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封仇影回到晁南后重新整顿了国内朝纲,那些流言蜚语都被压下去。加之,地鹤关大获全胜、东牧败战而归,让封仇影得到更多人的特认同。

    这次晁南损失虽然不小,却也为封仇影打下了基础。本来晁南内部战争还在继续,因为东牧的插手,让他提早收服了所有人的心。

    封沐汶他们的传闻,变成了东牧的奸计,目的就是要挑拨离间新的晁南皇与晁南百姓的关系。幸好,被他们机智英勇的晁南皇识破,这才避免了晁南被毁灭。

    大街小巷上传播的都是封仇影的光辉事迹,很多人都在感慨着华云将军的坚强不屈、爱国精神。也有一部分爱国人士为了纪念华云和晁南三千将士,共同商议把这场战争叫做,忠勇之战!

    晁南宫内,封仇影等人齐聚在御书房。

    “痕易,这次你做的很不错,没有让朕失望。”封仇影赞赏的看向痕易,不愧是他们晁南最年轻的丞相。

    痕易拱拱手:“臣还没有向皇上请罪呢,反倒被皇上给夸赞了一番。”他还担心回来会被封仇影臭骂一顿呢,擅自作决定。不过想想,他们的皇上也不是个好战之人。

    本来他们打算是在春天对东牧发动攻击的,不曾想到东牧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对他们出手,才导致了几十万的丧命。如果反过来,是皇上先去攻打东牧,说不定伤亡还能减少一点。

    恭夜珏虽然有勇有谋,但是他太过心浮气躁,不成气候。

    “恩!”封仇影看向御寒飞和天悦:“朕不在的这几天,可有查出封沐汶和陆羽邪的下落?”

    最后那一战,要不是他们两个捣乱,晁南也不至于会牺牲这么多人。前面那几场战争牺牲的人也不过一两万,而最后那场却是牺牲了六万多的战士。

    “查出他们在一个小村子藏身,可是等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撤了。所以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哪来。是我们失职!”也不知道是谁通风报信,差一点就能抓住他们了。若是这个奸细落到他手里,定废了他。

    “他们在晁南惹出的麻烦已经够你们收拾的了,没什么失职不失职。既然我们找不到他们,就让他自己来找我们。冰柯,冷河的伤怎么样了?”

    陆羽邪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恰恰也是这个原因,让封仇影不得不对他重视。对于他来说,或许真正的敌人不是恭夜珏,而是他。

    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出万法之阵的破法,可见他对机关阵法也有一定的了解。说不定,他的人正潜伏在晁南宫的某个角落。猫不能下水捉鱼,难道还不能让鱼儿自己钓上钩么?

    牢里关着的那位将军,似乎对庆丰很重要。陆羽邪应该不会丢下自己国家的将军,那么,只要从淮越那里下手就行了。

    “已无大碍!”冰柯说!

    “恩。从这里可以看出,舞心宗的吹笙并不是真心站在恭夜珏那边。”还有那个白溪魔女,她能站出来帮助他杀出重围,就可以看出舞心宗对东牧的仇恨的确是很深。

    战争一起,他们立刻过来帮晁南。

    有了舞心宗的帮助,晁南的胜算大了不少。

    天悦说道:“只是,舞心宗为何要对东牧有那么大的仇恨呢?我听说,舞心宗的创始人就是东牧人。”

    御寒飞说:“可能是跟前些日子丧命的舞心宗宗主有关系,因为百姓们常常受到舞心宗人的眷顾,多多少少也能知道一些。”

    “舞心宗宗主死了?”封仇影惊讶的问,他怎么都没有听说过?锐狱也有在舞心宗安插人脉,他这边倒是一点消息没有。

    “是,是中毒死的。仇人应该就是东牧皇宫的人,所以舞心宗才会对东牧有着仇恨。”御寒飞说。

    “事态无常,很多事情都是我们预料不到的。”那现在的舞心宗宗主是谁?舞心宗在江湖中最有声望的就是那个白溪魔女,她也是舞心宗宗主的义女。白溪魔女,八九不离十就是新任舞心宗宗主。

    在元女节那天他出来,曾经见过她一面,她是个很特别的女人。这次也多亏了有她,他们才能顺利离开。若不然,鸾山他们三个恐怕就要命丧当场。

    为了晁南,他不能死。

    冥冥之中,他又觉得自己好像认识她,跟她也很熟悉。一时半会儿的,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也罢,这件事还是放到后面再说吧。

    “短时间内,东牧是不在对我们晁南有什么动作了。庆丰那边就说不定了,我们刚经历过一场战争损失惨重。若是庆丰在此刻对我们发难,恐怕晁南很难守得住。”御寒飞说。

    “所以还是要尽快的将陆羽邪抓到,有陆羽邪在手,陆然木还不敢怎么样。”陆然木年事已高,几个儿子都死于十年前那场战争,只剩下大太子陆蓝羽这一条血脉。陆然木又极其宠爱这个孙子,以后的庆丰还是要交给陆羽邪,陆然木断然不会看着他死在晁南。

