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浓缩冷冽的空气吸进肺里生疼生疼的,帝王那深邃的眸子寒星光射,它的温度比这空气还要让人浑身毛骨悚然。头上的银冠严肃高瑾,俊美的容颜冷而肃。

    封仇影站在城楼之上,远眺着天门关的方向。阴沉沉的天气,寒风夹杂着一点冰冷的小雪花拍打在身上。脖子上的狐裘不停的摆动着,似乎是想要抓住自己的主人,不想被冷风吹走。

    痕易、天悦、御寒飞三人立在旁边,忧虑的眸子所示的方向与封仇影的一致。华云的牺牲,是晁南的一大损失。他们明白此刻封仇影的心情有多么沉重,对恭夜珏残忍的手法有多么的深恶痛绝。

    御寒飞开口道:“东牧的动作竟然这么快!”

    天悦说:“恭尚易让恭夜珏出战,应该是有要把皇位传给他的打算。若是恭夜珏即位,那对晁南是一大威胁。”

    恭夜珏连自己的亲兄长都能设计,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如此心狠手辣之人登上九天宝塔,天下定会名不聊生、生灵涂炭。暴君,是要被推翻的。

    “你们认为恭夜珏有没有那个能力破掉万法之阵?”华云将军和那一千三百多将士们的性命,他会去跟恭夜珏讨回来,去跟东牧讨回来。

    因为他们无端挑起的战争,牺牲了那么多晁南将士。有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儿死父亡。他还没有去跟东牧国算这么多来的怨恨,他们倒是先动起手来了。

    想借着他刚刚登上皇位,让人来踢翻他?让晁南的百姓认为他是一个没用的帝王是么?想都别想,晁南皇、锐狱狱主封仇影,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人。

    封沐汶的事情还不算解决,密探来报庆丰大皇子陆羽邪现在就在晁南。难保他们两个不会联合起来,给晁南制造内乱。

    到时候就真的是内忧外患,他的皇位丢到没关系,受苦受难的就是晁南的百姓。身为晁南皇,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恭夜珏一个人是破不了万法之阵,但若是四个人一起破阵,很有可能。”每个阵法都有一个缺陷,恭夜珏这样的人很容易发现隐藏的机关。

    天门关外面的伏兵被灭,他们更加能肆无忌惮的转心破阵。万法之阵破,那是早晚的事情。

    “恭夜习恭夜零并不赞成现在攻打晁南,所以他们两个是不会参加破阵的。能参加的也就只有恭夜珏一人,他一个人的话应该不成问题。”痕易说。

    天悦又说道:“我看未必,这次跟着恭夜珏一起来的人还有东牧第一丞司江流影、还有一个舞心宗的吹笙。要是他们三人联手,也很有可能破阵。”

    御寒飞不太了解江湖上的事情,不过对舞心宗却也不陌生。天下人哪有不知道江湖第一神秘宗派舞心宗?

    御寒飞不解的问:“为何舞心宗的人会插手晁南与东牧的战事,他们不是从来不管天下事么?”

    “这个就要去问那个吹笙了,舞心宗亦正亦邪或许是东牧开出了什么诱人的条件吧。”天悦说。

    封仇影道:“不会,难道你们忘了舞心宗的接任务的第一条件么?”

    天悦说:“东牧皇城之人无价杀之,任务驳之!”每个帮派都会有一两个叛徒,吹笙既然违背了舞心宗的宗旨,或许是他背叛了舞心宗。

    痕易说:“为什么我们不往好的方向想呢?舞心宗既然不接东牧的任务,就说明他们对东牧国是有仇恨的。他们或许是借助这次机会,让我们帮忙一起铲除东牧。恭夜珏可能并不知道吹笙的真实身份,吹笙只是一个卧底而已。”

    “我赞同痕易的说法,舞心宗不是一个简单地方,更不是一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现在不是我们纠结吹笙问题的时候,应该想想要怎样安内抗外。”吹笙是不是真心帮助恭夜珏,以后就知道了。

    “那皇上认为现在该怎么做?”看皇上那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已经有了解决之法,御寒飞问。

    封仇影叫来冰柯、冷河、殇漠、泽兴四人。

    “冰柯、冷河你们各带三万人马守住上燕关、地鹤关。这是行军令牌,去军营找贾彦、玉祁二位将军,让他们一起去。”封仇影把令牌给了冰柯、冷河。

    “是!”冰柯接过令牌,跟冷河一起去了。

    封仇影又对殇漠、泽兴道:“你们两个调动人马,暗中找出封沐汶、陆羽邪的下落。记住,不能让他们发现。若是找到他们,直接杀了封沐汶。陆羽邪是庆丰的大皇子,把他关进地牢。”

    “是!”殇漠泽兴二人即刻出发。

    痕易道:“陆羽邪这个时候孤身一人来晁南,可见他也是个有胆量的人。”

    封仇影又说:“痕易、寒飞你们二人继续探查众位大臣,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可以先斩后奏。”

    “臣遵旨!”

