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果然,第二天恭尚易就跟各位大臣说要给恭夜珏娶妻的事情。正好这天也是恭夜珏禁闭结束上朝的日子,恭夜珏一听到要娶妃子,立马就要反驳。在听到恭尚易问穆长琴之后,他的念头又被打消。

    恭尚易让穆长琴把穆繁芯嫁给恭夜珏,恭夜珏穆长琴自然是高兴的。两人一下朝就走在了一起,之前的不愉快也消失了。

    恭夜珏心里是喜欢木法那行的,毕竟穆繁芯也是东牧国第一才女、第一美人。最重要的是,娶了她就能得到穆长琴的支持。之前穆长琴虽然犯了错,拖了他的后腿,但他也是无可奈何的。

    晁南带了那么多人去抢粮食,不给那东牧三千人马就要命丧当场。说到底,他也只是不想增加无辜的伤亡罢了。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要紧抓着不放呢?正好两人联婚,联手一起得到东牧天下。

    恭尚易看他们两人走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嘴角也扬了扬。按照吹笙说的方法真的奏效,现在东牧正是用人之际,让他们两个联姻再好不过。

    加之东牧刚刚打完败仗,也正好趁这个机会给两个月后的新年冲冲喜气。就是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回到穆府,穆长琴就立刻往兰荷苑赶去,穆繁芯白禾仪正坐在那边聊着天。他也不知道穆繁芯对恭夜珏到底是什么感觉,若是她不喜欢恭夜珏又该如何是好。这下,他犯难了。

    穆繁芯见穆长琴的脸色不好,急忙问道:“父亲,怎么了?是不是皇上又谴责您了?”若还像上次那样,她得快点找借口离开才行,这次可没有那么好运气再遇到四皇子来帮忙了。

    想到上次的有惊无险,她到现在还是有点害怕呢。

    穆长琴拉着穆繁芯的手,低着头道:“繁芯,这次你是进宫也得进宫,不进宫也得进宫了。皇上,他下了圣旨。父亲,不得不遵从。”

    穆繁芯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父,父亲,你是在跟女儿开玩笑的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听说皇上病的不轻,他不会是要让她进宫给他冲喜吧?怎么可以这样呢?他都活不了多久了,还要拉着她陪葬,这个老昏君。若是她进宫,若是她真的成了恭尚易的皇妃,不过多久她一定会随先皇一起陪葬的。

    “相爷,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白禾仪也是吓了一跳,她可就只有这一个女儿。她的女儿是要成为东牧皇后的,不,不能成了陪葬品。

    “这是皇上的旨意,三天后繁芯就要入宫为妃。若是不从,我穆府上下一百几十条人命就要葬送,繁芯你,做好准备吧。”穆长琴放开穆繁芯的手,转身要走。

    穆繁芯急忙拉住他的衣袖跪在地上,眼泪刷刷刷的掉下来:“父,父亲,女儿就算是死也不会进宫,请父亲救救女儿。”

    不,她不要死,不要。

    穆长琴心疼的拉起她,“芯儿,你就这么不愿意嫁给恭夜珏么?罢了罢了,既然你不愿意,那为父也不勉强你。”

    “等等,父,父亲你说女儿进宫为妃,是四皇子的妃子?”穆繁芯停止哭泣,美丽的脸上挂着泪珠,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是啊,皇上今日下旨让你嫁给三日后嫁给四皇子。你这么排斥,那父亲只好……”

    “不不不,父亲,我愿意,我愿意嫁给四皇子。”可恶她刚刚还以为是要嫁给恭尚易那个老不死的,没想到父亲说的人恭夜珏。

    她早就对恭夜珏倾心,嫁给她也算是顺了她的心意。恭夜珏是东牧第一美男子配上她这第一才女,也算是门当户对。

    “你真的愿意嫁给四皇子?”穆长琴有点吃惊。

    “恩,女儿愿意!”只要不嫁给恭尚易就行,想着马上就要嫁给恭夜珏,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穆繁芯立刻抱着穆长琴感激的说道:“谢谢父亲!”

    “只要你愿意就好,愿意就好。”这下好了,繁芯也愿意嫁给恭夜珏。三天后,也算是有交代了。

    不曾想到皇上竟然会亲自为他们主婚,三天啊,只有三天了。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就要嫁人了,现在想想以前能够陪着女儿们的时间真不少。

    他也有有点后悔当时那么冷情了,若是他能听听穆繁青的解释,说不定繁青母女也不会死的这么惨。

    还有繁蕊,从她出生他去看他的次数屈指可数。现在她还下落不明,不知去向,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住在那里有没有药吃。

