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又开始下雪了,大家疲惫的背靠背休息着。恭夜珏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付息他们到现在都还没出来,恭夜珏隐隐的担忧着。

    他们两个是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应该有一方能够出来。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影?

    难不成,是他们出事了?

    应该不会啊,付息和赵磊两人脑袋虽然不聪明,可是他们的身手很厉害。能成为恭夜珏手下的两大先锋,他们自然有过人之处。没道理,一人都没出来。

    恭夜珏在心里想着,再等等,说不定他们马上就出来了。

    这一等,就是一整夜。

    雪下的不太大,只有那点小小的雪星。

    “不能再等下去了,我要进去看看。”恭夜珏的话语刚落,前面终于有了动静。

    赵磊背着付息慢慢出来,一百人只剩下六七个。他们两个身上多多少少也有了不小的伤口,赵磊一见到恭夜珏眼泪鼻涕全都下来了。

    “四皇子啊,俺付息大哥的腿折了。您可不知道啊,俺们经历了好可怕的一幕,几十只豺狼猛虎全都对俺们发动攻击,俺们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啊。”标准的乡下话,赵磊放下付息,擦擦脸。

    恭夜珏无视了他,让几个手下把付息带了下去。

    “咳!那个,赵磊先锋你们做的不错。好了,我们回去吧,吹笙和江流影已经在华陵城等我们了。”他们既然没事,可能是晚上夜路不好走,所以才耽搁了。

    江流影舒舒服服的在吹笙的伺候下睡了一夜,吹笙带着江流影回去后,就被江流影强行留下。

    一会儿让吹笙去给他准备洗澡水,一会儿给他擦背,还有一勺一勺的喂饭给他吃。不是嫌饭烫了,就是嫌菜不好吃。

    最后吹笙实在是忍不住,直接把饭菜洒在了他头上。弄脏了床单,吹笙又背着江流影去了别的房间,一切重新来过。

    江流影让吹笙做事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他是伤患,不能动。第二就想试探吹笙的武功和耐力,种种迹象表明吹笙的忍耐力还是不错的。

    耍他也耍够了,江流影实在是太累了就睡过去了。吹笙也终于得到了解脱,他一回到房间就把万法之阵破掉的消息传递给了穆繁城。

    早上,吹笙端着饭菜来给江流影。

    江流影的起色好了许多,他坐在床上给自己上药。

    “你可算来了,快帮帮我,太疼了。”江流影把药瓶丢给了吹笙,身体往后一转背对着吹笙。

    吹笙放下饭菜,极其不悦的给他上药:“你不是不想让恭夜珏抢夺战功么?怎么还那么拼命?”

    “他都让我去送死了我能不去么?你还别说,我真有点后悔了。”擦到后肩上的伤口,江流影疼的叫了出来。“你就不能轻点么?”

    “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怕痛,亏你还是东牧的第一丞司。回去让你的下人们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笑话你。”吹笙刻意用力按着江流影的伤口,血流了下来。

    男儿,就应该流血不流泪,喊杀不喊痛!

    “男人就不是人啊?好了,说正事。万法之阵被破了,恭夜珏势必会行军晁南。能帮他破阵法,可不代表就能帮他取得战争的胜利。这卧底真不好做,受苦受累的。”

    这差事,比以前在太子身边还要累。穆繁城倒好,动动嘴皮子就能让这么多人为她做事送死。人家现在说不定还坐在被窝里嗑着瓜子、喝着小茶,等着过年呢。

    想想,他多少年没过过春节了!

    “恭夜珏对这场战争非常自信,这不到一个月就已经拿下天门关。上燕关、地鹤关两处虽有人马看守。那几千人,又怎么能对的上恭夜珏的三十五万人马?这两个关卡被拿下,也是迟早的问题。”

    只花了不到一万的人拿下天门关,杀了晁南战功最显赫的华云将军。两大功勋,值得恭尚易把皇位交给他了。繁城那边,也有意让恭夜珏成为东牧皇,然后再拉他下马。

    她的意思是让恭夜珏赢不了这场仗,又不让恭尚易轻易降罪给他。要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还要有一些日子才行。

    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计划赶不上变化,时局的变化总是出乎人的意料。

    门外一阵喧闹,定是他们回来了。

    吹笙赶忙给江流影上要药,江流影穿好衣服两人离开了房间。

    付息昏迷了,军医正在给他看病,赵磊是他的好兄弟死活要陪在那里。

    “天门关已被拿下,三天过后进军上燕关。争取,在五天内拿下那里。”最难的一关破了,恭夜珏的心情务必喜悦。

    吹笙、江流影面面相觑,似有同样的想法。

    晚上,恭夜珏将士们一起喝了点酒,说了一些雄心壮志的话语激励大家。大家的心情也非常好,宴会散去,恭夜珏早早的就休息了。

    另一边,红霜秘密窜入了吹笙的房间。两人商讨了一会儿,红霜又离开了。

    东牧,穆府晨露楼!

