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破旧的稻草屋门口,正站着两位翩翩公子。其中一人只有一只手,狠戾的盯着面前的地图。另一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没有像断臂男子一样关注着那地图,反而玩弄着的自己的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根木杵,盯着时间久了,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拍拍断臂男子的肩膀,叫他一起到了房间里。茅草屋外面凌乱不堪,里面却是整整齐齐。

    一股子的药味弥漫着空气中,两个翩翩公子却一点不在意,似乎是闻得习惯。

    “大皇子这是做什么?”断臂的男人正是封仇影下令全城搜查的晁南前太子封沐汶,而另一位蓝衫男子正是庆丰大皇子陆羽邪。

    一双惊异的双眸盯着陆羽邪手上木杵,看着陆羽邪在天门关地图上比划来比划去的。封沐汶惊讶之余,看到地图那里缺了一角。

    陆羽邪惊喜的念着:“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你看这边东南西北每个角落都有一个奇怪的洞口。我想破万法之阵的要点就在这里,这四个角落不停变换。遇到极冷极热,他们的移动速度会减慢许多甚至停下来。只要找到这四个洞眼,用木杵将洞眼堵住,万法之阵必破!”

    这段时间他总是抬头看天,脑海里想象着的万法之阵运行的方法。没想到竟然真的让他想到了,这四个洞其中一个就是阵眼。

    “大皇子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把破阵之法告诉恭夜珏?”封沐汶也跟着欣喜起来,如此说来断臂之仇很快就能报了。

    “东牧大军现在在华陵城,天门关是他们的阻碍。封仇影应该也知道华云死,天门关马上要失手。这个时候他一定会派援军去看守。正好是我们给晁南制造内乱的时机!”

    他倒要看看封仇影是选择天门关那边,还是要看守晁南国城。

    内忧外患,他的死期不远。

    要说最高兴的还是封沐汶,封仇影一倒台他就可以重新登上晁南皇的宝座,到那时别说是要让他对庆丰称臣,就是让他把晁南江山让一半给他们他也愿意。只要,封仇影不存在这个世上。

    “陈越!”陆羽邪叫到。

    “大皇子!”

    “你亲自去一趟东牧,把这破阵之法告诉恭夜珏。”陆羽邪把木杵交给陈越,木杵里面写着破阵的方法。

    “是!”

    陆羽邪邪邪的笑着,等到东牧与晁南斗得两败俱伤,就是庆丰出动的时候。东牧发给庆丰的合作信函在半道上,就被陆羽邪截了下来。

    陆羽邪开始为他们人手方面忧愁了,淮越还被关在晁南的监牢里,要想办法把淮越救出来才行。这次之行,他也没猜到东牧会在这个时候出兵。

    这段时间晁南城守备森严,若想从庆丰那边调人过来比较困难。他们这里人手又不足,只带了陈越和十几个随从。淮越那边的人马,在封沐汶夜闯晁南宫之时全部被歼灭。

    看来他只能出出计谋,借助别人的手来行事了。

    看了一眼封沐汶,心里对他不抱什么希望。现在封沐汶也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孤家寡人,身边也没几个可信任的人。

    封沐汶一心沉浸在快要成为晁南皇的美梦中,哪里会在意陆羽邪对他的看法?

    等他反应过来,房间里已经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封沐汶去外面找了找,门口的侍卫不让他出去,说是现在外面动荡的表叫厉害。

    为了保全自己,封沐汶又回到房间里给自己的手臂上完药、吃了点粗茶淡饭趴在床上打起了盹儿。

    冷河、冰柯拿着封仇影给他们的军令找到了贾彦、玉祁两位将军,一得到命令贾彦、玉祁急忙带兵往上燕关、地鹤关赶去。

    痕易也呆了一小队人马秘密往穆长琴那边去,准备拿下劫下穆长琴他们的粮草。而御寒飞、天悦二人也开始暗中调查朝中与封沐汶有关系的人,想要借助他们找出封沐汶和陆羽邪的下落。

    晁南城内部白天多了许多不名人士,他们往客栈、酒楼、青楼不停的攒走着。一些平凡人家,也不想受到他们的牵连,白天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只有一部分为了钱还在奔命不怕死的人在街上走着,酒楼里,说书先生说起天门关的战役那是说的不亦乐乎。

    围观的人,一个个拍手叫好。一部人夸赞恭夜珏用兵如神,华云已经老了当然比不过年轻人。一部人也在说恭夜珏心狠手辣,手段残忍连俘虏都不愿意放过。

    更多人在打赌,这次是晁南赢还是东牧国胜。

    这些消息封仇影也不可能不知道,他整天忙着朝里的事情,也不无暇管理这些流言蜚语。从皇陵回来后,封仇影一直在御书房没有离开过。

    午膳晚膳也是太监宫女们送进来的,他只要肚子饿了,吃的都是冷的。实在是困得受不了了,就会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不到一个时辰,就会有人来汇报情况。

    天悦、御寒飞两人也忙得不可开交,朝上的几个重要大臣都是封沐汶的人。他们两个联手除掉了几个,官位空缺他们又要想着怎么找人替补这些人。

    转眼五天过去了,天门关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江流影等人也是踪迹全无,这让恭夜珏、吹笙二人心生担忧。别说要破阵了,就连进去都没办法。只要一靠近,那三十几个石狮子不是射箭就是喷火。

