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繁芯妹妹,凡事都要讲究证据。一来我不认识你所说的什么白溪,二来我为什么要杀大哥呢?他可是我的亲哥哥呢?”

    虽然不是一个母亲生的,虽然他曾经那么欺负她,不过他们身上毕竟流着一样的血嘛。

    “你的身份就是最好的证据,穆,白溪魔女,你来我们穆府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白禾仪上前抓住穆繁城的衣领,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狠狠的瞪着穆繁城,恨不得能将眼神化为利剑将穆繁城千刀万剐。

    “别不承认,你既然敢做又为何不敢承认?”这个骗子,还想骗他们多久。这次,就要把她的身份搬出来。大哥的仇,一定要报。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如果你们不相信完全可以去告官。若是找到证据我杀了大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没证据,就别在这里血口喷人。血口喷人,应该算是吧。

    “哎呀,繁城小姐,听说你就是白溪魔女。可否,真有此事?”江流影从门外进来,只走了两步便倚在门上,一连消息的看着穆繁城。

    “证据呢?找出证据一切好说话!”穆繁城也双手抱胸,完全不把江流影他们放在眼里。

    穆长琴、恭夜珏也走了进来,恭夜珏目光复杂的看着穆繁城。他已经非常肯定穆繁城就是白溪魔女,可是此时他竟然站不出来指控她。

    只要说明之前他让人刺杀穆繁城的事情,那么她的身份就能立刻被拆穿。他,为什么会舍不得穆繁城的身份被人知道呢?

    繁芯才是他的妻子,死去的人是繁芯的哥哥,也是他的大舅子。按理来说,他应该立刻抓走穆繁城给他们报仇,也正好在穆长琴面前表现一番的。

    然而,他为什么说不出口?

    穆长琴也是不可置信的盯着穆繁城,想要从她脸上找出一些异样,找了半天她还是她。很难把她跟白溪魔女联系在一起,可是种种迹象又显示她的身份是那么可疑。

    穆繁城回来,正好这个白溪魔女也出现。夏老带穆繁城去枫林苑,恰好白溪也出现在那个地方还救下了夏老她们。世上,不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要么穆繁城就是白溪,要么穆繁城跟白溪魔女有一定的联系。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他都不能姑息。宁可杀错一个,不能放过一个。

    “来人,把穆繁城给我带下去好好审问。”穆长琴道。

    穆繁城哼了哼:“父亲,抓贼要拿脏,请问你的证据在哪里?只要拿出证据,不必动用任何刑法,我穆繁城自然会了解这条贱命。还是说,父亲想要屈打成招?”

    反正穆长琴也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女儿,穆繁青穆繁蕊的生死他都能不闻不顾,她这条烂命又算得了什么呢?他已经抛弃她不止一次了,还怕多来几次么?

    “你…”穆繁城何时变得这么伶牙俐齿、巧言善变了?

    江流影道:“丞相大人,江流影斗胆为繁城小姐求个情。没有证据,要怎么抓人呢?若是动用刑法屈打成招,恐怕众人不服啊。”

    “这,这…”他哪有什么证据,也对,不能听信片面之词就判了穆繁城的罪。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女儿,可他也不想让穆繁青穆繁蕊的事情再次重演。

    “相爷,穆繁城那天亲口给我承认她是白溪,不可能会错的。”白禾仪不折不挠,非要抓住这一点。

    穆繁城呵笑着:“二娘,如果我不那么说会让我回来么?当时,你可是要让很多家丁把我绑回寺庙呢。我都把方丈大师的书信给您看了,您都不相信。如果我不承认,岂不是要有家难回了?

    当时很多人在场,父亲可以一个个的去调查。喏,就是你身边的几个丫头也在场呢。”

    穆长琴顺着穆繁城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凌厉的眸子一扫:“说,是不是有此事?”

    几个丫头连忙跪在地上:“是是,那天繁城小姐要回家,夫,夫人和三,三小姐就立刻让所有家丁把小姐绑,哦不,送,送回去。”

    “是这样的,的确是。”

    ……一听完几个丫头的话,要绑穆繁城的几个小厮害怕穆长琴要治罪,也急忙跪下来:

    “相爷饶命,都,都是夫人让我们这么做的。她是小姐,我,我们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啊。”

    “是啊,是夫人让我们这么做的。”

    ……

    江流影半张着嘴,他还以为穆繁城讲的故事中有掺水分呢。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啊。即使是长大了,她还是不能自由,有家还要被人绑着送回去。

    “若是这样那繁城小姐说说谎也很正常,这也不能就证明她是白溪啊。不说的话,不就不能进家门了。”江流影非常‘公正’的瞅着白禾仪和穆繁芯。

    穆繁芯被他这么看,脸刷的一红,往恭夜珏的怀里蹭了蹭。该死的,穆繁城竟然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事非。这下好了,她和母亲都变成不给她回家的坏女人了。希望四皇子,是相信她的吧。

    恭夜珏搂紧穆繁芯的手紧了紧,没想到穆繁芯的心这么恶毒,连自己的亲姐姐都不让回家。

    “父亲,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站着呢?”好听的声音响起来,众人看过去。来人一身青色裙罗,身披白色披风。

    “繁蕊,你,你不是…”穆长琴惊讶的盯着穆繁蕊,她不是判家了么?

