不满意,面子上还是要有的:“那就有劳右先锋为我们东牧开路,振兴士气了。”

    “遵命!”

    “恩,你们先下去吧。”

    赵磊的性子虽然是那种冲动形的,但他的功夫是真的不错,那两个斧头加起来少说也有一百斤,他能够徒手拿着还一点不吃劲的样子,显然他的体力异于常人。

    由他们两个帮助长河,今天晚上的夜袭也能事半功倍。

    吹笙让人来告诉他,三千人马已经准备待续,一会儿就能出发了。

    恭夜珏拿上头盔,就带人出发前往天门关。

    在恭夜珏面前,吹笙不善武功,正好他留在了华陵城。

    三千人马浩浩荡荡的往天门关出发,恭夜珏骑着马走在最前面。他走着,还要注意周边有没有伏兵。长河、付息、赵磊都不在他身边。

    一个将领,三千兵马。

    吹笙仔细的浏览着地图,他是知道天门关阵法的。可是没有穆繁城的命令,他不能把这个方法告诉恭夜珏。而且这几天天气还算比较好,都没有下雪下雨。

    若是下雪下雨了,反而能让恭夜珏他们发现破阵方法。

    恭夜珏正往那边赶去,还有江流影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局势总的来说对东牧不利,他是真心想让东牧覆灭么?

    “都什么时候了,我还想这些?不是已经肯定了么?怎么还产生这种想法?”

    这些,都是东牧欠他们的,他们也只是在讨债而已。

    这样没有人情味儿的国家,还是不要的好……

    至于破阵,就让狂妄自大的恭夜珏自己去思考吧。恭夜珏今天晚上要夜袭晁南军,是应该帮他们呢?还是不帮呢?

    若是,繁城在这里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