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头一场仗就打了个大胜利,这个消息传回东牧,东牧那些人高兴的都嘴巴都合不拢了。尤其是恭尚易,他就知道恭夜珏不同于其他皇子,他是有能力的,果不其然,恭夜珏真是没让他失望啊。

    有人欢喜免不了就有人犯愁,恭夜习在意不是东牧有没有打胜仗、将士们损失了多少。他在乎的,是晁南那一千三百条人命。

    他们真让人敬佩,像他们这样的英雄好汉天下又有多少?

    封仇影啊封仇影,你才上任没多久就有人对你这么的死心塌地,真是让人羡慕嫉妒呢。

    “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酒,就不嫌闷么?”恭夜零站在恭夜习身后,手上也拎着一壶酒。

    远远的就看到恭夜习一个人坐在柱子上喝闷酒,以前可不曾见过他这样。

    想必,是今天早朝的那个消息吧。恭夜珏的实力确实让人不容小觑,短短半个月,虽然还没有破万法之阵,不过也算是打了个好头彩。

    “你不是来了么?你来了,我也就不闷了。”目光接触到恭夜零手上的酒,恭夜习一笑:“哎哟,你什么时候也喜欢拎着酒壶到处窜了啊?”

    恭夜零揽了揽衣服坐在他身边,把酒壶往他怀里一扔:“是看到某人的酒没了,才拿过来的。”

    “哦,原来是在我为着想啊。多谢了!”掰开瓶盖,直接往嘴里倒。喝了几口,赞叹道:“这酒真不错,没看出来你平常不喝酒,还珍藏着这么好的酒呢。快说,你那里还有多少。”

    “多了去了,你要想喝随时都可以去拿。”

    “哎,世事无常啊。”

    “你是在为恭夜珏答应了战争感到难受么?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有了一场胜利。这样一来,他离皇位又近了一步。”恭夜零接过他的酒,仰头喝了一口。

    恭夜习从台阶上跳了下去,目光冷峻带着杀意:“恭夜珏算什么?一场战争算什么?在他们眼里只有皇位是真的,人死多少又有什么干系?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能不择手段。”

    “你,是在惋惜华云他们?”恭夜零有点惊讶,不曾料到恭夜习竟然会为敌人惋惜。

    “他们才是真正的强者,恭夜珏不过是个阴险小人罢了。走,我们去找穆繁城。”恭夜习头也不回走了。

    恭夜零叹叹气,“世事无常,谁说不是呢?”

    还好,在他的劝说下母妃总算是不逼着他去抢皇位了。现在她也希望恭夜习能够登上皇位,这样他们母子才能得到幸福。

    说到底,母妃逼着他争夺皇位就是为了生存。恭夜习能够保证他们的生活,她自然没有什么原因再跟他抢夺了。

    再者,她也知道恭夜零的心肠太软,恭夜珏那么善于心机他怎么都不会是恭夜珏的对手,倒不如反过来帮恭夜习。

    华云死了,对她也没有什么损失。就是让恭夜珏赢得了这场胜利,让她心情很不爽。难道恭夜珏这次还能打胜仗么?天门关都没过,就赢了。

    现在,他应该很威风吧。

    红霜、风荷、采碧三人坐在门口,风荷在跟他们说水雪世家以前的事情。两人听的那是津津有味的,穆繁城在里面做什么她们都没有注意到。

    红霜眼尖,一下就看到进来的恭夜习两兄弟。

    ‘刷!’的一下站起来,红霜问:“两位皇子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晨露楼?这是吹的什么风啊?”

    恭夜习调笑着:“这不是想念红霜姐姐了么?瞧瞧,红霜姐姐见我们来了这么激动,是不是也非常的想念我们呢?”

    恭夜零尴尬的把脸转向了一边,五哥到底在说什么呢。

    “油嘴滑舌,我去叫小姐。”红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屋。

    恭夜习奇怪的看了一眼风荷,穆繁城这边护卫的人还真是不少呢?一个红霜、一个采碧还嫌不够,又来了一个。风荷无视他的视线,继续跟采碧说着。

    红霜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她双手抱胸不满的倚在门上:“我们小姐请你们进去!”

    恭夜习大大咧咧的进去了,仿佛是在进自己娘子的房间似的。人家恭夜零很客气的,说了声谢谢之后才进去。

    红霜指着恭夜习的背影,气呼呼地说道:“采碧,风荷姨你们看到没有,这就是区别啊。血管里流的都是一样的血,态度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采碧噗嗤笑出声:“红霜姐,你是不是被五皇子调戏的生气了啊?”

    “开什么玩笑,不说他们了,风荷姨你继续给我们讲水雪世家的事情吧。”红霜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刚刚的不愉快全都甩到了脑后。

    风荷稍微有点担心穆繁城,那个恭夜习虽然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是她能从他的眼中看出他的谨小慎微。

    她的直觉告诉她,恭夜习是个深藏不露、心事内敛的人。不知道他们找小姐有什么事情,看红霜采碧的样子,好像小姐也跟他们混的很熟。

    她觉得的,东牧皇宫里的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风荷也没什么心情继续说了,已经快到中午,风荷说了要去厨房给穆繁城做东西吃就先走了。

    红霜一肚子憋屈,好不容易有免费的故事听,还被恭夜习他们给搅了。

    穆繁城依旧站在窗口,她半眯着眼睛注视着前方。她感刚好像有看到什么东西飞过去,那是什么呢?鸟?蝴蝶?应该不会吧,这么冷的天鸟蛋都冻成冰块了,还有蝴蝶?

