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珏冷然一下令,胫骨鸣笛、白刃出、腥风血雨扫战场。

    双方将领齐对阵,破弦之箭如雨淋。紫色铠甲迎风摆,蓝衣战嚣利剑迎。

    是东牧与晁南的战争,也是两个王者之间的战争,恭夜珏武功卓越、三个紫衣人同时攻击他,毅然不落下风。

    晁南东牧三十万人打做一团,分不清敌我、分不清血雨。厮杀、喊叫、烈火、惊雷、冷风、战鼓,打啊打、杀啊杀。为了生存,为了国家。

    战场,是送命的地方,是成功的地方。

    活着回去就能赢,死在此处就是输。

    烽火连天、遍地尸骸,三分时刻、厮杀还在继续。

    高立于城墙上的王者犀利的双眸览视着全场,操持着全场。蓦地,一抹白色映入了他的眼帘,脸上闪过一疑惑。白衣蒙面女子、手拿长笛高丽在后方的树上,那一头白发最惹人眼。

    二人视线交接,同样的冷、同样的静。

    封仇影一眨眼,树上的人儿已然消失不见。

    “白溪…魔女…”口中的呢喃,掩饰不住心中那份奇怪的感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肯定的话语,是对白衣女子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君王也已经分不清。

    恭夜珏眼看形势不对,立马撤军。三名紫衣人手中的奇怪兵器同时甩向恭夜珏,恭夜珏身体一侧、手中的长剑利索挥动。

    “撤!”大叫一声,退兵的鼓哨响起,东牧大军立刻撤退。

    三名紫衣人手一挥,势必要断绝他们的生路,然后帝王却在此刻叫停,一举穷寇莫追,放过了这一次战胜的好机会。

    帐篷里,恭夜珏气愤的踢到面前放着地图的桌子。

    吹笙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这次,封仇影竟然亲自出征,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了。”

    想起城楼上那清高如神的男子,恭夜珏就有一肚子气。“封仇影隐藏的真好,在东牧这么多年我们竟然没有一人看出真正的封仇影。他的容貌,竟然也是假的。”

    看到那男子,他一眼就认出他就是当年在东牧受尽委屈的封仇影。真正的他,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现在封仇影亲自出战,晁南士气大振而我方士气大跌。此战,对我们恐怕……”吹笙说了一半便不说,相信后果谁都知道。

    江流影又说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情:“四皇子,前方来报穆丞相的粮草被晁南的军马劫走。也就是说,粮草方面需要我们自己想办法了。而且,我们的粮草最多还能坚持三天。”

    “可恶,穆长琴这个废物,没用的东西。”平了平怒气,恭夜珏道:“江流影,立刻让赵磊将军带人回地鹤关拿粮食。三天之内,务必给我回来。”

    江流影什么都没说,看了一眼吹笙离开了大营。

    吹笙说:“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们必须要在三天之内拿下地鹤关。不然,这场仗我们会输得很惨。”

    “今天这战,我们牺牲了多少人?”可恶,这最后一关竟然如此难攻。

    晁南怕是全军出动了,那现在晁南内部就是一个空壳。

    “战死四万,重伤一万三千六百八十人。”朝南这次只派出六万人马,五万战、一万待守。

    “他们的强悍程度,远超我我们的预计。既然硬拼不行,那我们就智取。相信这是晁南一大部分的兵力,那我们只要对准晁南城,让封仇影分身乏术。再逐一击破,庆丰大皇子陆羽邪就是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恭夜珏说。

    “那属下立刻去给陆羽邪传信,我们里应外合。”

    “去吧!”

    帐房内,剩下恭夜珏一人。

    封仇影才即位晁南皇不久,晁南的百姓们就对他这么的信任,这些晁南军若是在东牧,那东牧绝对是所向披靡。可惜啊,他们偏偏是晁南的人。

    这么一比,他发现东牧除了人多之外,也没什么大的本事。一百个兵练得还不如晁南的半个兵,他们的武器虽然跟晁南比起来更胜一筹,但晁南的人实力太强大了。

    尤其是那三个紫衣人,他们手上的兵器更是前所未见、实力也相当可怕。今天跟他们一交手,他差点认为自己就回不来了,每一次紫衣人挥动兵器,他都要万分小心。

    从来,没有人能让他这么吃力。他们三人合作的非常密切,彼此之间仿佛存在着什么联系。一个个击破不可行,三人联手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加之现在,穆长琴粮草被劫。东牧军队马上就要陷入粮草短缺情况,这无疑是给晁南一个反击的好机会。三天,只能好好把握住这三天时间。

    希望,赵磊能够在三天之内拿回粮草、陆羽邪能够顺利给晁南制造内乱。

    “皇上,我们打的这么精彩为什么不追了呢?”贾彦不解的问,只要追上去,就能把恭夜珏那小子的人头砍下来给华云将军报仇了。关键时候,皇上突然让人不追了。

    “你知道他们有没有在前方设下埋伏么?你认为,恭夜珏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封仇影知道前面没有埋伏,但他也不想在此刻掀起太大风波。这一战,就是灭灭恭夜珏的锐气。