    君慕容的死他也有责任,若是他稍微关心一下她们母女,也不至于把她逼死,剩下繁蕊一人。

    当时听繁芯说穆繁蕊逃家的时候,他是气愤的。现在想想也是他的过错,若不是他逞强跟皇上要了这个差事,也不会连累到穆府。

    哎,现在想那些又有什么用?都已经不在了,才去想,他可真是够虚伪的。繁芯也要嫁人,这下穆府又有一个小姐要离开,以后的穆府清冷的恐怕只剩下下人了。

    “相爷,今天晚上留下来吃饭吧,我们一家四口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一起聚聚了。”白禾仪不舍得说着,她擦着眼泪,一手拉着穆繁芯一手拉着穆长琴。

    “好,今儿个就在这里用膳。宽运,去把大少爷叫过来。”这小子,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死哪去了,家也不回,也不入朝为官。

    现在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一天到晚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白禾仪让下人去厨房做晚膳,她们几人进了屋。房间里很快传来了欢声笑语,还有穆繁芯羞怯的笑声。

    趴在屋顶上的红霜不住的摇头,嫁给了恭夜珏就是离死不远了。难得她还能笑得那么开心,若是让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小姐的主意,不知道他们还笑不笑的出来呢。

    算了,既然这是他们的选择她也不好多说什么,还是快点回去跟小姐交差吧。

    听完红霜的话,穆繁城冷笑一声。

    恭夜珏应该也在忙着即将到来的婚礼吧,她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她怎么能不收一点回扣呢?这桩亲事,是穆繁芯梦寐以求的呢。

    穆繁芯,就让你好好的高兴高兴,过足这东牧皇后的隐。日后,你的好日子就来了。相信我,你以后的日子一定会非常的精彩。

    红霜被穆繁城那阴冷的眼神给吓住了,她是知道穆繁城对恭夜珏、穆繁芯恨之入骨的,可是她没想到小姐的仇恨竟然那么深。

    也对,恭夜珏害死了宗主,这笔债是要讨回来。

    穆繁城问:“你们说,我要给这个最最最美丽有才华的妹妹和最最高贵俊美的妹夫,送上一份什么样的河贺礼呢?”

    夸赞人的话语被她那搏冷的话语一说完全变了味道,红霜、采碧二人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喜欢送什么就送什么啊,嘿嘿!”红霜干巴巴的笑着,用胳膊肘捣了捣采碧。

    采碧咽了口口水道:“当然要是最特别的礼物了,可是我们在穆府是没有什么地位的,而,而且每个月的银子也不多。若是送的太贵,恐怕会惹人怀疑的。”

    穆繁城赞赏的看了看采碧:“你说的很对,要不贵的而且要很特别的。嘶,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礼物么?恩,让我想想。”

    红霜、采碧对视一眼,同时咽了口口水。

    穆繁城指了指红霜:“啊,有了!你们说,我要是送一颗人头给他们怎么样?可是,是要送白禾仪的还是穆樊涛的呢?”

    “啊~”两声啊,红霜扶额,“小姐,这恐怕不好吧?”婚礼送死人头,怎么说怎么不吉利啊。

    “不然呢?送谁的?他们两个的人头的确很特别,而且很廉价又不要花钱。别人,也怀疑不到我们头上。”这份礼物,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小姐,还是送别的吧。不如我和采碧明天上街给小姐物色个?”红霜是看穆繁芯他们不顺眼,这既然是小姐安排的婚礼,她还是觉得不要打搅,让他们平平安安的过去的好。

    “不,你们给我说说他们两个谁的好?”听她的语气,她已经决定非是人头不可了。

    红霜,采碧同时说道:“白禾仪”“穆樊涛”

    “哎,你们两个好歹也统一一下啊。我只要送一个就行了,你们这么说我都想两个一起送了。”穆繁城没好气的说着。

    红霜,采碧又把对方的说了出来:“穆樊涛”“白禾仪”

    “你们两个,不是故意的吧?”她可是很善良的,要是送两个那多不好意思啊:“虽然呢送礼物是要讲究好事成双的,可是你们见过送人头也要送两个的么?”

    红霜,采碧心中同时呐喊:“可是也没见过婚礼送人头的!”

    “这样吧,你们两个说说理由,谁说的好我就听谁的。要快点哦,不然就两个一起送。红霜,你先说。”穆繁城看向红霜。

    红霜说:“我觉得还是送穆樊涛的吧,白禾仪在同一天失去一双儿女,应该是痛不欲生的。而且小姐,应该也不想让白禾仪那么简单的就死去吧?”

    穆繁城觉得很有道理,点点头。“采碧,你的呢?”

    “额,我,我觉得,我觉得红霜姐说的特别有道理,我支持红霜姐的。”她本来就看穆樊涛不顺眼,他还一次两次的陷害小姐。要杀,也是杀他。

    “好吧,既然你们两个意见统一,那我就听你们的。红霜,三天后的大婚之夜,这份礼物就有劳你为我送出去了。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哦!”

    红霜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一定完成任务!”

    她的剑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血了,正好借穆樊涛的人头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