    “我不是怎么了?母亲的死给我打击很大,所以女儿就去母亲的故乡带回了一把故乡土。一听说繁芯姐姐要嫁人了,急忙赶回来了。不过好像,还是迟了一步。”穆繁蕊手拿着一个布袋,布袋周围的泥土说明她说的是事实。

    穆长琴怒向白禾仪,她们之前不是说繁蕊因为害怕被牵连,所以连夜离家出走了么?怎么回事?看来,又是白禾仪她们的谎言,让他伤心的是繁芯竟然也跟着一起欺骗她。对自己的亲妹妹,竟然如此心狠。

    “父亲,你们都在繁城姐姐这里做什么呢?”穆繁蕊眨巴着美丽的眼睛,一脸无辜。

    “二娘和繁芯妹妹怀疑是我杀死了大哥,呵,正在审问我呢。还说,我是什么白溪。”穆繁城笑着说。

    “什么?大,大哥死了?”穆繁蕊一个脚步不稳,差点摔倒,多亏柴菲拉了她一把。“没想到这一趟离家,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敢问,大哥是何时身亡的?”

    “昨天夜里!”江流影道。

    “昨天?不对啊,繁城姐姐昨天下午才刚刚接的我,晚上还跟我说繁芯姐姐嫁人,我们喝了好多酒呢。早上,柴菲和采碧才把繁城姐姐送回来,怎么会是繁城姐姐杀的大哥呢。不,不可能。”穆繁蕊推开柴菲,过去拉住穆繁城。

    恭夜珏问:“繁蕊小姐,你说你昨天便回来了,为何今日才回来穆府?”

    “昨天去了母亲那儿看了看,一身染尘土,怎敢回府坏了府上的气氛。加之我舟车劳顿,昨儿个病发作,只能在客栈里住了一夜。一大早,我便赶回了穆府。不曾想到……”穆繁蕊低垂着眼帘,一副要哭的样子。

    因为怕死者会回来捣乱,凡是祭祖、或者家中有人离世,一律不可参加寿宴、婚宴之类的宴席,这是东牧的习俗。但是,在喜宴上出现人命,那就是婚宴不喜、上天做罚,视为不祥。

    这也是恭尚易为什么要让恭夜珏、江流影务必要调出真相的原因。

    红霜、采碧都好好的站在房子里,两人站在一边默不作声。

    “原来…”

    “哈哈哈哈……”几声狂笑,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一白衣蒙面白衣男子张扬的飞舞在阁楼后的墙上,腰间缠着长剑。

    “原来东牧还有这么一出戏啊,要是兄长死了,是可以赖在妹妹头上的。那要是父母死了呢?可以赖在谁身上?”男子摸着下巴,似乎是在沉思着。

    “你是何人?”江流影警惕的问。

    “我?你们不是在找我么?现在本公子送上门来了,你们又问我是谁?蠢货蠢蛋蠢猪,真是大傻瓜。怪不得,你们东牧会被我晁南打的落花流水呢。”

    “你是晁南的人?”封仇影杀气腾腾欲冲向白衣男子。

    男子做了个嘘的动作,手中的剑笔直的指着穆繁芯。“要是松开你怀里的美人儿,说不定我会带她走哦。瞧瞧哭的梨花带泪的,哭的本公子心都疼了。”

    被他一说,恭夜珏急忙搂紧怀里的人儿。

    “你为何杀我儿子?”居然是晁南的人,晁南的人混进了东牧。

    “那小子挡了本公子的路啊,恩,看你们这样子,好吧好吧,本公子就好心的告诉你们。”目光转了转,最后放在恭夜珏身上。

    “这小子杀我晁南多少人,本公子听说他要娶妃子,还是东牧第一美人儿就好奇嘛。好奇当然要来看看,谁知道居然遇到那个醉鬼,敢挡本公子还敢骂本公子。那只好就赏他一剑,谁知道那小子长那么矮,一不小心就划到了他喉咙。”

    白衣公子坐在墙上,玩着手上的剑。

    恭夜珏问:“那你为何砍下他的脑袋,还放在我们的马车上?”要是普通的杀人,怎么会做这些多余的事情?

    “哎,难得来一趟却没带什么礼物来见美人儿,正好有现成的,本公子就顺手拿来送给她了。谁知道,那人居然是小美人的哥哥啊。”

    说的人一脸轻松,听的人一脸沉重。

    “没意思,算了,本公子还有任务在身就不陪你们玩了。后会有期!”

    一阵烟雾后,白衣公子已经不见了。

    “他,他是晁南的奸细!”穆长琴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儿。

    他们肯定是来复仇的,华云将军,还有晁南那些将士们。他说是要找恭夜珏算账,樊涛只是他误杀的。那,那下一个不就是他的女儿们了?

    不,不行,必须要让人抓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