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冷河冰柯二人回到地鹤关,立刻加入战局。他们二人一人对恭夜珏、一人对江流影,吹笙站在后方观察着一切。

    玉祁不晓得吹笙到底是哪一边的人,杀过人群冲向吹笙。在玉祁眼中不管吹笙到底是哪一边的,只要是妨碍到晁南,那这些人就该死。

    吹笙不想动手,只能躲避他的攻击。战场纷乱不堪,因为冷河等人及时归来,战场再次平分秋色。这一场站,一直打到晚上。

    双方打的如火如荼,各个大汗淋漓。

    纷飞的雪,阻挡不了众人齐心杀敌的斗志。

    星火燎原,血肉横飞,烽火硝烟。

    “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打了一天,双方都没有要停战的意思,恭夜珏剑锋急转刺中贾彦心口。

    贾彦快剑一闪,划伤了恭夜珏的肩膀,吐了一口血道:“东牧狗贼,该投降的是你们。”

    “哼,找死!”恭夜珏的剑又快又准,很快贾彦身上多了几十道伤口。

    贾彦没有退却反而越战越勇,他是晁南的男儿、是华云将军的得意门生。眼前的是杀害恩师的凶手,他怎能投降?

    贾彦的气势很让人佩服,可是他的武功不及恭夜珏几十个回合下来,已经是血肉模糊。

    恭夜珏也趁势攻向贾彦,他的剑在距离贾彦脖颈一厘米的地方被冷河的剑挑开。

    贾彦一不注意,后方一人长矛直刺向他胸口。顿时,贾彦跌倒在地。又有几人见贾彦命不久矣,急忙挥动手中的兵器刺向贾彦。

    贾彦反手一挡,左肩被长矛刺入。“杀一个是一个,杀两个就是老子赚了。”就算要死,也要拉上东牧的狗贼,这样他到黄泉下也能面见恩师了。

    玉祁、冷河两人双双练手,意除恭夜珏。

    黎明的曙光在战火的叫嚣下慢慢升起,灰色的云彩给这战场增添了一抹悲伤的黯淡。一天一夜战争未休,人累了、心倦了。

    玉祁、冷河明白这场仗他们赢不了了,东牧的军队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比之前厉害了许多。他们体力渐渐不足,眼看就要地鹤关就要失守。

    吹笙越看越着急,想过去棒棒玉祁他们,然而立场的不同让他寸步难行。看着一个个将士们倒下,吹笙不忍的闭上眼睛。

    这就是战争,战争是可怕的。

    “臭小子,你要是想死回去再死,别死在我面前。”江流影一拳捣在吹笙身上,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在这里欣赏,还有欣赏有他这样闭着眼睛的么。

    吹笙睁眼,两个晁南士兵倒在他面前。江流影浑身是血,怀里还抱着一具尸体。“我不会对你说谢谢!”

    “稀罕你的谢谢,你要死了我怎么跟穆繁城交代。他娘的,她还不得一刀砍了我。”

    吹笙嘴角扬起,还是头一遭听到江流影骂人,看来他也是真的生气了。“她不会,因为我不会死。”笛子上手,一把剑从笛子里抽出来,吹笙做好了防御装。

    “这还差不多,你小子要死也死你家主子面前。哼!”江流影撂下这句话,再次加入战局。

    吹笙也不上前,要是有人来攻击他他就把人打的不能站起来,却没杀他们。

    冷河眼角冷瞥了一眼吹笙,冰冷的容颜有了一丁点动容。手中的剑不停的转向吹笙,察觉到危险吹笙兵器一挡。

    “你,死!”冰冷的字眼吐出,冷河杀向吹笙。

    吹笙叹了一声,他不想参加这场杀戮的,可是为什么非要逼他呢?也罢也罢,那就动手吧。

    吹笙与冷河对决,两人武功不相上下。吹笙之前一直没有动武,体力保存的很好,而冷河不一样他已经厮杀了一天一夜,体力明显比不上吹笙。

    吹笙身体轻巧略过冷河的杀招,一掌劈向冷河天灵盖,想到他是封仇影身边的人。劈向天灵盖的手改到了冷河的脖子上,冷河一惊,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吹笙刻意划伤了冷河的脖子,只是很细的一道,这样别人就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到头来,他还是不想杀人。不管是东牧的、还是晁南的,他们都是生命。冰柯见冷河‘死’了,要杀向吹笙,却被几个士兵给拦下了。

    吹笙擦擦剑,看向东方。

    东牧阵营里,穿着东牧军装的红霜、昭徽找到了他们仅剩的一点粮草。红霜给昭徽使了个眼色,昭徽会意,拿出怀里的火折,点燃了东牧粮草。

    事成后,刚要走就被人拦下。红霜,昭徽杀出重围。离开军营后,二人立刻赶去跟穆繁城会合。

    前方战场打的不分彼此,后方烈火烧红了半边天。

    注意到前方军营那里烟火寥寥,吹笙心里一喜,面上惊恐道:“四皇子,我们的军营被袭击了。”

    恭夜珏杀死前面几个人,视线投到军营那里。

    “退兵!”恭夜珏叫到,军营里没有多少人,可是十几万大军的粮草还在,若是没了粮草不出几天将士们就会受不了。这次,便宜他们了。

    恭夜珏退兵,玉祁、冰柯立即追杀而上。

    因为恭夜珏的疏忽,士气颠倒,晁南的军队爆发力强大的让人难以想象。太过危险,等恭夜珏他们退出战场回到军营里,东牧大军已经死伤过半。

    冰柯要给冷河报仇,追上吹笙。吹笙挑起冷河的尸体,扔向了他。冰柯刚准备放下尸体,却发现冷河还是有呼吸的,脖子那儿伤口很深却不致死。

    那个吹笙,是故意留下冷河一条命?

