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凶手已经知道,穆长琴带人去抓那白衣公子。恭夜珏护送穆繁芯回宫暂时居住,他还要把此事告诉恭尚易,也跟着离开。

    这次让穆繁城逃过一劫,还让她有机会将他们一军,白禾仪又气又怒。儿子尸骨未寒,也只好先回去处理穆樊涛的事情。

    晨露楼难得一次这么热闹,不到半个时辰人就走的差不多了。

    只剩下江流影、穆繁蕊留了下来,江流影敬佩着拱手称赞:“繁城小姐真是厉害啊厉害,一次又一次的化险为夷。总有贵人,暗中相助让小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五体投地现在你应该跪在地上膜拜着我,花言巧语。”穆繁城白了他一眼,“繁蕊,你怎么忽然回来了?穆府情势一天比一天危急,你不可以留在这里涉险。柴菲,快送你们小姐回西楼。”

    “没关系,这次幸好红霜给我送了信,不然后果真不是能预料的。”她的依靠是穆繁城,若是穆繁城出什么事,那她只能在西楼苟且安生。

    穆樊涛他本就该死,繁城姐姐杀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

    “红霜,刚刚那人是你安排的?”现在矛头转向晁南,也不晓得是好事还是坏事。封仇影莫名其妙被按上了这个罪名,她心里还是挺过意不去的。

    “哎哟,师姐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你这是要让我伤心而亡么?”刚刚离去的白衣公子噌的一下出现在穆繁城身后,拿下面纱,原来是火澜。

    “就你小子诡计多端,好了,事情也解决了你快回去吧。”穆繁城给了火澜一个暴栗。

    火澜捂着脑袋:“人家千里迢迢的过来帮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还要打人家。哎,世态炎凉啊。”

    “你再多说一句,我废了你,还不快走等着我赏你一鞭子么?”穆繁城没好气的说。

    “啊,我知道了嘛。我现在就回去,这穆府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师姐,你也别太留恋了,该离开就离开吧。”刚刚穆长琴他们对阵穆繁城,他都看到了。他实在是不忍心自己的师姐在这里受人白眼,被人欺负。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留恋穆府了?”她对这里只有恨,哪有留恋?

    “知道了知道了,就你嘴巴硬。说不过你,我走了。”蒙上脸,火澜迅速离开。

    江流影摇摇头:“说白了,你也就是舍不得穆府。如果你真的想要毁掉穆府,那直接一把火少了不就成了,何必要搞这么多小动作?”

    一次次的,心都伤透了,却还要逞强留在这里。刚才那穆长琴上来就说要让人把她绑下去审问,连缘由都不问。他对这个女儿的信任度,究竟有多高啊?

    如若不是刚刚那小子和穆繁蕊及时出现,恐怕今天穆繁城身上又要皮开肉绽的了。何必呢?何必留在这种人人都厌恶的地方?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是啊,要毁掉这里轻而易举、要毁了整个东牧轻而易举,为什么她就是迟迟不动手呢?

    除掉这里,马上回舞心宗去一了百了,不是很轻松么?

    她是真的…舍不得…穆府么?

    或许,是为了保住她最后的回忆。与夏老的回忆、与封仇影的回忆……

    夜晚的冷风吹佛着伤心人的墨发,脸上的落寞谁人能懂?心中的伤痛谁人能知?思念、想念、挂念着远方的人,远方的你,还好么?

    此刻的你,是否像我一样在想你呢?封仇影,好想好想,好像呆在你身边永远不放开。你是我曾经的温暖,我舍不得抛弃。

    这里有着你我最珍贵的回忆,我不想离开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你。小时候的你能给我温暖,长大的你能给我依靠。

    我坚信着,只要我坚持,总有一天我们能再见面。就像上次一样,那次看你为了你的国家奋勇杀敌,我被你震惊了。当你的眸子看向我的时候,我的心动荡了。只有为你,我才能如此。

    很久以后,直到他们再次相见。穆繁城才知道,原来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注定这种事。她在仰望着苍穹的同时,封仇影也在远望着她。

    封仇影的目光,从来都在她身上。国家也好、天下也罢,他所在乎的永远都是那个穿着粉色小棉袄,用冰冷的小手抚摸着他的脸问他冷不冷、痛不痛的小丫头。

    她不知道,她的温暖的是封仇影,而封仇影的希望却是她。

    夜风,似乎把她的思念带向了远方的晁南。正在批阅奏折的封仇影猛地抬起头来,胸口那里痛了一下。他揉揉脑袋,这一整天都在这里处理公事。

    转眼看向未关的窗户,天都黑了呢。

    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事情,下了朝就回来批阅奏折。一看就是一整天,天黑了、冷风会提醒他。也是他该放下手中事务,去思念她的时候了。

    起身走到窗口,窗子上放的那盆白梅花已经长大了一点。枝叶上的梅花朵朵紧挨着,好看的不得了。花盆都有点小了,明天该给它换一个大花盆了。不,应该是让它在外面的泥土里自由生长的时候了。

    梅花不比那些珍贵的花儿,它的寿命比较短,只有一个冬天。然而它的生命里却比任何花儿都要强盛,把它放在屋里反而会让它因为温度过高死去。

    “皇上,您休息了么?”御寒飞在门外问着。

    “没有,进来吧!”