    华云将军的仇固然重要,然而晁南将士们的性命更加重要。

    “这,还是皇上考虑的周到。这次恭夜珏打了个大败仗,肯定非常不服气。下一步,我们要不要夜袭他们的敌营?擒贼先擒王,先把恭夜珏抓过来再说。”贾彦说。

    玉祁说:“这次主要就是东牧主动掀起战争,若是我们把恭夜珏抓过来威胁他们退兵,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方法。”

    封仇影道:“他们不会轻易退兵的,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自然有人会帮我们完成这件事。”他让痕易去劫穆长琴的粮草,而不是冷河冰柯他们,自然是有他的用法。

    他想,痕易定会为他们漂亮的赢这一战。

    倒是那个白衣女子,让他勾起了兴趣。白溪是舞心宗的人,吹笙也是舞心宗的,他们二人同时出现在东牧阵营。兹事体大,他不得不斟酌一下。他让鸾山、莫沉、柳叶三人回来,也是出于这个顾忌。

    他们三人,就是那三个紫衣人。鸾山冰河他们整齐的站在封仇影旁边,面容一样的冷酷。

    “小姐,恭夜珏让赵磊回地鹤关拿粮食。”红霜说道,事情,果真按照小姐的路线发展了。

    “很好,衣服拿来了没有?”

    “拿来了!”

    穆繁城让红霜、昭徽换上东牧军的衣服,晚上悄悄地潜入了东牧军大营。四处散播着粮草短缺的消息,这一消息一出,整个军营立刻炸开了锅。

    好多人都围着吹笙,问是不是真的。吹笙无奈,也不知道这消息是如何走漏,只能先安慰他们粮草已经往这边运来了。

    又一天过去,晁南那边半点动静没有。恭夜珏的阵营却是叫嚣声漫天,将领们一个个吵着要吃饭要回家,东牧国士气一跌再跌。

    恭夜珏忙的焦头烂额,吹笙、江流影在一边表面担心,实则内心务必喜悦。他们要的就是让恭夜珏知难而退,这场战争他是不会赢得。

    时局的变化实在太大,陆羽邪、封沐汶二人又在晁南掀起了一场雨。晁南内政出现危机,不少反叛封仇影的声音乍起。

    消息传来地鹤关,封仇影当晚就赶回晁南。路上,却遇到了不明人士的暗杀。

    鸾山、莫沉在保护封仇影的时候受了点伤,封仇影心中焦急面上从容不变。手中的长鞭,凌厉的扫向面前那五个黑衣人。

    想要阻止他回晁南,天真妄想。

    只见前面树上,无数黑衣人拿着弓对准了封仇影等人。封仇影冷冷一笑,指尖透明的线丝绕着那第一个黑衣人笔直的窜到最后,眨眼之间树上的人全都倒地。

    人很多,封仇影武功再高,体力也跟不上。他们轮流换着,一波接着一波。

    鸾山、莫沉、柳叶三人也是誓死护主,与敌人展开厮杀。

    穆繁城一直都跟在封仇影后面,看到情况不对,立马拿出面纱遮住脸。五十根银针从她的袖子里飞射而出,封仇影察觉到后面杀意,顿时转身攻击。

    转身之际,后方又是一阵哀嚎。那些人,在一瞬间被银针穿脑。

    知道她不是敌人,封仇影说了声谢谢。黑衣人源源不断,似乎非要把封仇影这条命留下来。

    恭夜珏得知现在是个天载难逢的好机会,趁着封仇影不在,立刻开始对地鹤关开战。

    冷河、冰柯二人在知道封仇影遇袭之后,立即带了一队人马去支援,也让恭夜珏有了可趁之机。

    地鹤关眼看就要失守,玉祁、贾彦二人心急火燎,战火不断。

    一天之前,时机还在他们这里,一天之后竟然来了个大逆转。逆转的形式,让所有人措手不及。晁南军节节败退,顿时陷入恭夜珏的围杀中。

    封仇影这边危机才解,冷河冰柯及时带人过来。那些杀手见局势对他们产生逆袭,立马逃走了。

    “属下救驾来迟,请主人恕罪!”冷河、冰柯二人自责说道。

    “没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回晁南。对了,先要跟一位姑…”封仇影找了一圈,却不见了白衣女子的踪影。她的忽然出现,又忽然不告而别,让封仇影内心有了一丝失落。

    “没事了,你们回去支援玉祁他们。鸾山你们三人,立刻跟我回晁南。”

    好个陆羽邪,你这算盘打的还真是不错。在他们快要赢得胜利的时候,忽然将他们一军,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晁南形势危急,必须立刻赶回去。

    四匹马儿很快,远离了穆繁城的视线。

    穆繁城看着远去的他,脸上浮现了笑意。幸好她来的及时,虽然她不来封仇影也不会出事,但是她还是不放心。封仇影的武功,真不低。

    还有那三个紫衣人忠心护主,不畏生死,让人也好生敬佩。这边解决了,还有地鹤关那边。

    拿下面纱,穆繁城飞快的往地鹤关方向赶去。

    封仇影,我会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