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毒蛇吐着猩红的信子,往他们那边移动着。很快,东牧军就被毒蛇团团包围住。

    一条蛇竟然腾空冲向了恭夜珏,恭夜珏拔剑一剑将毒蛇劈成了两半。更让人惊奇的是,那蛇竟然消失了。地上,一团灰烬。

    “是障眼法!”他们是什么时候中了障眼法的?这里没有烟雾,也没有…

    不对,天气这么冷这里没道理没有浓雾?也就是说他们从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落入了封仇影的陷阱?这些毒蛇又是怎么回事?

    ‘轰轰轰!’大地颤动着,恭夜珏转身对向那三个石像。

    “你们别怕,这是假的!砍了他们!”说完,恭夜珏身体一闪已经冲到了石像那儿。一脚,将其中一个石像踢飞。

    一个石像猛地抱住了恭夜珏的腿,恭夜珏另一只迅速一扫,石像倒地。

    第三个石像胸口石头凹下去,一排箭弩冒了出来。不知道里面是怎么安插的,那十几支羽其射向恭夜珏,恭夜珏在空中翻了个跟斗。

    羽箭射到土里,另外两个石像也站了起来,胸口同时射出十几支羽箭,全都被恭夜珏挡了下来。

    有了恭夜珏,就有了镇定剂。那些士兵们也不在害怕,团结起来砍向毒蛇。蛇越砍越多,怎么都砍不完似的。士兵们的体力在慢慢流失,各个都在喘着粗气。

    恭夜珏也一样,这石像打也打不烂。手背打的通红发紫,拿着剑的右手那儿已经鲜血直流。

    “嗷呜~”数百声野兽的叫声同时想起,蛇还没处理完,又来了野兽。

    恭夜珏力不从心,一步小心被一石像打中胸口。“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剑也掉在了一边。

    万法之阵,万法转变!天地阴阳,风雨雷电!石终雪落、阵法可破!

    脑海中浮现了布条上的二十四个字,恭夜珏单手撑地站起来,三个石像绕着他走过来。

    带血的嘴角释出阴冷的笑意,身体在地上滚了一圈,双脚勾起落地的剑。直直的刺向了石像后方,‘呲呲!’,赫然血喷涌。

    石像,也会流血么?

    “不过,是装神弄鬼的把戏!”

    石像从头顶破裂开来,再看,恭夜珏的剑从石像后方刺进了躲在石里人的后胸。

    那人口吐鲜血后倒地身亡,剩余的两个石像想跑。恭夜珏速度比他们更快,解决掉离他最近的石像。左手一击右手手腕,剑飞射出去直射向那石像的后心窝。

    三座石像,灭!

    毒蛇还在,恭夜珏拔出剑走到蛇群中间。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折子,吹一口直接把火折子扔在蛇群中间。刚刚他就发现这不是普通的泥土,而是石灰粉。遇火,立即燃烧!

    “咳咳!”

    “咳咳!”……咳嗽过后,烟灰散去,剩下那一地烧黑了的黑灰。

    恭夜珏道:“这三个洞一定有一个是真的,你们谁…”还没说完,将士们就害怕的往后面退了一步。恭夜珏面色一冷:“你们谁都不用过去,这三个洞都要被封。你们往后退!”

    走到一边,把那三个石像,哦不,应该说是人身上藏着的钥匙拿了出来。木杵并不是解决的办法,他也想过用这个来破阵,可是这洞深不见底,怎么用一根木杵来解决?

    这里既然有三个人把手,就一定有钥匙。

    拿着三把钥匙过去,一一对上旁边钥匙孔。轻轻的转动一下,石洞在同一时刻慢慢封上。前面的路,从石头后露了出来。

    这边的路通了,就看吹笙、付息、赵磊他们的了。野兽嘶吼的声音在山谷回荡,恭夜珏等人严阵以待!

    在恭夜珏面前吹笙是不会武功的,所以他只负责站在一边指挥着,让几个士兵过去探路。前面的洞,吹笙跟恭夜珏犯了同样的错误。恭夜珏牺牲了一个人,而他牺牲了五六个。

    先是让第一个人下去探探,结果传来惨叫,他又急忙让四个人去救人。可想而知,那四个人也是有去无回。看着前面这一排三个洞,吹笙着实的捏了把冷汗。

    “我过去看看,你们在这等我。”吹笙拿着笛子过去,与恭夜珏那边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三个石像。

    三个洞都是一样的,可是只有一个是正确的。到底,是哪一个呢?

