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这次换恭夜习白了她了,“是喝多了才对,要是喝少了,我还在睡觉呢。”

    恭夜零有点无语,他们两个怎么一见面就吵架呢?字里行间都带着争抢的意味,就好像,就好像是两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想到此,恭夜零的心漏掉了一拍。穆繁城只有在跟五皇兄在一起的时候,脸上才会露出一点笑容,是不是说明她喜欢的人是五皇兄呢?

    呵!也对,五皇兄为人那么优秀,长得也那么俊俏,只要是个女人应该都会喜欢上他的吧。如果穆繁城喜欢的人是五皇兄,那他可以祝福他们。只要她,能够像现在这样开心就好。

    “这个就不用担心了,封仇影他会知道的。东牧现在因为恭夜珏打了胜仗正处在欢天喜地中呢,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天下。到时候,恭夜珏可就威名远扬了。”穆繁城道。

    恭夜珏幸灾乐祸的说:“只要到时候他能笑着回来就不错了,威名不要变成臭名就好。好了,聊得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视线放到恭夜零身上:“九弟,你要继续留在这儿还是跟我一起回去?”

    恭夜零一直在找白溪魔女,现在白溪就在他面前,这个好机会可不能浪费了。虽然呢,他对穆繁城也是有那么一丁点心思的。

    可是兄弟妻不可欺,既然是夜零喜欢的,那就让给他吧。他都这么大方的让出皇位了,人太贪心可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是跟你一起回去了。”恭夜零站起来说道。

    恭夜习却摇头了:“不了,你跟白溪姑娘一起商讨商讨笛子吧。等回来了,你再吹给我听。”

    恭夜零不解的看向他,却见恭夜习对他眨了眨眼。不明白,又看向穆繁城,她好像没有不乐意的样子。“那,好吧。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现在的情况……”

    “放心放心,要死也死在温柔乡里啊。”恭夜习嬉笑着离开了。

    恭夜零坐下:“不好意思,打搅你了。”

    “没事,反正我没什么事正好你留下,也算是陪我了。”一个人太寂寞,总想找个人聊聊天。恭夜零恰好是一个可以聊天说心事的对象,他们都喜欢笛子。

    恭夜零问:“刚刚你说吹笙和江流影都在五哥身边,吹笙是谁?我记得恭夜珏身边好像也有一个叫吹笙的,是他么?”

    “是啊,他算得上是我的师兄。他在恭夜珏身边,只是卧底。”

    “原来如此,他看上去好像并不会武功,他跟着恭夜珏一起去前方会不会太危险?”实在是没什么话题,他只能提一些没用的了。奇怪,怎么一到穆繁城这里他就变样儿了?

    “师兄他,其实,其实是…”其实是你们的兄弟,他就是三皇子恭夜翼。这话让她怎么说出口呢?这也算是东牧皇宫的家事了。

    若是让恭夜习知道了,依照他那小肚鸡肠的心思,怕会以为她是为了吹笙才帮他的。

    也会猜测,吹笙是回来跟他争夺东牧皇的位置。那吹笙可就冤枉了,他对东牧皇可是恨之入骨的。

    “他是什么?”见她久久不语,恭夜零奇怪的问。

    “其实吹笙也是个可怜人,我的笛子就是他教给我的。悲离殇这首曲子,你喜欢么?”穆繁城忽然问道。

    恭夜习诚实的点头:“这首曲子很特别,悲伤中透着坚强不息。曲子末尾那段高潮部分更是让人回味无穷,深有感触。似是一只离群的孤鸟,不断的寻找着自己的伙伴,寻找着正确的飞翔轨道。”

    “真的很难得你能听的这么入心,其实,这首曲子是吹笙作的。他很喜欢,我也很喜欢。”吹笙本就是一只孤鸟啊,他的亲人不要他、不认识他。

    他飞的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找不到自己的伙伴。因为扇燕族族人,已经全都被恭尚易杀死了。除了舞心宗,他已经没有亲人了。

    “原来他也是个爱曲之人,为何他这么悲伤呢?”为什么舞心宗的人,都这么悲伤呢?

    “呵!很多人的悲伤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的。你呢,你不同样也有不能触及的悲伤么?这首曲子只有同样孤独悲伤的人才能听得懂!”

    不想再提起吹笙,一提起他心就为他抽痛着。吹笙不需要同情,他需要的是鼓励。

    “我就是喜欢而已,没什么。”

    “没什么就没什么吧,对了,你的笛子带来了么?”忽然很想看看恭夜零的笛子,吹笙的笛子是青离玉制成的,她的笛子是白鸾石,不知道恭夜零的是什么。

    恭夜零把笛子递给了穆繁城,穆繁城也很大方的把自己的笛子给了他互相欣赏!

    恭夜零的笛子是罕见的玉清原石制成的,很特比的材质。笛子末端挂着一块青翠的白虎玉佩,笛身刻着许多的竹叶,摸上去冰凉彻骨。

    在一片竹叶后面还刻着一句诗,穆繁城默默地念了出来:“倾天白羽照归阳!”

