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过两日就是穆繁芯与恭夜珏成婚的大好日子,穆府比任何人时候都要热闹喜悦。下人们拿着红布条来来回回,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的色彩。

    每个人都忙忙碌碌,只要是在穆府走过,手上就没有空着的。首饰、衣物、美食、彩礼、红双喜,到处都是。门窗上、横梁上,都添上了红色。

    只有穆繁城的晨露楼依然那么冷清,小厮们甚至特地绕过这里,不想踏足。红霜,采碧两人坐在屋顶上,眺望着不远处即将踏进婚礼殿堂的地方。

    “这次喜事恐怕变丧事了!”采碧拖着下巴,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相比于采碧的不安和惋惜,红霜现在只纠结一件事:“你说这贺礼是要等他们拜堂的时候送过去呢?还是放在他们床上?还是等到第二天早上他们进宫的时候放在他们马车上?”

    “这种问题有什么好纠结的,不如就放在马车上。等到这里的红事结束,再送上白事这样岂不是更好?”采碧白了她一眼,都什么时候还说这个。

    “也对!就让白禾仪他们先高兴高兴,嘿嘿!”一想到马上就能把穆樊涛那个讨厌的人头砍下来,红霜心里竟然比吃了喜糖还要甜。

    不知道当他们看到穆樊涛那颗人头的时候,还会不会笑得这么开心呢?

    晚上,穆府一片灯火通明。

    送礼的、祝贺的,穆长琴白禾仪他们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了。恨不得,直接用绳子把下巴吊起来。

    恭夜珏要成婚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各国,东牧临近的小国一个都没有缺席,该来的都来了。但是晁南和庆丰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也是,东牧才刚刚打过人家晁南,晁南就让人来给打他们的人祝贺,怎么说怎么不合理。至于庆丰,本就与东牧有一段距离,消息传的慢。再加上现在陆羽邪在晁南封仇影手里,陆然木又怎么会让人来参加婚礼呢?这不是,自己把孙子往黄泉路上推么。

    恭尚易一连发出了三份邀请函,庆丰那边都没有回信。他当然是生气的,但人家不来他又有什么办法?

    封仇影忙着重新整理晁南内政,哪有时间去管一个皇子的婚事,天悦痕易跟他说的时候他连抬头都没有抬。痕易,天悦两人只好各忙个事,偶尔也会提个一两句。

    陆羽邪把封沐汶的藏身之地说了出来,可是等他们赶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没什么人影,封沐汶再次逃走了。

    至于御寒飞那就真惨了,美其名曰封仇影让他伺候陆羽邪欣赏晁南风景,实际上就是让他展示一下自己的特长,好让陆羽邪心服口服。

    短短两天的时间陆羽邪就拉着他东奔西窜,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一会儿这座山一会儿那座庙的。

    跑都要跑死他了,他的腿脚本就不方便。陆羽邪还逼着他给他介绍,一听到‘左相大人,听说哪里哪里风景不错,不如我们去转转!’,御寒飞就有一种想要掐死陆羽邪的冲动。

    每天都在忙碌中结束,晚上,封仇影会站在窗口看着那盆梅花,想念着穆繁城。

    时间过的总是很快的,三天时间一眨眼就过去。此刻,一身新郎服的恭夜珏正站在穆府门口。

    长发被赤金冠高高竖起,俊美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他的眼神柔美温和,仿佛以前那冰冷的模样都是他假装出来的。红色长袍将他的身材完美的体现了出来,腰上挂着的那两块玉佩,无不显现着他的身份尊贵。

    门口,聚满了很多看热闹的百姓,一些趋炎附势的大臣,还有一些来自各国的使臣。

    白禾仪、穆樊涛正跟两位大臣说着什么,那位大臣似是说了什么好听的话,听的白禾仪穆樊涛笑声更大。

    穆长琴也站在一边跟江流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江流影却是一脸不耐烦。穆长琴跟他说一句,他也只是点点头,或者恩一声。

    吹笙依旧是一袭白衣,他安静的站在恭夜珏身边。风采丝毫不输给他,惹得周围女子频频对他脸红。恭夜珏注意到吹笙太过安静,问道:“怎么?今日本皇娶妻,你好像不太高兴。”

    吹笙摇头说不:“今日是您的大喜日子,吹笙怎会不高兴呢?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繁城怎么没有出来?作为穆繁芯的姐姐,她也应该出来送送吧。对,就是这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被他这么一说,恭夜珏眼神一冷扫向周围。

    这里都是看热闹的百姓,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地方。会不会是吹笙太过紧张了?

