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珏大叫:“全都住手!”擒贼先擒王,这只千年老王八已经在他手中,晁南的人谁还敢动?

    大家被他这一叫全都停了下来,晁南的人动作一停,东牧的兵器立刻架到了他们脖子上。战争,停了!血,却还在流淌着。

    “恭夜珏,你真卑鄙!”居然趁着他们不在攻打他们的本营,这下天门关失手,剩下的就只能交给皇上了。这个阵法,也不是他们想破就能破的。只要没有下雨下雪,机关阵法就不会露出破绽。

    “这叫卑鄙么?哼,原来老将军连什么叫声东击西都不知道?”

    几个人拿着绳子过来把华云给绑了起来,恭夜珏收起自己的剑说道:“华云将军,只要你把破阵之法说出来本皇子可以饶你一命,让你回去养老。”

    华云的威名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从他十六岁参军到现在的六十三岁,一生为晁南拿下多少数不清的战功。

    他也是晁南最元老的将军,他的武功谋略是每个国家都想要的。因为有了华云,晁南的军力严峻至今。

    恭夜珏扫了扫自己带来的人,华云那边不过区区一千五百人,只是他们的一半。可是现在看看,晁南那一千五百人还剩下大约九百多人,而他们三千人只剩下六百不到。这种以一敌百的士兵,连他都感到强悍。

    “做梦!”且不说他不知道破阵之法,就算知道也不会说出来。他华云一生光明磊落为晁南,怎能贪生怕死出卖自己的国家?

    他都一把老骨头死就死了,死在战场的才叫军人、才叫男子汉。他是晁南的大将军,大将军就要为这些年轻的将领们做好榜样。

    恭夜珏冷笑:“就算你不为你自己想想,难不成你想要这些人陪你一起死?多不值得啊,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可以放了他们。我们东牧很爱惜人才的,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生是晁南的人,死是晁南的鬼。你杀了我们吧!”

    大将军此话一出,所有晁南的将士扔掉手上的兵器。异口同声喊道:“生是晁南人,死是晁南鬼。身死魂还在,永存天地间!”

    声响回荡在整个天门关,抨击着每一颗心脏。

    恭夜珏不得不承认,他被震撼了。经历过这一战役,他被晁南军人视死如归的精神感动了。他甚至不敢保证,如果今天被绑起来的人是他,他的将士们会不会这么力挺他?会不会甘愿陪着他一起去送死?

    “先把他们带回去,再做定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心情?这种心情又是什么心情呢?佩服?羡慕?赞叹?

    长河那边也得了一大胜仗,俘虏了不少晁南的俘虏。

    等了一天一夜,直到天明才传来恭夜珏他们回来的消息。吹笙的心情很沉重,得知华云等人被擒,他心想着要怎么救出华云他们。

    穆繁城看好的是晁南,这次他随行出军为的就是防止晁南有什么重要官员被擒。没想到恭夜珏才来到这里不到五天时间,竟然就把晁南第一大将军华云将军给擒回来了。

    再过几日,他岂不是就能破了天门关阵法么?

    不行,得赶紧把这个消息传回给穆繁城。

    恭夜珏换了身衣服,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的胳膊、脸都有伤口。这场战役不是已经胜利了么?为何他却感觉不到一点喜悦?

    休息了一夜,精神恢复了不少。

    离开房间前往大堂,那里已经汇聚了不少人。付息、赵磊、吹笙、长河都站在那里,付息和赵磊不知道在说什么,赵磊哈哈大笑着。

    他们四个除了吹笙之外,脸上都多多少少的挂了彩。

    赵磊那两个大斧头背在身上,满脸的胡子,壮硕的身体让人忍不住蹙眉。其他三人站在那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就他一个破坏了美感。

    “四皇子!”众人异口同声的问安着。

    “恩,进去说吧!”恭夜珏无意间发现吹笙心不在焉的,瞥了他一眼收回目光进了屋。

    吹笙从昨天开始就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想到华云被擒,他的心情更是沉重。

    一进去,赵磊那大喉咙就吼出来了:“四皇子啊,这次夜袭成功多亏了长河侍卫啊。他的布计真是让人佩服,哥们儿真厉害!”

    付息的胳膊肘捣了捣赵磊,赵磊一看气氛不对急忙捂着嘴。

    恭夜珏笑笑:“无妨!赢了仗,高兴是难免的。长河,汇报一下你们的战果。”

    长河出列说道:“夜袭成功,总共捕获晁南军四百二十一人,收获粮草九百二十七石、兵器等各有一千多。晁南军营,已经化为灰烬。”

    恭夜珏赞赏的点点:“恩,干得不错。这次能够大获成功,都是你们的功劳。”目光转向吹笙:“吹笙,我们东牧赢了这场仗,你好像不太高兴。”

    吹笙被点名,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即摇摇头脸色更加难看:“我只是在想晁南军营被毁,就说明江流影他们并没有被晁南军抓走。天门关那里又没有一点线索,那他们能去哪里了呢?”