    这就是恭夜零的心愿,真简单。也对皇家的人最向往的就是自由,整天在笼子里关着羽毛就会退化,不如展翅飞翔。

    “让你见笑了!”白玉般透明的脸上爬上了一点红云,恭夜零端起刚刚没有喝完的茶,掩饰着眼中的慌乱。

    “意境很美,我很喜欢!谢谢你愿意把笛子给我,这种玉清原石比较阴寒,你不要总是带在身上对身体不好。”这种石头虽然罕见、虽然美丽,要是戴在身上时间一久寒气入体对身体危害极大。

    恭夜零是非常喜欢这根笛子,这笛子也是他母妃送给他的。他的体质不错,就算拿着也没什么问题。“这根笛子已经跟了我十几年了!”

    “看来对你很重要啊,好吧,你先等我一下。”重要的东西还在戴在身上的好,她也喜欢这样。

    穆繁城走到床边,四处翻找了什么。然后拿着一个红色珠子串成的手链出来,把手链往恭夜零手上一戴:“这是火银珠,御寒的东西。这样,就不怕寒气入体了。就是夏天的时候有点烫人,你要小心点。”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不……”

    “哎,我又不止一个,好几个呢。”火银珠是他们在一起执行任务中得到的,听说是火孔雀化成的珠子。共有十三颗,给恭夜零的就是其中一个。

    “多谢!”才戴上去就感觉到热量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包围着他的手腕。不光是手腕觉得温暖,心里也暖暖的。

    红霜正纳闷呢,为什么讨厌的恭夜习出来了,恭夜零没有出来。进去一看才发现原来两人是在聊天呢,把点心放到桌子上,连忙出去了。

    恭夜零把笛子还给了穆繁城,两人说了很多关于笛子的事情。穆繁城也暗中说了许多吹笙的故事,怎么说他们也是兄弟,恭夜零的为人不错,是值得深交的朋友。

    前世今生,他都是这个样子。他的性格总是那么温暖,给人的感觉也是一样。她就喜欢跟这样的人在一块,没有心机,只是谈谈自己喜欢的东西、想做的事情。

    一个人要是经常活在算计厮杀中,时间一长就会感觉枯燥乏味,想要改变自己。可是在阴谋的深渊里呆的久了,又要怎么回头呢?

    选择的路,就要一直走下去。

    恭夜零留下吃了晚膳,穆府给穆繁城的晚餐向来是那么少,穆繁城也不介意。风荷很聪明的从外面买了一些回来,不然可就让恭夜零看笑话了。

    吃完饭,恭夜零才离开。

    聊了一天的朋友走了,又变的寂寞了许多。

    闲暇之际,就会想想封仇影。想着以前跟他的一点一滴,想着他现在过的好不好。华云将军死了,封仇影应该很伤心吧。

    恭夜珏现在肯定很狂妄的想着要把晁南一举拿下,三十五万人马都在华陵城。

    红霜三人也闲的无聊,风荷继续给他们讲以前的故事。

    听着外面三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偏偏又那么小。不知怎么得,穆繁城的心情又沉闷起来,很想找个人撒撒气。

    “你们三个进来,我有事情要吩咐你们。”穆繁城叫道。

    她的声音一落下,门就开了。红霜、采碧、风荷三人一个接一个的走了进来。

    “小姐,你找我们啊?”红霜问。

    “红霜,你尽快赶去天门关关注一切动向。”说完,穆繁城又看向风荷。

    “风荷,你潜入晁南暗中帮助封仇影,天门关的消息红霜会透露给你。顺便,在暗中找出封沐汶的下落,把他除掉以绝后患。你们两个休息一晚,明天出发。”

    不放心天门关那边,也不放心封仇影。封沐汶被扳倒,但他还没死。很有可能,他会趁着这个机会对封仇影下手。

    “是!”红霜风荷说,红霜早就知道穆繁城不放心那边,早早的就把行李给收拾好了。

    出去后,红霜的手伸向了风荷和采碧。风荷采碧各自掏出了一百两给红霜,红霜咕咕嘴:“谢谢了!”

    “这场你赌赢了,下次可没那么容易了。”风荷剜了她一眼。

    红霜咂咂舌:“那可不一定,奇怪了,风荷姨跟小姐相处还不到一个月,不了解小姐也就算了。采碧你怎么也输了啊?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哦,加油加油!”

    采碧红红脸,跟小姐在一起都是小姐在命令她,她也不敢多问自然不了解她的心思了。加上这次恭夜珏去攻打晁南,小姐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看起来也不是很在意啊。

    谁知道,她会把这个藏在心里啊。输了就输了,也没什么好辩解的。

    “红霜姐,风荷姨你们还是快点去休息休息吧。”她也想出任务,要是她也出去了小姐身边就没人了,不安全。还是,等以后再一起去出任务吧。

    采碧也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次任务,竟然会是那个地方。那个她曾经不停想要从记忆中抹去的地方,她更加没料到她的性命还是丢在了那里。

    灵魂一旦被烙上印记,就很难再消除,命运,是不可更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