    “为何穆府没有一个小姐出来?我记得穆丞相有四个女儿,现在三女儿要出嫁,其他几位小姐呢?”吹笙当然明白她们早就不在穆府,这么问就是变相的问穆繁城在哪。

    “哦,原来如此。大小姐穆繁青前些日子病故,四小姐穆繁蕊听说也离开穆府去养病。具体的,本皇子也不是很清楚。”穆繁青的死谁都知道,病故只是图个面子而已。

    “那二小姐呢?”吹笙问。

    “二小姐,呵,我又不是穆府的人,又怎会知晓?”一说到那个穆繁城,恭夜珏就气不打一处来。上次让人去杀她,竟然被她轻易躲过,那些杀手无一生还。

    恐怕她是怕他拆穿了她的假身份,不敢出来吧。

    毕竟,恭夜珏还是不够了解穆繁城。

    新娘子出来了,周围一片喧腾。

    穆繁芯一身火红嫁衣,头上戴着红盖头看不清下面的那张脸。

    “真漂亮啊!”

    “是啊,真不愧是东牧第一美人!”

    “瞧瞧那婀娜的身姿,四皇子真是好福气啊!”

    ……周围喧闹赞叹声不绝于耳,恭夜珏听着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他上前,背起穆繁芯就要往轿子那儿走,却闻远处传来了一声:“妹妹出嫁,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不出来送一松呢?”

    恭夜珏的脚步停下,转过身看向声源处。只见一白衣女子缓步而来,左脸上的伤疤似乎比往日要大上许多,左脸与右脸极不协调。瀑布般的长发连个发髻都没有,就那么披散在身后。额前的刘海,被侧在头上。

    红衣的红霜,绿衣的采碧分别跟在她左右,手上都端着一个带着红布的盘子。里面放着的,不晓得是什么。

    她一出来,众人低声唏嘘。

    穆长琴、白禾仪、穆樊涛三人同时变了脸色,生怕穆繁城做出什么让人丢脸、愤怒的事情。江流影双手抱胸,好笑的看着伪装过的穆繁城。连连咂声,心里默默的想着她还是喜欢这么犀利登场。

    无表情的吹笙露出了笑容,对嘛,她就应该出来送送才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么迟才出来。只要能看一眼她,他也知足了。

    恭夜珏蹙着眉头,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穆繁城。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看到穆繁城那笑容后他的心跳的很快,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甚至,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非常快的念头,要是他背上背的人是她就好了。他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下,急忙把他甩出了自己脑海,拼命的告诫自己他娶得人是穆府三小姐穆繁芯。

    穆繁芯的身体也僵硬着,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有这么多人看着,晾她穆繁城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父亲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这是作为姐姐的我,给你送的礼物,希望你喜欢。”那些人的紧张、不安、害怕,穆繁城丝毫不放在眼里,她只做自己的事情别人的目光跟她有关系么?

    穆繁城转身拉开红霜端着的红布,上面放着的是一个盒子,盒子晶莹剔透可以看清里面流淌着冰蓝色液体。周围一片质疑,有人在问这是什么东西。

    穆繁城说道:“这事罕见的天山六莲酒,是很珍贵的东西哦。就连皇宫,哦不,应该说是整个东牧都没有。这是由百株百年天山雪莲酿制而成,喝了对身体极好!”

    这么珍贵的东西,很对人都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目光紧锁着那冰蓝色的液体。

    恭夜珏才不相信这东西有这么珍贵,穆繁城在穆府哪有这么好的待遇?

    穆繁城自顾自的又打开另一道,里面是红色的液体。流光溢彩,煞是好看。

    “这是火龙酒,是由森冷林天火龙灵芝泡成的,也很珍贵哦。要是两样放在一起喝,味道乃是世间极致。”看她对她多好啊,这可是舞心宗多年珍藏的好宝贝,她都舍得拿来送给她们了。

    可是,某人好像还不领情啊,哎,真是浪费了她的一番好意。

    吹笙吃了一惊,这可是疗伤圣品,繁城竟然舍得拿出来送给恭夜珏穆繁芯。看来,她也是下了血本了。

    不过天山六莲酒和天火龙灵芝并不能放在一起喝,喝了会急速缩短寿命,不过喝的人是不会察觉的。繁城怎么会……

    “多谢!”恭夜珏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句。

    穆繁城盯着恭夜珏的脸,心忽然很痛很痛。前世的爱人,今生娶了她最痛恨的人,而这一切还是她亲手促成的。刚刚在府里看着恭夜珏笑的那么温柔,她好像看到了曾经那个对她百般呵护的男人。

    曾经的温柔,被冰冷的权利地位所代替。

    恭夜珏奇怪的看着穆繁城,她,在哭么?为什么要哭?还有,为什么她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们以前,认识么?

    两个侍卫过来接过红霜,采碧手上的珍贵药酒。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红霜拉了拉穆繁城的衣袖,穆繁城这才反应过来。

    让开位置,让恭夜珏把穆繁芯放进轿子里。直到顺利坐进轿子,穆繁芯的心才放下来。幸好,穆繁城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恭夜珏翻身上马,眼角的目光瞥着站在那里的一抹白影。马儿走了,白影越来越小,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缺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