    射箭还行,要是一喷火,整个天门关入口都跟身在油锅里一样。

    恭夜珏也曾经带人赢闯进去,才刚进去不到一炷香时间,只有他一人活着回来了。长河把消息公布了出去,不到三天的功夫,又传来上燕关、地鹤关被重兵把守的消息。

    无疑,封仇影他们并不相信他们散播的消息。

    恭夜珏的手臂上缠着纱布,这是在闯天门关时候留下的。

    吹笙急急地走进来:“四皇子,有人飞鸽传书,上面写着破万法之阵的办法。”

    他本来不想把这个拿过来的,奈何这信鸽是在付息、赵磊两双眼睛下拿到的。要是不告诉恭夜珏,很有可能引起他们的猜忌。

    “哦,给我看看!”看完,恭夜珏欣喜若狂的说道:“上面画着的的确是万法之阵,只是这会是谁送过来的呢?”

    “信鸽是从晁南方向飞过来的,应该是晁南内部的人。或许,是封沐汶。听说封仇影一回到晁南就是凭借这个万法之阵让大家获得认可,他也曾当着文武百官和封沐汶的面演示过。”

    吹笙大胆的猜测着,他们在想着要如何攻打下他们的国家。

    封沐汶倒好,竟然为了一己之私出卖自己的国家。皇位,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这个可能性很大,封沐汶一心想让封仇影死。有了这个破阵之法,天门关指日可破。吹笙,传令下去大军整顿休息三天。明天,你、我、付息、赵磊四人进入天门关破阵。”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么容易就能得到阵法破解图。封仇影啊封仇影,你万万没想到破你阵法的人就是你自己吧。如果你不显摆的话,说不定我们现在还在为这个犯难呢。

    不出十天,东牧的军队就能拿下上燕关、地鹤关。然后,直捣晁南皇城。

    只是恭夜珏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好的计划,竟然会被穆繁城给搅合了。

    东牧大军得知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可是吹笙却高兴不起来,可不能让恭夜珏顺利的拿下天门关啊。

    晚上没人,吹笙悄悄出房间,拿着一根特制的烟花在野外点燃。奇怪的是这烟花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连光都没有。这是穆繁城特制的烟花,若是舞心宗有人在这边很快就能发现。

    留下信息,吹笙急忙回房间以免让人发现。

    他刚一走,红霜就循着特制烟花的味道找到了那里。看到吹笙留下的信息,红霜一愣,连忙传信给穆繁城。

    隔天一早,恭夜珏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吹笙、付息、赵磊三人按照布条上的方法去破万法之阵。

    到了天门阵门口,恭夜珏单脚矗立在马上,手中拿着一把弓箭。浓雾还没有散去,却丝毫没有阻挡住他的视线。

    从左到右的数着那三十座石狮子,数到左边第十三个。拉紧了弓弦,朝着旁边的付息看了一眼,付息点点头。

    两人的箭同时射出,恭夜珏射中了左边第十三个,付息射中了右边第十三个。两座石狮子瞬间爆炸,石灰四散。那两座石狮子爆炸后,其余二十八座也在同一时间爆炸。

    挡在他们面前的第一道障碍,就这么爆裂了。

    “吹笙、付息,赵磊,我们进去!”

    东南西北兵分四路,每人带了五十个士兵往天门关进发。

    天门关外面的迷雾那么重,里面除了温度比较低暂时还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恭夜珏提高警惕,一双阴鸷的眸子搜索着隐藏在南边的洞。在来的路上,他也遇到了好几个洞,让一个士兵过去试探之后,洞里只传出了士兵的惨叫声,随后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这个洞是错误的。

    剩下的四十九个人担心会像前面那个人一样,都距离恭夜珏好远。作为将领,恭夜珏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残忍。不过为了能破阵,牺牲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遇到三个洞了,都是错误的。

    走着走着,终于看到前面的第四个洞。恭夜珏下马上前仔细的探查着,这一排有三个洞,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的。

    跟天门关门口一样,这里也有石像看管着。不过这里的石像不是石狮子,而是士兵。三个士兵手拿着长矛威武的站在那边,明明是假的可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真的一样。

    石像的眼睛非常的吐出,似乎在警告着恭夜珏不要再上前。恭夜珏捡起地上一枚石子扔向石像,中间那个石像反手一打,长矛竟然穿透了那块不大不小的石头。

    十几个士兵往后退了几步,她们还从来没有看过这样会动的石头。

    震惊过后,就是想办法打碎这三个石像。恭夜珏来回走了几步,也捡了好几块石头扔过去。跟先前一样,石头都成长矛下的碎砾。

    恭夜珏瞪着眼睛,好似要把石像洞穿。低头一看,似乎他们的步伐一直都没有移动过。也就是说,他们是不会动的了?

    他才刚想着,不知道是谁踩到了什么,三个石像竟然同时抬起头、同时抬起手,长矛对准了恭夜珏他们。

    “啊~”

    “怎么回事?”

    “他们他们……”

    将士们慌乱不已,吓得急忙要逃。可是后面,竟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数百条的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