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吹笙敲了敲他的脑袋,“是让恭夜珏杀了他!”

    “有什么区别么?反正都是要死,谁杀不一样?”被吹笙打,江流影两只眼睛瞪得很大。怎么说他也救了他一命,哦不,是两条命。一次是天门关,第二次是战场。今天,他还跟穆繁城一起打他。

    切,见色忘友的人。

    “当然不一样,让恭夜珏杀他第一恭夜珏吃了败仗,已经失去了一部分人心,若是他在对自己手下下手,那他将会名誉扫地,没有几个人再去相信他。第二恭夜珏在怀疑自己内部有奸细,这也可以消除他对我们的猜测。”吹笙分析着,江流影哦了一声。

    穆繁城点头:“没错,等到他身边的人全都不被信任,就是你们两个最深的他信任的时候。日后,我们行起事来也能方便许多。”

    “那要怎样除掉长河呢?每个皇子在十八岁的时候,恭尚易都会给他们一个挑选贴身护卫的机会。每个护卫都是恭尚易亲自训练的死士,一旦忠心于某位皇子,就会一直忠心下去至死方休。”江流影问,恭夜珏也非常信任长河,对他的信任度远超过对他和吹笙。

    要想让恭夜珏对长河产生质疑,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死士就真的非要听命于他们么?若是,在恭夜珏挑选之前,长河就已经被人挑走了呢?恭夜珏是信任长河,还是信任自己?”

    穆繁城不屑的问,何况就连在恭夜零身边的夏燕都是舞心宗的人。那夏燕是听命于舞心宗,还是要听恭夜零的话呢?

    若是听恭夜零的话,那绛潇也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成为恭夜零身边的第二把手。

    “听来好像不错,那要把长河变成谁的人呢?恭夜习?还是恭夜零呢?”恭夜零好像不太可能像是那种喜欢耍小手段的人,恭夜习的话那岂不是把矛头指向他了?这样,还挺难办的。

    穆繁城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想办法,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你…”江流影气结,他什么时候成为穆繁城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弟了?怎么说他也是东牧的第一丞司哎,竟然被她刷来刷去的,走就走,以后别求着回来找他。

    人家是让他走不是吹笙,也没比要把这个白眼狼带走了。

    江流影真的走了,吹笙笑着摇摇头:“繁城,其实他也没什么坏心。”

    “他要是有坏心,我早杀了他。吹笙,这次东牧战晁南你有什么看法?”穆繁城对采碧使了个眼色,采碧立刻上前劝着穆繁蕊离去。

    穆繁蕊本就是寄人篱下,既然穆繁城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谈论,也没她什么事情。问了问穆繁城穆府的情况后,就离开回自己房间了。

    穆繁蕊喝着药,想着穆繁城他们说的话。从字里行间,她能听出来穆繁城是要对恭夜珏下手。她是喜欢恭夜珏的,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他。这次他虽然失败了,她相信恭夜珏一定能够成功。

    可是为什么穆繁城要对恭夜珏有这么大的仇恨呢?听江流影叫她大宗主,她是哪里的宗主?穆繁城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她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回来东牧?为何要对付穆府,对付东牧?

    她有一连串的问题想要弄明白,莫名的,她非常想恭夜珏。

    明明见面不到五次,说过的话也不超过二十句,可是她真的好想见见恭夜珏啊。他那么俊朗,在战场上也一定是英姿飒爽,风采非凡吧。

    穆繁城要对付他,她是帮穆繁城还是帮恭夜珏呢?穆繁城的意思是她最后会得到幸福,她喜欢的是恭夜珏,穆繁城会帮他得到恭夜珏么?

    她这次离开穆府给穆繁芯制造了一个好机会,在穆长琴面前说她的不是。被她这么一闹,她就真的只能跟在穆繁城屁股后面听她的差遣。

    “小姐,有什么心事么?”柴菲问到,她们小姐也真是多灾多难,母亲刚离世不久,现在又被添上了一个叛骄傲的罪名,有家归不得,只能在这个小酒楼里苟且藏身。

    她是从小就跟在穆繁蕊身边,穆繁蕊对她也是极好的。故而在穆繁蕊最落魄的时候,只有柴菲一人愿意跟在她身边。

    柴菲是一个不错的孩子,深的穆繁蕊的喜欢。两人有什么话也会直接说,相比于穆繁城那个亲姐姐,柴菲反而更像是她的亲姐妹。

    “在想穆繁城和恭夜珏,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一时半会儿的又说不清楚。柴菲,我是不是很差劲?”穆繁蕊伤心的问着。

    “不会啊,小姐很温柔的。在柴菲心里,小姐永远都是最棒最美丽的。繁城小姐不是说了只要她活着,就不会让你死么?小姐可以完全相信她,她毕竟是你的姐姐,也答应过夫人。”

    “我也知道,现在我能相信的人只有她了。”也对,若是不她说不定她现在已经被穆繁芯母女给害死了。

    “这不就是了,吃完药好好休息吧。奴婢先下去了,就不打搅小姐了。”柴菲端着空碗出去。

    穆繁蕊睡不着,干脆找了几本书来看。

    穆繁城跟吹笙商讨了一会儿,吹笙也离开了。她来到穆繁蕊的房间,看到她还在看书敲了敲门:“我可以进来么?”

