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长琴在帐篷内徘徊着,前面的雪崩还没有解决。尽管有不少的好消息传过来,但是他们很快就没有粮草了。最多不过半个月,东牧军就要经历最为严寒饥饿的困境。

    他想了很多办法想要尽快把粮草送到那里,这次的雪崩很严重所有的道路都被阻挡。人都过不去,别说这些粮食了。

    帐篷被掀起,一身湿衣服的宽运走进来:“丞相,您别着急再有两三天路就能打通了。”

    “不行,明天道路必须得通。让他们加快速度,我们能等四皇子、东牧三十万大军不能等。”还有那么长的路程要走,两三天都不一定能到地鹤关。

    他算过了,恭夜珏他们最多还能支撑半个月。

    “是!”宽运不顾鞋子布满的积雪,急忙命令所有人加快手上的动作。

    雪都融化成冰块堆积在一起,人人的手都冻的青肿,力气都快用完了。还要再快,不少人坚持不住倒了下去。倒下去的人没有人去扶、没有人去帮,只能一个人躺在地上等死。

    一条人命与几十万的人比起来,孰轻孰重?就算是这些平凡的虾兵蟹将,也能明白。

    入夜,押送粮草的人还继续手上的活儿。

    穆长琴急的火都烧到眉毛上,神经都紧绷在一起。心中的石头越来越重,“这下坏了,四皇子他们那边定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再不赶去,本相身上就要背负那三十万条人命了。”

    越着急事情办得就越复杂,外面一声惊叫,穆长琴立马冲出帐篷:“怎么回事?”

    “相爷不好了,有敌军!”不远处的宽河叫到。

    一群大群人从树绕过来,东牧的人一心放在面前的雪上,哪里会想到晁南会从后面攻击他们。穆长琴心叫不好,一支羽箭射到帐篷上。穆长琴心一慌,叫到:“抗敌,一定要守住粮草。”

    好一个晁南,竟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

    后方,一谪仙男子从军后走出,除了白色长袍沾了点水外,其他地方干净如初。痕易笑道:“穆丞相,好久不见了。”上次见面,还是在东牧宫签订和平条约的时候。

    不曾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原来是你!”穆长琴气急,之前他还非常欣赏他,没想到今日来劫粮草的人会是他。

    “痕易真是佩服相爷独自一人押送这么多的粮草,今日,把这粮草留下你们便可以离开。否则,这里的人不会有一人活着回到东牧。”

    温和语气竟是那么的咄咄逼人,痕易的笑容冷冽而严肃,眼中闪烁着的光芒犀利而决绝。

    穆长琴的心咯噔一下,反嘴道:“若是本相不答应呢?”

    “穆丞相应该很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我晁南五千人马已经将这里团团包围。前方地鹤关所有东牧将士们正在挨饿受冻,若是你现在回头去劝说你们东牧皇放弃这场战争,那我们谁都不会有牺牲。”

    穆长琴瞪着他:“封仇影让你来当说客的?哼,你们不会是怕了吧。”

    “当然不是,皇上并不知道我跟你说这些。我也是为我们双方考虑,今日若是我痕易杀了你们,截了你们的粮草。再从后方回击,前后夹击你觉得恭夜珏的胜算是多少?你们人马虽多却个个不善战,我们人马虽少却是个个骁勇善战。”

    穆长琴的脸色变了变,他不可能不知道华云的死以及现在地鹤关的情况。十五万才抵了别人的一万,若是再战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见穆长琴有了动容,痕易继续说到:“加之现在恭夜珏他们粮草不足,若是我们晁南跟你们打持久战,恐怕不出半月地鹤关外就会多了数十万的冰人。他们连回家的机会都没有,就算半路回头,我们也会趁胜追击直到把你们的人杀个遍甲不留。”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能代表晁南放过东牧?你不过也是一个小小丞相而已,能有那么大的把握封仇影会放过我们?”他说很多,他这里押送粮草的不过三千人马,而且是又累又冷。

    若是此刻对上晁南那以一敌百的铁骑军,这里的人怕是都会丧命。

    穆长琴扫向远处被刀剑劫持着的将士们,他们的眼神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嘴上虽然没有求饶,可是他们的表情已经非常难看。

    “丞相真是说笑了,怎会是我们放过你们呢?应该是我们和平共处才对,这样对双方都有利。此战本就不应该发生,是你们东牧皇掀起的战争,现在让我们放过你们岂不说笑了。”

    晁南打赢这场战的确是绰绰有余,也能够趁机削弱东牧的兵力。可是恻隐之心让他退却,那数十万的将士也是因为他们主人的贪婪成性才会如此。

    “这场战迟早要打,早晚有区别么?”区别就在于,封仇影是刚刚上任。

    “当然有!你们的小把戏你觉得我们能够瞒得了我们么?您想想,封仇影即位晁南皇短短三个月就能除封沐汶、抓庆丰奸细、整超纲,他的本事不是你们能够猜得到的。”

    “我皇暂时并没有要攻打你们的意思,然而此刻你们却抱着侥幸心理来攻击晁南,撕毁了三年和平条约。穆丞相,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可是你们东牧皇帝。”

    “现今有一条能让东牧国数十万将士活着回来的机会,你会不把握么?”