    三天时间到,痕易准时去找穆长琴。

    本来恭尚易是要退兵,结果前方传来情势逆转的问题又改变主意,圣旨还没下,又传来恭夜珏大败而归的消息。这下,就是不撤兵也不行了。恭尚易下了圣旨,让恭夜珏立刻回宫。

    远在千里之外的恭夜珏得到消息,已经是第四天。

    来这里之时是三十五万大军,来到这里之后只剩下十万不到。将近二十五万的东牧大军,命丧地鹤关。前两关牺牲不大,只栽在了地鹤关。

    纵然恭夜珏不服,碍于皇命也只能班师回朝。

    这次战争双方损失都不小,尤其是东牧,输得一败涂地。

    穆长琴在半路上等着恭夜珏等人,看到他们过来,穆长琴叹了口气。这事,都是他的责任。若是他的粮草没有被劫,东牧也不会输得这么惨。

    恭夜珏看也没看穆长琴,径直的从他面前走过。

    吹笙下马,把自己的马儿交给了穆长琴,坐到了后面。穆长琴感激的看了一眼吹笙,本来对他的看法很大,谁知道最后帮他的竟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江流影觉得什么都无所谓,这次恭夜珏的无功而返,肯定要受到恭尚易的谴责。看到恭夜珏倒霉,他就舒心。他这点小失败算什么,有些人的失败连自己的命都给丢了。恭夜幕失败,就是败在他自己手里。

    现在想想,以前帮恭夜幕做那些事情,可是后悔的要死了。穆繁城说的对,他每帮恭夜幕一次就是救了他的命,这样算来恭夜幕还欠了他不少条命呢。

    官场暗涛汹涌,他也厌倦了。

    恭夜珏失败回来,遭到了很多人白眼。跟着他出去的那些人,死的死伤的伤。一路上都是百姓们的哀嚎声、有哭丈夫的、有哭儿子、有哭父亲的。

    吹笙见到这些人,也是红了眼眶。世上最残忍之事,莫过于此。

    恭尚易狠狠的责罚了恭夜珏,暂时削去了他所有的官位,回到宫里反省。

    恭夜珏失败,恭夜习恭夜零却是开心不起来。这次的代价实在是太大,搭上了那么多条人命、那么多个幸福家庭。

    穆繁城也跟着一起回来了,战事结束后她特地到晁南转了一圈,偷偷的看了看封仇影。只要他相安无事,她的心也放下了。

    乘风、桓路、昭徽继续留在晁南,跟风荷一起调查封沐汶和与陆羽邪的下落。

    这次要不是他们趁着封仇影不在晁南,兴风作浪,地鹤关也不至于差点失手。晁南这次死了将近七八万人,只剩下一小部分。副统领贾彦牺牲,冷河重伤,冰柯带着消息与受伤的冷河回到晁南。

    玉祁继续留守地鹤关,他的担子重了许多。恩师死了,兄弟也回不来了,他要连着华云、贾彦的份儿一起还给东牧,守护他们共同的家园。

    “这次真是够险的,若不是那一把火说不定地鹤关就完蛋了。”红霜喝了口茶,继续跟采碧说道。

    穆繁城忧心着晁南,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临走的时候,只听说封仇影要以身涉嫌引出陆羽邪他们。庆丰这次除了让陆羽邪潜入晁南做小动作,表面上还是什么都没做。

    这次东牧与庆丰,也没能合作的成。

    “小姐,你没受伤吧。”采碧听的有惊无险,明明不是那么恐怖却被红霜说的那么可怕。

    “我没事!”

    恭夜珏身边的那个长河武功谋略不输给江流影和吹笙,留着他是个祸害。

    穆繁城说:“红霜,今天晚上把吹笙和江流影叫过来,我有事情要跟他们商量。”

    “是!”

    战事暂时告一段落,穆繁城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白发变黑发,脸上的伤疤还放在那里。

    穆长琴失职,被恭尚易冷落在家,几天来脾气都非常暴躁。听说穆繁蕊贪生怕死叛家逃走,穆长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至于这个消息的出处当然是从穆繁芯他们那里传出来的,他们说穆繁蕊因为害怕被穆长琴牵连,连夜带着丫头逃离了穆府,还带走了一大笔穆府资金。

    实际上,穆繁蕊只是在西楼暂住,被他们这一说倒是真不能回去。

    晚上,穆繁城三人来到西楼,吹笙和江流影已经在那边等候。穆繁蕊也坐在那里,她已经跟在穆繁城身边,穆繁城自然也没什么好瞒着她的。

    “繁城,怎么这么急着叫我们过来?”吹笙问,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她,她又瘦了不少。

    “大宗主,你别冷着脸啊,有什么事儿就说吧。啊,我们都承受得住。”把他们叫来,都半个时辰了一个字都没说,茶他都喝了好几杯了。

    穆繁城不耐烦甩了他一眼,淡淡开口道:“让恭夜珏杀了长河!”

    一口茶喷了出来,江流影擦擦嘴:“你开玩笑吧?只要让你的杀手去杀了他不就行了,还用得着设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