    御寒飞抱着一大堆的奏折走了进来:“抱歉,这几天被陆羽邪缠的太紧,都没有时间处理这些事物。好不容易处理好了,这才送过来。请皇上恕罪!”

    “呵!陆羽邪最近去了哪些地方?”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晁南美景虽多,可是真正能称得上美景的也就只有漠山、梦香园、梨荷塘等处。

    “漠山那边,他最近好像特别爱去那里,天还没亮就拉着微臣过去。”他是觉也睡不好,政务也处理不好。两条腿都酸的不行,还要陪着他乱窜。

    “漠山风景如画,朕有空也要去走走。”回来晁南这么多天,都没有出宫去四处走走。等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一定要回东牧把繁城一起接过来,然后两人一起去漠山游玩游玩。

    说到繁城,也不晓得东牧现今情况如何。

    “再美的景物看的多了,也会觉得厌烦。”第一次去漠山他也觉得挺新鲜的,可是天天去再好看也觉得烦闷。尤其,身边还跟着一个喜欢问东问西、走来走去的人。

    “陆羽邪跟你有说过什么没有?”封仇影接过御寒飞手上的奏折,御寒飞、天悦、痕易三人是他最信任的人。可以把晁南一部分的政务交给他们代为处理,每次处理得也让人非常满意。

    “他有让微臣离开晁南,为庆丰效力。还说要给微臣高官厚禄呢!”御寒飞笑着说。

    “哦,他说了什么官位让我们的左相大人如此感兴趣?竟要舍弃我晁南去庆丰?”反正闲着也是无聊,不如开开玩笑。

    “额,这,也没什么。”御寒飞的脸不明所以的红了一下,“微臣怎么能舍弃晁南呢?这里,可是我的家乡呢!”

    “哈哈~寒飞,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直言直语。我就是喜欢你们这些有话直说的臣子,好了,夜深了就在宫里住下吧。对了,东牧最近有什么情况?”封仇影问。

    “听说恭夜珏昨天刚大婚,第二天穆樊涛就被人杀死了。现在,情况还不知道。”

    “穆樊涛死了?”什么人会对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动下手呢?八成,是他结出的仇家趁这个机会动了杀手。

    “那人说是我晁南的人,具体的痕易大人已经在调查了。”御寒飞神情凝重。

    “晁南的人?看来,是有人故意把这个罪名放在我们头上。也罢,随了他们去。穆樊涛一条贱命,就算是我晁南拿下的又能如何?他穆长琴,还能再次犯我晁南不成?”这个能把罪名放在晁南的人胆子也不是一般的小,就不怕他们帮着东牧一起调查,找出真凶么?

    也罢,穆樊涛从小没少欺负他和繁城。他死了,还省的他亲自动手,这样繁城在穆府也能少一个敌人。想到穆繁城,封仇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没错,繁城即将是晁南的皇后,那她说是晁南人做的也没错。

    “那不调查了?”御寒飞问。

    明显是他们栽赃陷害晁南,晁南要是扣上这个帽子,那对晁南的名声有很大的损失。

    “当然不用,因为这就是晁南人做的。”想到此,封仇影开心的笑着。

    “可是…”

    “哎,我说不用就用。顺便告诉痕易,让人继续潜伏晁南打听消息。恭尚易身体已经入墓之年,很快东牧就有一场政变。让他们时刻注意着,恭尚易和恭夜珏的动向。这些小事,就不要劳心劳神了。”

    也是时候,是他再次入东牧的时候了。繁城,也该带回来了。这次,他不会再任由着繁城乱来。她的仇,他来报。

    “是!”御寒飞纳闷的瞅了瞅封仇影,难不成皇上知道凶手是谁?哎,皇上说的对还是关心一些大事,那些无关紧要的就别管了。

    御寒飞走后,封仇影粗略的看了看他送来的那些奏折。“处理的非常好,王全一真是给朕送了个好左相。他陆羽邪想要从我这里把人挖走,哪有那么简单?”

    看完奏折,封仇影继续盯着窗台上的梅花:“繁城,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这次,我会让你知道我就是封影,那个非常非常爱你的封影。你,会愿意跟我一起回来晁南么?既然你用晁南的名义,相信你应该是愿意的吧。”

    过段时间,我们就能见面了,我的小城儿……