    “你看什么看的这么出神?要不说出来分享分享?”恭夜习优哉游哉的坐在桌子上,毫不客气的拿起桌子上的糕点就吃。

    “每次来你这里,你的糕点茶水都是冷的,穆府这么亏待你你还愿意留在这里,也真是难为你了。”

    穆繁城白了他一眼:“就算是冷的,你不也照样吃的那么不亦乐乎?”

    “喂!天门关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吧,你有什么打算?”恭夜习一边吃着冷了的糕点,一边问。

    穆繁城说:“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恭夜珏有了战绩他离皇位更紧了一步。本来你就不受你父皇喜欢,又来了这么一出。我看,你是离东牧皇的位置越来越远了。”

    恭夜习耸耸肩笑道:“距离的远近看的不是现在,要看将来才行。再说了,你会让恭夜珏登上皇位么?他可是你的仇人?你的仇人越是得意,你应该越伤心难过越气愤愤慨才对啊。瞧瞧你,满脸的笑容一点都不为所动。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难不成你想反悔了?”

    穆繁城道:“就算我想反悔,你能阻止得了我么?”

    “呵!当然不能,可是我能阻止恭夜珏啊。好了好了,跟你说正事的没工夫跟你吵架。可惜了那华云将军,要是他能在我这边的话,我可就如虎添翼了。”说道华云,恭夜习声音脆了几分。

    华云的死,真的是太可惜了!

    “江流影、吹笙还有九皇子他们都站在你这边你还不知足?还想,把晁南的人也给拉过来,你可真是贪心不足。华云将军年纪也大了,相信他也希望自己能够死在战场上。”像华云那样有能力的盖世英雄,不会愿意像一个糟老头子一样死在床上等死的。

    “后半句说的还像点人话,前半句我可不想认同。谁不希望自己手下的能人异士能多一点啊,就像你,不就掌握了整个舞心宗么?说起来,我还有点佩服你呢,一个十八岁的少女,一个人背着那么多。”

    穆繁城是个聪明的女人,相对的,女人越是聪明就越悲伤。哪个女人不希望能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幸养儿育女,幸福快乐的生活着?只有有故事的人,才会在平凡中表现自己的不平凡。

    这样想想,他还真是有点心疼穆繁城呢。

    见穆繁城的眼神黯淡几分,恭夜零过去安慰到:“有些事该放下就放下,放不下的就让他成为你前进的动力。”

    “多谢你,不过我没事,恭夜习你不是要说正事么?那我问你,你会去帮恭夜珏破万法之阵么?”被人戳中心事,穆繁城的脸沉了几分。

    恭夜零掩藏住眼中那股莫名躁动的情绪,就是看她有事还要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他才更想要把她拥入怀抱。那个吹奏着悲离殇的女子,不应该再悲伤了。

    “当然不会了,我又不是傻子告诉他不就是他的功劳了么?”恭夜习立马说道。

    一个不珍惜人才的人,他干嘛去帮?再说了他跟恭夜珏那可是宿命仇敌,能去帮他呢?能么?当然不能了,去帮他多可笑啊。

    穆繁城眉毛一挑:“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他应该不会让恭夜珏顺利的破除万法之阵吧,她倒想看看恭夜习能想出什么好办法。

    “办法嘛,当然是…没有的。这不,我来找您这位大宗主了嘛。”恭夜习嬉笑着,他就算有办法也不能说给她知道啊。不是他不信任穆繁城,而是暂时还没有那个必要跟她掏心掏肺。

    “我也没有办法,你找错人了。”穆繁城坐下,倒了杯茶。顺便也给恭夜零倒了一杯:“这茶凉了还挺好喝的,尝尝!”

    恭夜零点头:“多谢!”

    “五皇子没有办法,那九皇子呢?你有没有什么高见?”穆繁城转头望向恭夜零。

    恭夜零的茶杯还没有送到嘴边,他搁下茶说一个名字:“封仇影!”

    穆繁城鼓鼓掌:“九皇子真聪明,五皇子喝酒喝多了,脑袋是有点乱了,也不能怪他太笨。”都让酒给淹了,还能聪明到哪里去?穆繁城心里明白恭夜习对她的提防,但她也没有那个必要说破。

    恭夜零继续说道:“封仇影断然不可能让恭夜珏这么顺利的破阵,他一定会重新派人去看守。”

    恭夜习又倒了杯茶,这已经是第三杯了。把茶上的茶叶挑掉,缓缓的说:“怕就怕,封仇影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华云将军已经死了的消息。恭夜珏会封锁消息,假装华云还在。只要华云还在,封仇影还会派人来么?”

    穆繁城笑着:“唷!脑袋聪明了一点,是不是喝酒喝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