    他们都走了,痕易站在那边问:“皇上,那微臣呢?”

    封仇影笑了笑:“你的任务当然也少了不了了,听说穆长琴他们的粮草在关外遇到雪崩阻拦。这下,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吧?”

    痕易拱了拱手,“微臣明白,这就去办!”

    断了恭夜珏他们的粮草,看他们冰天雪地的吃些什么。

    他们都走后,剩下封仇影一人站在城墙上。

    站在最高处俯视万里河山又如何?享受千万人拥拜又如何?江山再大、位置再高,身边没有一个人陪伴终究是孤独寂寞。

    身为一个帝王,注定要有这种觉悟。封蓝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为了晁南的未来,他情愿将自己心爱的女人关在冷宫里十年,情愿把自己的孩子扔到东牧受尽苦楚。

    想想,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母妃了。

    封仇影转身下了城楼,让人备马独自一人往皇陵的方向赶去。

    半刻钟后,到了皇陵!

    在远处就能闻到那淡淡的梅花香,往前走走,眼前一大片的白梅花。封仇影驻足,摘了一朵白梅放到手心。鼻子凑过去闻了闻,寒梅淡香沁人心脾。

    两个小太监见到封仇影来了,急忙要通报。封仇影做了个禁声的动,那两个小太监跪在地上小声的问了安。封仇影把马给他们,推开庵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也充斥着梅花的香味,这里的火炉温度不够高,空气都是冷的。

    站在门口往里面看去,一穿着素衣的女人跪在观音佛像面前诵经打坐。面前的木鱼敲得铛铛响,封仇影闭上眼睛认真的听着木鱼的声音。

    这里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能让烦躁的心情得到平静。得知华云将军死讯的时候,他愤怒的差点直奔向天门关是冲过去杀了恭夜珏。可是现在他心里什么烦心事儿都没有,有的只是跟穆繁城的回忆。

    房间静下来,封仇影的眸子也睁开了。

    静端一转身就看到封仇影,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影儿,你今日怎么想到来这里了?”

    “儿臣不孝,这些日子都没有来看望母妃,让母妃一个人在这里。”

    静端慈祥的笑了笑,拉着封仇影坐在了软榻上:“你国事繁忙没有时间也是正常的,母妃在这里过的很好。倒是你,整个人瘦了一圈了。国事在忙,也要照顾自己的身体,身体最重要。”

    蓝均就是没有健康的身体,这么年轻就去了。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因为烦恼,熬坏了身体。

    “母妃,天气冷了,不如你跟我回宫吧。这样,我也方便照顾你。”实在是不忍心让母妃一个人留在这里,天气很冷,这里偏南温度也较低。

    静端抚摸着封仇影的眉宇,柔声问:“不了,母妃在这里很好。你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忧愁,怎么,是遇上什么烦心事了么?”

    “没什么,只是一点小事而已。对了母妃,外面的梅花都是您种的么?”不想让静端太过担忧,封仇影立刻转移了话题。

    “闲来无事,跟那些小宫女们一起栽栽花种种草,打发打发时间。”能在这里陪着蓝均,才是最幸福的事情。每天早上,晚上念念佛诵诵经,为封仇影、为晁南祈福。

    看着封仇影那瘦了一圈的脸,静端着实心疼,急忙吩咐着几个丫头去把饭菜端过来。

    封仇影也好长时间没有跟静端一起吃饭,幸好今天抽了点时间过来。饭菜全都是按着封仇影的口味做的,都是他爱吃的东西。

    饭桌上,静端细心的给封仇影挑着鱼刺,挑好的鱼全都放到了他碗里。

    这一刻,封仇影觉得外面的风霜再大他也不怕了。以后不管走到哪里,这里都是他温暖的避风港。

    皇位江山统统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自己最亲最心爱的人吃饭。或许生活贫苦、或许生活富裕,只要能够快乐,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纵然他有这个想法,可是身份晁南皇的他也只能想想,晁南还有千万百姓等着他守护。他有这样的想法,然而这却是整个天下百姓的寄望……

    温馨的饭局结束了,封仇影又留下跟静端下了几盘棋。直到深夜,封仇影不忍静端熬夜受累,这才离去。离开的时候也吩咐人给房间里的炉火多添点柴禾,让房间的温度高一点。

    临走,他还带走了门口的一株梅花。

    回到自己的寝宫,封仇影找来了一个小花盆亲自动手挖了泥土放到里面。又把梅花栽好,放到了窗台上。

    看着这株梅花,就能想到还有母妃需要他守护。就能想着,小时候那个穿着白色裙袄在雪地里奔跑着的小仙女。

    小城儿,你可知道此刻我有多么想你、多么想把你拥入怀中么?要是你在我身边,那该有多好?

    现在的你,有穿好吃好睡好么?穆繁芯那么嚣张,你可千万不能输给她。我很快就回去把你接到我身边,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