    “当然可以,请进!”穆繁蕊赶忙放下书,穿衣服起床。

    “不用了起来了,我就是来看看你。最近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很抱歉!”让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确实是挺过意不去的。

    “没什么,应该是我感谢你。谢谢你愿意帮我!”这是她真心的感谢,不管穆繁城救她真的是因为母亲临死的嘱托,还是穆繁城要利用她,她都不在意。

    再说了,她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的,还有什么可供她利用的?

    一切,都是她自己在找问题。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只能告诉你恭夜珏不会死,而且会登上皇位。”她的计划是这样的,若是中途出了点什么事儿那就不保证了。

    告诉穆繁蕊一来是消除她的疑惑,二来是防止穆繁蕊去找恭夜珏告状。她并不希望后者发生,所以还是告诉她的好。

    “你之前不是说…”为什么又忽然变卦了?

    “计划永远跟不上时局变化,放心吧,恭夜珏很快就能成为东牧皇。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不然他会离东牧皇的位置很远,或许一辈子都够不着。”

    穆繁城拉着穆繁蕊的手,“你不可以再对恭夜珏动心,要想让他成为东牧皇,你就得远离他。”

    穆繁蕊的瞳孔猛地睁大,她的耳朵出现幻听了么?“为,为什么?”她那么喜欢恭夜珏,怎么能远离他呢?只要,只要跟在他身边,哪怕是做个侍妾,不,就算是做个宫女她也愿意。

    “这是必要条件,若是你还选择继续喜欢他,那就是他的死期。”穆繁城知道这对她很残忍,要放弃自己最爱的人,谁能做到?曾经的她,也同样做不到。

    她不想让穆繁蕊成为她计划中的一员,她恨恭夜珏、恨穆繁芯,所以最后只要穆繁芯嫁给恭夜珏就行了。恭夜珏成为东牧皇,穆繁芯成为皇后。

    前世的他们,可是非常在意这个位置。她不断的设计陷害她,陷害她的一双儿女,为的不就是一个皇后的宝座么?

    今生,她的愿望同样是那个皇后宝座。那她就帮她一把,让她成为东牧皇后。

    等到他们过足了瘾,就是他们的死期了。到时候,恭夜珏身边所有人都要死。穆繁城承诺过君慕容要保护穆繁蕊,就不会让她加入恭夜珏的大家庭。

    此时此刻,穆繁蕊喜欢恭夜珏只是小女儿家的心思。等到日后,她就会明白爱情其实不算什么。对于女人来说,男人并不是真的只能是天,女人也一样可以撑起半边天。

    “能,告诉我原因么?让我放弃恭夜珏的原因,繁城姐姐你,你…”穆繁蕊抽泣着,硬是不让眼泪掉下来。

    “恭夜珏不适合你,若是你不想让他成为皇帝,你们可以在一起。但是你认为恭夜珏会为了你放弃皇位么?皇位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他能够掀起东牧晁南战争,就是想要赢得功绩好让恭尚易重视他,把皇位给他。”

    “你的意思是,恭夜珏一定会娶穆繁芯是么?”穆繁蕊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眼中的恨意顿时升了起来。

    “穆繁芯的结果会很惨,她不会得到幸福的。”她怎么能让她的仇人得到幸福呢,甜蜜过后就是毁灭。曾经的她就是如此啊,以为恭夜珏是爱他们的,当时她觉得自己幸福的都快要死了,她幸福到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梦,那的确是梦,是美梦也是恶梦。

    一段时间的甜蜜,比不上一张臭皮囊。穆繁芯是美,她的心也很美,美到最后让人恨不得撕了她。

    过程她不会告诉穆繁蕊,而穆繁蕊要的也只是结果。

    “好,我答应你。”她可以等到恭夜珏成为东牧皇,然后再……

    “如此就好,要是有什么缺的,就让人来告诉我。好了,我不打搅你休息,我先回去了。”穆繁城拍拍她的肩膀,穆繁蕊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懂?

    只要暂时先稳住她,不让她跑去恭夜珏那边胡说八道就行了。等到恭夜珏登上皇位,一切就由不得穆繁蕊了。还是让她,继续做着她的美梦吧。

    虽然不懂穆繁城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她愿意选择相信穆繁城。恭夜珏有希望成为东牧皇,真是太好了。

    直到东牧彻底改朝换代之后,穆繁蕊才知道自己今天得想法有多幼稚、多可笑。一切根本就不是她能想象的,最后的东牧也随着另外一股势力的出现发生改变。

    从君慕容死的那一刻,穆繁蕊的路途已经被拉的很长,已经在东牧书史上记载了一笔。在那个时候,她才明白一个人女人的一生,并不是真的只有男人,女人的命运也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