    “冰柯你去跟殇漠、泽兴会合,三天之内让鱼儿上钩。”

    庆丰这次没有跟东牧合作,是他们理智。等到晁南整顿好,第一个就要拿东牧开刀。晁南这些无辜丧命的人,他要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这次鸾山他们受了这么重的伤,暂时先让他们好好的养伤。

    封仇影跟御寒飞他们商量了一会儿,各人各自去做自己的事了。

    封仇影想着白溪,越想越觉得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白溪的武功很厉害,距离那么远竟然能准确无误的射中那些人的眉心,她的实力确实不错。

    “五皇兄,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远远地就看到恭夜习跟身边的那位美人笑得跟开心,连他坐在这里都没有发现。

    说来,自从这个女人来到这里后,五哥好像再也没找过别的女人。这个叫花落的,到底从哪里来的?

    “当然开心了,你是不知道我刚刚遇到恭夜珏,他那张脸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臭。”他当真以为晁南是那么好对付的?封仇影一个人能够在东牧潜藏这么多年,对东牧肯定是非常了解的。

    他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从在茅草屋他就看出来了。

    “这场仗,他输得很惨。”恭夜珏的实力已经被否认,其中虽然也有穆长琴的一部分责任,但更多还是在恭夜珏。这,就是太过急功近利的结果。

    “可不是,吃了苦头看他以后还怎么嚣张。”父皇那边也气的不轻,好像又叫了太医。父皇这些天总是精神恍惚,好像得了什么治不好的病症。

    如果是的话,那他的行动就更要加快了,不能让恭夜珏捷足先登。

    “听你这口气,现在嚣张的可不就只有你一人么?”好听的声音响起,恭夜习、恭夜零同时看过去。

    高贵美丽的女子正站在一株梅花面前,她的皮肤保养的很好,几乎让人看不清年龄。娟秀的脸庞,迷人的眼睛,无不显示着她的身份有多么尊贵。

    “母妃,您怎么来了?”恭夜零一看到来人,连忙站起来行礼。

    恭夜零的长相跟他母妃很像,她的母妃也是一个大美人儿。恭夜零为何能长得这么女性化,也能知道原因。

    “你都好长时间没去母妃那里坐坐,母妃想你不行么?没想到今儿个五皇子也在这里,五皇子好久不见了。”

    现今东牧只有皇后一人得宠,后宫女子再美也比不过皇后那尊贵的头衔。尽管慧雨是亲封的贵妃,却也不怎么得宠。可以说,恭尚易都快把这个妃子给忘了。

    慧雨性格比较极端,也比厉害。她一心想要让恭夜零成为东牧皇,也一直逼着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前段时间,因为恭夜珏的威胁好不容易被恭夜零给说服。

    “慧雨娘娘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啧啧,瞧瞧你们两个站在一起就跟姐弟一样。”恭夜习搂紧怀里的花落,笑着说。

    “五皇子还是一贯的喜欢花言巧语,我都是一个老太婆了哪还有什么漂亮不漂亮啊。要说漂亮,你怀里的姑娘可是比本宫美丽太多了。”都是狐媚子,都想成为东牧皇后。哼,真是痴心妄想。

    “哎,她哪能跟您比啊。”

    花落白了他一眼,手悄悄绕过他的肩膀,在后面狠狠的拧了他一把。小样儿,敢说老娘不漂亮,不漂亮你还跟在老娘屁股后面整天美人儿长美人长的。

    恭夜习疼的动了一下,瞥了瞥花落。

    “算了,本宫今日是跟你们说说正事的。过来,听本宫说。”只要能够保证她们母子两个能够平静的活下去,谁当东牧皇已经不重要了。

    恭夜习自小与夜零关系比较近,兄弟之间的感情也是其他皇子中最好的。恭夜珏从小就阴晴不定,性格沉溺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若让他登上东牧皇的位置,那她们母子只有死路一条。

    夜零性格温和不喜斗争,要是真的跟恭夜珏戳起来,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相比于把希望寄托在夜零身上,倒不如放在恭夜习这里。

    恭夜习是个聪明人,也有能力。她也相信恭夜习一定能够成为东牧皇,那她也就不必担心夜零了。

    说到底,她逼着恭夜零去争夺皇位,也是想要保护他。只有经历那些苦楚,他才能真正的长大成人,才有能力保护自己。

    “母妃,您先坐!”恭夜零拉着慧雨坐到了一边,给她倒了杯热茶。

    “五皇子,这个女子能够信任么?”慧雨毫不客气的指着花落,他们谈事这女人还是不要留在这里的好。

    “当然,有什么话您就说吧。”别的人他可以不相信,但花落他一定要相信。

    因为,花落就是穆繁城的人,穆繁城以为他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