    穆繁城冷视着站在她面前的穆繁蕊:“这么晚来找我,希望你的事情值得我这点时间。”红霜那边刚传来消息还没有来得及看,她就来了。

    她现在非常焦急信上写了什么,关键是有一个碍事的人站在这里。

    “我想通了,我愿意相信你的话。可是,你也应该做出一些让我相信你的事不是么?”穆繁蕊本就是个削瘦柔弱的人,在经历过丧母之痛后,她比以前还要消瘦。

    按着穆繁城的药方吃了药,虽然很瘦,脸色却不差甚至比以前还要红润几分,也更加迷人了。

    “哦,你希望我怎么证明?杀了穆繁芯、杀了白禾仪?如果这就是你要的证明,那你可以走了。我暂时,还没有要杀她们的意思。”

    穆繁芯她们算什么,哪里比得上封仇影的事情重要。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计划么?”虽然她不懂为什么穆繁城明明有能力杀死穆繁芯他们,却迟迟不动手。她相信,她是有计划的。

    “我的计划你不必知道,你只要明白我会让你活下去就足够了。繁蕊,你的母亲用命来保全你,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呆在穆府。什么都别做、什么也别说,尽量装的悲伤难受。最好,先暂时离开穆府。”

    她能保证穆繁芯她们不会死,但不会保证穆府不会有事。穆长琴自愿请命护送粮草,这一次他是要惹祸上身,穆府肯定也会受到波动。

    “为什么?”穆繁蕊不解的问,她要对穆府做什么?

    “战争已经开始,想要保全自己就只有相信你的合作伙伴。我的目的跟你的一样,可以说现在的我们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繁蕊,听姐姐一句话,姐姐不会伤害你。我会让人暗中保护你,你大可以放心。事情一结束,你的幸福就来了。”

    幸福么?穆繁蕊有点迷茫,母亲为了她能够自愿牺牲自己。她却不能为她做点什么,恭夜珏现正在与晁南打仗生死未知。

    留在穆府,除了被穆繁芯她们设计,她还能做什么?孤身一人,除了穆繁城她还能相信谁?

    “好吧,我相信你。明天,我就会离开穆府,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她从小就在穆府长大,现在让她离开,她能去哪里?

    “这给你不用担心,我会安排。采碧,你快送繁蕊小姐回去休息。繁蕊,照顾好自己。”穆繁城拉着穆繁蕊的手,她的手很冷,穆繁城把自己手腕上的火银珠拿下来给她戴上:“照顾自己的身体,等着我给你报仇。”

    “谢谢!”

    本来以为穆繁城不会轻易放过她,没想到她竟然对她这么好。手腕上的燃烧着的热量,刺激着她的神经。鼻子酸酸地,眼睛也觉得非常干涩。

    相信穆繁城,相信她。

    穆繁城看着她离开,叹了口气。或许她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冷漠无情,也或许是被君慕容为女牺牲的精神感动了。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好像又不是一个人了。

    繁蕊选择相信她,她也相信自己能够保护好这个妹妹!

    说起来她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一个自幼死了养母只能装疯卖傻、一个从娘胎里出来就是病秧子整天关在房间里还要被人设计。只为了能够生存下去,穆繁蕊的可怜在于她的心还是太软。

    自嘲的笑了笑,她又何尝不是呢?

    穆繁蕊虽然没有对她做出怎样可恶的事情,小时候也没怎么欺负她,说到底她也是个有心机的人。若不是这次君慕容为了她牺牲,恐怕她们现在还是敌对的关系。

    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液,有着同样的愤慨!可能,这就是她心软的地方。

    现在的穆繁蕊,就像是曾经的穆繁城。

    揉揉脑子,把这些想法从脑海中删除。展开收心,盯着手心的那颗小纸团。轻轻的扯开,看到上面写着的特殊字体。

    穆繁城怒了,“晁南奸细还真不少,现在天门关已经被恭夜珏攻占了,下一步就是上燕关和地鹤关。”

    一只鸽子落在窗口,穆繁城过去拿下绑在鸽子腿上的竹筒。

    是风荷的来信,风荷已经抵达晁南城,正在调查封沐汶和陆羽邪的下落。

    “封沐汶不会懂得破阵之法,那给恭夜珏他们传递消息的人就是陆羽邪。他不愧是庆丰的大皇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解决万法之阵。留着他在晁南,对封仇影来说就是一个威胁。”

    穆繁城担忧着,“封仇影,内忧外患你要怎么解决呢?”

    心,牵挂着远方的人。此刻,她恨不得能马上飞过去陪在他身边。对,她要过去帮他,不能让封仇影一个人承担着。

    穆繁城心里,做出了一些决定。

    呵呵!我还等着你来找我,没想到却是我忍不住的去找你。封仇影,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