    痕易说的头头是道,没说一个字就让这些东牧的人羞愧低头。不少人唧唧喳喳的,说着什么根本就不应该有战争,至少现在是这样。还有些人反问穆长琴,为何他们的帝皇要撕毁来之不易的和平条约,穆长琴无言以对。

    “给我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痕易果然是个狠角色,只是几句话就让东牧军心动摇,让人对他产生质疑。

    战争最重要的就是平军心,扬士气!现在这两样,他们一个都没有。

    “不行,丞相要当机立断。三天后,恐怕地鹤关就要死伤无数,穆丞相也不想成为杀那数十万大军的刽子手吧。”哪还有三天时间让他考虑,战争如火如荼,时间决定了无数人的生命。

    “我,这,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我要上报皇上才行。”现在不适合战争,他要保全这些人的生命。作为东牧丞相,他有这个责任。

    “如此,那这些粮草我们就先带走了。三天后,痕易会在此等丞相的好消息。”痕易对身边二人挥挥手,一群人冒了出来,要劫走粮食。

    “不行,这是我东牧的东西,岂能…”

    “哎,恭夜珏抢了我们天门关地鹤关两关的粮草,这就当是你替恭夜珏还给我们了。带走!”痕易说了句,带头离开。

    他还为穆长琴留下了一点,这一点粮食恰好是他们三天的口粮。

    他的目的穆长琴怎么会不知道?三天后不管谈判成功与否,这里的三千将士都会饿死。这里距东牧还有一段距离,他们没有长翅膀自然不能飞的太快。

    “宽运,立即回报皇上。”这场战争,看来是他们东牧输了,而且是输得一败涂地。

    另一边,穆繁城昭徽二人已经到达地鹤关,正躲在一边观察着东牧军营。

    红霜、乘风、桓路三人也急忙赶了过来,与他们会合。

    “小姐,东牧国此战必败无疑。”红霜把这里大致的情况告诉了穆繁城,穆繁城冷冷一笑。

    呵!来这里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穆长琴此次定会为穆府招来祸端。战争第一要素就是将士们要吃饱穿暖,粮食是一个军队的根本,没了粮食没了力气就跟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乘风桓路,你们二人立刻赶回上燕关,带人守住那里。恭夜珏的粮草不够,定会让人返回上燕关征讨粮草,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

    晁南的军在地鹤关内,不能涉及关外。恭夜珏会派人回天门关、上燕关征讨粮食来供给自己的军队。现在,她让人断了他们这条路,看恭夜珏要如何面对将士们的吵闹。

    “是,属下遵命!”乘风、桓路立刻行动。

    “红霜暗中潜入东牧军营,偷两套他们的衣服,过几日我们给他们来个军营动乱。”估计,他们的粮草也就只能坚持五天了。

    “是!”

    昭徽问:“宗主,那晁南呢?”

    “晁南这次不会败,走吧,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休息两天。”这些天连夜赶路,她疲惫了。还好,在晁南未败之前赶到了。

    封仇影,我来了,我来帮你们了,你知道么?

    穆繁城看向地鹤关的城楼,似乎她想念的人就在那里。

    第二天,恭夜珏与吹笙等人商议不能再等,让将士们吃饱饭后,立刻对晁南发动总攻、背水一战!

    战鼓做雷声之响,轰掣整个地鹤关。

    地鹤关城门紧闭,守军见来势汹汹的东牧军,立即鸣鼓。

    双方战事一触即发,硝烟弥漫整个战场。

    这次,晁南只出五万兵马,带头的是昨日跟着封仇影一起来的三名紫衣蒙面杀手。

    冰柯冷河带领一万兵马驻守后方,以防不测。

    封仇影、玉祁、贾彦三人站在城墙上,俯视着下方的动静。

    银白色的雪袍包裹着封仇影那傲然的身姿,银质头冠束缚不了那因风而扬的长发。寒霜般的眸子,轻淡的注视着前方马山的那抹蓝影。如桃花瓣的般的好看薄唇,微微上扬嘲笑着这些不知死活的东牧蝼蚁。肩上的羽毛,随风而摆动。

    仿若是从天外来的仙人,清冷高淡、不容亵渎。

    恭夜珏抬头,一双冷鸷的眸子转向上方的人……

    一头白发随着风儿摇摆,白色的面纱下一双好看冰冷的双眼注视着前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