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的决定让采碧惊恐不已,采碧不停地劝说着穆繁城,可是穆繁城一点都不动容。她已经决定要去晁南帮助封仇影,她不能看着东牧的军队就这样踏平晁南。

    采碧说不过穆繁城,只能先帮穆繁城收拾东西。等她收拾好,晨露楼已经没了她的影子,只有桌子上留着的那张纸条,纸条上写着让采碧好好的护送穆繁蕊去西楼暂住。

    西楼是穆繁城的地盘,没人敢在那边放肆。穆繁芯白禾仪他们也不知道西楼的存在,让穆繁蕊躲在那里再适合不过了。

    穆繁城带着舞心宗十二舵主之一的昭徽一起往晁南赶去,两个高手的路程要比平常快了十几倍。乘风桓路、红霜风荷他们得知穆繁城亲自过来了,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一路上,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恭夜珏攻占天门关、以及恭夜珏有多么多么的英勇、多么聪明厉害!所有东牧国,只有恭夜珏一个人像皇子。

    穆繁城一听到恭夜珏的名字就恨得牙痒痒,心里暗暗的发誓着这次绝对不会让恭夜珏这么顺利赢得战争。她是可以让恭夜珏暂时去东牧皇的位置上坐坐,但她不会让他对晁南下手。

    三天后,东牧军队整军待发。

    天门关除了阵法,还有那些老弱残兵并没有什么其他厉害的将领。为了保护城里的人,天门关的守将只好开城门迎接他们。

    三十五万大军在天门关休息了两天后,直奔向上燕关。

    上燕关由冷河、贾彦带领五万大军镇守。

    不到一天的功夫,恭夜珏顺利拿下上燕关。

    冷河、贾彦带领晁南三万大军和上燕关守军共五万人马退到地鹤关,与冰柯、玉祁那五万大军汇合!

    晁南战士们能够以一敌百,晁南的十万大军未必打不赢东牧的三十五万大军,从华云带领一千将领打赢恭夜珏的三千将士就可以知道。

    军情紧急,冷河已经让人快马加鞭的回报封仇影。封仇影一听,急忙将朝里的事全都交给了天悦、御寒飞二人。

    御寒飞、天悦暂时处理着晁南的政事,引起了不少大臣的不满。

    天门关与上燕关之间是一条长直的路,只要天门关破,就能长驱直入上燕关。恭夜珏能够连续拿下两关,并不是巧合,那是他的本事。

    越是接近地鹤关,吹笙、江流影的心情就越加沉重。他们刻意放慢脚步,为的就是能让晁南那边有所动静。让吹笙放心不下的是从红霜那边得知穆繁城来到了战场,战场是属于男人们的,不是她的。

    东牧大军压城,冷河、冰柯、玉祁、贾彦四人立马出城迎战。双方打了两场,死伤无数。

    十天后,恭夜珏带人驻守地鹤关外。三十五万大军牺牲十五万,而晁南只牺牲了不到一万人。双方的实力一下就拉大了许多,恭夜珏日日夜夜都在想着要如何打败晁南的铁甲奇军。

    晁南人虽少,可是他们的军队太过强悍。加之,有玉祁完美的作案方针。竟然让他们一时间之间无法进攻分毫,只能暂时扎营在地鹤关外。

    天气恶劣,暴雪夹杂着暴雨倾盆而下。似乎是在抚慰这些客死异乡、尸骨无存的灵魂,大雨冲刷着沾染血的泥土、洗涤着那被战火燃烧的黑土。

    是黑土?还是红土?就连上天,恐怕也分不清了。

    恭夜珏站在帐篷门口,手捧着从空中坠下的凝固体。语出,吹笙打着雨伞慰问着那些受伤的将士。江流影端着盆在旁边,盆里的水都是红的。

    赵磊趴在草堆上睡着了,这么恶劣的环境下他也能睡得着,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付息的腿伤严重了许多,在天门关破阵被石人打伤只是简略的处理了伤口,又长途跋涉了那么久,伤没见复原反而更严重。

    恭夜珏让人好生伺候着付息,付息暂时得到了休息。

    奈何天气又不景气,一连下了三天的大雪,煤炭都是湿的。将士们吃的也不是太好,穆长琴那边又半点消息没有。

    “所有的伤员都已经上了药休息,四皇子您也早点休息吧。”吹笙拿着布擦着手上的血,夜已经很深了,再有两三个时辰天就亮了。

    明天不知道有一场怎样的战斗,得保存体力才好。吹笙也是真的佩服晁南那些人,他们太过英武。在这样的天气下,还能保持那样的军心士气。他们力量,让人忍不住的拍手叫好。

    “没想到晁南的军队这么抗打,已经十天了,地鹤关的门都没有碰到。这样一来,不等朝南的人把我们杀了,我们也会冻死饿死在这里。吹笙,穆长琴那边还有消息么?”