    听到他这么说,恭夜珏警惕的心放了下来:“我已经派人去打听他们的消息了,只要他们还在天门关就能找到。”

    “现在晁南军被抓了过来,明着威胁已经除掉。现在只要专心破阵就可以,四皇子去了一趟天门关可有什么发现?”吹笙问到。

    恭夜珏的脸拉了下来,刚刚喜悦一扫而尽。

    付息、赵磊还以为是吹笙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惹恭夜珏生气了,两人的目光狠狠的扫了一眼吹笙。

    “我们才刚到门口那石狮子就对我们发动攻击,随后华云的队伍就来了。”而且,他这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除掉晁南的军队。

    吹笙了然,“既然如此,那下午吹笙跟四皇子一起去天门关看看吧。华云他们被抓来,晁南必定会派遣新的军队来组织我们。必须,要在他们赶来之前破了它。否则,我们又要损失一部人人了。”

    “说起来,这次晁南只派遣不到三千的人看守天门关。他们是不是对自己太过信任了?长河,你立刻飞鸽传书封仇影,让他解除天门阵。否则,就等着见华云等人的尸体。”恭夜珏站起来,双手立于身后满是威严。

    “是!”

    长河刚要走,吹笙立刻拦了下来:“不可,封仇影让华云看守这里就是为了防止我们破阵。若是让他们知道我们用华云来威胁他,他只会更快派人来看守。或许,对于封仇影来说华云已经老了失去了利用价值。一个华云重要,还是晁南千万百姓重要?”

    仔细想想吹笙说的也有道理,“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

    “隐瞒消息,假装华云他们还在天门关。传出假消息,东牧对万法之阵无计可施,寸步难行。先稳住封仇影,然后再商讨破阵之法。”吹笙道。

    长河赞同道:“属下认为吹笙公子言之有理!”

    “恩,吹笙说的不错。长河,你先按吹笙说的去做。”恭夜珏吩咐道。

    “是!”

    付息不满的瞪了一眼吹笙,“那华云他们怎么处置?”一个小白脸还在这里指手画脚,他们在外面奋勇杀敌、舍生忘死的,他只要一句话就能哄得四皇子高兴。果然啊,书生最厉害的就是讨好人的手段。

    “赵磊,先把华云带过来!”如果能劝说他们归降东牧,那东牧无疑不是又多了一支厉害的队伍。

    赵磊说了声‘是’,背着大斧头摇摇摆摆的出去了。

    “吹笙,你有没有把握劝说华云归降?”恭夜珏问。

    吹笙为难的摇头:“华云将军的威名相信四皇子听说了也不止一次两次,以往他打仗失败从来没有服输过。这次我们出其不意的攻下了他们,他心里定是非常不服气。”

    谁说东牧国的男人各个顶天立地了?真正令人佩服的是晁南的男儿,他们一心为国不怕死不怕牺牲。从他们上战场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要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赵磊急忙忙的跑了回来,大口的喘着气:“四皇子,不,不好了,华云,还,还有晁南的那些俘虏全,全都……”

    恭夜珏急问道:“他们怎么了?”

    “他们全都自杀了,一千三百人无一生还。”赵磊说。

    “什么?”恭夜珏、吹笙同时开口,他们二人相视了一眼,连忙跑了出去。

    眼前的不是尸体,是一支军队,一支不屈的军队。他们整齐的跪在地上,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身上的战衣被鲜血染红。

    华云跪在最前面,脸上毫无血色,身体已经僵硬了。

    看守的人颤颤惊惊的跪在一边:“启,启禀四皇子,他,他们昨夜就死,死了。我们,我们也是早上才知道的。”

    恭夜珏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多谢四皇子!”

    吹笙长叹:“没想到他们竟然会选择这种方法了解自己,他们,是真正的英雄。”华云将军啊,为何你不等到吹笙来救你呢?

    “一代英豪,就这么命绝于此!可惜可惜啊!”晁南的人,果真让人敬佩不已。

    “付息、赵磊,你们两个带人把他们的尸体埋了吧。”英雄,值得他这么做。

    “是!”付息、赵磊说道。

    恭夜珏转头对吹笙使了个眼神,吹笙会意跟了过去。

    两人走在回去的路上,吹笙低着头不发一语。

    恭夜珏:“吹笙,有什么意见就说吧。”

    “一千三百条人命,为什么他们就不想想要怎么活下去呢?若是能够活着,岂不是比死了好?”蝼蚁尚且偷生,华云将军的手法太过极端。怎么说他们还有这么多人,还是有能逃出去的希望的。

    恭夜珏说:“战争就是如此残酷,士可杀不可辱。更让我觉得好奇的,是晁南究竟有什么魅力能让这些人为他舍生忘死。”

    吹笙道:“守护,信念!”

    “呵!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攻打他们,他们就只能选择这条路了?”恭夜珏的语气虽然有点冷,却没有了之前的威严。

    “战争迟早是要开始的,早开始晚开始又有什么区别?生死,也不过转眼浮华。生有价值,死才有价值。”

    “你的话,我不苟同也不否认。走吧,一会儿去天门关找江流影。他们没吃没喝的,别没战死沙场先给饿死了。”恭夜珏难得这么轻松,拍了拍吹笙的肩膀往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