    下面情况不清楚,也不能随随便便就下去。

    “吹笙公子,小心啊!”一个士兵大叫一声。

    吹笙一抬头,无数的石头从空中落下。吹笙立即往后一闪,那块大石头封住了三个洞。还没有完,先是石头然后又是一群喷火的石老虎。

    他们奔跑的速度好快,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吹笙面前。

    吹笙躲闪的速度再快,也没有那火烧的快。胳膊一挡,右手的衣服立刻被点着了,吹笙急忙灭火。往后一闪,抓起地上的石头丢向了老虎。

    老虎一张嘴把石头吞了下去,吹笙恍惚之际,老虎已经到眼前。一把剑从吹笙的右手旁横飞过来,剑与石头碰在一起声音极其刺耳。

    吹笙看向仍剑的人,惊讶的叫出来:“江流影,你,你怎么在这儿?”

    江流影一身狼狈,身上的衣服脏的都一样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了。头发乱蓬蓬的,脸上都是血痕。左手好像骨折了,耷拉在身边。只有他一个人,看来那些将士们都牺牲了。

    “你就呆了这么点人就想来破阵?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江流影嘴角还挂着血,一瘸一拐的走向吹笙。

    走到吹笙面前一把拉开他,那石老虎猛地撞到了江流影。

    “噗!”江流影的血喷在吹笙脸上,吹笙一愣神。

    不管三七二十一,笛子里藏着的剑立马抽了出来,砍向石老虎。老虎被砍的往后一闪,吹笙大惊,居然这么灵活。孟河家的石机兽果然名不虚传,本来不想对它们下手的,可是这里这么多人的性命在他手里,他不能不顾。

    剑扫到老虎胸前那个凸出来的机关,眨眼间石老虎从中间分开。

    “这么容易就被你解决了啊?早知道,就让你来好了。咳…”胸口的肋骨恐怕是裂了,疼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江流影单手-搭在吹笙的肩膀上,很不客气的把手上的血抹在他那白衣上。

    “我来帮你接手!”把笛子别再腰上,吹笙拉过江流影那只脱臼的手用力往上一翻。

    “哇!嘶…你是要疼死我么?”江流影疼的呲牙咧嘴,比刚刚被老虎撞一下还要痛。吹笙看上去是个柔柔弱弱的书生,没想到力气这么大。

    “动动看”伤口哪有不痛的,差点这只手就要废掉了。“你是怎么受伤的?怎么就你一个人,还有人呢?”明明已经知道答案,却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哎,别提了!这是钥匙,只要转动一下路就出来了。”

    他好不容易带着人进来,随后就遇到了一群老虎狮子攻击。那些狮子老虎跟这石头做成的机关兽不一样,那些可都是货真价实的。

    刚进来就遇到了野兽不少人都成了盘中餐牺牲了,因为这里太过凶险,他打算带人回去重新商量一下办法。谁想到路口竟然被封了,他们出不去,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面走。

    遇到洞口,本来是要进去休息的,才进去几个人那些人就回不来。只能再往前走,越走人越少。最后,只有他跟十几个兄弟来到了这里,又遇到了那三个石人,兄弟们无一生还。

    他的手也脱臼了,幸运的是那三个石人也完蛋。这不,江流影刚把那些将士们的尸体埋了,打算再往这边来看看。正好遇到吹笙遇险,他就顺手扔出了剑,救下了吹笙。

    “后来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江流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小心坐到石头上疼的叫了一声,把石头扔了过去。

    “这里有点酒,你先喝点暖暖身子。”现在的江流影就跟个冰人似的,“在这里呆了这么几天,也是辛苦你了。”

    恭夜珏都没有办法进来,江流影却有办法。他的确很聪明,繁城的眼光果然不错。

    “这里的路已开,我们回去吧。四皇子那边,应该也完成了。”万法之阵,就这么被破掉了,还挺惋惜的。

    东西南北共有十二个洞,每个洞口前面有三个石像,每个石像手中都有一把开启道路的钥匙。想要得到钥匙,还要经历一场厮杀。洞口被封,路散开,万法之阵也就没用了。

    吹笙和江流影出去的时候,恭夜珏已经带人等在天门关入口处。他们的速度,比预料的还要快。

    “江流影,你没事吧?”恭夜珏惊讶的问出口,没想到他还活着。

    “没事,多谢四皇子关心。付息和赵磊两位先锋呢?怎么没有看到他们?”江流影问。

    “他们还在里面没有出来,我在这里等他们就行了。吹笙,你先带江流影回去养伤。”恭夜珏说。

    “是!”

    “那我们先走了!”江流影脸上尽是疲惫之色,好几天没吃没喝没睡觉的,能不累么?身上有好多伤口已经发炎,他也不想留在这里成为他们的负担。

    吹笙带着江流影回华陵城,恭夜珏继续留下来等着付息和赵磊。

    太阳已经渐渐西沉,可还是没有看到他们的影子。恭夜珏急忙派人进去查看,好长时间,那人终于回来了,他也没有得到付息赵磊的消息。

    深夜,恭夜珏带着人坐在天门关门口,他们围着火堆坐在一起烤火。

    一些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恭夜珏的威风,恭夜珏也只是笑笑,虚荣心得到了满足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