    他们都已经共破天门关、上燕关了,穆长琴运送的粮草到现在都没消息。本来他们粮草只能维持十天,但打下了天门关和上燕关两个关卡,搜来了不少的粮食,这才支持他们到现在。

    再这样僵持下去,粮草渐渐没了,地鹤关也没有攻下来。

    “还没有,已经让人去催了。”吹笙的头发都结成了冰,一裹一裹的,眉毛也上了一层白色。

    “这个穆长琴真能给我们拖后腿,你先下去休息吧。江流影,你也下去休息。”冻坏了身体,还怎么打仗。

    恭夜珏不怎么高兴的进了帐篷,吹笙看向江流影,江流影嘴里吃着冰耸耸肩说了句困了要睡觉,也跟着离开了。

    吹笙一个人走在受伤的将士门中,这些都是东牧的百姓。原本他们应该还在暖和的被窝里睡觉,饿了能有妻子父母给他们熬上一碗热粥。然而现在,他们只能风餐露宿、只能吹雪迎霜。

    三十五万大军,牺牲了已经快一半了。那些人的尸骨被丢弃在乱葬岗,任由着豺狼虎豹吞食果腹。别说能回家了,就连尸骨都不完整。

    相比于东牧此刻不安现状,地鹤关里的人那是睡在暖塌被窝里。

    城门上的侍卫每隔半个时辰会换一次岗,换岗的人腰上都挂着一个酒壶,喝酒暖身。城楼上的火把被风吹得晃来晃去,死在嘲笑着在城楼下的东牧军队。

    温暖的厅堂左右两边分别坐着冷河、冰柯、贾彦、玉祁四人,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酒和肉,还热腾腾的。前面的主位,谁都没有做,能坐在这里的人还没有到。

    冰柯喝了一口酒,道:“主人来信,让我们暂时不要再出城迎战。我们跟东牧打一场持久战,先消耗他们的粮草。不费一兵一卒的打败他们!”

    玉祁愤慨的说道:“这场战役可有他们受得了,不好好的在家里让媳妇暖被窝,跑到咱们这儿来撒野。这次,可得灭灭他们的威风,为华云老将军和那三千将领们讨回这笔血仇。”

    玉祁、贾彦二人皆是华云的得意门生,也是晁南统领、副统领。二人的年纪跟冷河冰柯等人差不了多少,玉祁比较稚嫩,也很聪明。

    这两场战役能够成功,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玉祁的用兵如神。

    贾彦看上去比玉祁要大上两三岁,嘴边有两道成熟的小胡子。他叹了口气,把酒杯中的酒倒在地上:“唉!华云老将军,这杯酒徒弟敬你!”

    玉祁也照着倒了一杯:“老将军,我玉祁一生最敬佩的人就是您,没有您就没有今天的玉祁。希望您的在天之灵,能够保佑我们晁南大获全胜,灭了东牧那群狗贼!”

    冷河、冰柯的主人只有封仇影,华云虽然厉害,他们也很敬佩华云,但是他们更佩服的是自己的主子。

    “皇上怎么会想到亲征呢?我相信靠我们几个人,一定能够解决东牧这些没用的废物的。”玉祁不解的问,现在皇上应该要好好的处理晁南内部的事情才对。

    “是啊,冷河侍卫,不如你修书给皇上,让他别过来了。东牧狗贼的粮草坚持不了几天,等他们饿的不能动了,我们吃饱喝足再一举杀出去让他们有来无回。”尤其是那个恭夜珏,若是落到他手里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冷河道:“主人的命令,不得更改!”

    “可是,可是现今晁南正是需要皇上的时候。若是他出了什么事,让我们怎跟晁南的百姓交代啊。”玉祁忧心道。

    不等冷河冰柯开口,门外一道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玉祁将军能为我晁南如此设想,真是我晁南之福气。”华云将军教出来的徒弟,就是不一样。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门外踏进来,俊美的脸被冻的红红的。乌黑隽秀的长发还在滴着水珠,白色的披风下摆变成了黑色的。脖子上那狐狸皮也是湿的,来人正是晁南新帝封仇影。

    封仇影身后跟着三名紫衣男子,每个腰上都挂着一把奇怪的兵器。其中一紫衣人把雨伞放到地上,接过封仇影递给他的披风。

    三人同样的不苟言笑,身上的杀气很重。

    “皇,皇上,您怎么…”他们的动作也太快了吧,从晁南到这里少说也要五天时间。可是皇上,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到了。

    “主人!”冷河、冰柯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若是放在平常说不定一天就到了,他们起身跪在地上行礼,。

    “你们先起来,跟我说说现在的情况。”封仇影不顾身上的湿衣服走到主位那儿坐下,语气很平稳,然而他的眸子冷冰冰的。

    冷河说:“两场战役,东牧三十五万大军剩下不到二十万,我们只牺牲了一万多人。”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正是因为晁南人少,他们的力量就更强。人再多,没有能力也是一样。封仇影点头问道:“那现在东牧有什么情况?”

    冰柯道:“探子回报,东牧粮草不足、不少人冻得不能动。再等几天,不必出站他们就会冻成冰人。”

    “现在下结论还太早,别忘了他们还有恭夜珏、吹笙、江流影,他们三人都是有勇有谋的人,断然不会让这二十万大军活活冻死。相信这两天,他们就会有动作。”

    恭夜珏他们,会这么束手待毙么?如果会,那他就不是恭夜珏了。在封仇影心中,恭夜珏是一个可敬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